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網 日期:2012/02/19  

           

              尊貴法尊法師

 

法尊法師是現代著名高僧,佛學家,卓越的翻譯家,不畏險阻的西行求法者,可稱之為當代玄奘。法尊法師為溝通漢藏文化,弘揚藏傳佛教,貢獻了自己的一生。他翻譯了大量西藏佛教典籍,並寫有不少論著,為藏學研究提供了極大的方便,也是我們研究法師思想的最好材料。隨著藏學研究的發展,人們會對法師的論著,深為推重,緬懷法師的功德,比肩先賢,典型百代。  
  法尊法師,俗姓溫,法名妙貴,字法尊。筆名避囂室主、敬之,瑜伽行者道在。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1214生於河北深縣南周堡村,19801214圓寂於北京廣濟寺。世壽79歲,戒臘59齡。靈骨塔建在五臺山廣宗寺。
  

法尊法師自1921年冬於北京法源寺受戒,數十年間高風卓行,大致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1921年至1936年。法師學習西藏佛教前,先已在五臺山出家,遇大勇法師,拜為師,拜為師,聽講經論,後來北京拜謁太虛法師,又在法源寺受具足戒,受戒後去南京寶華山學戒,最後又到武昌佛學院學習。從出家至武昌佛學院畢業,經過四年,法師對漢地佛學,有了一個很好的基礎。武昌佛學院畢業後,回到北京參加藏文學院學習。這是法師學習藏文的開始,當時法師只有23歲。一年後,由大勇法師率領藏文學院全體學生出發入藏,開始了法師入藏九年的生活,先後在打箭爐、跑馬山、甘孜、昌都、拉薩等地,依止大勇法師、慈願法師、劄迦大師、格陀諸古安東大師、達樸大師、格登墀巴等學習西藏各種經論。法師在《著者入藏的經過》一文中說:「在康藏留學這幾年中間,要算我這一生中,最饒興趣,最為滿意的一幅圖畫了。」1933年,法師接到太虛法師幾封信,催促速歸辦理漢藏教理院事。回漢藏教理院,僅一年有餘,法師為迎請安東大師二次入藏,安東大師已經圓寂,法師悲痛已極。在拉薩依止降則法王又學習了不少經論。從1921年至1936年共15年,法師兩次入藏,遍訪名師,廣學經論,隨學隨譯,為法師成為中國歷史上又一佛經翻譯家,奠定了牢固的基礎。這一時期的主要譯著有:《菩薩戒品釋》二冊,《菩提道次第廣論》二冊,《密宗道次第論》一冊,《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二冊,《辨了不了義論釋難》二冊等。  
  

第二階段,從1937年至1949年。法師第二次入藏歸來,繼續主持漢藏教理院工作,培養了大量人才。並往來於成渝之間,講經說法。這一階段是法師一生中作大貢獻的時期,譯著達到一個高潮。法師幾部大的譯著出自這一時期,如《地道建立》一冊,《現觀莊嚴論略釋》一冊,《密宗道次第廣論》二冊,《必芻學處》一冊,《供養上師與大印合修》一冊,《入中論善顯密意疏》三冊,譯補《菩提道次第略論》一冊,《菩提道次第略論止觀章》一冊,《修菩提心七義論》一冊,以及《辨法法性論》,《七十空性論》,《精研經釋》,《緣起贊釋》等。著名的著作有《現代西藏》,《我去過的西藏》,《西藏民族政教史》,《藏文讀本初稿》等。法師還在《海潮音》等各種雜誌上發表了不少譯文和論文。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法師精通西藏語文,不僅可以把藏文譯成漢文,而且可以把漢文譯成藏文。法師用近四年之功,終於將一部二百卷的《大毗婆沙論》譯成了藏文。  
 

第三階段,從1949年至1966年。解放後,法師參加了北京菩提學會翻譯組,為民委翻譯文件,如《論人民民主專政》、《新民主主義論》、《社會發展史》等,由漢譯藏,顯示了法師對西藏語文的精深造詣。1955年法師為大百科全書撰稿。1956年後,到佛學院任副院長。這一時期法師寫有不少論文,在《現代佛學》上發表。然而,十分遺憾的是法師這一時期的不少譯著未能出版,有些已經散佚。我們能夠知道的有《五次第論》、《七寶論》、《四百論頌》、《入中論略解》、《俱舍論略解》。這一時期,法師最大功績是翻譯了一部《格西曲紮藏文字典》。  
  

第四階段,從1966年至1980年。「文革」期間,法師被打成黑幫,參加體力勞動,把腳砸傷致殘。整整十年,法師的翻譯工作是一段空白。1978年,法師翻譯了《菩提道炬論》。法師在圓寂之前,兩年半的時間裡,還抱病完成了三部有關因明的譯著。這三部是《釋量論》、《釋量論略解》、《集量論》,填補了漢文佛經因明學方面的缺典。這是法師一生中最後一個翻譯高潮。  
 

 中國的翻譯事業,是從翻譯佛經開始的,漢文佛經基本上是從梵文翻譯的。在相當於唐代的印度,佛教密宗發展到全盛時期,傳入中國的西藏。西藏翻譯了大量佛經,其數量遠遠超過漢文佛經。但有些佛經傳入漢地,未傳入西藏。漢地和西藏出了不少佛學家,寫了不少著作。漢藏文字的翻譯從唐代就開始了。吐蕃時期,有藏族大譯師管·法成,在敦煌一帶,翻譯了一些藏文佛經,同時也把漢文佛經譯成了藏文,這可能是漢藏佛經翻譯的濫觴。元代有沙羅巴,已有《彰所知論》等,清代有工布查布,譯有《造像度量經》等,但其數量很少。民國以來,大勇法師率領藏文學院全體學生西行求法,太虛法師創立漢藏教理院,九世班禪在北京成立北京密藏院,北京菩提學會等,翻譯藏文佛經蔚然成風。有成就者,大有人在。如大勇法師,能海法師,觀空法師,超一法師,嚴定法師,碧松法師,孫景風、湯鄉銘、郭和卿、劉立千、王沂暖、古洗裡·裒卻多吉,雖然我們沒有作細緻的比較,但也可以看出,最有成就者應該是法尊法師。   
 

 法師譯著頗多,有論文、論著、譯著、講記一百二十餘部(篇)。根據西藏佛教的特點,法師顯密兼通,幾乎涉及到佛學的各個方面。如戒律、般若、中觀、唯識、菩提道次第、密宗道次第、因明、歷史、語言。法師翻譯了不少西藏重要典籍,漢文三藏闕譯本,亦有法師首翻弘通。法師第一次把藏傳佛教的顯密理論,系統地介紹到漢地,如《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等。法師每有翻譯,便融會各家,作出解釋,有講記,有釋論,深入淺出,通俗易懂。法師精通西藏語文,無論是藏譯漢,還是漢譯藏都達到了十分純熟的程度。歷史上的翻譯家玄奘,能梵漢互譯。法師亦能藏漢互譯。法師兩次入藏,前後有十年的時間,對於西藏的地理、歷史、宗教、民俗等十分瞭解。法師的《西藏民族政教史》是一部很有價值的歷史專著,法師編譯的《宗喀巴大師傳》和《阿底峽尊者傳》等,則記述了西藏大德祖師的事跡。法師的《現代西藏》是一本很好的教科書,對我們瞭解西藏大有裨益。  
  

一九九零年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出版的《法尊法師佛學論文集》,收集了法師發表在《海潮音》、《康導月刊》、《現代佛學》、《法音》、《中國佛教》等雜誌上,以及另外一些登載在其他書籍裡的短小文章。法師從一九三零年隨學隨譯開始,到一九八零年圓寂,為弘揚藏傳佛教,馳騁了半個世紀,其功績是翻譯經典。而這本論文集則是法師佛學思想的結晶,是藏漢佛學研究的寶貴財產。  
  

通過對法師文章特點的分析,從寫作年代上大致分為早期文章和後期文章。   
 

 早期文章是法師第二次入藏前後寫的,基本是在第一階段末和第二階段,有十多年的時間。這一時期的主要文章有《評藏密答問》、《答〈評藏密答問隨筆〉》、《答威遠佛學社駁文》、《從西藏佛教興衰的演變說到中國佛教之建設》、《西藏佛教的建設》、《讀虛大師佛教革命失敗史之後》、《駁歐陽漸法相辭典敘》、《駁歐陽漸辨虛妄分別》等十幾篇文章。法師遊學西藏,刻苦鑽研,得到藏傳佛教的真傳。回到內地後,看到一些人對西藏佛教的誤解和不正確的認識,進行了批駁,當時法師正值年輕,理直氣壯,大有壓倒一切之勢,同時對內地和西藏佛教如何建設,提出了一些建議,有些建議至今還很有用處。  
 

 法師後期文章,是解放後寫的,基本上是在第三階段,寫文章的時間比較集中,主要是1953年到1962年這十年間。1955年給大百科全書撰稿,法師寫了不少文章,主要是西藏的歷史和幾個有名的歷史人物。1956年寫了《略談定學》。1957年後法師寫的文章,介紹了西藏佛教典籍,如《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論〉》、《〈般若八千頌〉與〈現觀莊嚴論〉對照科目》、《〈大般若經〉中一百零八句法簡介》、《龍樹菩薩的六部論》、《甘肅嘎登協主卻稞寺學習五部大論的課程》。法師還寫了一片關於因明的文章,題為《法稱因明學中「心明」差別略說》。中觀宗講座是這一時期文章的寫作高峰,也是最能體現法師佛學思想的一篇傑作。從以上可以看出法師後期文章的特點,主要是對西藏佛教的歷史、人物、典籍、教理進行了論述,文章更加老練、成熟。法師的早期文章和後期文章風格迥然不同,而佛學思想是一脈相承的。 
 

 1988年台灣文殊出版社編輯印行了當代中國佛教大師文集叢書,由洪起嵩、黃啟霖編,收有《法尊文集》。當代中國佛教大師文集的總序對法尊法師的評價是:溝通漢藏文化,開創中國佛教研究新眼界的一代佛學大師。在《法尊文集》的封面上,寫有「漢藏文化一肩挑」的贊語。可見,海外對法尊法師的研究是十分重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