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達賴喇嘛尊者

喇嘛網 日期:2022/12/28  編輯部

2008年5月30日 講者:達賴喇嘛尊者

 地點:英國牛津謝爾登劇院

主題:對佛教傳統有更廣泛的了解

2008 May 30: His Holiness will give a public talk at the Sheldonian Theatre in Oxford on the wider understanding of the Buddhist tradition.

 

 

我認為根據我們的經驗,如果你想盡量去探究,就如我昨天所提到的。

看,我在哪裡?是這個身體嗎?

我的一位科學家朋友有一次曾提到過,靈魂,對於那些相信有靈魂的人,通常會遇到困難尤其是深入學習腦部細節的內容,因為沒有主要的控制區

事實上這些科學家並不是佛教徒。我不知道(這些科學家)是否有信仰。基本上大多數都是沒有信仰 他提到他知道一些關於佛教的無我的觀點。

他說根據他們的發現,佛法裡「無我」的觀點更容易接受 他這樣說道。有可能在你大腦某處的某個位置,我可能就在那裡, 但是沒有。

「心」就像許多印度大師所說或者所相信的那樣,在心中我是存在的。

於是做此觀察,並非感官的心識(之中有我),因為在做夢的時候或是熟睡的狀態中感官的心識沒有作用,但我是存在的。

我們有著明顯的體驗,當我們看見某樣事物,很自然地,我們會感覺我看到了

那種視覺,我們通常稱之為我的眼睛,通過我的眼睛我看到了,通過我的耳朵我聽到了。但真正的見者及聞者並非感官的心識

第六識,又有分在醒來的狀態, 在做夢狀態,在深度睡眠狀態,我仍舊在那裡。昏倒無意識的狀態,我們通常形容(昏倒)的這個人現在是沒有意識的狀態,所以人還是在那裡。

如果你殺了個人,毀壞了那個人的身體,當然,這是起謀殺案。

這意味著那個人的「我」在那裡。就以第六識而言,當時失去了知覺 更進一步來說,在呼吸和心跳都停止後,我們的意識開始融入時,大腦功能會在短時間內停止或死亡。有些人經歷過死亡後的過程,醫學已證實死亡,但是他們的身體仍舊保持非常鮮活,包括我的導師在內,在他醫學證實死後13天「仍在住持心法」,他的身體仍然非常鮮活。

所以,我們的解釋是微細的心識仍然還在身體裏。 所以,那個微細的心識是他自己嗎?不是,那個微細的心識在某段時間很活躍,在某段時間又不是很活躍,所以有現起跟無現起心識之別,但我並無現起跟無現起之別。

 

所以這就很難在微細的心識中指出說這就是我。因此,無論是我們身體的部分,還是心識的部分,都無法確認這就是我

但是我肯定存在。我在這裡,我在講話。我是佛教徒,我是西藏人,我是人類。沒有任何爭議的。

我仍舊在這裡。還有我們有感覺有我的存在,這是對的 我的心識,我的身體都是它的。這是真實的。如果你沒有解剖分析的話,便沒有任何爭議和不同意見。

我在這裡。

但是如果你仔細解剖分析的話,我們就無法找到。那意味著無尋無找的名言當中才有,尋找之後是找不到的 。

正如寂天論師所說的,就像一隻手,所有的這些部分組合在一起,然後手就在那裡了。但是如果你仔細解剖分析,哪一個是真正的手呢?

這個,這個…? 都不是,我們找不到它。

手指也是如此,這部分,這部分…我們找不到它。花也同樣如此,顏色、形狀、材質…所有這些花朵的顏色,花朵的形狀,花朵的材料,那麼什麼是真正的花呢?除了顏色、形狀、材料之外,根本沒有真實的花。同樣,人的我,除了身體和心識之外,我們也找不到所謂的人我,這不代表從形狀、顏色尋找哪裡有花,最終都找不到花 ,但不能因此否定花的存在

沒有了事物,何來的特徵?

還有今天早晨我也提到過,現在(當下),如果仔細解剖分析的話,就沒有現在這個時間,但是沒有經過分析,「現在」可被概略地成立,有一個不用分析的方法就可以知道我就在那裡,所以在這裡關於我的感覺是非常重要,某種強烈的自我感覺是非常有必要的。

特別是當我們和我們的情緒交戰,與我們的情緒進行作戰時,你需要強烈的自我感覺。

為了提升對抗煩惱的想法,為了開發毅力,為了開發自信,強烈的自我感覺是非常有必要的。這些都是名言層面的。

便是二諦 (勝義諦及世俗諦)

特別是像那些菩薩,他們的存在只為了利益一切有情眾生,為了生起這種無限利他的心,這種自信是非常必要的。

在此你就需要強烈的自我感覺。明白嗎?

這就是關於空性的含義,哈哈哈…

任何認真思考和分析這些內容的人,最終,你一定會得到某種程度的覺受

當然,我自己的經驗非常的有限,很少很少,但是比沒有好,只是有一點經驗。

所以當我想起龍樹等這些偉大的哲學家們的推理時,根本沒有獨立存在的事物…然而又些記憶,正在想理由的時候 ,某些時刻,會有感到虛無的這種經驗

,我想這應該是靠近,從事物上沒有獨立存在的性質,比如,當我在想我在哪?沒有我。

尤其是當我看著我自己的身體時,哦,我在哪裡?同樣檢查我的心識。答案是沒有,不存在。會有種空的感覺,帶著這種感覺,保持著這種感覺一段時間, 然後再去看周圍的人,的確,他們出現在那裡。在那裡自主地出現。但是由於某些經驗和感受,於是就開始產生幻象,雖然沒有即刻在情緒上產生效果,

但是看來好像對我們的負面情緒逐漸產生了影響,因為每個負面情緒的產生都是源於我們的(自性)看法

事物的顯現是獨立存在的。所以,我們理所當然認為這是真的,所以會有絕對的好,以及絕對的壞。

因此,這更加深我們負面情緒的基礎,(空性的思維)會逐漸鬆動這種看法

負面的情緒很強烈,但沒有正理為依據 。

所以,我認為練習空性的目的或意義就在於此。

相關文章:
菩薩如何實踐方便波羅蜜 緣氣:(5397)

上一篇(一切瑜伽之發心二:空正見) 回目錄 下一篇(一切瑜伽之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