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晉美彭措法王

與法王如意寶在一起的日子()  

  頂禮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

  頂禮至尊大恩上師希阿榮博!

  序言

  佛法再弘時期偉大紹聖者、大圓滿祖師、全世界最偉大的精神導師、眾生的依怙主——至尊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勇列吉祥賢已圓寂八年多了。

  但回憶起當初在法王如意寶身邊的日子,如同昨日歷歷在目,讓我永生難以忘懷。

  從初次見到法王如意寶法像到如今轉眼已十幾年過去了……

  初次見到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勇列吉祥賢法像,是在19977月,在同事家中借來的一本書中上,當見到法王如意寶法像的一瞬間,我就被法王如意寶的高大偉岸所深深吸引,心靈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強烈震撼,當下生起一個強烈的願望:何時才能親眼見到這麼慈祥的老人家啊;親耳聆聽到他老人家的教誨,該是多麼幸福的事啊!

  從初次見到法王如意寶的法像並開始天天祈禱(說是祈禱其實當時自己並不懂,只是每天清晨在洗漱後偷偷在法王如意寶法像前點三支香,心裡希望能早日見到法王如意寶。之所以偷偷上香是因為單位當時不容許),到2000年持明法會前如願以償見到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本人,並受到法王如意寶寬厚而柔軟佛手的摩頂加持,到接受法王如意寶慈悲灌頂、聆聽教法——抬法王如意寶與攙扶阿裡美珠上師進入喇榮懷猛遊舞精舍”——觸摸到法王如意寶的金剛身,到在法王如意寶身邊服侍近半年時間——接到法王如意寶佛語的關懷(親自打來電話)——全世界最偉大的精神導師、眾生的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示現涅盤,一幕一幕如在眼前,讓我難以忘懷。回想起來,有激動、震撼、緊張、害怕、畏懼、興奮、高興、開心、幸福、悲痛欲絕,如心被帶走一樣的六神無主般的呆傻,也有法王如意寶一直對我的慈悲、關愛及無微不至的關懷令我永生難忘,真是生生世世也無法報答至尊依怙主、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對我的恩德。

  而能讓我見到法王如意寶並能在法王如意寶身邊服侍近半年的殊勝因緣(在之前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一切的一切都源自於我的至尊大恩上師、法王如意寶的心子——希阿榮博上師對我的慈悲加持。

  因本人才疏學淺、業障深重,無法展現出法王如意寶佛的身、語、意、事業等功德(如很多經文中講到:三世諸佛從久遠劫開始宣講到如今也無法宣講完上師的功德,更何況我這個業障深重的凡夫),只能將我在法王如意寶身邊的所見所聞如實地記錄下來,與眾位元大德、菩薩共用。如果各位大德、菩薩閱讀後,對眾生的依怙主、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生起刹那的信心,那都是法王如意寶的威德攝受與慈悲加持。如有錯謬,在此向眾生依怙主法王如意寶及大恩上師希阿榮博、三根本前懺悔。

  最後願一切眾生能對眾生的依怙主、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生起無偽的信心,早證菩提!!!

  與師覲見法王如意寶

  2002 13日上午十時左右,突然電話鈴聲響起,我急忙跑去接聽電話,當我抓起話筒聽到大恩至尊希阿榮博上師如慈父般的聲音 ,上師講到:胖弟子,你最近有空嗎?”  我馬上答:有空,喇嘛您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弟子去做就好。上師講:弟子,你去給至尊法王如意寶中醫治療可以嗎?我嚇得一下子彈了起來說:喇嘛,我害怕,我不敢去。上師慈悲地講道:弟子,你不用害怕,明天我帶你去見至尊法王如意寶。

  放下電話後,我反反復複問我自己:這是真的嗎?不是在做夢吧?可能嗎?因為在我心中,法王如意寶是那麼的高貴,是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與佛無二無別。而我只是末法時期一個業障深重的凡夫俗子。法王如意寶像天上日中時的太陽,光芒萬丈,時刻照耀著世間的萬事萬物,而我像是地上一棵無名的小草,天下醫道醫術高明的醫生有那麼多,而我只是一個懂得一丁點兒醫學皮毛的人,有何德何能去給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做治療?我在害怕與忐忑中等待第二天的到來。

  第二天下午,大恩上師帶著我和一位師兄來到法王如意寶的駐錫地。當到達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喇榮懷猛遊舞精舍門口,上師就把鞋子脫在門外,赤腳進入精舍一層的客廳。我也學著脫鞋赤腳走進一層的客廳,心裡想著馬上就要見到全世界公認的最偉大的上師、眾生的依怙主——法王如意寶,不由得緊張起來,忐忑不安。法王如意寶的侍者們見到了希阿榮博上師,十分高興,急忙請上師坐下,並馬上去稟告法王如意寶。征得法王如意寶的同意,在侍者的迎領下,上師才戰戰兢兢地往樓上走。當我看到大恩上師因恭敬法王如意寶而這樣謹慎,我也更加緊張與害怕,心跳驟然加快,咚咚的,感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口幹,不知所措,只能硬著頭皮跟著上樓。剛到了門外,大恩上師就跪了下來,雙手撐著地板低著頭輕緩地滑進房間,我與師兄也跟著大恩上師跪著滑進法王如意寶的房間。大恩上師跪著低著頭滑到房間的一個角落,我與師兄也學著大恩上師跪著低頭滑到角落。法王如意寶的侍者見大恩上師跪在角落裡,連忙請大恩上師往前坐,大恩上師連忙擺手示意不用不用。當我心緒稍微平復,偷偷地抬起了頭,看到法王如意寶正坐在椅子上,侍者們正在給法王如意寶做下肢的康復鍛煉(法王如意寶的侍者用藏語向法王如意寶說這個就是醫生。我面對法王如意寶跪著頭幾乎貼在地板上。法王如意寶慈祥地說:讓他試著中醫治療一次看看吧。”)。這時法王如意寶的侍者對我用漢語講道:法王如意寶說讓你給他治療一下,看一下怎麼樣?當我聽到後,心裡非常緊張,跪著滑到法王如意寶的腳前,法王如意寶用他那寬大柔軟而溫暖的佛手放在我的頭頂加持我,我萬分緊張,不知所措,直到法王如意寶的侍者告訴我,可以給法王如意寶中醫治療肩與雙手時,我才如夢初醒般地跪著滑到法王如意寶的身後,慢慢站起來。當我的雙手觸及到法王如意寶的法體的一瞬間,我感到其中一股強大的力量如電流從手指尖地一下子直沖頭部,同時另一股熱流從湧泉直沖頭頂,大腦一片空白。我感到滿面通紅、發熱,額頭上的汗珠一下子就流了出來。我一邊治療著法王如意寶寬厚的肩膀,一邊用衣袖擦拭汗水,生怕自己的汗水染汙法王如意寶如佛無二的法衣和法體,當我治療完法王如意寶的肩與雙手後,跪著退到一旁。因緊張害怕,全身已濕透。法王如意寶非常慈愛地說道:治療得還可以。今天的治療比較有序和仔細,明天可以繼續來。”(法王如意寶用藏語講的,侍者給翻譯的)。我跪著倒退滑到門口。接著法王如意寶顯現上讓侍者攙扶著上床休息。

  法王如意寶上床後,叫大恩上師到床前來,並用慈父一樣的目光一直注視著眼前的這個心子——希阿榮博上師。大恩上師跪著雙手撐著地板低著頭,緩慢地滑到法王如意寶床前,法王如意寶右側吉祥臥用慈愛的目光注視著上師,而大恩上師因對法王如意寶的無比恭敬而顯現出十分的緊張與畏懼,身體也在微微地顫抖。

  法王如意寶用柔和的語氣與大恩上師用藏語親切交談著,而上師一直跪著,十分恭敬地低著頭,動作也小心翼翼,時不時輕柔地答道:啦嗦,啦嗦……”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如慈父與愛子心與心的交融,心中驚歎道:這才是人世間最美的畫卷。

  看著法王如意寶與大恩上師父子般的交談,感覺特別親切與歡喜,頓時升起一股暖流溫暖著全身的每一個細胞;又如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沐浴陽光之中,暖暖的、軟軟的。心頓時也融化了……

  取法名

  200215 

  下午二點,我準時來到法王如意寶在成都的精舍喇榮懷猛遊舞精舍。在侍者的帶領下,我來到法王如意寶的房間。

  頂禮後,在給法王如意寶中醫治療之前,法王如意寶慈悲地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我回答以後,法王如意寶又問道:你的家鄉在哪裡?我回答道在新疆。法王如意寶又問道:你是回族嗎?。我連忙答道:不是的,我是漢族人。我跪著緩緩滑到法王如意寶的床前,低著頭(因緊張與害怕而不敢抬頭)

  接下來法王如意寶開許我給他治療,在治療過程中,法王如意寶為了舒緩我的緊張與害怕,一直用和藹的語氣在問我,家中有幾人?父母都健在嗎?是否信佛?姊妹幾人?他們做什麼工作等等。我一一都做了回答。在整個治療過程中,法王如意寶都非常自在、安祥而寧靜,也使我的情緒放鬆了很多。在接近結束治療時,法王如意寶突然說道:你出家吧,我已經給你取好法名了,名字就叫才華麥,你出家以後去跟一個師傅去修塔子吧。當時我就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過了一會,我回答道:尊敬的法王如意寶,您讓我好好考慮考慮一下可以嗎?法王如意寶笑著說到:可以,才華麥。”(當下應滿心歡喜雀躍,馬上答應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應珍惜這千載難逢的機遇。可惜我對佛法瞭解甚少,最主要是自己業障深重,福報淺薄,沒有馬上歡喜答應,破壞了這次千載難逢的緣起。悔之晚矣!)

  第二天我忐忑不安地來到法王如意寶的喇榮懷猛遊舞精舍,不敢進去(因自己還沒有想好要去出家),在門口來回走動,最後看快到治療時間了,才鼓起勇氣硬著頭皮,在侍者的帶領下,走進了法王如意寶的無量宮殿。先行頂禮,然後跪著低著頭滑到法王如意寶面前,法王如意寶笑著問道:才華麥,你想好了嗎?我當時漲紅了臉,硬著頭皮很小聲講道:我還沒有想好。法王如意寶非常慈祥和藹笑著講道:才華麥,我是跟你開玩笑的,沒關係的。我聽到後,心裡的緊張情緒緩解了許多。法王如意寶講道:可以開始治療了。在整個治療過程中我一直低頭不敢看法王如意寶。

  如今,每當想起此事,我都後悔萬分,但因緣已經錯過,願上師三寶加持我今生還有此因緣,加持我一定不要再錯過。願上師三寶加持一切如母眾生都有此福報與因緣,常得出家修淨戒,無垢無破無穿漏,天龍夜叉鳩盤荼,乃至人與非人等,所有一切眾生語,悉以諸音而說法……”

  新疆

  一日,我跪著正在給法王如意寶治療,法王如意寶用慈祥的目光看著我,突然問道:新疆學佛的人多嗎?

  我馬上回答道:不多,非常少。我從出生到18歲一直未曾聽到、見過佛的名號、畫像以及經書。

  法王如意寶繼續問道:聽說你們那裡修了一個舍利塔,是嗎?

  我回答道:是的,法王如意寶。是由學院的一位出家師帶著新疆的居士們在紅蓮山上修建的。

  法王如意寶和靄地接著講道:把拉薩的覺沃佛搬到新疆;把新疆紅蓮山上的舍利塔搬到拉薩這樣,可不可以?

  我當時非常激動,大聲回答道:好啊,好啊!當然可以了。太好了!聽到我的回答後,法王如意寶開心地哈哈大笑起來了,並點了點頭說道:很好,很好。

  我心中無比歡喜,又馬上祈請道:尊敬的法王如意寶,我心中的太陽,弟子虔誠向您祈請:祈請您到新疆弘法,可以嗎?

  法王如意寶當時高興地回答道:可以,可以。

  如今回想起來:法王如意寶的音容笑貌還在眼前浮動;法王如意寶的法音還在耳邊迴響;而眾生的至尊依怙主、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色身已融入法界。物是人非,心中萬分悲痛。

  真心希望法王如意寶的轉世能到新疆廣弘顯密教法!!!

  假醫生

  一日,我來到喇榮懷猛遊舞精舍,在侍者的帶領下來到法王如意寶的房間,先行頂禮三次,禮畢後,法王如意寶說:“才華麥,今天先給我治療吧。我馬上回答道:啦嗦。並跪著低頭向法王如意寶的床滑去,當滑到法王如意寶的床前時我抬頭正好看到法王如意寶用慈祥的目光看著我,我嚇了一跳,迅速低下頭,不敢再抬頭。在我給法王如意寶治療右肩時,因緊張、害怕會碰到法王如意寶的臉,我又時不時會抬頭看一下法王如意寶的尊容,並用藏語問道:哦啦咯?法王如意寶笑著說:沒啦咯。”(因害怕治療時用力大,法王如意寶顯現上會痛。)聽到法王如意寶回答後我心裡稍微安定一些,在我後續的治療過程中,法王如意寶在顯現上也慢慢放鬆了下來,當治療至肘關節時,法王如意寶就睡著了。於是我慢慢輕輕地繼續治療小臂,當聽到法王如意寶微小的打鼾聲,確定法王如意寶已熟睡了。在接下來的十幾分鐘裡我心裡一直十分矛盾:是繼續治療,還是停止治療?繼續治療,會不會影響到法王如意寶的睡眠,如果離開,法王如意寶醒來怎麼辦?我心裡非常矛盾,這時,上師的侍者看出我的忐忑不安,侍者讓我先給阿裡美珠上師治療腿部,好讓法王如意寶好好地休息一下,於是我慢慢輕輕地跪著滑到阿裡美珠上師身邊開始治療上師的雙腿。大概治療不到五分鐘,法王如意寶就醒了,看到我不在身旁,法王如意寶說:才華麥,你是個假醫生,怎麼給我治療治療就跑掉了。”(法王如意寶用藏語說,侍者翻譯的。)說完後,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及門措上師都哈哈大笑起來。我當時大腦一片空白,不知所措、非常畏懼,驚出一身冷汗。法王如意寶笑著說:還是先治療我吧!給我治療結束後,再給阿裡美珠上師及門措上師治療吧!我趕緊跪著滑到法王如意寶身邊,繼續給法王如意寶治療……

與法王如意寶在一起的日子()

過年

  藏曆十一月十五日
  今天,天氣陽光明媚,晴空萬里,在成都有這樣的天氣比較難得。
  下午兩點,我準時到達法王如意寶在成都的喇榮懷猛遊舞精舍。侍者帶著我們進入法王如意寶位於二樓的房間。
  在給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治療結束後,法王如意寶很高興地說:今天是藏曆十一月十五日,是甯瑪巴的新年,我們一起耍壩子。說完,法王如意寶讓侍者去買糖、餅乾與飲料(百事可樂),當聽到法王如意寶講完後我心中驚喜萬分,做夢也未曾想過能與全世界公認的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一起過新年,並且是甯瑪巴新年。法王如意寶非常慈祥地吉祥臥看著我們,讓我好像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沐浴在陽光裡,身體無比的溫暖與舒適。
  法王如意寶給我們三人每人一些方便甘露(糖果、餅乾)、智慧甘露(一罐百事可樂),並讓我們現在就吃,說著法王如意寶自己也拿了一塊糖果放到嘴裡吃了起來。法王如意寶還講道:我以前很喜歡喝百事可樂,現在醫生不讓喝了。但今天是新年喝一點也不要緊。”(侍者翻譯)說著,讓侍者打開一瓶百事可樂,顯現上非常享受地喝了起來。
  離開前,門措上師還送給我們一人一個果籃。
  誰又曾想到——就在兩年後的同一天,至尊依怙主、全世界最偉大的精神導師、眾生的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示現圓寂色身融入法界。


嘎烏盒

  今天是我的生日,而在生日當天,能夠給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做一點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是最開心、最快樂也是最幸福的。
  下午兩點,在侍者的帶領下,我們來到法王如意寶的房間,頂禮後,在征得上師的同意後,我們開始為上師們進行治療。我還是給阿裡美珠上師進行治療,香巴曲措在給門措上師治療,還有兩位前幾天從美國來的,一位是瑜伽士,另一位是內科醫生,專程來拜見法王如意寶,並給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進行診斷治療。
  今天,法王如意寶看起來很高興,神采奕奕,法王如意寶問道:你們治療完了嗎?治療完一塊兒過來,我給你們看一下我的嘎烏盒。”(侍者翻譯的)法王如意寶親自將自己的嘎烏盒拿出來,嘎烏盒外面由布袋包裹著。只見法王如意寶給從遠道而來的瑜伽士和醫生等人講解其中的寶藏並做加持。
  嘎烏盒是用純金打造的,盒子非常精美,有法王如意寶一卡掌(四指並起的寬度)大,四方形。法王如意寶親口講道:這個嘎烏盒是我自己打造的。接著法王如意寶指著一尊佛像講道:這是我在虛空中掘取的伏藏品,極具加持力。邊說邊將手指向嘎烏盒最上方的一尊釋迦牟尼佛,法王如意寶繼續說道,還有麥彭仁波切的衣服、頭髮等。有一顆非常殊勝的釋迦牟尼佛的舍利子,那是我在朝拜夏絨卡修佛塔時從塔中直接飛到我手中的,是一顆釋迦牟尼佛的真身舍利子,還有系解脫。介紹完畢後,法王如意寶親手拿著嘎烏盒為我們做加持。我當時非常感動,內心十分感謝法王如意寶。這是我此生中最珍貴的生日禮物,也是我此生中過得最有意義的一次生日。
  感謝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頂禮上師蓮足,願我等一切眾生生生世世都能跟隨您聞思修持,直至成佛。


加持

  在一次給法王如意寶治療結束後,法王如意寶叫道:才華麥,得雄。我說道:啦嗦。然後跪著慢慢滑到法王如意寶床邊,法王如意寶說:才華麥,到我面前來。把頭抬起來,看著我。我當時非常緊張,從來沒有如此近距離的與全世界最偉大的精神導師、眾生依怙主——法王如意寶如此近,並抬頭注視著,近到令我不敢呼氣,害怕我污濁的穢氣,染汙了法王如意寶尊貴的佛體。
  法王如意寶把我叫到面前,用那寬厚而柔軟的佛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頂並拍了拍,然後說到:才華麥,抬起頭,看著我。在我抬頭的一瞬間我看到法王如意寶正在看著我,目光中充滿著無限的慈愛與悲憫。法王如意寶一邊撫摸著我的頭頂一邊說:頭頂還可以。接著法王如意寶的佛手慢慢移到我的臉頰邊,撫摸著我的臉頰說道:這裡也可以。接著摸到我的下巴時,法王如意寶的佛手呈半握拳式用食指用力往上一挑,說道:這裡不好。說完後,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及上師的侍者們都哈哈大笑起來。而法王如意寶的笑聲最為渾厚而有力。
  我當時緊張得不知所措,但心裡卻是非常的溫暖與幸福。
  從法王如意寶的房間出來後,我狂喜萬分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直邊走邊跳躍著,並欣喜萬分地笑著。
  至今,我常常想起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慈愛的眼神、渾厚而有力的笑聲以及佛手加持並撫摸我的頭頂、臉頰、下巴的景象,還有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的音容笑貌。久久、久久難以忘懷……


會說話的佛像

  三層陽光房見到會說話的佛像。
  一次,我與香巴曲措準時來到法王如意寶的無量宮殿,侍者們告訴我們,今天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門措上師都在三樓的光明無量宮(陽光房),說著侍者帶著我與香巴曲措師兄一起來到三樓的光明無量宮殿。我們先進行頂禮,禮畢後,跪著滑到上師身邊。法王如意寶笑著說:今天,我的弟子秋吉尼瑪活佛供養了一尊很古老的釋迦牟尼佛,這尊佛像會念觀音心咒:嗡瑪呢巴美吽。”(侍者翻譯)法王如意寶一邊指著放在窗臺上的佛像一邊給我們講道。我當時非常驚訝地看著法王如意寶所指的那尊做工非常精美古佛像。
  這是一尊七寸高的黃銅制古佛像,雙腿呈金剛跏趺坐,端坐在蓮花寶座上,背光呈半圓式,上面雕刻著吉祥的圖案並鑲嵌著綠松石等寶石,使佛像顯得更加莊嚴。佛像雖年代久遠但保存得非常完好。
  感恩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慈悲加持,使我這個業障凡夫生平第一次親眼看到會說話的佛像。


靈氣

  一日,我與香巴曲措師兄一起來到法王如意寶的無量宮殿,我見師兄手裡拎著一個袋子,袋子裡有一隻烏龜,烏龜大概有四斤左右。師兄見我,說道:今天本來去參加放生,但因有事到了集合地點晚了,沒能趕上班車,看到路邊有一人拿著烏龜叫賣,就買了,拿到這裡,想請尊敬的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及門措上師念經加持一下。
  在征得侍者們的同意後,我們彎腰走進法王如意寶的房間,頂禮後,我們跪在地板上,法王如意寶讓侍者把烏龜放在地上。法王如意寶正在鍛煉,鍛煉結束後,法王如意寶坐在床邊。當烏龜放在地上時,阿裡美珠上師及閘措上師的護法小狗們剛開始略顯膽怯,在離烏龜有一米遠的地方來回踱步,一邊低頭仔細觀察一邊汪汪叫,之後,護法小狗們慢慢地一點一點地靠近烏龜觀察,當烏龜把頭縮回龜殼時,護法小狗狗們被嚇得趕忙跑回到上師們的身旁。這樣來回幾次後,護法小狗狗們見烏龜沒什麼絕招,只會將頭伸出和縮進龜殼,於是他們漸漸地開始調皮起來,用前爪去逗這只烏龜。當他們嘗試著用爪子去抓時,阿裡美珠上師擔心護法小狗們會傷到烏龜,忙把他們叫回到身邊。護法小狗們也非常聽話,馬上回到上師身邊停止了調皮。這裡的每一隻護法小狗,都有著非同尋常的本領。譬如其中有一隻護法小狗叫納格,門措上師曾親口講道:納格是一個非常好的護法,替我們遣除了很多違緣。
  烏龜很聰明,只見他在這片刻的寧靜裡非常迅速地徑直爬到法王如意寶的腳邊,伸出頭依偎在上師的腳上,像一個苦難的小孩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慈母一般,又如一葉孤舟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上經歷了狂風暴雨與驚濤駭浪,在即將被駭浪打翻摧毀之際卻驚喜地發現已靠到堅實的彼岸。上師的侍者見狀都很驚喜。但其中也有一個侍者認為,烏龜只是偶然爬到眾生的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腳邊上的,他把烏龜又從依怙主——法王如意寶腳邊拿開放到兩米開外門口的地方,並把烏龜的頭沖向門外的方向,然而就在烏龜被放到地上的瞬間,只見烏龜的一下轉過身來,徑直向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方向爬去。爬到一半的地方時,侍者又把它拿到門口另外的一個地方,頭沖向門口,烏龜仍是一落地就的一轉身,徑直爬向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腳邊。爬到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腳邊時,烏龜更是伸出頭,依偎在上師的腳上,一臉幸福欣喜的樣子,讓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喜不已、連連稱奇!
  我見狀心想,這只烏龜真是有福報,能在第一時間覺察到佛的存在,並在第一時間去親近佛,而且是在遇到違緣的情況下,堅定、迅速不斷調正方向,徑直爬向依怙主法王如意寶。其實對於我來說,將來能否在任何時候都保持堅定的道心,不退失對上師三寶的信心,都是極大的考驗。
  當我在給法王如意寶治療時,這只烏龜就趴在上師的床下繼續接受著上師的無比加持直到我們治療結束。之後上師的侍者把它從上師的床下取出時,它卻是一副戀戀不捨的樣子。
  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門措上師共同念經加持了這只烏龜,我們從內心為這只烏龜有如此福報而高興。
  後來得知上師們都認為烏龜是一種吉祥的動物。

與法王如意寶在一起的日子()

唐卡

  2002118
  今天,在給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治療後,當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從侍者那裡得知彭措秋措身體不好時,法王如意寶馬上關切地問道:才華麥,彭措秋措身體哪裡不舒服?要不要緊?需不需要看醫生?如果需要看醫生,才華麥,你先帶彭措秋措去看醫生,我們這邊你可以不用過來了。我回答道:尊敬的上師,彭措秋措的身體還可以,沒有什麼大礙,暫時不用看醫生。
  法王如意寶馬上對侍者說:拿一幅紅文殊唐卡,送給才華麥。接著法王如意寶問道:才華麥,你們家裡有佛堂嗎?”我答道:有一個簡單的佛堂。法王如意寶笑著說:很好,很好,才華麥。這幅唐卡拿到後,掛在你們家的佛堂裡,這樣可以改變你們居住地方的風水,會對彭措秋措的身體有好處。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接著說道:唐卡的做工雖然很普通,但很有加持力。
  當法王如意寶講完後,我心中非常高興,雙手接過唐卡,並說道:瓜真切,格才讓。後退出房間。回家後,我馬上按照法王如意寶所講,掛在我暫時居住的佛堂最中間的位置(唐卡見下圖)

悲憫眾生

  法王如意寶在喇榮懷猛遊舞精舍住了三個月後,因病情出現反復波動,經多方專家會診後,建議住院進行全面系統的檢查及相應的治療。在專家的多次建議下,法王如意寶同意住院接受系統的檢查及針對性的治療。院方會診後,決定讓法王如意寶住在三樓內分泌科(因法王如意寶此時顯現上血糖比較高)
  在法王如意寶剛住院的當天,院方建議法王如意寶在住院期間不要接見任何人。因法王如意寶的身體比較虛弱,長期以來每天接見來自世界各地的弟子們,多時一天接見三四百人。因這種勞累會對法王如意寶的體能恢復不利。在多次勸請法王如意寶注意休息的情況下,法王如意寶講:我現在在漢地,不是在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藏地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因交通不便,海撥比較高,空氣稀薄,色達也沒有對外開放,很多弟子想來見我也比較困難;而現在是我在成都,交通便利,世界各地的弟子來成都看我比較方便;再者,這裡海撥低些,不會有高原反應。他們都是從很遠的地方帶著一顆虔誠的心來拜見我,如果我不見他們,他們會傷心難過的。他們見我一次不容易,我勞累一點沒關係,只要弟子們高興就好。
  就這樣,在上師法王如意寶住院期間,雖然每天都要接受各種治療及相關檢查,但仍然每天不辭勞苦接見並加持每一位來見他的弟子們,以滿足每個弟子們的心願。有時,因拜見法王如意寶的人太多了,當見完所有的弟子後,法王如意寶的身體已經累得支撐不住了,必須馬上就要躺下休息。
  就是這樣,法王如意寶還是依然堅持每天都接見來拜見他的弟子們,沒有一天停止過。

色達縣醫生

  法王如意寶在成都某醫院住院期間的一個下午,有輛色達縣醫院的救護車一路急駛進法王如意寶所在的醫院,擔架上躺著一個戴著氧氣面罩的人,嘴唇的顏色已呈紫暗色,呼吸急促,生命心電監護儀也一直監測著病人的心率、脈搏和呼吸、氧氣吸入量,看來病情特別嚴重。
  醫院緊急調派呼吸科主任及院方各科主任會診。診斷結果是外傷型氣胸——急性肺不張。X光透視發現受傷的一側肺臟已萎縮呈患者的拳頭大小,呼吸科主任把患者家屬叫到一邊對他說:你愛人非常危重,必須馬上轉到技術更好、設備更完善的醫院。華西醫院有呼吸機及相應的搶救設施,如果不及時轉院,隨時都有可能因呼吸衰竭導致死亡,而我們醫院沒有呼吸機及相應的搶救設施,一旦病人出現呼吸衰竭,我們只能眼看著病人死亡,你一定要認真考慮,這不是兒戲。病人隨時都會死亡。這位家屬這時已六神無主,擔心自己的愛人隨時都會死亡,焦慮不安。但是病人本人對法王如意寶有非常堅定的信念,堅決要求入住這家醫院,病人用非常微弱又時斷時續的聲音說道:我也是一名醫生,非常清楚自己的病情,知道這次很難渡過這一關,我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但死時,我希望能與我的上師們住得近一點。如果我死亡,也方便上師們為我念經超度。
  呼吸科主任看說服不了病人,只好將家屬叫到一邊,要求寫一個保證書寫明:經我方多次勸說轉院無效(我方沒有搶救設施,無法進行呼吸衰竭的搶救與治療,堅決要求病人轉院,已將實情告知家屬與本人,但患者及其家人依然堅持住在我方醫院),特簽此保證書,本人自願住在此醫院,如出現一切情況與院方無關。特此保證。保證人:色達縣醫生**家屬**
  正好在法王如意寶的隔壁有間病房還空著,醫院就將該患者安排在此房間裡。患者的頭部向著法王如意寶的方向,病人根本無法躺著,只能將床搖到最高,半坐著,此時病人呼吸急促,嘴唇呈紫暗色,看到此情此景,我真的為病人捏一把汗。醫院趕緊給病人繼續吸氧、心電監護、輸液等治療。
  在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門措上師等上師三寶的加持下及院方的配合治療下,該病人第二天下午就能半躺著了。當時醫生和護士都覺得太神奇了。病人也感覺好多了,呼吸沒前一天那麼急促,嘴唇的顏色也好一些了。
  在接下來的三天之中,病人的狀況越來越好,逐漸能夠平躺並開始進食流質食物。
  半個月後,病人感覺良好,能下地走路、活動而不會出現呼吸急促、呼吸困難等症狀,醫院進行X光透視發現,原來受傷的肺臟已經完全恢復正常。醫生與護士都感到太不可思議了,太神奇了,也因此對法王如意寶的信心更大了。

擦藥

  法王如意寶在住院期間,顯現上出現了肋間神經痛。在口服藥物的同時,醫院建議每天用一些外用、無副作用的藥塗抹痛處,以起到一些鎮痛的效果。於是我每天都會用藥物塗抹在法王如意寶顯現疼痛的地方,每天我都能觸摸到法王如意寶的佛體。
  在法王如意寶住院治療期間的一天,通過侍者征得法王如意寶的開許後,我匆匆洗淨雙手彎著腰小心謹慎地走進法王如意寶的房間,這時法王如意寶右側臥正在與坐在對面的阿裡美珠上師、門措上師輕鬆愉悅地聊著什麼,見我走近,法王如意寶馬上仰臥,自己將上衣一下拉到胸口,露出需要塗抹藥物的部位,神情專注看著我,等著擦藥,使我緊張的情緒一下放鬆了不少。
  在擦藥時我非常緊張,頭也不敢抬,大氣也不敢出,呼氣時我也會將頭轉向外側,生怕我的污穢之氣,給法王如意寶的佛體帶來痛苦。我就這樣小心翼翼地給法王如意寶擦藥。
  法王如意寶看出了我的緊張與害怕後,非常慈祥地講道:才華麥,我來教你藏語好不好?我說道:好啊,好啊,尊敬的上師。於是法王如意寶一邊指著頭一邊講道:“  俄、眉毛 —  芝麻、眼睛  — 線、鼻子  — 雄、嘴巴—   夏、耳朵 —  鑷。我說:拉嗦,瓜真切。於是,法王如意寶教我一句,我學一句,在我邊學的過程中,我依然非常緊張害怕,忐忑不安,心裡並想道:敬愛的法王如意寶,您可千萬別考我呀,考我就慘了。在法王如意寶教我第二遍後,法王如意寶馬上指著自己的鼻子問到:才華麥,這用藏語怎麼說?我當時就嚇傻了,一時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恨自己太笨了。正在不知如何是好,臉脹得通紅,羞愧難當之時,法王如意寶笑著說:不要緊,才華麥。並用他那佛手在我頭頂拍了拍,加持我。法王如意寶接著又教我唱誦六字大明咒,嗡舍。法王如意寶用洪厚的嗓音唱誦著六字大明咒,此聲音猶如天籟之聲,振動著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雖然當時我只學會了嗡,後面的唱誦當時也沒有學會,但法王如意寶教我時的唱誦一直深深印在腦海中。現在,每當我唱誦六字大明咒時,就會想起法王如意寶教我時的情景,就想哭,因為如今雖然我還能像以前一樣唱誦,但法王如意寶的色身已融入法界,今生今世再也無法相見,只有夢中與他老人相見了。
  嗡
  嗡
  嗡……

與法王如意寶在一起的日子()

  慈悲

  一日,在給上師們治療結束時,阿裡美珠上師問道:才華麥,你糌粑吃得來嗎?我說道:吃得來,上師。阿裡美珠上師特別高興,就叫侍者給我拿糌粑,酥油及奶渣子,給我裝了很多。我非常高興,回到家中,我就開始學著上師們挼糌粑,先燒了一壺奶茶,將酥油放一點在碗中,再倒入奶茶,待酥油融化再放入糌粑和奶渣子,挼成團,於是我挼了一大碗,吃著糌粑,喝著奶茶,特別香,從那以後,我越來越喜歡吃糌粑(我特別懷念當時上師給的糌粑、酥油和奶渣子)

  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門措上師除了加持我,並給我方便甘露(水果、糖果、餅乾)外,還在得知彭措秋措生病的第一時間念經加持,並且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親自打電話讓學院的全體四眾弟子念經加持彭措秋措,並且講道:平時你們看不出佛法的加持,而在這生命攸關時期,我們要給世人證明一下佛法不可思議的加持。”(彭措秋措當時因急性巧克力囊腫破裂引起急性腹膜炎伴昏迷、心衰、腎功能衰竭、貧血、高血壓)。一到醫院,我被要求籤死亡通知書,當時經華西醫院外科、內科專家共同會診後由外科主任對我講道:小夥子,我們已經盡力了,你愛人這兩天想吃什麼你就給她吃什麼吧,快通知她們家人,並讓她們儘快來看看她最後幾眼吧。”(詳情可流覽菩提洲網站佛子心語欄目中《師恩難報》)

  在彭措秋措生病及住院期間,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分幾次,共給了幾萬塊錢,讓我用此錢去給彭措秋措治病,並讓弟子幫助我照顧彭措秋措。

  第一次是在我給上師們治療大概十天左右時,由阿裡美珠上師給我的。阿裡美珠上師當時說:才華麥,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你拿著用做生活或者來回坐車的費用。我說道:上師啊,我有錢,我不能拿這個錢,弟子能為上師們做一點點事是弟子的榮幸,也是弟子最高興的事情,很多人想為上師們做一點事,可能都沒有這個機會,再說上師們為我們傳授了很多脫離輪回的無上甚深密法,這個弟子生生世世也無法報答上師們對弟子的恩德,所以這個錢我不能拿。上師笑著說道:這是藏族人的規矩,你必須拿。我說:上師,那麼我拿一張就可以了。這樣就不破壞規矩了。阿裡美珠上師哈哈大笑,門措上師則是說道:才華麥,你一定要拿著,這是上師給你的,你必須要聽上師的話,必須拿著,不能違背上師的教言。我這時無奈地非常感激地說:啦嗦,讓瓜真切,該才讓。”(藏語,漢語意為遵命,好的。)

  一次,阿裡美珠上師對我說:才華麥,得雄。我應聲後跪著滑到阿裡美珠上師面前,上師拿出一個用水晶薄片雕刻非常精美的金剛薩埵佛像(大概是2×5)掛在我的脖子上。在此金剛薩埵的左肩的空白處雕刻的是舍利塔;右肩的空白處雕刻的是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字印。

 

  有一次,彭措秋措生病後的第二天,我去給上師們治療,治療完畢後,上師們講道:才華麥,這幾天你不用來給我們治療了,你先好好照顧彭措秋措,不用過來為我們治療,好好照顧彭措秋措是一樣的。並在我準備離開時,上師們又給我了幾千塊錢,並說道:才華麥,這是我們給彭措秋措的,她身體不好,可用來治病。我說道:上師啊,彭措秋措生病治療的錢我們現在有,不用了,再說您們已經給過我了。上師講道:這是給彭措秋措治病用的。說著並把錢塞到我的手裡,說道:要聽上師的話不要違背上師的教言。我當時心裡特別感動與感激,心裡也特別酸楚,一時哽咽、含淚說道瓜真切,該才讓。”(如大恩根本上師希阿榮博上師在《無盡藏》當中講到的一樣:上師們把每一位弟子生活上的小事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仿佛完全在不經意間幫你把問題解決掉……)

  還有一次,彭措秋措的大姐知道妹妹生病後特別著急,打了很多次電話,勸我們說:你們在成都又沒有親人,還得租房子,又沒人照顧你們,不如來桂林。我這裡有房子,又可以照顧你們,再說你姐夫在桂林醫院也有些熟人,如果需要一些特殊的治療也會方便一些。在征得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同意後,我們決定去桂林。

  去桂林的當天,一早,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就專門安排在成都的幾位弟子去醫院幫我們辦理出院手續及收拾東西,並接我們到喇榮懷猛遊舞精舍

  當我們到達時,上師的侍者們馬上告訴上師,上師們立刻讓我們上樓,在二樓法王如意寶的房間,上師們先接見了到醫院接我們的幾位弟子,並一一加持,之後讓他們先行下樓休息等著。

  上師們非常慈悲地單獨給予我與彭措秋措加持,並與我們聊天。法王如意寶特別細心,讓侍者給彭措秋措拿來一個凳子,對彭措秋措說道:你坐在這個凳子上。彭措秋措回答道:尊敬的上師,我的身體還可以,跪在這裡沒問題。法王如意寶用慈愛的語氣緩慢地講道:你在生病,就坐在這個凳子上,沒關係的。見彭措秋措還沒有坐,就讓侍者拉她坐在凳子上,法王如意寶非常慈悲地用漢語對彭措秋措說道:你今天痛不痛?好不好?彭措秋措回答道:不痛,很好。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也用漢語如是慈悲地問道。接著法王如意寶從床上坐了起來,並把我與彭措秋措叫到床邊,用他那寬厚而有力的佛手撫摸彭措秋措的頭頂,並念經加持。彭措秋措求得法王如意寶親傳獅吼咒傳承。彭措秋措在法王如意寶面前發願,病好後度人學佛,建佛塔,收養孤兒。法王如意寶聽後笑著說:很好,很好。

  接著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與我們拉起了家常,問了彭措秋措家裡父母的情況,兄弟姊妹幾人?都在哪裡?都在做什麼?彭措秋措一一做了回答。

  突然,法王如意寶問道:你們兩個人在家吵架嗎?吵架時,誰厲害?我們倆人都笑了。法王如意寶指著彭措秋措說:看起來你厲害一些。說完後,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門措上師都哈哈大笑起來。

  接著法王如意寶對彭措秋措講道:才華麥人很老實,你不要欺負他哦,要好好對他。

  在我們離開前,上師們又親手給了彭措秋措一些錢,並告訴彭措秋措好好養病,不用擔心錢的問題,並安排人送我們到機場。
 

  慈悲開示 勿擾眾生心

  法王如意寶在住院期間,每天仍然接見來自世界各地的弟子們,因每天見法王如意寶的人非常多,為了不影響醫院的正常秩序,也為了使每一個人都能有幸拜見法王如意寶,而不亂,在剛住院的某一天,阿裡美珠上師把我們叫到身邊,笑著對我說:才華麥,因為現在在漢地,你是漢族人,比較懂漢族人的規矩,當有人來拜見法王如意寶時,人比較多,有時會秩序有點亂,從明天開始,我希望你能站在上師身邊維持一下秩序,使大家安靜有序地拜見上師法王如意寶而不會亂。我說道:啦嗦,啦嗦。於是,以後每天當有人來見法王如意寶時,就會見到一個面無表情、精神緊張、嚴肅的一個大塊頭漢族人在維持秩序,那個人就是我。

  每天當有人來見時,我都非常緊張而嚴肅,害怕會出現差錯,說話神情也會非常嚴肅,一拜見完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門措上師,就急忙讓這些弟子們趕快出去。

  一日傍晚,當所有的弟子們都拜見結束後,法王如意寶把我叫到身邊說道:才華麥,所有來見我的人,不怕(日阿)知,一個真員警,害怕你,你這個假員警你那麼高大,那麼嚴肅,還繃著臉,一個勁地說:出去,出去。說完後,法王如意寶哈哈大笑起來。

  當時我想,上師啊,您太慈悲了。首先,上師不想傷我的心,害怕直接批評我太嚴肅了,我受不了。來見上師的弟子們都是從五湖四海世界各地一路奔波來到成都,只是為了拜見法王如意寶的尊容,有幸能得到與佛無二分別的上師們的加持,一路上的辛苦只有他們自己知道,而好不容易見到上師們,我還如此嚴肅、面無表情,還一個勁地說出去,出去。每個人都想多看一眼上師們,與佛多待一會。法王如意寶常常告誡身邊的弟子們:不要擾亂眾生的心,更不要傷眾人的心。叫他們出去,難免會有些弟子捨不得走。上師是在用開玩笑的方式告訴我,不要太嚴肅了,以免傷到眾人的心。

  上師講完後,我無比慚愧!退到一邊無語。

  以後,我開始有用比較緩和的語氣對大家說:請大家排好隊。”“拜見完上師的各位師兄們,請你們先退出去,以方便後面的人好進來拜見上師。

  借此機會,我也向當年前來拜見眾生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各位大德師兄道歉,如果我當時的語氣傷害到了您們,我在此向您們懺悔了!嗡 班則兒薩埵 ……
 

  吃包子

  法王如意寶在成都住院期間,由於顯現上法王如意寶血糖高、血脂高、尿酸高,因此醫生建議法王如意寶要少食多餐,除了五穀,應多吃蔬菜。法王如意寶的飲食由兩位侍者負責。

  法王如意寶比較喜歡吃包子,一天下午的晚餐,兩位侍者為法王如意寶準備好了藏族包子。當端到法王如意寶面前時,法王如意寶顯現上很高興,拿起一個就吃了起來。看著法王如意寶吃得特別香,我站在一旁口水都流出來了,一邊咽口水一邊心想,一定很好吃。法王如意寶知道了我的心思,笑著拿起一個包子,叫到:才華麥,得雄(藏語,漢語意為過來)我趕緊彎腰到法王如意寶身邊,雙手接過法王如意寶給的熱乎乎的包子。法王如意寶示意將包子吃掉,我趕緊將包子放在口中,咀嚼起來。


  攙扶法王如意寶

  一日,我給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門措上師治療後,上師們看起來精神比較好,休息片刻,突然法王如意寶對我說,才華麥,聽說你力量很大,攙扶我在房間裡走走看看。當我聽到法王如意寶的話,嚇了一跳,很害怕,但又不敢違背法王如意寶的教言,我鼓起勇氣,膽怯地走到法王如意寶的床前,扶法王如意寶坐起來。我站在法王如意寶左側,法王如意寶將左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把右手攙扶在法王如意寶的右肋間,小心翼翼地將法王如意寶攙扶起來,在地上走了起來。走了五六步,由於害怕右手卡得太緊,法王如意寶會痛,所以不敢太用力,我的右手有點松了。但又擔心攙扶不住,趕忙轉身又將法王如意寶攙扶著坐到床邊上。法王如意寶哈哈大笑著說:才華麥你的力量也不大嘛。我站在床邊什麼也沒敢說,心裡特別害怕。
 

  供養、親近上師

  今天中午來拜見法王如意寶的人群當中有十幾個從學院下來的覺姆,專程來拜見法王如意寶。當其他人拜見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結束後,這時十幾個覺姆搭著三衣,整齊、有序地將鞋子脫在門外,彎腰低於90度進入到法王如意寶的房間,獻上最潔白的哈達,並呈上新鮮打好的酥油、糌粑及最好的優酪乳和財供養。她們一一來到法王如意寶面前,祈求加持。

  有的覺姆已經來到學院十幾年,但卻是十幾年來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拜見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如此的近距離,以至喜極而泣,流下幸福的眼淚。她們在愉快地與上師法王如意寶交談,而法王如意寶雙腿盤,端坐在床榻上,在交談過程中,看到法王如意寶時時哈哈大笑起來。

  由於時間較長,法王如意寶就將佛體靠在侍者的身上,因侍者也感到累了,我當時也在旁邊,於是侍者叫我站在法王如意寶身後,讓法王如意寶靠著我,坐著繼續與她們談話。就這樣,法王如意寶背靠著我與她們談話大概有四十分鐘左右。後來見上師法王如意寶實在太累了,她們供養曼紮並祈求法王如意寶長久住世後,依依不捨地退出房間。

  這些從小生長在藏地的覺姆、喇嘛,見法王如意寶是非常難得的。有一段時間,法王如意寶因長期的傳法勞累及替眾生背業顯現上身體越來越弱。而想拜見的藏族四眾弟子很多,無法一一接見,只能是在每天下午法王如意寶在大經堂的二樓屋頂散步時接見藏族四眾弟子,很多藏族四眾弟子只是在樓下遠遠地見到法王如意寶一面。而就是這麼簡單的一面,藏族四眾弟子都非常的歡喜雀躍流下激動、感恩的淚水。有的老人為了見一面法王如意寶,從很遠的地方來到學院,早早地就在大經堂的樓下,一邊磕大頭一邊等著見法王如意寶。在學院時幾乎天天都能見到這樣的老人,他們有的拄著拐杖,顫顫巍巍地站在那裡,就是為了拜見一下法王如意寶。


  阻止靠近

  法王如意寶在住院期間,除了每天醫生查房以外,有時也會進行專家會診,院長也會經常來詢問,是否對醫院的服務滿意,有什麼要求等等。

  每天的八點半鐘,法王如意寶在住院期間的主治醫生會準時到法王如意寶床前詢問,有時還觸診、叩診,問所觸診部位痛不痛,脹不脹等等。而法王如意寶總是說:莫拉個、莫拉個。”(藏語,意為不痛不痛)醫生有時根據詢問、觸診叩診的情況對用藥作出適當的調整。只有一次,法王如意寶說:拉個、拉個。”(藏語,意為痛、痛)

  那是在一個上午,十點左右,一個在二樓實習的醫生,跟隨一個主任醫生來到法王如意寶的房間。在這位主任剛開始詢問法王如意寶身體狀況時,這位實習醫生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觸摸法王如意寶的佛體進行所謂的檢查。當他伸手去觸診的一瞬間,法王如意寶講到:拉個、拉個。我馬上伸手阻止了他。我說道:對不起,請靠後,法王如意寶今天身體有些不適。不太方便檢查。當他靠後以後,法王如意寶顯現上也不痛了。

  後來,我以自己的分別念觀察了一下這位實習醫生,發現他非常傲慢,經常可以看到他在貼著禁止吸煙禁止吐痰的地方抽煙,並隨地吐痰。


  鍛煉

  在住院的期間,醫生建議法王如意寶每天要堅持鍛煉身體,法王如意寶也非常配合醫生的治療(顯現上當時法王如意寶的下肢大腿及小腿都有肌肉萎縮,無法自己站立行走,所以醫生建議加強鍛煉)。每天的下午,法王如意寶都在侍者的攙扶下,在醫院的樓道裡來回走動來鍛煉下肢肌肉。

  因樓道比較遠,每次法王如意寶都會在樓道的另一端坐下休息片刻。有時醫院的護士見到法王如意寶,都會跑過來跪在地上祈求加持,而每次法王如意寶都會給她們一一摸頂賜予加持。每次走回到病房門口時法王如意寶都會再坐一會,把彭措秋措叫到面前來,慈愛地用漢語問道:今天痛不痛?好不好?彭措秋措跪著總是回答道:今天不痛,很好。法王如意寶聽到後滿意地笑一笑並說:那就好,那就好。法王如意寶用他那寬大厚實而柔軟的佛手放在彭措秋措的頭頂念經加持。像一位慈祥的老爺爺目光中充滿了無限的慈愛,彭措秋措則將頭依偎在法王如意寶的膝蓋上,而我此時總是搶著幹搬凳子的事情。


  檢查

  法王如意寶住醫院時,各科專家都進行過會診。對於上師的各種檢查,都由各檢查科的一把手進行檢測。

  有一次檢查結果出來,上師血糖高,腎功能、肌肝與尿素氮都高於正常值一倍多;CT掃描,上師腎臟內,有一直徑0.5cm的結石,膀胱內四五處沉積性鈣化點。在住院治療了近兩個月時間即將出院時,院方對法王如意寶又做了一次全身的詳細檢查,而我有幸當時為法王如意寶推輪椅,檢查結束後,由我推著法王如意寶回病房。第二天拿結果時,我們全驚呆了:法王如意寶的血糖已基本正常,腎臟的功能、肌肝、尿素氮都恢復正常,CT掃描,腎臟內0.5cm的結石不翼而飛了,沒有了,就連膀胱內壁上的沉積性的鈣化點也消失了。當我們把結果拿到給法王如意寶看病的主治醫生看時,他說,我們也沒用什麼藥,在正常情況下,不太可能發生的,太神奇,太不可思議了。佛法真是不可思議,因為這件事,這位醫生對上師與佛法生起了堅定的信心。我也因此更加堅信,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生病,只是一種示現。


  依依惜別

  2002627

  今天,天氣特別晴朗,晴空萬里,彭措秋措依然住在醫院裡,我在醫院照顧她。今天彭措秋措一早起來,感覺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可能要回到雪域藏地的聖地——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催促我打電話詢問但沒有問到。而我此時也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和門措上師要回去,於是我與彭措秋措都沒有來及得吃早飯,馬上出門打車。當我們來到法王如意寶在成都駐錫的社區門口時,感到上師們馬上要走。彭措秋措身體很虛弱,腹部猶如有一千斤重的鐵塊墜著,走不動,每一步路都似乎很艱難。我一邊走一邊催促她,快一點,快一點,雖然她已拼盡全力加快步伐,但走得還是很慢,於是我先快跑來到喇榮懷猛遊舞精舍。當我到達時,上師們的車子已經發動了。法王如意寶、阿裡美珠上師已經坐到車上,當法王如意寶看到我時,馬上叫道:才華麥,得雄。我說到:啦嗦。法王如意寶問道:彭措秋措呢?我說道:在後面呢,馬上就到。

  我來到法王如意寶的車窗邊,法王如意寶用那寬厚而又柔軟的佛手放到我的頭頂為我加持。上師的侍者問道:彭措秋措呢?我說還在後面。侍者說道:快叫她,上師們馬上走了。我萬分焦急,叫彭措秋措,催促她:快點,快點,上師們馬上要走了,就等你呢。當我和彭措秋措彎腰走到法王如意寶的車窗邊時,法王如意寶用漢語問彭措秋措:你今天痛不痛?今天好不好?並且用那佛手在我頭頂為我念經加持,然後又給彭措秋措念經加持。法王如意寶對她說道:你的病不算重,不用擔心,很快會好起來的。等你好了以後,到山上來(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住在我家裡,我那裡有很多房子。與法王如意寶告別後,我們又來到阿裡美珠上師面前,阿裡美珠上師用慈愛的目光注視著我,對我說:好了一定到山上來。當阿裡美珠上師見到彭措秋措時,阿裡美珠上師一直在流淚,拉著她的手久久不放,流著慈愛的淚水說道:我會念經回向給你的。法王如意寶的車緩緩移動著,阿裡美珠上師依然流著淚,拉著彭措秋措的手,直到車行駛起來才鬆開手。上師們揮手向我們告別,我們合十雙手彎腰向上師們告別。

  我們一直希望病很快好起來,來到雪域聖地五明佛學院與上師們再次相見。

  而我萬萬沒想到,這一別,竟然是與法王如意寶今生最後一次相見,如今眾生依怙主——法王如意寶的色身已融入法界,今生再也無法相見了。


  佛語關懷

  在法王如意寶回到學院後的一天中午,我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當我拿起電話時,聽到的竟是法王如意寶那渾厚響亮的聲音,此時我已緊張得不知所措。

  法王如意寶講道:才華麥你好不好?我回答道:很好、很好。接著法王如意寶問道:彭措秋措現在好不好?痛不痛?我答道:她現在很好,不痛。瓜正切、該才讓!接著法王如意寶為我們念經加持……

  至尊依怙主法王如意寶放下電話後,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心中充滿了感激之情。至尊依怙主、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有那麼多弘法利生的事情需要去做,有那麼多弟子需要教誨。還在百忙之中親自打電話詢問我這樣的愚癡眾生的情況,令我感激不已……

  正如至尊依怙主、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臨圓寂前所言——雖然我的肉身離開了你們,但是我的心永遠都不會離開你們……

  至尊大恩根本上師希阿榮博堪布在《紮西持林冬日劄記——信心》中說:法王如意寶是真正的佛。對普通人來說,佛的境界不可思議。我們所感受到的法王的慈悲和智慧,只是佛陀無盡功德藏的滄海一粟罷了。很多人去學院參加過法王的荼毗大典,現量見到熔鐵成漿的烈火卻燒不壞法王的肉團心,火焰過後出現的是金剛舍利。一般修行人如果戒律清淨,精進修行,會成就某種果位,荼毗時可能會出現舍利,但絕不是金剛舍利。金剛舍利在佛教中只有當修行人證得佛果時才會出現。所以,法王如意寶與諸佛無二無別。這不是誇大其詞,也不是方便假設。如果在修行中真誠地向法王祈禱,不要懷疑,我們一定會得到佛的加持。

  讓我們用虔誠的信心時時地祈禱——至尊依怙主、全世界最偉大的上師——法王如意寶:

  晉美作恰尊比得拉旺     無畏自在辯講著之藏
  彭措拉巴森傑雲丹作     圓滿具足三學之功德
  華伊潘迪炯內仁波切     無量利樂之源如意寶
  珍巧華丹拉瑪所瓦得     祈禱吉祥上師勝引尊
  (法王如意寶祈禱文)

  涅慶日渥賽內香更思     自大聖境五臺山
  jia華頭吉辛拉義拉門     文殊加持入心者
  晉美彭措夏拉所瓦得     祈禱晉美彭措足
  共機多巴破瓦辛吉羅     證悟意傳求加持
  (上師瑜伽中的法王如意寶祈禱文)

   嗡格熱阿貝拉將嘎(日阿)(薩日)瓦色德阿吽
  (法王如意寶心咒)

完稿於2010年神變月初十蓮師會供日
修稿完成於2012年神變月初一日
愚癡弟子:才華麥
2012222

 

相關文章:
與法王結緣即可從小兜率天往生西方極樂 達真堪布 緣氣:(1654)

上一篇(入菩薩行講義 菩提心功) 回目錄 下一篇(為什麼修行還會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