更新日期:2010/02/18 07:04:19
學習次第 : 進階

喇嘛網 日期:2010/02/18 07:01:51   編輯部 報導

 

入菩薩行論 第六品 忍辱   堪布 貢噶旺秋 仁波切

 

第六品 忍辱

 

 

  這一部論的內容,宣說菩薩發菩提心後六度的修持,前三品講了部分的佈施波羅蜜,第四品、第五品則講持戒波羅蜜,現在是第三部份,講斷舍菩提心的違緣 忿怒,修忍辱品。

 

一、內容

 

(一)、去除忿怒的理趣

 

1、一瞋能摧毀 千劫所積施 供養善逝等 一切諸善行

 

世間的成住壞空各經二十個中劫,合起來一共有八十中劫,稱為一大劫。在一千個大劫中,身語意三門所累積的佈施、供佛、持戒等一切善行功德,也就是身和語的佈施、持戒等,不具有前行發菩提心、正行無得、結行回向的三殊勝法,與世間福德一致的所有善行,會因為內心對一位菩薩生一次氣而全部被摧毀。經論中說其摧毀的情形是:來世定當受報的善根變成再來世以後才感其果報的善根,還有,像《入中論》裏依《文殊神變經》的意旨說:「摧毀百劫所積善根」,這是對凡夫眾生生氣的果報,在這裏說摧毀千劫累積的善根,是針對果位低的菩薩對果位高的菩薩生氣,或是未發菩提心的凡夫對菩薩生氣而說的,所以這兩種說法並沒有衝突矛盾。

 

2、無罪如瞋恚 無苦行如忍 故應以諸法 努力修忍辱

 

能摧毀自己過去所積善根的罪惡中,沒有像瞋恚那麼大的,而要斷除像瞋恚這麼大罪惡的對治法,也沒有其他像忍辱這麼大的難行善根。因此,他人對我的傷害,應用以下將說的種種方法,努力不斷地修忍辱。

 

3、若持瞋惱心 意不嘗寂靜 喜樂亦難獲 難穩不成眠

 

這是指不修忍辱的過失,若對傷害自己的人持著瞋恚不悅的噁心念,自己的心也絕對嘗不到痛苦平息的禪定等樂。如此,今生和來世的心將得不到喜悅,身也不安樂,不但這樣,最後連晚上也睡不著覺,心將無法穩定,瞋恚有這許多的過失。

 

4、有人因財敬 依靠施恩者 彼等亦攻擊 易怒之人主

 

主人若是易怒,有被僕人屬下殺害的危險,有人因人主長官的恩施衣食財物或恭敬而依靠他,但是這些屬下也會攻擊那易怒的主人直到主人死亡,這也是瞋恚的過患產生的。

 

5、瞋令親友厭 雖施亦不依 總之不會有 因瞋而安樂

 

瞋恚將會使親戚朋友不高興而離棄自己,雖然有時自己也施予衣食想要聚眾,但是因自己易怒的缺點,他們也不會前來依止。總之,世間上是絕對不會有心裏生起猶如毒蛇般的瞋恚而感到快樂的,因此要去除瞋恚。

 

6、瞋敵能招致 彼等諸痛苦 策勵滅瞋者 快樂今後世

 

瞋恚是自己的敵人,而且是最壞的敵人,這瞋恚大敵摧毀自己心續中的善根,並且因為它的過失,下一世將墮到地獄。總之,今生和來世瞋恚之敵都給身心製造許多痛苦。一個人借著策勵滅除心中的瞋恚,借著修忍辱的力量,把上面所說的這些過患都消除後,不但今生內心快樂,而且來世身心也會得到快樂。

 

7、強行我不欲 或撓吾所欲 得此不樂食 瞋盛則毀我

 

有人做了我所不願意的事,例如:毆打我和我的親人、讓我的敵人快樂、障礙我以及我的親人,讓我們得不到想要的利養恭敬、幫助我的敵人使其免受傷害,自己基於此而產生不快樂。由此,以下將提到二十四種修忍辱的物件,其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讓我們先得到使心生起瞋恚、不快樂的惡食之後,瞋恚再依此不斷增盛,最後則摧毀了自己心續中佈施、供養等的善根。瞋恚具有這樣的過失。

 

8、故吾應斷除 瞋敵之糧食 此敵唯害我 更無其他事

 

因此,當瞋敵的食物(心不快樂)一萌芽,我就應該斷除它。需要斷除的原因就像以下所說的,它除了摧毀我過去所累積的善根和導致我來世墮到惡道等的傷害以外,這個自己心中的瞋恚敵人沒有半點其他的事。

 

9、無論任何事 不擾歡喜心 不悅阻願成 諸善被毀損

 

不管遇到什麼情境,我都不會讓對治不高興的歡喜之心,被瞋恚擾亂。對傷害我的人發怒、做出不高興的舉動或有不高興的想法,不但自己長久以來想做的事無法完成,甚至連自己心續中過去所累積的一切善根也都被損毀。

 

10、若使可補救 有何不歡喜 若使無有救 不悅有何益

 

敵人傷害我,要是有補救的方法,就像一個銅瓶雖然砸壞了,但仍然可以修補,那麼對敵人有什麼可以生氣不高興的呢?因為它還可以補救啊!要是已經傷害了,沒有補救的方法,那就像一隻打破的陶瓶,如是對已經造成的傷害感到不高興,又有什麼利益呢?因為那已是不可挽救的。

 

 

(二)、修忍辱

 

1、認識修忍辱的境

 

11、不欲吾與友 受苦遭輕蔑 粗言不雅語 於敵則反是

 

認識對什麼境修忍辱:身體遭受傷害產生痛苦、被欺淩傷心、別人當面說惡語、背後說不好聽的話,這四種情形是自己和親友們所不想遇到的,自己有四種、親友們有四種,合起來一共有八種修忍辱的境;於敵人則是相反,我的敵人身體安樂、獲得心所想要的利養恭敬、得到當面的讚歎和背後的美言,這四種也是自己所不願意的,跟上面的八種合起來,有十二種修忍辱的心所不願意境。另外,障礙心所想要的也有十二種:自己和自己親友們身體想要的愉悅快樂、心所想得的利養恭敬、當面的讚歎和背後的美言,對以上八種加諸障礙;而於敵人又是相反的,想要敵人身體遭受傷害產生痛苦、被欺淩傷心、被當面說惡語、背後說不好聽的話,對這四種情形加以障礙。像這樣障礙意欲的境有十二種,加上前面十二種不願意的境,一共有二十四種修忍辱的境。如再細分,二十四種的每一種又可分為過去已發生、現在正發生、未來將發生,那又變成七十二種了,這些都是修忍辱的境,不管遇到其中哪一種情況,菩薩都不應起瞋心,要如實修忍辱。

 

2、實際修忍辱

 

(1)、對所不想要的修忍辱

 

  A、接受自己的痛苦修忍

 

  (A)、接受苦的忍

 

12、樂因偶爾生 苦因何其多 無苦無出離 故心堅定受

 

自他身心快樂的因,像利養恭敬、讚歎美言等,偶爾才產生。然而令身心痛苦的因卻有很多,像生病、遭人毆打、聽到粗言惡語等種種,都是我們不想要的,這是輪回的特性。一般來說,輪回特性的總集 痛苦,是必須要有的。若是根本沒有痛苦,那麼想從三界輪回解脫的出離心就不會生起,因此心要堅定的承受,就算有痛苦,那也是出離的激勵者、善的引導者、罪惡的消除者,一定要有這樣的認識。

 

13、信天妃伽那 無義忍燒割 為求解脫故 何故我畏懼

 

那些信仰自在天妃(又稱欲界天女)的外道們,從上面朝著代表自在天妃的三叉戟尖端跳下自殺、跳入火供的火中自殺,還有伽那巴地方的外道們,自詡想成為梵天,在日蝕和月蝕的時候,砍下自己的四肢和頭自殺等等,像這些無意義的感受也能如此忍受,那麼為了獲得解脫涅盤的果位,我在修學菩薩的學處時所產生的痛苦,又為什麼要害怕呢?不應該害怕退縮!應該忍耐、承受痛苦才是。

 

14、熟習不成易 此事絕非有 故因習小害 大害亦能忍

 

以為痛苦帶來艱困而無法忍受,其實痛苦是能忍受的,只要去熟練它,一旦熟練後,沒有不容易的事。因此,一開始修心時,初學菩薩應先忍受小小的傷害,熟練以後,往後所有的大傷害也能忍受,就像這樣去做。

 

15、蛇及虻蚊噬 饑渴等苦受 以及疥瘡等 小苦豈不見

 

需要熟練的小傷害是什麼呢?豈不見平常都要忍受,像蛇、虻蚊等的叮咬、食物稍微缺乏的饑餓、缺乏飲料的口渴等痛苦的感受,以及疥瘡的癢、跳蚤、臭蟲叮咬等無關緊要的小痛苦?這些都要學習習慣它。

 

16、於寒暑風雨 病縛捶打等 我不應脆弱 若弱害反增

 

夏天的炎熱、冬天的寒冷、下大雨、刮大風等,以及氣、膽、涎的輕重病,被官府扣上腳鐐手銬、他人用石頭木棍捶打我,這些時候我都應該忍耐、承受,不能脆弱得經不起痛苦。如果小小的傷害不忍耐而加以回報,那麼傷害的苦受將會不斷增加,以致無法忍受。

 

17、有人見己血 勇氣更增強 有人見他血 驚嚇複昏厥

 

舉例來說,有些個性勇敢的人和仇敵爭鬥時,看到自己的身體被敵人的武器擊中受傷流血,心中的勇氣會更強;有些人卻是自己沒受傷,只是看到別人爭鬥受傷流了一點血,就害怕得昏倒了。

 

18、此乃心性堅 怯弱之所致 是故無顧害 不為諸苦毀

 

像這樣,前者是因過去心性慣於勇敢,而後者是慣於膽小怯弱所致。因此,現在修學菩薩學處的時候,對所產生的寒熱饑渴等任何痛苦傷害,要逐漸地不在意,使得諸苦無法侵害、障礙自己在菩薩道上的修持,應該不斷地像這樣修持。

 

19、智者縱遭苦 不攪心之喜 奮戰諸煩惱 彼時多傷害

 

精通修持的菩薩們,不管眼前發生任何瑣碎的傷害,也不讓那不高興或是瞋恚沾染自心的喜悅。與一般凡夫敵在戰場上作戰時,雖有很多的死傷,但是我們會不顧這些死傷,仍然繼續作戰,就像這個例子一樣,現在修學菩薩道,忍辱等對治法與瞋恚等諸煩惱作戰時,自己一定會遇到很多傷害,那是因為過去世所造的惡業,因現在修行得力而快速提前成熟,所以有可能產生很多的傷害。對這些傷害,應該不要在意。

 

20、不顧諸苦已 摧毀瞋等敵 勝彼乃勇士 其餘為殺屍

 

不顧一切忍受寒冷、饑渴、生病等一切痛苦後,摧毀瞋恚、嫉妒、競爭、我慢等的煩惱敵,能戰勝所要斷除的負面煩惱,這才是威武有力的勇士,其餘那些殺人、宰馬等世間所稱的勇士,都只是像砍殺屍體一般,因為那只是殺了閻羅王將要殺的或是已經殺了的而已,是差勁的勇士。

 

21、苦尚有功德 厭離除驕慢 悲湣生死眾 忌惡樂行善

 

除了以上所說外,痛苦尚有功德。自己如法修行時,若產生一些內在的病痛、饑渴,外在別人的毆打、譭謗等痛苦,將使自己對輪回產生厭離,心生厭離則可去除那會障礙自心產生功德的驕慢。不但這樣,自己遭受一些痛苦,就能知道他人會有些什麼痛苦,那麼要讓痛苦的輪回眾生脫離痛苦的悲心也會因此生起。還有,認識了痛苦是過去造惡的結果,從現在起,自己就會謹防不造殺生等的一切惡業,也讓他人不去造。如此,瞭解到修善是斷惡的對治法,因而非常高興地行持聞思修或六度等的善道,痛苦有這樣的功德。

 

(B)、信法的忍

 

22、不瞋膽病等 痛苦大淵藪 為何瞋有情 彼皆緣所成

 

不去瞋恨那痛苦最大的根源 膽、氣、涎等病,為什麼去瞋恨有情眾生呢?無心的氣、膽、涎病和有心的敵人,同樣都是各種緣聚集所促成的,在這上面兩者並沒有差別。

 

23、如人雖不願 然病仍生起 如是雖不欲 煩惱仍強現

 

譬如眾生雖然不想生病,但是當因緣彙聚時,膽、涎等病自然就產生、發病。有如這個比方一樣,有害的敵人起先心中並不想生氣,但是突然間因緣和合,瞋恚等煩惱就產生了。若是心裏這麼認為:病無傷人之心,但是敵人卻有害人之意,所以病和敵人不同。這樣的想法也不對。

 

24、雖不思生瞋 而人細故瞋 雖未思令生 瞋猶如是生

 

起初敵人並沒有想要對某人生氣、或是要毆打他,但是人們因某人的言詞或是身體的舉動等一些細小尋常的因素,突然間起了瞋心,雖然這些因素也沒有想要讓某人心中生起瞋恚,但是當因緣聚匯時,人的心續中,瞋恚就像那樣不可控制的生起。

 

25、盡一切過失 種種諸罪惡 彼皆緣所生 全然非自力

 

瞋恚等的一切過失,以及因心中的瞋恚等煩惱而造的殺生、偷盜等種種罪惡,全都是由各自的因緣聚匯之力產生的,不會有沒任何因緣、自主地隨便想產生就產生的情形。

 

26、彼等眾緣聚 亦不思令生 雲彼生瞋我 無如是生者

 

  生起瞋恚等的因和緣,如根塵識三者的聚匯,並沒有「要在某人心中生起某樣的瞋恚」的想法,而且由生起瞋恚的因緣 根塵識三者聚匯 ─所生起的瞋恚,也沒有「我是由能生的根塵識諸緣聚匯產生的」這種想法。總之,根本就沒有造作者自主造作的事,一切都是依著因和緣產生的。

  外道數論派主張:「常、造作者非受用者、具三德、有放攝作用、無生物的〝主宰〞」及「常、非造作者是受用者、不具三德、沒有放攝作用、體性是心識的〝神我〞」, 另外外道勝論派主張:「不具心識、無生物、空、常的我」,這些全是自主性的。如果想加害於我的心念等,在敵人的心中生起,有如外道所主張的主宰、神我般是自主性的,那麼以下就說了。

 

27、主張有主宰 設稱神我者 皆無特意思 我欲生而生

 

數論派主張具有五種特性的〝主宰〞,以及虛構具有五種特性的〝神我〞,他們都沒有在最先自己還沒產生之前,就特地的想:「我是為了要傷害他人而產生」,然後產生出來。因為是不生的緣故,有如「不孕婦女生的小孩」般,如果認為是有生的,那就違犯了〝常〞、〝自主〞的主張。

 

28、不生即無彼 彼時怎允生 因恒散於境 滅止亦非是

 

如果〝主宰〞和〝神我〞的本質是不生的,就沒有所謂的主宰和神我了,因為不生的緣故。此時主張傷害之心在敵人的心中生起,這是什麼主張呢?還有,如果依著數論派的主張,神我是常的,那麼應該恒常散逸於主宰所給予的色、聲、香、味、觸五唯境上,比如在聲音的境上,聲識都應將沒有止息,無時無刻地僅是執持著聲音。

 

29、彼我若是常 無作如虛空 縱遇諸余緣 于不變何為

 

如果勝論派主張〝無心的我是常〞,那就像是空空洞洞的虛空,就真的是沒有生起傷害之心等的任何做作。勝論派說:「無妨,雖然〝我〞的本質是常,但是遇到心等諸緣,就能有生起傷害之心等的做作,所以沒有衝突。」如果作這樣認為,那些自性無常的心等諸緣,在與常我相遇時,對本質恒常不變的我,造作了何種發生作用的新特性呢?

 

30、作時亦如前 則于彼何作 怎有相關性 謂此為彼作

 

眾生心等緣在幫助我時,若我的本質和從前一樣不變,那諸緣 眾生心的造作,又給常我造作了什麼過去所沒有的新特性呢?答案是:對常我不容有造作。因為要是有的話,將毀了常我的論點。因此,哪有「這是常我依著心等諸緣的造作。」而成為能助者與所助者的相互關聯呢?若有的話,這與常我相衝突。

 

31、如是皆他力 彼力無自力 知已不應瞋 如幻諸事物

 

如上所說,這一切行傷害的敵人及傷害的心,自己並沒有自主的力量,都是由他緣的力量產生,這些他緣又是因其前力而產生,自己也沒有自主力。如此,我們知道自己的體性實際上是空,僅是如夢如幻的顯現。因此對一切因緣所生、僅是顯現、有如幻化、離能瞋和所瞋的事物,不應該起瞋恚。

 

32、若雲誰除誰 去除亦無理 依彼斷諸苦 此說無不宜

 

若問:「如果承認一切如幻,則用什麼修忍的對治法去除什麼所除的瞋呢?〝去除〞這個舉動也是不合理的。」

則答:「在勝義諦上,確實是沒有能瞋和所瞋、能去除者和所去除者,但是在世俗名言諦上,一切是唯顯、唯明、唯知,那麼,承認如夢如幻地依著修忍辱,可以斷除瞋恚的地獄等苦果,並沒有不合理,是十分合理的。」

 

33、故見怨或親 所作不合宜 由如是緣生 思已欣然受

 

前面說過,一切都只是他力、因緣所生的。因此,見到為害的仇敵也好,或是有助益的親友也好,不管作了什麼不應該的事,都不要對他們生氣,想想前面所說的,他自己也沒有力量,是他之前的因和緣的力量,就是由這樣的因和緣聚合所產生的。因而心不生氣,知道並欣然的接受一切是因緣所生、無自性、如夢如幻。

 

 

(C)、安受害的忍

 

34、若己悅能成 因無人欲苦 則一切有情 任誰亦無苦

 

如果不依賴其他諸緣,眾生自己都有自主力,只要是自己所想要的,或是自己喜歡的一切事情都能成功辦到,那麼,應該一切有情,任誰的身心也都不會出現痛苦,因為眾生不論貴賤,誰都不想讓自己的身心有痛苦,可是卻不是如此。

 

35、放逸故對己 行刺等傷害 為獲婦人等 貪婪複絕食

 

眾生因心的放逸,也會不小心被刺戳到自己的手腳,或是走路時腳陷進坑洞,或是吃到不宜的食物等,對自己造了諸多傷害。還有,有些人被放逸左右著,為了得到自己所追求的女人或財物等,由於過份貪婪而為貪欲所制伏著,因而做了絕食等傷害自己的事,這種事也有很多。

 

36、自縊或縱崖 服毒不宜食 以非福善行 於己作損傷

 

有些人則是用繩子等套住自己的脖子自殺,有些則是跳水、跳火、跳懸崖等險處自殺,另外有些人則是服毒、吃了有害不宜的食物,更有人造了殺生、偷盜、邪淫、妄語等非福德的惡業行為,傷害自己的這一生和來世,這種情形太多了。

 

37、自惜生命者 因惑尚自盡 爾時於他身 如何不傷害

 

假若眾生如上所說,被貪、瞋、嫉妒、競爭、我慢等煩惱控制,也都會殺害最鍾愛的自己時,那麼,當眾生心意錯亂有如瘋子的時候,又怎麼可能不捶打、殺傷、毀害其他眾生的身體呢?那是極有可能傷害的。

 

38、於彼因煩惱 而行殺己者 慈悲縱不起 生瞋何誓言

 

這些極為錯亂瘋狂的眾生們,因貪欲、瞋恚等煩惱所生的力量,造了如上所說殺害自己等的惡事。我若自許是菩薩,萬一對他們已不能生起悲心,卻還對他們生氣,這算是什麼誓言?這樣做非常的不應該。

 

39、設若害他人 乃愚夫本性 瞋彼則非理 如瞋燒性火

 

諸如傷害、瞋恨他人等,是否為凡夫們的本性?若果是,他們對我稍微的傷害,我就不可以生氣,因為,那正如自己的手去握了炙熱的火,被火燙了而仇恨火,是一樣的。

 

40、若過是偶發 有情性溫和 則瞋亦非理 如瞋天冒煙

 

倘若因瞋恚等生起而去傷害人的這個過失是偶發的,眾生的本性仍是溫和的,那麼,稍微的傷害我,就對那傷害我的人起瞋心,是十分不合理,就像乾淨異常的天空,因為自己在地面生火冒了煙,煙吹到臉上時,卻怨恨那天空一般。

 

41、實使棍等打 若瞋揮棍者 彼複為瞋使 理應憎瞋恚

 

當瞋恨敵人時,若是加以觀察,實際上應該瞋恨的是那真正讓我產生疼痛者,以及引發傷害的根本。敵人使用棍子或石頭等物打我時,如果氣揮棍的敵人,他的心是沒有自主力的,他是被緣 瞋恚所唆使而行傷害。所以,如果要生氣,一來應該氣恨的是那真正讓我疼痛的棍子、石頭等武器才是,二來究竟要氣的,應該是敵人心中的瞋恚動機,這樣才合理,敵人只是被緣 瞋恚唆使、控制,所以對敵人生氣是不合理。

 

42、我昔于有情 曾作如是害 曾害有情故 我應受此損

 

過去世,我曾對眾生做過諸如現在自己所遭受的毆打、殺搶等的種種傷害,因此,過去曾傷害眾生的我,這一世得到諸如毆打等的業報傷害,是十分合理的。

 

43、敵器與我身 二皆致苦因 雙出器與身 該當瞋何者

 

對方敵人發出武器、棍子、石頭等,而我舉起我的身體去接,因緣條件剛好配合,敵人的武器和我的身體兩者都是讓自己產生疼痛等痛苦的苦因。既然敵人發出武器、我舉起我的身體,兩個一樣都是痛苦因,那麼應該瞋恨誰?如果瞋恨敵人,就應該也瞋恨自己,若是自己不瞋恨自己,就不應該瞋恨敵人。

 

44、身似人形瘡 輕觸苦不堪 貪盲我若執 遭損當瞋誰

 

這個身體就像個熟透了的人形膿瘡,其體性是稍微碰觸寒熱、饑渴就痛苦得難以忍受的痛苦者,極貪愛妙欲並且是個瞎了取捨眼的瞎子。我若執持著它,它遭受傷害是它的特性,我要去瞋恨誰呢?這意思就是說不應該瞋恨。

 

45、凡夫不欲苦 卻戀痛苦因 因己過傷害 豈能憎他人

 

凡夫們的想法根本就不想讓自己的身體遭受痛苦,可是卻又極為貪愛造作產生痛苦的因 造殺生等的惡業,像這樣其結果就是身心得到痛苦。自己因想法和作法相反的過錯而受到傷害,又有什麼理由懷恨他人呢?

 

46、譬如地獄卒 及劍葉林等 皆由己業生 應該瞋恨誰

 

譬如造了極大的惡業,由於業的幻現,來世將生到地獄。地獄中有熱鐵地基、燃燒的鐵房子等,有各種動物頭形的地獄守護卒,他們手中拿著刀等各種武器;其他還有劍葉林、刀鋒原、無灘熱河和鐵刺樹林山等,這些都是自己所造的惡業顯現出來的幻相。就像這樣,由於自己過去世所造惡業的緣,使得這一世敵人對我的身心發動這樣的傷害,那麼該瞋恨誰呢?是不該瞋恨敵人的。

 

47、己業之驅使 出現害我者 因此若墮獄 豈非我毀他

 

由於自己所造惡業的驅使,現在這一世出現了傷害我的敵人們,由於傷害我的這個業緣,又將使敵人來世墮到地獄等處遭受痛苦。這樣,事實上是我傷害了敵人,難道不是毀掉他們嗎?這就是毀了他們。

 

48、依彼修忍辱 淨我許多罪 彼等依著我 長受地獄苦

 

自己要是依著現在傷害我的這些敵人修忍辱,這修忍辱的善根將清淨、去除我心續中的許多罪業。然而依著傷害我,這些傷害我的敵人們,來世將墮到地獄,長期受寒熱的痛苦。

 

49、乃我傷害彼 彼等饒益我 則汝粗暴心 何故反起瞋

 

因為上述這個原因,再想想實際的情形,我才是傷害敵人的,敵人們事實上是利益我的,如此,惡毒的心,你為什麼顛倒反而瞋恨他們呢?這是不應該的。

 

50、若我有思德 則不墮地獄 若吾自守護 彼等怎得此

 

假若認為,那麼自己也將墮到地獄囉?!不會的,如果我能對行傷害的敵人毫不介意地修忍辱,則有此毫不介意的思惟功德,自己也就不會墮到地獄。又假若認為,那麼敵人也將會嘗受到這個果囉?! 他是不會嘗受到這個果的。如果我能守護著自己不瞋恨而修忍辱,敵人們這時又能得到什麼忍辱果呢?

 

51、若以怨回報 彼等不守護 吾行將退失 因而毀苦行

 

但是,如果不修忍辱,瞋恨敵人並以傷害回報,而且傷害我的敵人也只有傷害我的想法,不會修忍辱守護心,那麼,我的菩薩行將退失,忍辱的苦行也因而毀壞了,瞋恚的過患非常大。

 

B、對侮辱欺淩修忍辱

 

52、心意無形體 誰亦不能毀 若心執此身 身將遭苦害

 

想一想,自己是因他人的侮辱等,傷害到何處而生瞋恨?是心?還是身體?心識不具形體,所以誰也無法以武器、棍子等於任何地方毀滅它。但是,心若執持著這個身體為我的,那麼心將會有因身體被他人捶打等的痛苦傷害,若是不執著為我的,心就是無被傷害的自性。

 

53、輕蔑言惡語 不雅言詞等 於身若無害 心汝何故瞋

 

他人侮辱、說傷人的惡語和暗中說難聽的言詞,這些並不會給身體帶來疼痛等的傷害,而惡毒的心,你為什麼聽到侮辱等的言詞,就會大怒呢?你不該生氣的。

 

54、謂他不喜我 此於今後世 不能毀損我 何故不欲彼

 

心若如此想:「別人若是聽到敵人說了侮辱我的言詞,會不喜歡我的。」他人不喜歡我,這件事在今生或是來生,對我都不會有任何傷害,為什麼我不要他人不喜歡我?

 

55、障礙利養故 若此我不欲 吾舍利於此 然諸罪穩住

 

若是這麼想:「假若有人說了我難聽的話,雖然不會傷害我,可是會障礙我獲得利養,所以,我不要他人不喜歡我、或是不相信我。」。但是,今生不管我得到多少財富,多少受用利養,都將在這一生耗盡,死亡時全部捨下,然而我卻為了它,與人競爭、嫉妒他人等,所造的惡業則是穩固的住在我心續中,所以不能貪利養。

 

56、吾寧今即死 不宜邪命活 似我雖久住 終究遭死苦

 

若是想:「若得不到利養,生計就會衰退」,果真如此,我寧可今天就死,因為若以邪命讓自己活得很長,是十分不宜的。佛陀允許阿羅漢和菩薩們,清淨地受用信徒供養的財物(又稱信財)。有學者(未證阿羅漢、辟支佛或是佛果之前的行者)及具戒的沙彌、比丘等,若行諷誦聞思、斷惡修禪定以及如法講聞者,佛陀也允許他們受用信財。除此外,若是任何聞思、斷惡修禪定、為他人講學等事都不做的人,受用信財就是邪命,佛說這是受用債務,若我受用邪命,不管活得多長壽,最後死亡時的痛苦還是要嘗受,並不是不用嘗受。

 

57、夢嘗百年樂 醒來是如何 另嘗須臾樂 醒來複如何

 

譬如人在睡夢中,享受了長達百年的廣大妙欲之樂,醒來是怎樣?另外一人,僅僅享受須臾間短暫的妙欲快樂,醒來又是怎樣?

 

58、醒來此二人 彼樂皆不還 長短壽二者 死時唯如是

 

兩個人在醒來之後,夢中所享受的妙欲之樂,都一樣的回不來。能活長命百歲也好,或是短命只活十年也好,這兩人死亡的時候,生前享受的妙欲快樂,是再也不會回來,就像夢一樣。這就是說沒有必要以邪命活得很久。

 

59、雖得多利養 長時享安樂 猶如遭盜劫 赤裸空手去

 

雖然自己得到很多財富、受用利養,並且壽命很長,享受著利養、恭敬的快樂,但是最後死的時候,就像財物被盜匪掠奪似的,沒穿衣服、赤裸地兩手插在腋窩下,空空的去到下一個世間,無力帶走財富受用。

 

60、謂若得利活 則淨罪積福 然若為利瞋 福盡罪豈無

 

若說:「假若這一生得到很多財富受用利養,自己也長壽,則用蓋廟建塔、印佛經、供養、供燈、下施貧窮等方法,來清淨過去的罪業,和累積未來廣大善根福德的條件就具足了。」然而,起先在營求利養的時候,自己為了獲得財富受用利養,而瞋恨障礙者、嫉妒獲得利養的他人,由此心中生起瞋恚,如此就如前面所說『一瞋能摧毀 千劫所積施 供養善逝等 一切諸善行』般,廣大的福德難道不會耗盡且因而招致極大罪業嗎?會的,所以沒這個必要。

 

61、吾為前因活 彼因若退損 唯行罪惡事 苟活有何益

 

為了清淨罪業和累積福德資糧,我想要活得長壽,然而善根福德若被嫉妒他人、競爭等瞋恚的過患所退損,僅是造罪,活了很久有什麼用呢?根本沒有必要。

 

62、謂令有情墮 故瞋言惡者 如是何不瞋 於他言惡者

 

如果因為敵人侮辱我、對我說惡語、背地裏說了難聽的話等,使他心續中造了惡業,讓有情他退轉,所以我瞋恨那對我和親友說難聽的話的敵人。那麼,那些對其他聖賢者說惡語的人,為什麼我不瞋恨他,像瞋恨對我說惡語的人一樣呢?這意思就是說我也應該瞋恨他才是啊!

 

63、無信依憑他 故忍無信者 如是何不忍 依惑言惡者

 

如果說,有人對某人沒有信心而說難聽的話,是因為依憑著某人沒有功德、有缺點,所以對他所沒信心的人,因沒有信心而說某人的惡語,惡毒的心,你就加以忍耐。那麼依於嫉妒、競爭、我慢、瞋恚等煩惱生起的諸緣而對我及我的親友說惡語、不好聽的話的人,為什麼不能忍耐呢?應該忍耐才是。

 

C、對親友不想要的修忍

 

64、于像塔正法 縱使行破壞 吾亦不應瞋 佛等遠傷害

 

有些對佛法沒有信心、不知取捨的人,用言語譭謗、用身體行動破壞、摧毀自己所喜愛的佛像,諸如繪畫的、雕塑的、鑄造的,破壞佛陀心意所依的塔、佛語所依的經典。除了自己有能力去糾正他們以外,不應該生起瞋恨,若是生起瞋恨,將摧毀自己心續中的善根。再說,被譭謗、破壞的佛、法等的自性,是不會被傷害的,因為佛是法身、是無為的,至於佛像等,因為是物質,雖遭破壞,但是佛等實際上是不會被傷害的。

 

65、諸害上師者 及害親友者 皆昔緣所生 知已應止瞋

 

若是有人傷害了自己的上師、親戚和友人,對他們也要用溫和的方法才能扭轉,不可以兇猛地生瞋恨。心裏想這些傷害都是由於各人業力的促使而產生的,是依著過去各人行傷害的業緣,才產生現在他人傷害的這種痛苦,知道後就要去除自己心續中的瞋恨。

 

66、情與無情二 俱害諸有情 何唯瞋有情 故我應忍害

 

假若人等有心識的有情們,以及無心的水、火、風、石、岩、山等,都會傷害諸有情,為什麼我們特別把行傷害的有心者分開,單單懷恨他們呢?這是不對的,因此,不管是有心或是無心的任何一切傷害,都要忍耐接受。

 

67、或由愚犯過 或因愚生瞋 此中孰無過 孰為有過者

 

有些人不知業果、不知善有益處、惡有過失,愚昧地造下殺生、偷盜、邪淫等惡業,和無間罪業的種種過錯,以及造了舍法等的罪業;有些人則因愚昧而異常瞋恨這些造了罪的人,因而自己也造罪行。這兩者誰做的是沒有過錯?在此沒有誰是做了沒有過錯的。誰是有過錯的呢?兩者都錯了,因為兩者一樣。

 

68、因何昔造作 他人傷害業 一切既依業 何故我瞋彼

 

再想一想,這一切都是依於業,被別人傷害的無論是親、敵等任何一個人,過去世為何要先犯下傷害別人的惡業呢?既然現在自己和其他人所遭受的苦、樂、不苦不樂等,這一切都是依於過去世的善惡業,那麼現在他人對我或我的親友辱駡、傷害,是過去世自己傷害他人的業果,我為何要懷恨這些傷害我的人?瞋恚、懷恨是不應該的。

 

69、如是了知已 以慈互善待 故吾當一心 勤行諸福善

 

如上所說,知道一切都是依著業產生的,以後不管是行傷害的仇敵、親友或自己,這所有的人都應捨棄彼此互相傷害的心念,慈心對待彼此,有如父母對待子女一般。猶如此般,我應如法勤奮致力於從事諸福德善事。

 

70、譬如屋著火 燃及他屋時 助火草等物 應取出拋除

 

比如一間屋子著火燃燒,火勢蔓延到其他鄰人的房子時,剛開始我們就應該將草、木材等助長火勢蔓延的物品取出拋除。

 

71、如是貪彼已 疑慮瞋火蔓 燒毀福德善 則應立舍彼

 

如上例所說,若疑慮自己瞋恨那傷害自己特別貪愛的親友的敵人,所起的瞋火蔓延,會燒毀自己心續中千劫累積的善根福德,那麼就應立即捨棄對特別喜愛的親友的貪愛。

 

72、待殺者斷臂 若脫豈非善 若以人之苦 離獄豈非善

 

如果一個人已經確定被判死刑,到了真正處刑時卻沒被殺,只是砍掉一隻手。能保住性命不死,斷一隻手有什麼不好?是非常好的。有如這個例子,自己和親友稍微受了傷害,如能以修「忍受傷害」的這種人間痛苦,來脫免來世瞋恚果的地獄苦報,這有什麼不好?非常好的!

 

73、若僅今之苦 我皆不能忍 何不除瞋恚 地獄之苦因

 

若現在僅是人間仇敵侮辱等的微小痛苦,我都不能忍受,那麼來世墮到地獄,受寒熱痛苦的因 自己心續中的瞋恚,為什麼不去除呢?一定要除去,應該要修忍辱。

 

74、為欲雖曾受 千次獄燒等 然吾卻未辦 自利與他利

 

從過去無始以來,直到現在這一世之間,我曾為了要獲得美好的色聲香味觸等妙欲的緣故,造了惡業,結果被地獄之火焚燒,被刀斧劈砍等。過去雖然已經遭受了上千次這種寒熱地獄的痛苦,但是並沒有因此而成辦任何自己生善道、成佛的利益,和其他眾生獲解脫、證一切智果位的利益,完全白白地浪費了。

 

75、此非如彼害 複能成大利 為除眾生害 應唯樂此苦

 

現在全然不顧敵人的傷害,接受一切痛苦修忍辱,這傷害不像地獄的痛苦那麼大,而又能成辦「忍辱苦行清淨善」的大利益,所以為了去除過去自己對其他眾生身心相續的一切傷害,現在對於這種「安受苦忍」的痛苦,應該純然地感到高興,不該瞋恨眾生對我的傷害。

 

D、對善待敵人修忍

 

76、人贊敵有德 若獲歡喜樂 意汝亦贊敵 何故無是喜

 

別人讚歎自己的敵手具有聞思修,或是智德賢等的功德時,如果讚歎者的心續能因此而得到喜悅的快樂,惡毒的心,你也同樣讚歎自己的敵手的功德,為什麼卻不會像那樣嘗到讚歎他的喜悅呢?應該嘗到才是。

 

77、汝此喜悅樂 樂源無罪過 有德者皆許 攝他亦至佳

 

心依著自己的敵人受用喜悅之樂,這跟貪著妙欲的快樂完全不同,這是今生和來世一切快樂的泉源,沒有任何的惡業罪過,具有功德的諸佛菩薩們,也允許、沒有制止,這也是攝受弟子的最佳方法。

 

78、謂他亦將樂 若汝厭此樂 不予施酬故 見與未見失

 

如果讚歎自己的敵人,將使敵人心續中也得到快樂,所以不去讚歎他。由於嫉妒的噁心念,若你不想讓對方(好比敵人)得到這讚歎的快樂,那麼自己為了完成工作,鬚髮給工作人員薪資、獎賞、佈施等,也都應全部不給。若是如此,自己這一世眼見要完成的事將會廢失,不但如此,眼不見的來世佈施果報等也會壞失。

 

79、他贊吾德時 吾亦欲他樂 贊他功德時 己卻不欲樂

 

仇敵等的他人,稱讚我有的一些聽聞、修學功德時,我願意接受稱讚者在稱讚我的功德時的快樂,但在我必須稱讚仇敵功德時,自己心中卻是不想得到稱讚敵人功德的快樂,心是何等顛倒!

 

80、欲願有情樂 而發菩提心 有情自獲樂 何故因此瞋

 

過去因為想要一切眾生獲得無上快樂,而發殊勝菩提心,現在眾生不需要我的幫助,自己也能獲得衣食等零星的快樂時,惡毒的心,你為什麼因此起瞋恚呢?不應該起瞋恚的。

 

81、若雲欲眾生 成佛受世供 見僅薄利敬 何故起憂惱

 

假若起初發勝菩提心時,承諾要令諸眾生成佛,成為地下龍世間、地面人世間、地上天世間,三世間所應供養的物件,現在看到眾生自己得到僅是些微的供養,為什麼對此嫉妒而生苦惱和瞋恨呢?絕對是不可以的。

 

82、凡汝所養者 當由汝供給 彼若自生存 不喜複瞋乎

 

任何眾生個別要撫養的父母和親人們,實際上應該如過去自己所承諾般的,要由惡毒的心你來撫養,你應該毫無吝惜地施予衣食等。現在你不需要給他們,而是由各個眾生的親人們自己得到僅供生存的衣食時,惡毒的心,你不因此高興反而瞋恨,是為什麼呢?絕對不可以起瞋恨。

 

83、不願眾獲利 怎願彼成佛 瞋他富足者 豈有菩提心

 

如果不願意仇敵等其他眾生獲得些微利養,如何祈願其他的眾生獲得圓滿菩提果位呢?諸凡瞋恨他人獲得一些世間及出世間的富足圓滿者,他哪有殊勝的菩提心呢?肯定是沒有的。

 

84、若已從他得 或在施主家 彼俱非汝有 施否何相干

 

好比敵人從施主那兒獲得諸如黃金等價值昂貴的物品,或是根本沒有獲得,仍在施主那兒。這兩者不論哪一種情形,如黃金等昂貴的物品,都是別人的,你這惡毒的心也無法獲得,那麼,施主給自己的仇敵也好,不給也好,與你何干?惡毒的心,你干涉什麼呢?根本就不需要干涉。

 

85、福善與信心 己德何故棄 不持利養德 何故不生瞋

 

現在自己的敵手獲得財富、受用,是過去曾累積福德,還有,施主對己敵生起信心或聽法或供養,像這樣獲得財物和恭敬的因 福德和信心,或是自己心續中智德賢的功德,惡毒的心,你是什麼原因不加以執持而要拋棄呢?過去世心中對他人只懷著嫉妒、競爭等噁心念,而不去執持獲得利養和恭敬的功德,為什麼不對這個起瞋恨呢?應該瞋恨才是啊!

 

86、汝自造罪惡 非但不悲憂 反欲與其他 培福者競乎

 

惡毒的心,你自己在過去世對他人造了嫉妒、競爭、我慢等的惡業,現在沒有善根福德獲得利養和恭敬,不但不悲痛後悔,還想和其他過去世已累積廣大福德的有福者,一起競爭嗎?這是相當不好的。

 

 

(2)、對障礙想要的修忍

 

A、對障礙仇敵所不想要的修忍

 

87、若一敵不喜 汝有何可喜 唯汝心願已 不成傷害因

 

如果自己的一個敵人發生被侮辱等不高興的情況,惡毒的心,你有什麼理由高興?惡毒的心想要敵人死亡或是失去錢財等,這僅是你的心願而已,無論如何,它都不會成為傷害敵人的因,那只是你的想法不好而已。

 

88、汝願若得成 他苦汝何喜 若謂心滿足 豈有餘禍殃

 

惡毒的心,就算你的敵人如你的惡毒願望,遭遇到人亡財失等惡劣情況的痛苦,你有什麼可以高興的?若說:「果若如此,由於如願以償,我的心將感到滿足。」像這樣噁心待人,這一世業果的武器落在自己身上,將發生各式各樣不如意的事,而且因為壞心腸的惡果,來世也將墮到惡道,這是今生和來世都遭殃的基礎,除此外,哪還有其他的災禍呢?

 

89、惑夫所拋擲 鐵鉤極銳利 被鉤於獄鍋 吾被獄卒烹

 

貪瞋等煩惱像漁夫,他拋下有如釣魚鐵鉤般的嫉妒、競爭和我慢等,這些都是產生痛苦的因,非常惡毒、銳利,若被鉤住,其結果當是來世成為地獄眾生,必定被閻羅王的獄卒們用大銅鍋烹煮著我。

 

B、對障礙自己和親友想要的修忍

 

90、贊名之恭敬 非為福與壽 非為力無病 亦不令身樂

 

世間凡夫所追求的是讚歎、名聲、利養、恭敬,若有人障礙了就生瞋恨,這是非常不應該。有人當面讚歎自己或親友有功德,和背後稱讚美名的恭敬,這都不會成為利益來世的福德善根,不會使今生變得長壽,不會成為自己身心的力量,不可能沒氣膽涎等的疾病,甚至也不會像食物一樣,填飽肚子讓身體安樂,因此不需要追求讚歎和美名。

 

91、吾若識自利 彼何利於我 若唯圖心樂 酒賭亦應依

 

好好想一想,我若是稍微知道自利、好壞,讚歎和美名能對我成辦哪些利益呢?若想:「讚歎和美名能讓心感到快樂,因此我要追求。」如果只是一心一意追求心的快樂,那麼也該能舍掉羞愧,依著骰子、骨牌、棋子等賭博遊戲,或是到酒館喝酒,或是找女人等。

 

92、若為名施財 及令己喪命 譽詞何所為 死時誰得樂

 

世間上有些人為了追求慷慨好施的名聲,將自己所有的一些錢財毫無吝惜的佈施給不是清淨殊勝的對象,還有些人為了追求英雄的名聲,就像飛蛾撲火似的趕到戰場去,讓敵人來殺自己。各種讚譽言詞,像說自己是一位富有慷慨好施者、自己是一位英雄,有什麼用呢?一點也不需要。當自己死亡的時候,說慷慨好施或是英雄等諸言詞,會讓誰快樂呢?誰也不會感到快樂,因此沒有必要追求好的名聲。

 

93、沙屋若塌陷 稚童極沮喪 如是名譽失 吾心似稚童

 

譬如喜嬉戲的孩童們,當沙堆成的沙屋倒塌時,他們傷心、大驚小怪地哭得死去活來。猶如這個例子,倘若當面讚歎功德和背地稱揚的美名,被敵人破壞時,我出現恐懼、不高興的樣子;其實讚歎和名聲的衰損對我一點兒也無害。像這種情形,自己的心跟小孩子的心是一樣的。

 

94、聲暫無心故 容無贊我心 稱謂因他喜 故我喜是耶

 

一般而言,當我或我的親友因受到稱讚而感到高興時,應觀察這是喜歡對方稱讚的聲音呢?抑或喜歡發出讚歎聲音的動機呢?耳朵一時聽到的稱讚聲音,因為是沒有心識的緣故,所以不可能有讚歎我的心,因此不是喜歡這個,而聲稱讚歎我和我的親友者,他的心高興是我自心高興的原因。你是這樣子的嗎?

 

95、或他亦或我 他喜我何益 喜樂屬於彼 少分吾不得

 

但是,不論讚歎我或是親友,讚歎者他心裏高興對我有什麼利益呢?一點利益也沒有,理由是:讚歎者心裏高興,那只是讚歎者他的,我從那兒一點也得不到。

 

96、他樂故我樂 于眾應如是 他因喜而樂 何故我不樂

 

好比母親高興,兒子心裏就會快樂似的,因為稱讚者他心裏得到快樂,所以我心中也快樂。如果是這樣想,那麼讚歎者讚歎敵人等其他一切眾生的時候,自己也應該高興才是,為什麼他人讚歎我的敵人等其他人時,讚歎者因心裏高興而得到快樂,我卻由於嫉妒的噁心念而心裏不高興、不快樂呢?這是不合理的。

 

97、是故吾受贊 自心生歡喜 如是不合理 唯是稚童行

 

因此,我被稱讚具有智德賢等功德時心中生歡喜,然他人稱讚我的仇敵卻不高興,像這樣的生歡喜是不合理的。稱讚者非稱讚仇敵而是稱讚我自己時,稱讚者心中得到快樂,這是我希望的,我的心中也感到高興,但是,稱讚我的仇敵時,稱讚者心中的快樂,卻令我生嫉妒、不高興。像這樣,只是有如孩童喜歡沙屋的遊戲行為而已,沒有意義。

 

98、贊等令心散 亦壞厭離心 令妒有德者 複毀圓滿事

 

一位聞思修佛法,或是講授佛法的修行人,如果貪戀讚歎、名聲、利養、恭敬等,那自己的心將會攀緣散亂在這些事上,完全成為修行的障礙。像利養、恭敬、讚歎等這些,將讓人不知道三界輪回的本質是痛苦,因而厭離輪回的出離心也會被破壞。不但如此,還會嫉妒、不喜歡有智德賢、聞思修等功德的聖賢之士,跟他們競爭而造惡,像這樣,破壞了今生和來世的一切圓滿善根和樂果。因此,不應該貪戀讚歎、利養等,而且也絕不可瞋恨那障礙我獲得讚歎、利養的人。

 

99、為除吾之贊 彼等住近處 豈非彼護我 免墮諸惡趣

 

因此,他人對我的讚歎、稱揚等這一切是墮惡道的引導者、激勵者。為了去除它,那些傷害我、如仇敵等的所有人,就在我的左右,傷害我、障礙他人對我的稱讚,事實上,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我,不讓我被讚歎、恭敬、美名等所欺騙而墮入惡道,才如此做的,不是嗎?

 

100、吾追求解脫 無需利敬縛 解我束縛者 何故瞋恨彼

 

在有如牢獄的三界輪回中,我被業、煩惱的枷鎖束縛著,為了要從中追求解脫,因此我不需被貪戀利養和恭敬的束縛之繩束縛著。諸凡傷害我的敵人,都是幫我解開利養恭敬和業、煩惱等一切束縛的益友,對他們為什麼要瞋恨?不可以瞋恨他。

 

101、吾欲趣痛苦 如蒙佛加被 成門板不放 何故吾瞋彼

 

這就好象我打開了貪戀利養、恭敬、讚歎、稱揚等的大門,想要進入寒熱諸苦的惡道屋子裏,這時有如佛陀加持似的,那傷害我的敵人,卻成為擋住惡道痛苦大門的門板,將大門關上不讓我進入,對他為什麼要瞋恨呢?不可以瞋恨他。

 

102、謂此障福德 瞋彼亦非理 無苦行等忍 吾不修忍乎

 

「要是有了傷害我的敵人,他將會障礙我的福德,如果我得到的利養、讚歎和稱揚多一點,依此我能行供養三寶、雕塑佛像、印經典、蓋廟建塔、佈施貧乞等的福德,由於敵人的緣故,使得這些受損,所以是障礙福德。」雖是如此,對於傷害我的敵人也不該生瞋恨。理由是:要是我能對敵人的傷害毫不介意地修忍辱,再也沒有福德等同修忍辱的了。這個意思就是說,對敵人修忍辱是最為殊勝的,這樣,能不對敵人修忍嗎?

 

103、若吾因己過 於敵不堪忍 則吾徒障礙 此近住福因

 

此時若是自己修忍辱,將可獲得無量的福德,這個福德因是敵人的傷害,就在自己的附近,若是我不接受,因為自己嫉妒、起貢高我慢、競爭之心等的過失,對敵人所做的一些傷害未能加以忍受,這只是自己障礙自己的福德罷了!

 

104、無害忍不生 有害才有忍 害既為忍因 何故謂障福

 

要是沒有敵人的傷害損惱,就不會產生修忍的苦行或是福德,有了敵人的傷害損惱,才有修忍的善根福德,像這樣,敵人的傷害是修忍辱善根的因,為什麼還說敵人的傷害是障礙福德呢?

 

105、佈施時不雲 乞者障佈施 出家不宜雲 戒師障出家

 

好比有錢人在行佈施的時候,絕不會說:「來乞食的人障礙了我的佈施。」;有人出家求授沙彌或比丘戒的時候,也不可說:「親教師、軌范師和僧眾們的聚集障礙我的出家。」就有如以上的例子一樣,當發了菩提心以後,想修學菩薩學處,不可以說敵人的傷害是障礙。

 

106、世間乞者眾 行傷害者稀 若不傷害他 絕無為害者

 

一般而言,世間上要是有佈施的食物、財富、受用等,就會有很多接受佈施的窮人和乞丐,但是來傷害我,讓我修忍辱的相當少。它的原因是,如果自己過去世和這一世不去傷害損惱其他眾生,無論哪個眾生也不會來傷害自己,所以要修忍辱就很難找到修忍辱的對象。

 

107、是故猶如寶 不難現家中 吾應喜歡敵 菩提行助伴

 

因此,就像在窮人的家中,沒什麼困難地就出現寶藏,會讓人非常驚奇一樣,自己在發了菩提心以後,正當努力修持六度菩提行的時候,若是有敵人傷害我,那正是菩提行的助伴,所以我應該喜歡傷害我的敵人。

 

108、敵我共修成 是故忍辱果 敵應列首位 彼乃忍辱因

 

修持菩提的時候,因為是行傷害的敵人和勤奮修忍辱苦行的我,共同修無上菩提,所以當獲得忍辱的福德、苦行的結果時(也就是獲得佛陀果位、轉法輪的時候),幫助我修持菩提的敵人,應該將他列在首位,分給他應得的福德份,因為傷害我的敵人,正是我修忍的因、修菩提的助伴。

 

109、謂無助忍想 故敵非應供 則何故供養 正法成就因

 

如果說敵人只想傷害我,他並沒有幫助修忍辱的想法,所以敵人不是應該供養、讚歎的。那麼又為什麼供養自己成就菩提善行的因 正法寶所依的經典呢?因為它們也沒有要幫助我的想法。

 

110、謂敵非應供 彼有為害意 若如醫勤利 如何成就忍

 

如果說敵人有一定要傷害我的壞想法,跟正法不同,所以不是供養、讚歎的物件。這樣的說法不對,如果依著勤於幫助我的人,就像和藹的醫生對待重病的病人似的,我如何成就修忍的苦行福德呢?這樣根本無法成就,因為忍辱是要忍傷害才能成就善根。

 

111、故依瞋重心 若能生忍辱 彼為忍辱因 應供如正法

 

因此,依著極具瞋心傷害我的敵人,自己要是接受他的傷害修忍辱,則能生修忍辱的大福德,忍具瞋心之敵的傷害是忍辱福德的因。因此,應該像供養正法寶般的供養、讚歎敵人。

 

 

(三)、應恭敬眾生

 

1、思惟福德田 應恭敬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