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網 日期:2009/08/06 NPO  編輯部 報導

 

                                           入中論        

 

                       月稱論師造 法尊法師譯

 

入中論卷一          

 

敬禮聖曼殊室利童子

第一菩提心極喜地

    為令悟入中觀論故造入中論。茲於諸佛菩薩先應讚嘆者,即是諸佛第一勝因,救脫繫縛生死牢獄無量無依眾生為相之薄伽梵大悲故說。

聲聞中佛能王生 諸佛復從菩薩生大悲心與無二慧 菩提心是佛子因

    由得圓滿無上法王,較聲聞獨覺菩薩尤為圓滿自在,即聲聞等亦承其命,故諸佛世尊名曰能王。要從諸佛乃生聲聞等,以諸佛出世無倒宣說緣起,彼由聞思修習,乃能隨其信樂滿足聲聞等果故。

    

設有一類唯聞佛說緣起善達勝義,而不現生證般涅槃,然彼行者於他生亦必能獲得所求果報,如定業果。聖天云:「現已知真實,現未得涅槃,他生決定得,猶如已造業」。中論亦云:「若佛不出世,聲聞已滅盡,諸辟支佛智,無依而自生。」能得正教授之果,故名聲聞。如云:「所作已辦,不受後有」等。或從諸佛聽聞無上正覺妙果之道,為求者宣說,故名聲聞。法華經云:「我等今者成聲聞,聞佛演說勝菩提,復為他說菩提聲,是故我等同聲聞。」雖諸菩薩亦有彼義。然唯宣說自不修行,乃是聲聞,故異菩薩。

   

佛陀是覺悟真實之義,其名於聲聞、獨覺、無上正覺三處俱轉,故佛聲亦詮獨覺。獨覺之福慧展轉增長勝出聲聞,然無福智資糧、大悲、一切相智等,劣於正覺,故名為中。此亦不依他教自然智生,唯為自利而自覺悟,故名獨覺。聲聞獨覺,要由如來說法乃得出生,故曰能王生。但諸能王復從何生?論曰:「諸佛復從菩薩生」。設作是念:豈非菩薩亦從如來說法而生,名佛子乎!云何諸佛世尊從菩薩生耶?此有二緣,菩薩亦得為諸佛世尊之因,謂時位差別及勸令發心。約時位說,以如來是菩薩之果故;約勸發心說,如曼殊室利菩薩,勸釋迦牟尼世尊及餘諸佛,最初發菩提心。最究竟果,待其主因,故說諸佛從菩薩生。

   

由圓滿因最尊重故,既說因應供養,則果應供養自可知故。諸佛世尊如大藥樹給無量果,則於彼嫩芽等尤應勵力愛護。為令會中三乘有情趣大乘故,讚嘆菩薩。如寶積經云:「迦葉!如初月為人禮敬過於滿月。如是若有信我語者,應禮敬菩薩過於如來。何以故?從諸菩薩生如來故」。此以聖教正理成立諸佛從菩薩生。

   

又諸菩薩以何為因?論曰:「大悲心與無二慧,菩提心是佛子因」。悲謂哀愍,行相體性如下說。無二慧謂離有無等二邊之慧。菩提心如法遍行經云:「菩薩應由菩提心了達一切法,一切法與法界相等,新生無住一切法。由所知能知空故,皆遍了知,如自所了達法,願諸有情皆能通達。菩薩所發此心,名菩薩菩提心,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心。無上心,慈故和愛心,悲故不退心,喜故無悔心,捨故無垢心,空故不變心,無相故無障心,無願故無住心」。菩薩正因,即此悲心、無二慧、菩提心之三法。如寶鬘論云:「本謂菩提心,堅固如山王,大悲遍十方,不依二邊慧」。

   

由大悲心又是菩提心與無二慧之根本,為顯大悲為主因故。頌曰:

悲性於佛廣大果 初猶種子長如水 常時受用若成熟 故我先讚大悲心

    如外穀豐收,初中後三,以種子水潤成熟為要。如是廣大佛果初中後三,唯大悲心為最要。具大悲心者,見他受苦,為救一切苦有情故,便發心曰:「我當度此一切世間出生死苦,令成佛道」。又此誓願,離無二慧不能成辦,乃決定修無二智慧。故一切佛法之種子是大悲心。寶鬘論云:「若大乘經說,大悲為前導,諸行無垢智,有智誰謗彼」。

    初雖發菩提心,若後不以悲水數數灌溉,則仍不能修集廣大資糧,或以聲聞獨覺涅槃而般涅槃。又得無邊果後若離悲心成熟,則亦不能長時受用,亦復不能令諸聖果,展轉無間長時增長。

   

為禮敬彼,今由所緣差別,當顯大悲自體差別。頌曰:

最初說我而執我 次言我所則著法 如水車轉無自在 緣生興悲我敬禮

    諸世間人於我所執前,先由我執於非有之我妄計為有,執此為實。次除我執之我於餘一切法執為我所。此執我我所之世人,由煩惱業索所繫,依旋轉之識推動而轉於生死深邃大井中,上自有頂下至無間無間旋轉,其勢自然下墜,要由勵力乃昇,雖有無知等煩惱業生三種雜染,然無初中後之決定次第,於日日中恆為苦苦壞苦之所逼惱,迄無超出輪轉之期。諸菩薩眾見彼苦惱,發大悲心勇猛救護,故當先禮佛母大悲,此是菩薩緣生大悲。

    緣法與無緣之大悲,亦由所緣而顯。頌曰:

眾生猶如動水月 見其搖動與性空

    猶如淨水微風所吹故,波浪遍湧於水面,水中月影與所依水浪同時起滅,似有彼月體相顯現可得。然諸智者明見二事,謂剎那無常及自性空。如是菩薩大悲心痛切,見諸有情墮薩伽耶見海,此無明味著出生之因,邪分別為相。一切眾生無明大水,為非理作意邪分別風鼓動不息,隨自業轉如同月影,剎那剎那受無常苦及自性空。故欲證得佛果,摧壞眾生無常大苦,出生正法甘露妙味,除遣一切邪分別相,成為一切眾生親友。故前云:「興悲我敬禮」。

    前已敬禮緣生緣法無緣大悲,今為宣說菩薩十種菩提心之差別。先依第一菩提心說。頌曰:

佛子此心於眾生 為度彼故隨悲轉 由普賢願善迴向 安住極喜此名初

    菩薩無漏智為大悲心攝持者,得名曰地,是功德所依故。由功德數量,神力殊妙,布施波羅密多等增勝,異熟增長等展轉上進之差別,安立極喜地等十地差別。諸地體性實無差別,如云:「如鳥飛越空中跡,智者無說亦無見,如是一切佛子地,尚不可說寧可聞」。

    極喜地是菩薩第一發心,最後法雲地是第十發心,其中菩薩見眾生皆無自性,為大悲所緣,心隨悲轉,依普賢菩薩之大願而修迴向,此名極喜地無二智,亦名最初心也。

    第一發心菩薩所發十大願等無量億十大願王,皆是普賢菩薩願中所攝,由此攝盡一切願故,特說普賢願。

   

如聲聞乘由向果差別建立聲聞八地,如是大乘亦建立菩薩十地。又如聲聞不許順抉擇分為初果向,如是將入地之菩薩,寶雲經云:「上上勝解行位法性,無間當入初地,猶名未發菩薩菩提心地」。彼經又釋住此勝解行剎那菩薩云:「善男子!譬如轉輪聖王,超過人色,未得天色,如是菩薩亦超過一切世間聲聞獨覺地,未得勝義菩薩地」。

    若時趣入初極歡喜地。頌曰:

從此由得彼心故 唯以菩薩名稱說

    得彼心者,畢竟超過諸異生地,唯應以菩薩名稱說,不可以餘名稱說,已是聖者故。般若經二千五百頌云:「菩提薩埵,是隨知薩埵之增語。謂能隨知一切諸法,云何而知?謂如實知無實、無生、亦無虛妄,非如異生所執所得,故名菩薩。所以者何?謂菩提不可執,菩提不可作,菩提不可得。善勇猛!如來不得菩提,以一切法不可得故,一切法不可得故名菩提。如是乃名諸佛菩提,非如言說。善勇猛!若發菩提心,謂吾將此心發菩提心,及於彼菩提發心,執實有菩提者,此不應名菩提薩埵,應名發生薩埵。何以故?以執有生,執有心,執有菩提故」。又云:「菩提無相,離相自性。如是隨知乃名菩提,非如言說。善勇猛!了知諸法故名菩薩。善勇猛!若不知法未隨知法,自云我是菩薩,此離菩薩地極為遙遠,離菩薩法極為遙遠,以菩薩名欺誑天人阿修羅等一切世間。善勇猛!若唯此名便成菩薩,應一切有情皆成菩薩。善勇猛!非唯語業名菩薩地」。

    得此菩提心時,非但以菩薩名稱說,復有功德。頌曰:

生於如來家族中 斷除一切三種結 此菩薩持勝歡喜 亦能震動百世界

    由超一切聲聞獨覺地故,巳生趣向如來普光明地之道故,故此菩薩已生如來家中。爾時現見人無我故,此亦永離薩迦耶見、疑、戒禁取三結,不復生故。未見真實者由增益我故,起薩迦耶見,如是亦起疑惑,別趣餘道。由入空性,故得彼果利功德,由離障地之過失,故生不共殊勝歡喜。由多歡喜,故此地菩薩持勝歡喜。由有最勝歡喜,故此地得極喜之名,復能震動一百世界。

從地登地善上進 滅彼一切惡趣道 此異生地悉永除 如第八聖此亦爾

    已達法善修習故,為登第二地等發大勇猛故,從地登地善於上進。如預流向內證隨順聖法故,離諸過失生諸功德。如是此菩薩由證地故,生諸隨順功德,滅諸過失,喻預流向,俾易了知。

   

又此菩薩有餘功德。頌曰:

即住最初菩提心 較佛語生及獨覺 由福力勝極增長

    彌勒解脫經云:「善男子!如王子初生未久,具足王相,由彼種姓尊貴之力,能勝一切耆舊大臣。如是初發業菩薩發菩提心雖未久,然由生如來法王家中,以菩提心及大悲力,亦能勝一切久修梵行之聲聞獨覺。善男子!如妙翅鳥王之子初生未久,翅羽風力及清淨眼目之功德,為餘一切大鳥所不及。如是菩薩初發菩提心,生如來妙翅鳥王之家,此妙翅鳥王子,以發一切智心之翅力,及增上意樂清淨眼目之功德,彼聲聞獨覺雖百千劫修出離行,亦不能及」。佛語生即聲聞。

 

彼至遠行慧亦勝

如十地經云:「諸佛子!譬如王子生在王家具足王相,生已即勝一切臣眾,但以王力,非是自力。若身長大藝業悉成,乃以自力超過一切。諸佛子!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初發心時以志求大法故,勝出一切聲聞獨覺,非以自智觀察之力。菩薩今住第七地,以自所行智慧力故,勝過一切聲聞獨覺所作」。是故應知唯遠行地以上菩薩,乃能以自慧力勝二乘,六地以下未能也。此教顯說,聲聞獨覺亦有知一切法無自性者。倘不遍知諸法無自性,不過如世間離欲者。則初發心菩薩亦應以自慧力勝,彼等亦應不能永斷三界一切隨眠,如諸外道。又緣色等自性成顛倒故,亦應不達補特伽羅無我,以於施設我因之諸蘊有可得故。寶鬘論云:「若時有蘊執,彼即有我執,有我執造業,從業復受生。三道無初後,猶如旋火輪,更互為因果,流轉生死輪。彼於自他共,三世無得故,我執當永盡,業及生亦爾」。又云:「猶如眼迷亂,所執旋火輪,如是諸內根,取現在諸境。諸根與根義,許為大種性,大種各無義,故此義非有。若大種各異,無薪應有火,合則無實相,應知餘亦爾。大種於二相,無故合義無,由合無義故,色義亦非有。識受及與想,諸行於一切,各別體無故,勝義中無義。如苦止息時,便起實樂慢,如是樂壞時,亦慢為實苦。如是無性故,能斷遇樂愛,及斷離苦愛,見此即解脫。為以何法見,名言說以心,離心所無心,無義故非有。如是如實知,無實眾生義,猶如火無薪,無住取涅槃。」若謂唯諸菩薩乃見如是無自性,此亦不然,是依聲聞獨覺增上作是說故。何以知然?以論後無間乃依菩薩增上說故:「如是諸菩薩,見已求菩提,然彼由悲心,受生至菩提」。聲聞經中亦說,聲聞為斷煩惱障故。「諸色如聚沫,諸受類浮泡,諸想同陽焰,諸行喻芭蕉,諸識猶幻事,日親之所說。」此以聚沫、浮泡、陽焰、芭蕉、幻事等喻觀察諸行。阿遮利耶顯此義云:「大乘說無生,餘說盡空性,盡無生義同,是故當忍許。」中論亦云:「世尊由證知,有事無事法,迦旃延那經,雙破於有無。」

    有作是念:「若聲聞乘中說法無我,則說大乘經應成無用」。應知彼宗俱違教理。說大乘經,非唯宣說法無我,亦說菩薩諸地波羅蜜多、大願、大悲等,迴向資糧不可思議法性。如寶鬘論云:「彼小乘經中,未說菩薩願,諸行及迴向,豈能成菩薩。安住菩提行,彼經未曾說,惟大乘乃說,智者應受持」。即為顯示法無我故,宣說大乘亦應正理,欲廣說故。聲聞乘中說法無我,僅略說耳。如阿遮利耶云:「若不達無相,佛說無解脫,故佛於大乘,圓滿說彼義」。

   

旁論已了,慧無亂者已能自知本相。今當說正義,頌曰:

爾時施性最增勝 為彼菩提第一因

    得極歡喜地之菩薩,於布施、持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方便、願、力、智十波羅蜜多中,布施波羅蜜多最為增勝,餘非全無,此布施波羅蜜多,即一切種智之正因也。

雖施身肉仍殷重 此因能比不現見

    爾時此菩薩所有不可現見之智德,即由布施內外財物便能比知,如見煙比知有火等。

    如菩薩之布施,是成佛之第一正因及能決定不現見之功德。如是異生、聲聞、獨覺之布施,亦是除苦得樂之因。頌曰:

彼諸眾生皆求樂 若無資具樂非有 知受用具從施出 故佛先說布施論

    其除飢渴疾病寒熱等苦,引生三有安樂之因,倒執為樂,非真實樂,世人於彼增上貪著。然彼所著除苦之樂,若無能對治眾苦顛倒體性之欲塵受用具,亦不得生,其除苦因之欲塵境,未修布施福業者亦不得有。解一切眾生意樂根性之佛薄伽梵,由見此故,於說持戒等之前先說布施。

    今說施者縱不合理,然亦能得隨順之果,成就施性。頌曰:

悲心下劣心粗獷 專求自利為勝者 彼等所求諸受用 滅苦之因皆施生

    如諸商人捨極少物求大財聚,較諸乞丐所求尤多。故於布施亦應敬重。彼雖不能如諸佛子隨大悲轉不求施報,唯享施樂。然於布施不見過失唯見功德,亦能獲得圓滿財位,滅除自身飢渴等苦,故彼亦是滅苦之因。

    又此非悲愍他,唯求自身除苦而行施者。頌曰: 

此復由行布施時 速得值遇真聖者 於是永斷三有流 當趣證於寂滅果

    如云:「善士常往施主家」。信樂施者由行施時得值聖人,聞彼說法,了知生死都無功德,親證無垢聖道,永斷無明息滅眾苦,棄捨無始傳來生死相續,以聲聞乘及獨覺乘而般涅槃。由是當知諸非菩薩者所行布施,亦是得生死樂與涅槃樂之因。

發誓利益眾生者 由施不久得歡喜

    諸非菩薩者,不能與布施同時便得享受布施之樂果,由彼不能現見施果,故於布施容不修行。但諸菩薩由布施同時滿足求者,便得享受所欲施果勝妙歡喜,故能一切時中歡喜布施。

    由此道理,頌曰:

由前悲性非悲性  故唯布施為要行 

    一切之增上生與決定勝之因,皆是布施。

    前說菩薩常殷重行施,以諸財物滿足求者時,即生殊妙歡喜。

    其喜相云何?頌曰:

且如佛子聞求施 思惟彼聲所生樂 聖者入滅無彼樂 何況菩薩施一切

    且如菩薩聞諸求者乞施之聲,思惟彼聲便覺此輩是向我來乞者,心中數數發生歡喜,此較入涅槃之樂尚為殊妙,況施內外一切財物滿足求者。問:菩薩布施內外一切財物,身無苦耶?答:諸大菩薩,割身如無情物,能無痛苦。虛空藏三摩地經云:「如大娑羅樹林,若有人來伐其一株,餘樹不作是念,彼伐此樹未伐我等,於彼伐者不起貪瞋,亦無分別。菩薩之忍亦復如是,此是最清淨忍,量等虛空」。寶鬘論亦云:「彼既無身苦,更何有意苦,悲心救世苦,故久住世間」。諸未得無貪位者,遇違害身之境,其身定生痛苦,然為利有情故,適成精進之因。頌曰:

由割自身布施苦 觀他地獄等重苦 了知自苦極輕微 為斷他苦勤精進 

    菩薩觀察地獄旁生餓鬼等趣,其身恒受重苦逼迫,較自割身之苦何止千倍,乃於自己割身之苦不覺其苦,為斷他有情地獄等苦,起大精進。

    為明布施波羅蜜多之差別。頌曰:

施者受者施物空 施名出世波羅蜜

    彼岸,謂生死大海之彼岸,即盡斷煩惱所知二障之佛果。到達彼岸,名到彼岸。聲明云:「若有後句不應減去」。由此,未減業聲故具成密字,或是枳顆答羅等攝故留摩字尾音。此是別說慧攝持者,由布施等與波羅蜜多相同亦名波羅蜜多。由迴向差別,亦定能到彼岸,故布施亦得波羅蜜多之名。下說之持戒等,應知亦爾,此名波羅蜜多之布施。若於施者受者施物皆無可得,般若波羅蜜多經中說名出世波羅蜜多。以不可得即出世間故,有所得者世俗諦攝即世間性故,未得菩薩地者不能了此義。

    復次頌曰:

由於三輪生執著 名世間波羅蜜多

    即前布施若於三輪有所得者說名世間波羅蜜多。

    今以智慧差別,宣說極喜地之勝妙功德。頌曰:

極喜猶如水晶月 安住佛子意空中 所依光明獲端嚴 破諸重闇得尊勝

    極喜言是說此地名。尊勝謂勝一切違品而住。此以智慧為性,安住於佛子之意中,故其居處高顯。極歡喜地,前說破除一切重闇,尊勝而住。以喻明此義,猶如水晶月。

 

第二菩提心離垢地

    已說第一菩提心,今說第二。頌曰:

彼戒圓滿德淨故 夢中亦離犯戒垢

    諸地皆以勝慧為性,今以戒波羅蜜多等能依功德,顯示第二菩提心之差別。由不忍受煩惱故,不生苦故,滅憂悔火得清涼故,或由是安樂之因善士所行故,名曰尸羅。此以七能斷為相,無貪無瞋正見三法是七能斷思之發起。故約能斷及發起而言戒,即十善業道也。戒圓滿謂戒至極。德淨,即清淨功德,淨字亦通戒,謂戒圓滿清淨也。由自身功德清淨故,戒即最為超勝。彼菩薩由成就如斯戒德故,竟至夢中亦不為犯戒垢所污也。

    又彼菩薩云何而得尸羅圓滿,功德清淨耶?謂此菩薩安住菩薩第二地時。頌曰:

身語意行咸清淨 十善業道皆能集

    如菩薩第二地云:「佛子!菩薩住離垢地,性自遠離一切殺生,不畜刀杖,不懷怨恨,有慚有愧,仁恕具足,於一切眾生有命者,常生利益慈念之心。尚不惡心惱諸眾生,何況於他起眾生想,故意而行殺害。性不偷盜,菩薩於自資財常知止足,於他慈恕不欲侵損。若物屬他,起他物想,終不於此而生盜心,乃至草葉不與不取,何況其餘資生之具。性不邪淫,菩薩常於自妻知足,不求他妻。於他妻妾他所護女親族媒定及為法所護者,尚不生於貪染之心,何況從事,況於非道。性不妄語,菩薩常作實語、真語、時語,乃至夢中亦不忍作覆藏之語,無心欲作,何況故犯。性不兩舌,菩薩於諸眾生無離間心,無惱害心,不將此語為破彼故而向彼說,不將彼語為破此故而向此說。未破者不令破,已破者不增長,不喜離間,不樂離間;若實若不實,不作不說離間語。性不惡口,所謂毒害語、粗獷語、苦他語、令他瞋恨語、現前語、不現前語、鄙惡語、庸賤語、不可樂聞語、聞者不悅語、瞋忿語、如火燒心語、怨結語、熱惱語、不可愛語、不可樂語、能壞自身他身語,如是等語皆悉捨離。常作潤澤語、柔軟語、悅意語、可樂聞語、聞者喜悅語、善入人心語、風雅典則語、多人愛樂語、多人悅樂語、身心踊悅語。性不綺語,菩薩常樂思審語、時語、實語、義語、法語、順道理語、巧調伏語、隨時籌量決定語,是菩薩乃至戲笑尚恒思審,何況故出散亂之言。性不貪欲,菩薩於他財物,他所資用,不生貪心,不願,不求。性離瞋恚,菩薩於一切眾生,恒起慈心、利益心、哀愍心、歡喜心、和潤心、攝愛心。永捨瞋恨,怨害熱惱,常思順行,仁慈祐益。又離邪見,菩薩住於正道,不行占卜,不取惡戒,心見正直,無誑無諂,於佛法僧起決定信。以身圓滿初三善業道,以語滿中間四,以意滿後三,故能修集十善業道。」此十善業道,初發心菩薩不修集耶?彼雖亦修,頌曰:

如是十種善業道 此地增勝最清淨

    彼初發心菩薩未能如是。頌曰:

彼如秋月恒清潔 寂靜光飾極端嚴

    寂靜謂防護諸根,光飾謂光明顯現,雖有如是清淨尸羅。頌曰:

若彼淨戒執有我 則彼尸羅不清淨

    如寶積經云:「迦葉!若有苾芻具足淨戒,以別解脫防護而住,軌則威儀皆悉清淨,於諸小罪生大怖畏,善學所受一切學處,身語意業清淨圓滿,正命清淨,而彼苾芻說有我論。迦葉!是名第一破戒似善持戒。乃至,迦葉!若有苾芻具足修行十二杜多功德,而彼苾芻見有所得,住我我所執。迦葉!是名第四破戒似善持戒」。頌曰:

故彼恒於三輪中 二邊心行皆遠離

    於誰有情,修何對治,由誰能離之三輪,皆能遠離有事無事等二邊執心也。

    如是已說菩薩圓滿淨戒。今當說餘人淨戒功德較布施等為大,是一切功德之所依。頌曰:

失壞戒足諸眾生 於惡趣受布施果

    彼修施者,若能具足淨戒,當於人天中感最圓滿殊勝之財位,然有墮惡趣中而受圓滿大財位者,如獨一地獄,龍象牛馬猿猴等畜類,及大力鬼類,由彼眾生修施而失壞戒足之所招感。故頌曰:

生物總根受用盡 其後資財不得生

    如有人見下少種子可得大果,為得後果故更下多種,則其果聚增長不絕。

若痴人不知下種,以種為食,由生物總根永盡故,豈能更生圓滿大果。如是最極痴人,由無淨戒故,於非處中受用財位。前果用盡,新果未修,此後遂難更得感生資財。

    又離戒足者,非但難得圓滿財位,即再出惡趣亦屬不易。頌曰:

若時自在住順處 設此不能自攝持 墮落險處隨他轉 後以何因從彼出

    若時隨欲自在不依賴他住人天趣,猶如勇士住隨順處脫離繫縛。設於此時不自攝持,如勇士被縛投山澗中。墮惡趣後更以何因從彼出耶!遂長流轉惡趣之中。如經云:「假使後生人中,亦當感二種罪報。」

    由犯戒是眾患之根本。頌曰:

是故勝者說施後 隨即宣說尸羅教

    故戰勝一切罪惡者,為令布施等功德不失壞故,於說布施後,即說持戒之教。頌曰:

尸羅田中長功德 受用果利永無竭

    由為一切功德所依故,尸羅即良田。若於彼田中長養施等功德,則因果展轉增長永無間竭,成大果聚長時受用。故頌曰:

 

諸異生及佛語生 自證菩提與佛子 增上生及決定勝 其因除戒定無餘

 

  如經云:「十不善業道,上者地獄因,中者畜生因,下者餓鬼因。於中殺生之罪,能令眾生墮於地獄畜生餓鬼,若生人中得二種報,一者短命,二者多病。偷盜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乃至一者貧窮,二者其財不得自在。邪淫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乃至一者妻不貞良,二者不得隨意眷屬。妄語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乃至一者多被誹謗,二者為他所誑。兩舌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乃至一者眷屬乖離,二者親族弊惡。惡口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乃至一者常聞惡聲,二者言多諍訟。綺語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乃至一者言無人受,二者語不明了。貪欲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乃至一者心不知足,二者多欲無厭。瞋恚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乃至一者常被他人求其長短,二者恒被他人之所惱害。邪見之罪亦令眾生墮於地獄畜生餓鬼,若生人中得二種報,一者生邪見家,二者其心諂曲。十不善業道能生此等無量無邊眾大苦聚」。又云:「十善業道,是人天乃至有頂處受生因。又此上品十善業道以智慧修習心狹劣故,怖三界故,闕大悲故,從他聞聲而解了故成聲聞乘。又此上品十善業道修治清淨,不從他教自覺悟故,大悲方便不具足故,悟解甚深緣起法故成獨覺乘。又此上品十善業道修治清淨,心廣無量故,具足悲愍故,方便所攝故,發生大願故,不捨眾生故,淨治菩薩諸地故,淨修一切諸度故,成菩薩廣大行」。由是道理,故說除十善業道外,無餘方便能使異生、聲聞、獨覺、菩薩隨其所應,獲得增上生生死之快樂,及決定勝非苦非樂為性之解脫也。頌曰:

猶如大海與死屍 亦如吉祥與黑耳 如是持戒諸大士 不樂與犯戒雜居

    黑耳是不吉祥之異名。今進說持戒波羅蜜多之差別。頌曰:

由誰於誰斷何事 若彼三輪有可得 名世間波羅蜜多 三著皆空乃出世

    若於彼尸羅有三輪可得,說名世間波羅蜜多。即彼尸羅若無前說三輪可得,說名出世波羅蜜多。

    由說此地功德門,明圓滿尸羅波羅蜜多。頌曰:

佛子月放離垢光 非諸有攝有中祥 猶如秋季月光明 能除眾生意熱惱

    言離垢者,謂由十善業道令無垢故,即第二地菩薩之實名。猶如秋月放離

垢光明,能除眾生之熱惱。如是菩薩月輪所放離垢光明,亦能遣除意中由犯戒所生之熱惱也。此非生死所攝故非三有,然是三有中之吉祥,一切圓滿功德皆隨彼轉故,是四洲轉輪聖王之因故。

第三菩提心發光地

    今當說第三菩提心。頌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