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佛教神秘文化 密宗  藏密人佛合一法

尕藏加教授文集 

人佛合一法,在藏傳密宗中被稱為本尊法,而本尊則是藏傳佛教眾多神佛菩薩中具有特異功能的一種神佛,也是藏傳密宗所特有的兩大類(本尊和護法)神佛之一。
    根據藏傳密宗經典,任何佛或菩薩均可成為本尊(神),至於佛和菩薩的差別,簡單說來,佛,尤其是大乘佛教中的佛,其地位異常崇高,比如,釋迦牟尼佛已經升位到佛教天國裏的“色究竟天”,似乎只具有某些抽象的最高級的德性,而難以與世俗的信徒接近,但作為佛教天國裏地位最高的佛,他又具備變化或化身為菩薩的功能。菩薩是梵文Bodhisattva音譯的略稱,全稱為“菩提薩埵”,其意思是“覺有情”“道眾生”“道心眾生”等,菩薩在佛教天國裏其地位僅次於佛,據說釋牟尼未成佛之前,也曾以菩薩為稱號。菩薩因為具有放棄了涅槃之樂以留在世界上幫助解脫其他眾生而使世俗信徒感到親切和對之有迫切需求。所以,人們對菩薩的信仰超過佛教中的任何神佛。
    本尊(神)就是藏傳密宗按其修煉需要,從包括菩薩在內的佛教眾多神佛中選擇出來的至尊神,他們在修煉密法的過程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每位修持密法的人都必須拜一尊或幾尊本尊神。換句話說,藏傳密宗信徒在修煉密法時一定要選擇一尊佛或菩薩作為依託,這種選擇完全依憑修煉者心性和投緣而定,如此選擇出來的佛或菩薩的就被尊稱為本尊(神)。
    藏傳密宗修持者在選出本尊之後,就可以修煉本尊法,其大概修煉方法:修持者手結本尊手印,口念本尊真言,觀想本尊於自己對面虛空,並放光罩住自己,再移到自己頭頂之上,放大光明,與自己融合為一。如果修持者將金剛薩埵作為自己的本尊(神),修持者在進行修煉時,首先要在金剛薩埵像前廣設供養品,之後,念誦皈依經偈。皈依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誦七遍),皈依薄伽梵金剛薩埵聖眾及諸眷屬,皈依守護正法具智眼者最勝諸怙主(誦三遍)。其次,念誦三遍皈依發心經偈:諸佛正法眾中尊,直至菩提我皈依。我修施等諸資糧,為利眾生願成佛。其次,念誦三遍發殊勝心經:為饒益一切慈母有情,願行圓滿覺位,是故受持金剛薩埵世尊甚深修法。其次,修持者進入金剛薩埵本尊觀,先念咒語:唵、舒那雅達、加納、拔雜娑拔哇、阿瑪敦杭。
    然後觀想空性(如同虛空一般),在空性中產生一個阿字,阿字變為月輪,月輪上有心白色吽字,吽字放光,使眾生有情之煩惱及一切罪障一乾二淨。當光收入時,修持者自己變成金剛薩埵,全身放光成為白色,一面二臂,右手持金剛杵當心,左手執鈴置胯骨間,足結金剛薩埵跏趺坐,綾絹天衣,眾寶莊嚴,安坐蓮花月輪座上,後有月光背景。複由心間月輪上面,白色吽字放光,奉請智慧尊、上師佛菩薩及無量聖眾,安住面前空中。其次,盡力設供修禮並誦經偈:頂禮、供養及仟悔,隨喜、勸請與啟白,我以所修諸善根,一切回向大菩提。同時與智慧尊入三昧耶尊無二無別。其次,修持者觀想自己心間的吽字周邊有百字咒鬘圍繞,此時心不能散亂,而要念誦百字咒:唵、拔雜薩埵、薩瑪雅、麻努巴拉雅、拔雜薩埵、得努巴都夏、支卓敏巴哇、蘇多雪敏巴哇、蘇布雪敏巴哇、阿努熱多敏巴哇、薩巴蘇得墨查雅匝、薩巴噶瑪蘇查敏、咨當西央敦日吽、哈哈哈哈湖、巴噶哇那、薩巴達塔噶達、巴雜瑪敏木匝、拔雜巴哇、瑪哈薩瑪雅、薩瑪阿吽帕。其次,修持者進行祈願:唯願本尊加持,令我所有違犯三昧耶戒等,一切罪障,悉皆清淨。最後結束離開座位時還要念誦一段祈願詞:無始所積諸惡業,現生高舉等習氣,三種戒行有闕犯,悉皆至誠而仟侮。惟願父母諸有情,恒常受用眾法樂,速得一切種智果,諸願如意獲成就。這是藏傳密宗眾多本尊法中金剛薩埵本尊(神)法的簡易修持儀軌。由此可見,本尊(神)在每位修持者修煉密法的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因為每個本尊(神)都有自己特殊的手印或姿勢、以及咒語,修持者可依照本尊(神)的手印或姿勢,以及咒語進入三昧耶甚深禪定之中。換句語說,修持者要將自己的身、語、意同本尊(神)的身、語、意一致,即修持者在修煉中將自己的一切言行舉止均與本尊(神)一模一樣。如此,修持者就會獲得“本尊即我,我即本尊”的人佛合一之特異功法。
    
    一、阿彌陀佛本尊修習法
    
    藏傳佛教認為,六道之中得人身難,既得人身而能修習佛道更難,在生死輪回中得解脫則是難中之難。因為六道輪回中各道有各自的苦處,自天道、人道、阿修羅道,以及畜生、餓鬼、地獄等都有自己致命的弱點(苦),這就是獲得解脫的最大障礙,而這種障礙只有在人道修習佛法、發菩提心才能消除,故在六道輪回中人道最為殊勝。
    佛教雖然可以分為“三乘(小乘、中乘、大乘)二門(顯門、密門)”,但是主要在於顯宗與密宗之上,顯宗為外門,密宗為內門。如從外門進入,抵達彼岸或解脫,需要走漫長的歷程,花費數代人的精力;而從內門進入,抵達彼岸或解脫,其速度十分快捷。只需花費一生時間,即所謂“即身成佛”。因此,藏傳密宗多採用從內門進入的途徑。但走這種途徑僅靠修持者自身的力量是無法獲得成就的,還必須憑藉外部力量,如人佛合一法,即本尊修習法便是借助外部力量的一種重要方法。
    阿彌陀佛本尊修習法,是藏傳密宗的人佛合一法,也就是所謂本尊觀想法。修煉阿彌陀佛本尊修習法,修持者先要在清潔的佛堂中供宗喀巴法圖一幅,此圖中基本上具備藏傳密宗裏的主要佛、菩薩,以及本尊(神)和護法神,此圖下麵正中供奉傳授密法的根本上師(或稱金剛上師)之像,以便瞻禮作觀,上師像之右邊供奉長壽佛,左邊供奉阿彌陀佛或供宗喀巴大師像,每個像的背面畫“唵、阿、吽”(藏文字元)。對這三字明咒最好先請一位密宗大師或大活佛進行加持開光。隨供品主要以香花、燈、米、淨水等即可。這是設立供品階段,之後,修持者如果是一位受過灌頂的人,他先要向上師及佛教三寶禮敬三拜,然後手執鈴杵,搖鈴念誦加持供養咒三遍,並用寶瓶中的甘露(淨水)向供品上輕灑,灑甘露的同時口念唵、阿、吽三遍,還要如同前面向上師及佛教三寶禮敬。如果修持者沒有受過灌頂測不能手持鈴杵,而要點燃三枝淨香,在供品上搖轉三次,念誦三遍唵、阿、吽。然後,觀想上師及三寶壇場(或壇域),各各放光照我,我同六道父母等,一齊禮敬作拜。先虛心合掌,置於頭頂,觀我頂上有藏文白色唵字成就,諸多佛菩薩及本尊頂上也都放白色光芒,照我及眾生,一切身業皆悉清淨。其次,合掌置於喉際,觀我喉際有藏文紅色阿字成就,諸多佛菩薩及本尊喉際也都放紅色光芒,照我及眾生,一切語業皆悉清淨。其次,合掌置於胸前,觀我胸中有藏文藍色吽字成就,諸多佛菩薩及本尊胸中也都放藍色光芒,照我及眾生一切意業皆悉清淨,這樣,隨觀隨念三字明咒。與此同時,向諸佛菩薩及本尊(神)以五體投地地磕拜一次作為禮敬,如可能的話,磕拜的次數愈多愈好。
    之後,修持者每日入壇,先觀想師容頂上有如白色唵字,喉際有紅色阿字;胸中有藍色吽字即三處三字放出不同顏色的光芒,照入修持者自己的三處(頭頂、喉際、胸中),這時念誦納摩金剛上師(即傳法根本上師),每念一遍要向上師(像)磕拜一次,磕拜次數由磕拜者自己定。然後,修持者可以入座,開始進行正式的修煉階段,專心致志地觀想金剛上師在我對面虛空,如前放光,同時念誦四皈依經三遍。之後,手持念珠接著念誦四皈依經若干遍或上千遍。四皈依經為: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念誦四皈依經的時候,修持者觀想金剛上師及佛教三寶、諸本尊等共同放出五色光芒與甘露(一種淨水),並注入我及眾生之頂,灌滿全身,我及眾生之一切惡業重罪,悉皆化為黑氣黑水,從毛孔中流出;一切疾病,化為紅黃水,一切魔障,化為蜈蚣蠍子等,從大小便流出,入於我座下六牙大紅象口中,由它吞食盡淨。至此修持者身心安輕,福慧增長。從此修持者已皈依上師及三寶,永不退轉,其加持之力,永不散失。其次,修持者念誦五戒偈、發菩提心偈,以及菩薩戒偈等。然後,修持者進入發菩提心觀階段,即修持者觀想自己所有一切功德,都化為白光,由我右鼻孔而出,從一切眾生左鼻孔進入,使有情眾生的一切業障垢染,都會自然消滅清淨;使有情眾生所有願望需求,都能如意、圓滿地實現或得到。有情眾生的罪業魔障及所有一切苦厄都化為黑氣,從他們的右鼻而出,進入我左鼻孔中。無論何時何事,首先想到自己,並妄稱為“我”,所以,長期受到生死輪回的大苦,今將功德回向眾生,眾生之業(即黑氣)都進入我身,眾生之業力,如同霹靂將我(或我心)打碎,當沒有我心,即得無我,無我則生死大苦已滅。修持者每天早晨都如此修煉,如觀想白光出,黑氣入,其次數若干遍或二十一遍。這種彼此迴圈的觀想法,即是發菩提心,也可謂菩提道。
    其次,修持者念誦三遍菩提淨戒咒,其咒為:唵、灑哇、達塔嘎打、嘎雅哇、嘎資達、班雜紮納麥那、灑哇達塔嘎打、班雜把打、本達南、嘎若米。
    之後,念誦八百或一千遍綠度母咒,其咒為:唵達日、都達日、都日娑哈!接著可念誦八百或一千遍阿彌陀佛心咒,其咒為;唵、班瑪、達熱什、娑哈!修持者堅持念誦此咒,會得到往生極樂世界的福德,並可超度一切亡者。
    其次,修持者發願回向。願文一般以“上師三寶加持力,願我速成無上道。功德回施諸眾,皆共往生極樂國”,即可誦念發願回向文完畢之後,又開始禮敬請佛、菩薩、本尊及上師,然後可退出座位。
    在專一修習阿彌陀佛本尊法時,修持者入座後可直接觀想阿彌陀佛本尊(神),先觀想自己前面空中有八孔雀,其頂戴一紅白色蓮花寶座,座上有月輪,月輪上端坐阿彌陀佛,兩旁有文殊、彌勒、觀音等八大菩薩及十方諸佛、菩薩;金剛、聲聞、綠覺護法諸天等在阿彌陀佛前後圍繞。對此,修持者念誦四皈依、四無量心、發菩提心、發願往生等經文。誦畢,修持者手結法界定印,即二無名指相背立,次二中指平伸相叉,二小指平伸相叉(均右在外),次以二食指鉤二中指(右食鉤左中,左食鉤右中),以二大指按二小指之端(右大按左小,左大按右小);身以端坐,即金剛跏趺坐(全跏趺坐或半跏趺坐即可);觀自身通體透明,淨如玻璃,並想自身遍體有八門:頂、耳、鼻、眼、口、臍、大便處、小便處,此八門均以白光閉之。
    之後,觀想自己頭頂上有八獅子寶座,座上有蓮花,蓮花上有月輪,月輪上有阿彌陀佛,其身呈現珊瑚色,赫然如同十萬日輪之光芒照耀,其相貌極為莊嚴,三衣披體,外衣黃而內衣紅,手結法界定印,印上有缽,缽中盛滿甘露(淨水),身為彌勒坐(即兩腿屈平向前,如平常坐椅式)。接著修持者觀想一切諸佛之法,聚集於阿彌陀佛一身之上,自己頭頂之白色唵字、喉際之紅色阿字、胸中之藍色吽字、即三字同放光芒,召請法身本土之阿彌陀佛及其眷屬來入頂上的阿彌陀佛身中。至此念誦阿彌陀佛心咒八百或一千遍,此咒見上述。
    以上僅是阿彌陀佛作為本尊的簡單修習過程,修持者每天如此堅持修煉,日久會產生不可思議之功效。至於阿彌陀佛本尊法的整個修習過程及其細節,極為繁雜,非專業的一般讀者很難理解或掌握,故在此不贅。
    
    二、象徵的奧妙
    
    藏傳密宗的本尊法是採用一種象徵手段的宗教修持功法,而其中使用的象徵方式又牽涉到了一種奧義的理論。比如,那些被用於向其他人傳授一種知識的象徵和為深入到人類意識最深奧領域中所必須的象徵。藏傳密宗本尊法的象徵從作為因施教的需要而設想出來的直接意圖的圖像、形狀和物品開始,直到某種完全不同的東西,即明顯具有生命力的象徵物。比如,在藏傳密宗勝樂金剛本尊法中,描繪勝樂金剛時,其背景是火,象徵任何欲望所產生的東西都在此處會焚燒得一乾二淨;勝樂金剛站在蓮花座上,象徵高出於無常的世界,就像蓮花出污泥而不染;蓮花之上有太陽,象徵空,即心的光明境界。勝樂金剛有四個臉:白臉屬息災,黃臉屬增益,紅臉屬鉤召,藍臉屬降伏。每個臉上有三隻眼,照顧一切有情,在頭頂左上方,有半月白色,象徵人類的幸福。在每個臉的上方,有五頭骨作冠,身著虎皮,兩者都象徵著勇武。頭頂上是雙金剛,作為兩法完成的象徵。身體是藍色的,因為勝樂金剛屬於神佛的金剛類,其裝飾是五十個人頭和人骨念珠,兩者象徵著不永久性。
    勝樂金剛有十二隻手臂,象徵十二個真理,是用來克服十二種緣起的約束。第一雙手臂擁抱他的明妃,右手持金剛,左手持鈴。第二雙手臂長開象皮,象徵無明已被消滅。第三雙手,右手持斧,左手持盛滿血的人頭骨,一切武器象徵作惡和無明都被毀滅,而血則象徵快樂。第四雙手,右手持金剛柄月形刀,左手拿一端是鉤一端是金剛套索。第五雙手,右手持三叉戟,左手持瑪哈布拉瑪(大梵天)的四個頭。第六雙手,右手持手鼓,左手持人骨棒,其上端有一個金剛、一個頭骨、兩個人頭(一黑一紅),下端有一個花瓶和蓮花。頭骨和兩個人頭象徵三個脈以與人體一千七百二十小動脈對比;花瓶象徵任何耗費的東西都在此處。
    勝樂金剛有兩條腿,右腿伸著,象徵教義已經傳播開了;左腿則彎著,象徵對快樂的接受。這兩條腿同時又象徵著方法與智慧。在右腳下是趴伏著的恐怖者,其兩隻手拿棒,第三只手拿手鼓,第四只手拿三叉戟。降伏了他就等於降伏了憤怒。在左腳下是時間符號女,她仰面躺著,兩隻手拿著棒,第三只手拿一人頭骨作成的碗,第四只手著人骨杖。這時勝樂金剛將她踩在腳下,象徵著將一切色欲給完全控制住了。
    勝樂金剛的明妃是金剛帕姆,紅臉,有三隻眼。她的右手拿著月形刀,以便殺死一切惡者,並鉤住一切善者;左手拿著人頭骨作成的充滿血的碗,作為快樂以獻給勝樂金剛。她以五十個人頭作裝飾,則象徵佛教經典的要義;她還以人骨念珠作裝飾,象徵獲得六種修道方法,即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和智慧。
    通過以上列舉,我們對藏傳密宗本尊法中的象徵,有一個比較深刻的瞭解。值得說明的是,在藏傳密宗的壇城裏設立或繪畫的諸多神佛,則形成了一個特別的性質,因為他們具有了一種不死的活生靈的所有表像,這樣就很難說這些生靈是真實的或僅僅是象徵物。如果這些充滿生命力的神屬於有關象徵物,而不是屬於如同山神和水神那樣的“真實神”的萬神殿,那麼這一切就會變得即使不完全清楚,至少也是可理解的現象了。但在一種神秘的背景中,“真”與“非真”之間的區別永遠不太清楚,也可能並不具有多大意義,因為,如果一切都被認為是心的造化,那麼想像、夢境和有形物則表現得彼此之間十分相似。如果換句話講,一旦當我們接受了整個宇宙都是心造物的觀點時,我們就會不可避免地承認具有一種心的一切眾生都參與了創造行為。在藏密經書中闡述得比較深刻的詮釋是這些神祗確實是崇拜他們的人之心造物。即使出現的眾多神祗是在未受任何召請便自動呈現,並以一種完全自主的方式行事時也如此。雖然他們如同生靈一般擁有顏色、形狀和運動,但是這都是一些純粹概念性的實體。因此,我們可以說藏密壇城中的諸多神佛都是溝通一種超常的意識境界與正常的意識境界之間的手段。從這個角度看,藏傳密宗是一種有力地控制產生比概念思想更為深刻的意識境界的科學。
    雖然許多藏密修持者明顯在他們的修煉初期並不把本尊(神)視為自己心的投射物,他們的金剛上師可能會認為在剛開始時無須揭示這一事實,但是本尊(神)事實上是內心的奇特神通力,修持者由於它而戳穿自我之幻,並達到覺悟。那些感覺水準比較高的修持者非常清楚地知道本尊(神)並不是一尊與崇拜他的人分開的神,而這一切僅會幫助他們按常規行事。如果不使用象徵物,那麼任何人都無法設想法身的性質以及其他似乎很高的奧義,甚至無法設想這些象徵物不是所緣物而是名稱。
    本尊(神)的功能是藏傳密宗的深刻奧義之一。修煉藏密的人在第一次接受灌頂儀軌時,其金剛上師將會在壇城中的諸多慈祥或恐怖之神中為他選擇一尊本尊神。召請本尊(神)是藏傳密宗修持者為迅速滅除自我、並與本尊(神)結合出現神通力而採用的一種方法。無論其力量是神的,還是純粹心理的,都不會影響所獲得的實際成果。就具體而言,本尊(神)是被修持者在其修煉過程中用來作為自己的良師益友的一種神祗。比如,當一名修持者在接受灌頂儀軌進入修煉之道時,其金剛上師就為他選擇一尊完全符合其個性的本尊(神),如果修持者具有一種食欲暴躁的性格,那麼他的本尊(神)的形象應該以恐怖猙獰的形象出現;如果修持者是一位溫和而容易接受女色支配或在倫理上需要支援的人,那麼給他選擇一尊以女性形象出現的本尊(神),如二十一位度母中的任何一尊。對於每一位進入修煉過程的修持者來說,本尊(神)的支持或作用是很明顯的。如修持者最有益和最適宜的是由他們的心及其感覺可以覺察到的形狀之欲來掩蓋其真實目的,這一切將在修煉達到一定階段時自然消失。也就是說修持者可以通過自己心中最崇奉的本尊(神)而把無節制的貪和欲改造成為沒有汙點、最為純潔的崇拜。因此,藏傳密宗修持者學會以智慧力、慈悲力和解脫力的角度窺視一種可見形狀出現時,本尊(神)的作用將會失去。這是一種細微而高深的觀察方式,只有那些在藏傳密宗上有一定修煉造詣的修持者才能體驗或分享。
    
    三、心與光明
    
    心與光明是藏傳密宗特別在本尊法中涉及最多的兩個重要概念。如何認識和掌握心與光明是擺在每個藏密初學者面前的首要問題,也是藏傳密宗中不可回避、必須掌握的一個關鍵問題。 
    實際上這裏提出的心與光明,是藏傳密宗修持者追求的一種目標或目的。比如,藏傳密宗無上瑜伽部認為,修煉人體中的氣脈以及其他各種瑜伽的目的,則遠遠超出生死這兩大人生關頭,而在於證見人體中最細風心或心性“光明”。最細風心,在無上瑜伽部中又稱“本來身心”,被認為潛在於細身心層下(在藏傳密宗中將人身分為粗身和細身兩大部分),為生死涅槃、世間出世間一切法之本性。最細風,在藏傳密宗中又被稱為“智慧氣”、“不壞氣”、“光明氣”,實際上是指藏密中的所謂“離戲明點”之運動,也就是說最細風聚集而成為離戲明點。在沒有修煉過藏密的一般凡夫身中,最細風依憑脈中的不壞明點而潛藏著,它是全身一切氣的本源。而不壞明點則與藏有無明煩惱種子的阿賴耶識和合,住藏在中脈之中,以心輪為本位,其內蘊藏最細風心。這在藏傳密宗中稱:在凡夫肉團心中住于本覺光明,即名曰:“菩提心”。從現代物理學的觀點看,最細風可理解為某種超越智慧本身的至極細微的能或場。
    光明在藏傳密宗的無上瑜伽部中也成為重要義理之一,認為與最細風一體不二的最細心,本來心,其最為根本者稱“光明”。光明在無上瑜伽體系中,其意思是指心未被忘念遮蔽時的本來具有的覺性,即相當於顯教所言的“心體”“心性”“心地”等。可以說,心性的本質是光明,因為心性呈露時會產生光明輝耀,故心注即光明。無上瑜伽還強調印中最極為光明印。因此,心不僅僅是一種精神力量,它也是一種光明。而這種光明在藏傳密宗看來,又是一種氣,是心與氣相“重迭”的呈現。因為氣是由五種光線交織而形成,它的存在可以使修持者的心在變成智慧的同時,也就變成了一種金剛身。這種金剛身在本質上是由智慧(五智)組織而成,它代表著存在的極端狀態。出現這種變化的原由是在氣中潛藏著一種處於萌芽狀態的閃光(泉)。
    在性質上與心相同的光明可以用主客觀兩種不同的觀點來闡述,從主觀的角度看,光明則超越所有客觀事實而與有意識的主觀之空產生聯繫,即“心神無二”;從客觀的角度看,光明就是空本身(空性),即不能變成思想的內容。在心與光明的關係上,藏傳佛教各宗派均有自己的看法,比如一些宗派認為,光明是思想(心)之力量的典型特徵(性相),而空則形成了其本質。因為空不能脫離光明,同時光明也不能離開空。光明與空的吻合代表了純粹非客觀性的一種無法表達的階段,它構成了心的極端狀態。
    對於心與光明的關係以及它們的實質等的一系列闡釋,實際上是一種宗教感受。在藏傳密宗的修煉過程中,修持者會產生一種幻覺,又通過這種幻覺給心賦予了光明,從此心具有了重大意義,而光明也成為一切事物之本源並存在於人身之中。藏傳密宗中,這種原來是純潔的和無分別的心或光明就變成了一種有色的光明,白色或是黑色。由此而進發出了成對的或不成對的造物。值得說明的是,對於心或光明的掌握或修煉,是藏傳密宗的最高大法,也是藏密中最不易把握的甚深密法。為此,在修煉藏傳密宗時,其修持者必須拜一位金剛上師或根本上師來具體指導修習程式或儀軌,否則,修持者在藏傳密宗這一錯綜複雜、神秘莫測的面前,會眼花鏡亂、不知所措,如同氣功上說的“走火入魔”,沒有任何效果。
    在此需要補充的是,藏傳密宗無上瑜伽部還將光明分為根光明、道光明和果光明,現分述如下:
    
    A、根光明
    
    根光明,又稱“根本光明”“母光明”,其中又分實際光明、死亡光明、睡眠光明等多種光明。藏傳密宗認為,根光明本來就潛伏在眾生的根身之中,不管其人是否修法證覺,在特定的時刻總會自然顯現。
    實際光明,又稱理光明,是指有情眾生之心本來具有的本性。如經雲:“所謂此心之真體,諸法之實相,不二不異之真空,當彼已得受於無上清淨大安樂境時,即獲證於超乎一切之法者,是即根本淨光也。”(注:引自《明行道久成新法》)。實際光明實際上就是佛教顯宗中所說的“本覺”“正因佛性”。
    死亡光明,是指人臨終之際至死後未生之間,即“中陰”期間自然顯露的一種心的狀態。《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指出:“謂眾生生命之形成,是從自性光明生無明,由無明生空,從空依次生風、火、水、地四大,由四大集起色身,當人臨命終之際,神、識、氣與四大肉身分離,逆出生的次第而漸次收攝:地界入水中,水界入火中,火亦入風界,風界入心中,心入於心所,心所入無明,此入光明中,如是三有滅。當心識乍脫離四大肉身的束縛時,一切藉四大而生的粗細妄念失其所依,得以暫時止息,從而呈露出未受妄念遮蔽時的心地光明。伴隨四大的依次收攝,及周身氣向中脈、心輪內凝縮,在主觀心識中現為種種光亮境相,最後呈現心光朋,這一過程一般說為“臨死八相”。(注:《密宗道次第廣論》卷二二)。藏傳密宗根據死亡光明的自然顯現或原理,建立了“中陰成就法”。其修習過程則是體驗或認識光明,經常修持不怠,縱使生前沒能解脫,當臨死及死後即死亡光明顯現時,予以認識,自心與光明融為一體,把持不失,便會於此時證得法身.從而解脫生死;又說修習氣脈明點,當氣入住並融於中脈之中時,也會依次顯現如同上述臨死之八相,見證光明。詳見藏密“中陰成就法”。
    
    B、道光明
    
    道光明,又稱“子光明”,是指修持者在修煉過程中,由瑜伽調心所知見體證的光明。根據所修習的密法及其見證光明的層次,道光明又可分為通義光明、密義光明、覺受光明、眠薄光明、眠重光明、喻光明、實義光明等多種。
    通過瑜伽修習,了達心性本來無生,與佛教顯宗尤其中觀派關於心性的見地相一致者,則稱為“通義光明”,通義則是顯密共通之意。由修習密法生起、圓滿二次第,以及雙運道、睡眠禪定等所體認的光明,則是“密義光明”。依法修習禪定,修定達到了知光明、領受澄湛之心光,可稱“覺受光明”。依憑覺受修習睡眠禪定,在睡夢中能夠滅除昏昧,保持心注明空,然夢中尚出現粗細塵境,這是所謂的“眠薄光明”。由於功力的增進而在睡夢中只顯現光明並恒久保持,這是“眠重光明”。
    根據身心不二的原理,從修身入手,如修習寶瓶氣、金剛等等氣功,漸漸將氣入住於中脈,於所生寂靜禪定之離念心上,尤其在內見如月之光後所體認的光明,可稱為“喻光明”。或修習拙火定、雙運道而產生的最勝空樂不二的覺受上體認的光明,以空樂為喻,也可稱作“喻光明”。不僅將氣入、住、融於中脈,臨死八相完全顯現,而且最後所呈露的如同黎明晴空相上所證見的光明,這才是真正的心光明,稱為“實義光明”。根據無上瑜伽的原理,修持者先進入密教菩薩初地,然後依次光明修習,便可直證究竟佛果。
    
    C、果光明
    
    果光明具有不可思議的功德妙用,能使修持者永離生死之苦海,證入常樂我淨的涅槃境界,成就莊嚴淨土,可發廣大神通力,能使自己分身無數,度化一切有情眾生。具體而言,修習瑜伽而得大成就後,使所修根光明與道光明完全契合無間,並證得密教菩薩道之第十三地,即金剛持地,此刻已是即將成佛之時,至此其光明完全開發,窮徹心源,這時所證光明則是“果光明”。由此可見,無上瑜伽以窮證光明為解脫成佛的秘要。
    藏傳密宗無上瑜伽部認為,修持者見證光明時,其氣必然入住融於中脈之中,使凡夫的業氣化為智慧之氣而進入智慧脈道,打開心輪上纏縛遮蓋本性光明的脈結,原有的心光於是迸發出來。這是因為光明、最細心、最細風以及離戲明點的自性都是一致的,可謂一體不二。所以說圓證光明時,不但證得以最細風或離戲明點為體、量等宇宙、不生不滅之法身,而且肉體四大(地、水、火、風)也融入光明中而發生物質結構的變化。最後成為“虹光身”。因而見證光明、成就佛果便成為瑜伽修持者追求的最高目標。
    總而言之,以上提到的心與光明的關係,如同太陽與太陽的光。但按照無上瑜伽部的觀點,每個人體中所固有的心是指光明或本質的空。因為光明與空二者不能彼此分離,它們結合在一個統一的整體之中。這樣瑜伽修持者才有了見證光明的修習之道,從修習次第的角度看,見證光明相當於生起次第,而修習空性則相當於圓滿次第。如此不停地反復修煉,智慧才能得以實現。另外,在修煉過程中,光明與空可分別代表化身和法身。由於如此修習或感受,便產生了代表著心的發光本質。但是,又由於心的真正實質超越了一切二重性,而表現出的一切均為幻想或變幻。這從一個側面說明瞭光與空的一致性。
    藏傳密宗的心與光明這種教理,在藏密信徒看來,可以使他們獲得菩提心,因為這種教理意味著一種天生的潛在力量。從而說明人的心實際上是一種空,也就是說人的心是一種沒有內容的最純潔的智慧。為了獲得這種狀態,藏傳密宗修持者需要付出很長時間的修訂或冥想。上述人佛合一法即本尊法就是爭取這種狀態而不斷淨化心靈的過程。反之,修習本尊法也要掌握心與光明這種教理,因為心與光明這一教理在本尊法中可充當一種方法、手段或途徑。

相關文章:
867~西藏佛教的修行道 達賴喇嘛尊者 緣氣:(3309)
紐約時報:西藏佛教文化面臨衝擊 紐約時報:西藏佛教文 緣氣:(1424)
西藏佛教之本尊 林純瑜 論作 緣氣:(1645)
西藏佛教的薩迦派 釋法尊 撰 緣氣:(1562)
西藏佛教的修行道(一 ) 密宗講義 Geruda 緣氣:(1601)
西藏佛教後弘的發祥地 緣氣:(1399)
西藏佛教密宗(1)約翰·布洛菲爾德著 約翰布洛菲爾德 緣氣:(2463)
西藏佛教密宗(2)約翰•布洛菲爾德著 約翰布洛菲爾德 緣氣:(2273)
西藏佛教密宗(3)約翰·布洛菲爾德著 約翰布洛菲爾德 緣氣:(2396)
西藏佛教密宗(4)約翰·布洛菲爾德著 約翰布洛菲爾德 緣氣:(2693)
西藏佛教簡史 洛本仁波切 緣氣:(2419)
西藏佛教格魯派概觀 觀空 緣氣:(2588)
西藏佛教史上的三次大法會 緣氣:(1190)

上一篇(長壽佛咒功德利益) 回目錄 下一篇(破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