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網 日期:2002/01/20   報導

  

佛子遙念貝諾法王YouTube影片 

◎舊派寧瑪巴掌教法王 貝諾仁波切的弘法因緣在蓮師的巖藏法中屢有預記。在惹那林巴及嘉稱寧波的巖藏法中有云:「在噶陀的南方,一位稱為諾布的即將誕生。由於他不可思議的,凡與他接觸、學習者將可以一生成就的法要,迅速證得果位。」 
          
法王五歲時被迎請至白玉主寺升座,堪布雅噶授與法王皈戒、文殊灌頂、一尊珍貴文殊佛像及為法王寫了一篇長壽祈請文。昆桑謝拉的再世﹙前一世秋竹仁波切﹚授與法王外別解脫戒、內菩薩戒及密三昧耶戒,使得法王成為具足三種戒律的金剛總持。前一世秋竹仁波切晚年常說:「若無法將所有大圓滿的灌頂及口訣傳給 貝諾法王,我這暇滿人身就浪費掉了!」之後,秋竹仁波切將一切顯、密、大圓滿的灌頂與口訣完整地傳給 貝諾法王,使得法王成為顯密佛法的教主。 貝諾法王到達印度之後,從達賴喇嘛處接受時輪金剛等教法,此外與敦珠法王及頂果法王等彼此相互傳法,互為師徒,彼此心融合為一。
 

 

【貝諾法王】

    貝瑪諾布仁波切,為現今寧瑪巴掌教領袖,亦是白玉派第十一代法王。被認証為印度班智達中最殊勝之無垢友轉世,同時也是釋尊時代金剛手菩薩再來的化身。

    法王誕生於西元一九三二年,藏曆水猴年十二月,幼年時即示現諸多神奇成就。當他還是小孩子時,有一天拿著一支珍貴的金剛杵玩耍,一不小心掉落在地上,將它打破成兩截。因害怕上師的責備,他用自己的唾液將斷成兩截的金剛杵重新黏合起來,此金剛杵卻因而比以前更加堅硬。某天,一位老年人走向仁波切,並堅持請仁波切為他修頗哇法(註1)。仁波切很天真的答應了並依法修持。過了一會兒,仁波切很驚訝地發現這老年人已經往生了。他對躺在對面屍體再度修法,企圖挽回老人的生命,當老年人甦醒時,仁波切鬆了一口氣,但老年人卻說:「天呀!仁波切為何把我叫回來?我己經在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淨土了!」

 在1993年印度菩提迦耶的寧瑪祈願法會上,來自世界各地的寧瑪派傑出代表一致推舉 貝諾法王是繼敦珠法王、頂果欽哲法王之後,為當今寧瑪派掌教法王,此殊榮實至名歸也!晉美彭措法王經長讚嘆 貝諾法王已成肉身佛,西藏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經常在大庭廣眾之下,稱讚 貝諾法王為寧瑪教法的弘揚所作的貢獻與努力。 敦珠法王在他的全集中有提到:「在此末法時期,因有 貝諾法王建廟安僧,說法與閉關實修等三輪不可思議的佛法事業,為繫顯密佛法的命脈而不使其中斷。於此特別希望 貝諾法王無始的金剛本質永不離開,願師君三尊之教法能與虛空同壽!」

【蓮師授記】

    舊派寧瑪巴掌教法王貝諾仁波切的弘法因緣在蓮師的巖藏法中屢有預記。惹那林巴及嘉稱寧波的巖藏法中有云:「在噶陀的南方,一位稱為諾布的即將誕生。由於他不可思議的智慧與慈悲,凡與他接觸、學習者將可以一生成就的法要,迅速證得果位。」

    舊派寧瑪巴白玉傳承,是寧瑪六大主寺中最殊勝的傳承之一。遠在白玉創建主寺以前,當文成公主入藏經過白玉主寺該處時,便預言此處將來會出現許多得道高僧及成就者,並在該地種了一顆樹。除了蓮師加持該地外,大譯師毗盧遮那在前往渣瓦龍,路經白玉時,亦種下一顆柏樹,並預言此處會有興盛的佛學院與閉關中心。如此殊勝的徵兆與蓮師授記噶陀的南方不謀而合。

    與金剛薩埵及金剛手菩薩在本質上無二無別的貝諾法王為了利益無邊的眾生,在輪迴未空之際會任運地示現許多化身,其中最為大眾所熟知的有十一位化身。首先,他最初示現為松贊崗波王主掌佛法事務之大臣噶拉東真、其後為毗瑪拉密渣(無垢友)、赤松德真王的第二個兒子拉誰當真、蓮師二十五個弟子之一喇龍巴基多傑、巖藏導主桑傑林巴、巖藏取者嘉稱寧波、卓旺貝瑪諾布、多竹千昆桑先翩(第一世多竹千法王)、多竹千彭措久涅(第二世多竹千法王)、卓旺巴千杜巴(第二世貝諾法王)及此世貝諾法王共十一位化身。

 

【聖童認證】

    第五世奏遷仁波切圖滇卻吉多傑曾預言:「在聖地波窩的上方,一座峻嶺的山腳處,四周圍繞著翠樹秀湖,南方有大河婉蜒流過,有一對夫妻名蘇南及尊寄,此高貴的聖童將於水猴年出生,擁有偉大的德行,他將對教法與眾生有極大的利益。」

 

【接受教法】

    法王五歲時被迎請至白玉主寺升座,堪布雅噶授與法王皈戒、文殊灌頂、一尊珍貴文殊佛像及為法王寫了一篇長壽祈請文。昆桑謝拉的再世(前一世秋竹仁波切)授與法王外別解脫戒、內菩薩戒及密三昧耶戒,使得法王成為具足三種戒律的金剛總持。前一世秋竹仁波切晚年常說:「若無法將所有大圓滿的灌頂及口訣傳給貝諾法王,我這暇滿人身就浪費掉了!」之後,前一世秋竹仁波切將一切顯、密、大圓滿的灌頂與口訣完整地傳給貝諾法王,使得法王成為顯密佛法的教主。貝諾法王到達印度之後,從達賴喇嘛處接受時輪金剛等教法,此外與敦珠法王及頂果法王等彼此相互傳法,互為師徒,彼此心意融合為一.

 

【利他事業】

    1959年,法王遠離家鄉至印度,原來佛法興盛的西康已不復存在,法王當時曾經想到身處此五濁惡世,不如閉關專修。後來因不忍寧瑪教法像彩虹般逐漸消失,法王重新思維並立誓要以三輪佛法事業讓佛法能再度興盛。在1963年時,法王在南印度興建南卓林寺,當時法王身上只有五百盧比,剛開始時也只有八位出家眾。由於法王不屈不撓地辛勤灌溉,至今已有小學學僧一千多名、佛學院學僧五百名、阿尼僧眾四百多名及閉關行者四十至五十名,超過三千名僧眾。他們的衣、食、住、醫藥全由法王一人負擔。此外,法王每年派出祖古及堪布五十多位至世界各地弘化、遍樹法幢。

    法王至今已給過數千人剃度授戒,除了授與教法及灌頂之外,他也提供人們各類問題的解答。日復一日,從早至晚,法王無私地工作以利益在世者、臨終者及往生者。在他第四次回西藏時,他重建白玉主寺及各分寺。在香港、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美國、英國、法國…等國家都建立了佛法中心,給予世界各地無數的弟子教法及灌頂。

在一九九三年印度菩提迦耶的寧瑪祈願法會上,來自世界各地的寧瑪派傑出代表一致推舉貝諾法王是繼敦珠法王、頂果欽哲法王之後,為當今寧瑪派掌教法王,此殊榮實至名歸也!晉美彭措法王經常讚嘆貝諾法王已成肉身佛,西藏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經常在大庭廣眾之下,稱讚貝諾法王為寧瑪教法的弘揚所作的貢獻與努力。敦珠法王在他的全集中有提到:「在此末法時期,因有貝諾法王建廟安僧,說法與閉關實修等三輪不可思議的佛法事業,維繫顯密佛法的命脈而不使其中斷。於此特別希望貝諾法王無始的金剛本質永不離開,願師君三尊之教法能與虛空同壽!」

 

【南卓林寺「蓮花生大士紀念殿」】

  南卓林寺「蓮花生大士紀念殿」,是當今藏傳佛教最大的佛殿。融合了現代建築與藏式大殿的風格,內部有五層樓高的大金殿(印度人稱南卓林寺「蓮花生大士紀念殿」為大金殿),正面壇城是三尊高達二十公尺相好莊嚴的大佛。佛殿主尊為釋迦牟尼佛,左尊為蓮花生大士,右尊為無量壽佛(長壽佛),雕工細緻的法王座與達賴喇嘛的法座立於大佛之前。四面牆上畫滿了無數精緻的大唐卡,大殿門口外牆則為四大天王之大唐卡。

  法王自西藏到印度之後,歷經種種艱辛困難,由於法王與僧眾弟子長期的努力,佛殿完成了,佛殿旁的二十一度母殿及高級佛學院也完成了。由於法王的慈悲願力,此地已成為當今弘揚藏傳佛教,最重要的佛學重鎮之一。四大教派的仁波切喇嘛們,以及全球對藏傳佛教有興趣之各國修行者,都聚會在此地修學佛法。除了修行者之外,印度、西藏、尼泊爾以及世界各地的兒童只要對佛法有興趣,不須什麼供養也可以到寺廟出家,所以在寺中可以看到為數不少的小喇嘛。

 

【貝諾法王對世界及台灣的開示】

    現在是五濁惡世來臨的時代,因此一切人類的煩惱念頭都會增盛,各地區的戰爭、病災等許多不祥之事也產生出來,因而我們很少有安樂,所以大家要好好地冷靜思惟:世間一切的苦樂都是根據「因果」來的,不可能有和因果無關的苦樂會產生。大家應遵從佛的指導,按照善知識的開示好好地遵循因果,互相培養愛心,就如對待同胞手足般彼此關愛照顧。財物的不順或衰損要好好用忍耐之心來修安忍,而欺騙、嫉妒這樣的行為儘可能停止,不要造作。

    我們在這世間,唯一能夠救度輪迴痛苦的,只有三寶,再也沒有別的了!這世間有大力神、大力鬼及兇猛厲神等等,種類非常地多,但是他們自己卻都還沒有辦法脫離輪迴之苦,一個也沒有脫離過!由此之故,這些大力鬼神是沒有辦法救度我們解脫於輪迴痛苦的。能夠救度我們的是已經消除一切過失、具足一切圓滿功德的「三寶」。

    所以我們自己應對三寶具足虔誠的恭敬心、信心和清淨心,若能圓滿具足這些的話,在任何情況下三寶都會護佑你、幫助你,包括此生的病災、兵災、飢餓等等,還能消除業障,連破戒等事也都可以得到保護和救度。至於壽命、福報、財產的增廣,若祈請三寶,也能夠如願實現的,並且來世相同地不會遭受惡道之苦。以究竟而言,則可到達極樂淨土或其他佛的淨土。

    具足虔誠的恭敬心、清淨心好好祈請三寶,絕對可以得到保護和救度的。所以,平時對三寶應具足堅定的信心,以因果作為明証而和諧相處。

    當我們遇到一點點痛苦或困難時,比如說各類的病災也好、財物損失也好,或地區上的各種困難也好,這些情況來臨時,心裡不要一直苦受,若心中一再想著這些痛苦的話,會給自己的身體帶來疾病,也會增添心的病,沒有任何好處。所以有任何事情發生時,我們的心要信任三寶,無論發生何事都要祈請三寶關照。時時刻刻,自心能夠徹底信賴三寶的話,那麼全世界、特別是台灣整個地方,將會帶來和平及安樂。由於最切要的是遵循因果,所以要好好地守護因果。謝謝。吉祥如意!

 

 

【法王給弟子的一封信】

敬愛的同學們:

    與法相關的典故,要經常放在心裡。我們除了今生與來生之外,別無他事。自是要為來生著想,很重要。為什麼呢?因為,流轉於無邊的輪迴中,飽受著無盡的痛苦。能解救這個痛苦的,除了三寶之外,再也沒有誰了。主要是:自己相信因果、並知取捨,最為要緊。 

 

 

    由於追求現世的財富、幸福而「不知足」,故造成今生不論從事什麼工作都無法做到,縱然勤奮,亦無所獲。主要應:祈求三寶。

    修學佛法,主要是:依止具德上師,凡師所囑,竭誠遵從。上師所教的前行:人身難得、壽命無常、業力因果、輪迴過患(以上是四轉思惟)、解脫功德、調整轉心,是很重要的事。還沒有生起「出離輪迴」的心以前,修行就像是個「影子」一樣,無法做得很正確。未證得大菩提前,要勤修四轉思惟,這樣的話,自己的心和法就可以結合在一起。

    為了證得佛果,「大乘之道的基礎」如果具有的話,就已經足夠了;沒有的話,就是很欠缺、遺憾的。此基礎即是「利他菩提心」,這樣的菩提心,以「分別心」來做的話,就是不清淨的菩提心。「利他菩提心」:首先對自己的母親發起;其次,對無邊的所有眾生,未生起「深切悲愛不忍之心」前,要經常觀想打坐。現在,世俗諦中的願菩提和行菩提的發心,「波羅密多」的道路,要不斷地努力修持。至於「勝義菩提心」:恆常安住空性、大離戲禪定。若經常這樣修持的話,將能漸次清淨二障及其習氣。進而,究竟圓滿的「勝義菩提心」就會生起。這個時候,就能給予一切眾生廣大的利益和安樂。

    然後,就是不共內加行。對著三寶,我們以身、口、意,虔誠地恭敬。秉持著不論身處任何苦樂的因果報應,都只有三寶才能救度我的信念,來求取「皈依」;感念母親的恩德而「發起菩提心」;對於自他一切眾生的罪障,要修持「金剛薩埵」法;自他所有福報,以特殊方便「供曼達」攝持;如甘露雨的「上師相應法」,親自體驗得到心髓的加持等等。自己的三門必須要確實

 

與法融合,這樣做非常重要。

    我們本來清淨,外內情器世間,全部都是淨土,生死的所有眾生,本然皆是佛父佛母。但是,因不清淨的能所二取和錯亂尋思的染污所纏縛,所以一直造作惡業,飽受無邊的痛苦。佛的大慈大悲智慧身、寂靜及半寂半忿的姿態,不同的本尊眷屬和父母等,這「不可思議的佛法」,讓雖然不清淨的所有眾生,全部變成清淨,並助其增長。

 

 

    為了得到究竟普賢王如來的「果」:外器,是本尊淨土;內情一切眾生是本尊的顯相;一切音聲皆是本尊的咒聲;一切念想皆是本尊的智慧或本尊的心中心。禪定之命、咒輪收放、佛身顯相,本然如此。最後,自己確定已經清淨,收攝一切入於大離戲禪定;出定,再觀淨光之本尊,一面二臂。日常行為:應結合生、圓次第等等而禪定。其他,究竟見地上,制心的要訣:應將具德上師視為真佛。收心,有口訣、次第、解說「了悟本心」,不會走上散漫不可收拾。全部大圓滿瑜伽四部,要精勤地實踐禪定,這樣的話,就會得到一生成「果」的因。

 

    但是,心思太放逸、散漫,沒有「很用力」來修行的話,要得到「究竟了義」是很困難的事。應當視為「德行自牧、裨益自身」來修行。

Palyul LogoNyingma Logo

Mugsang Kuchen Rinpoche Photo of His Holiness Penor Rinpoche with Lotus HatMugsang Kuchen Rinpoche Photo of His Holiness Penor Rinpoche with Lotus HatMugsang Kuchen Rinpoche Photo of His Holiness Penor Rinpoche with Lotus Hat

◎ 第一世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世殊勝十一化身中第七位﹔於西元1679年,藏曆第十一耀宗土羊年,誕生在阿丘鎮(金剛持明昆桑謝拉的誕生地)附近極為祥瑞的聖地佳裏。岩藏取者惹那林巴所取出的岩藏法中有一項預言:「噶陀南方牟尼具名生」「他若值遇曼寧怙主(甯瑪巴的具力大護法)岩藏法,將可以迅速獲得修持成就。」這預言又繼續說道:「南卻天法的曼寧怙主的教法持有者,名為貝瑪牟尼(牟尼,或為「摩尼」,皆是諾布的梵音,意即「珍寶」)。」這些預言揭示並協助尋獲第一世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的轉世。
watch
第一世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承認自己是五百班智達之頂嚴──貝瑪拉密渣(無垢友)與金剛持明──伏藏師嘉稱寧波的化身。在孩童時代,他被人昵稱為「嚕毗」。當他在很年輕的時,于孟松地方晉見金剛持明──嚴藏取者祖古明珠多傑,並經允許開始修持南卻(天法)岩藏法。在二十一歲時,晉見金剛持明昆桑謝拉,並盡可能地接受許多珍貴法要。他的主要根本上師為白玉第二代法王貝瑪倫珠嘉措,在他座下,第一世貝瑪諾布仁波切接受了比丘戒和完整的瑪哈、阿努、阿底瑜伽等教法以及「卡傑」、「恭督」、「惹林(惹那林巴伏藏法)」等岩藏法,還有珍貴的「南卻」和「嘉稱寧波」的伏藏教法。從三位大師處,不僅受持了如是教法,也受持了「集經」、「幻化網續」、「心部三法」、「密意集會」與教傳等傳承法教要言之,第一世貝瑪諾布仁波切從他的根本上師處,入瓶水入瓶般、毫無遺漏地接受了所有白玉傳承中實修的教傳與岩傳教法。貝瑪倫珠嘉措傳授南卻岩傳、無二元大手印與大圓滿阿底瑜伽,以及掌中佛等教法給貝瑪諾布仁波切。之後,貝瑪諾布從前行至淨光妥噶(頓超),各個次第的根本修持悉皆圓滿成就,並確信以實證本然清淨見──「徹卻」(立斷)。接著,他並進一步圓滿證悟本初智能的四種見地(法性明悟、悟境日進、淨覺圓滿、諸法盡融法性)而獲得頓超的自然成就。因為他殊勝的證德成就,貝瑪諾布獲得「卓望」(具力成就自在)的榮銜。



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具足如海般的教證智慧,並從許多偉大的上師處接受了無數深廣的教法。他與尼薩的貢噶雷巴炯內以及噶陀的賈瑟蘇南杜伸互為師徒,相互傳手許多新、舊教派的灌頂和口傳。他邀請一切智卻及炯內、錫度仁波切來白玉達果。當時,錫度仁波切為喇嘛昆桑依喜舉行超渡法會,並為兩百多位僧眾授與比丘戒。

值此殊勝際會,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向錫度仁波切獻上無數供養。此外,為了表達對錫度仁波切及第十世夏瑪巴卻竹嘉措的敬意,他舉辦了長壽法會並獻上所有南卻天法、惹那林巴岩藏法的灌頂及喇嘛恭督的口傳。錫度仁波切則給予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阿努瑜伽」的灌頂。

之後,貝瑪諾布仁波切在白玉寺院下方區域建造了一個新的閉關中心,並終其一生主要在此關房中閉關實修。在吉祥的時節,他會為極為廣大的弟子們灌頂、口傳及給予秘密口訣心要。有為數極多的弟子們展現了出生起、圓滿次第的成就瑞兆,圓滿了最高的瑜伽修持。

His Holiness Drubwang Pema Norbu "Penor" RinocheHis Holiness Drubwang Pema Norbu "Penor" RinocheHis Holiness Drubwang Pema Norbu "Penor" Rinoche

當時的德格王滇巴徹令敦請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擔任國師,邀請他造訪並加持他的宮殿──龍竹登。在此次造訪中,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表達了他要依照薩迦派的傳統,表演普巴金剛舞的意願。雖然對此傳承不熟悉,且從未練習過此喇嘛舞,然而仁波切仍舊將此普巴金剛喇嘛舞展現得完美無暇,許多幸運的觀眾還見到仁波切身體騰空、足不履地。在此同時,遠在中藏的薩迦達欽仁波切遙望東方,讚歎道:「今天,在康地東方有一大菩薩正在做普巴金剛喇嘛舞,令無數見聞者悉皆解脫!」

當他造訪德格倉喇時,卓望仁波切建立了定期舉辦「通珍根敦利布(觀世音七世加持丸)」偉大成就法會的傳統。他在當地利益眾生的覺悟事業深深地為當代偉大的成就者,諸如:一切智錫度仁波切、蘇貞初欽仁千等所稱讚。

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的主要心子為噶瑪劄西及多傑劄西。有許多他的弟子們在一生中達到圓滿的證悟。
 

阿彌陀佛

知道已經達成利益眾生及護持聖教的神聖使命,卓望貝諾仁波切於西元1757年,也就是他七十五歲時,在種種成就的瑞兆中,將他的覺心融入法界。他神聖的金剛肉身舍利被安置在他秘密關房的一座木制舍利塔中。


第二世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巴千都巴,也叫做「卓望貝瑪昆桑諾布」,是白玉傳承第九代的法座持有者,也是法王十一位殊勝化身中的第十位。第一世貝諾法王圓寂前,指著室外的一棵柏樹說:「當此柏樹初生果時,我之轉世亦必在來。」後來,果如前是法王的預言,殊勝轉世果真於那時再來。第八代法王──噶瑪古千三世多雅卻吉尼瑪曾在夢中見到一座舍利塔,塔中瓶門內有蓮花牟尼寶珠,這也預記了第二世貝諾法王的轉世。另外,尊貴的導師──第一世蔣貢工珠(康楚)仁波切羅卓泰耶和許多已經照見自性的諸位大師們都一致確認貝諾法王二世的轉世無誤。而與第二佛龍欽巴尊者和無垢友尊者無二的噶陀堪欽雅嘎仁波切雅吉旺波貝瑪雷則也以智能觀照化身(貝諾法王)為「金剛手菩薩、卻倫噶當巴法王、赤松德真王的天子依喜洛巴、蓮師二十五弟子中的拉龍巴吉多傑、大伏藏師桑傑林巴、第一世多足千仁波切昆桑賢遍、第二世多足千仁波切多足吉美彭措炯內」的歷代轉世。九歲時,仁波切親見蓮師並蒙受加持,並從八代法王卻吉尼瑪處受皈依戒,聽聞「惹那林巴伏藏」、「南卻天法」、「嘉稱寧波伏藏」、「噶瑪林巴伏藏」等伏藏教法等一切種類,還有多康及衛藏地區的二重法軌和教傳傳承之一切法門,以及甘珠爾(大藏經)和大寶伏藏等岩傳。

Namdroling Monastery's Nyingmapa Buddhist Vihara - the Golden TempleNamdroling Monastery's Nyingmapa Buddhist Vihara - the Golden TempleNamdroling Monastery's Nyingmapa Buddhist Vihara - the Golden Temple

仁波切二十一歲時,上師噶瑪多雅卻吉尼瑪圓寂,仁波切至為悲痛。印為尚未從上師處學完「八大黑嚕嘎心要」,後來上師連續三天入夢中傳授,自此仁波切具有超凡之能力與迅速閱讀的能力。加通錫度仁波切表示,第八代法王已經以本智心印灌頂給其心子貝諾法王。

仁波切由堪布雅嘎那裏,得到種姓寶冠,執掌從龍樹菩薩以來的戒律傳承,為上座長老﹔從米龐仁波切和蔣貢工珠仁波切處得到許多成熟解脫的甘露法教,全部都修學圓滿。

法王於一生中,對於具足信心的有緣弟子敷演多次大灌頂法會。特別又因為夢兆,傳授過五次的大寶伏藏法。仁波切亦是精通五明者,也教導弟子學習。

伏藏導師桑傑林巴預言過白玉大圓滿傳承將會出現佛學院,宏揚顯密二乘的教法。一如其預言,第二世貝諾法王再1922年于白玉寺中創建佛學院。此外,法王也興建許多新的寺院。

第二世貝諾仁波切在修持方面,現前明空本淨之本智,獲得光明頓超之驗相增長之相,並擔負起禦眾持明憤怒 金剛及 教授深法的重責大任,對於白玉教法的傳承和光明實體之教法都有直接或間接無上的復興功勞。

上師堪布雅嘎思念仁波切,仁波切及以其身示現於空中。雅嘎仁波切詢及其身體狀況及其它﹔仁波切表示:他已經能夠自在出入法界,唯一遺憾的是未能多隨侍上師,但是承諾上師將迅速再來。1932年三月,也就是第三世法王出生的那年,第二代法王回歸法界。時年四十七歲。經由堪欽雅嘎仁波切多次勸請,果如所願,殊勝化身於該年十二月亟速降臨,應化度眾。

第三世貝諾法王公認為印度大班智達貝瑪拉密渣(無垢友)化身,於西元1932年(藏曆水猴年)十二月降生在東藏康省(西康)一個稱為波沃的地方(古稱波密,又稱波窩)。父親叫做蘇南久美,母親叫做宗吉。此村落在寒冷乾燥的冬天是看不到花朵的,但是仁波切誕生時,此地卻出奇地綻放芬芳的花朵。根據第五世卓千仁波切以及噶陀堪欽雅嘎仁波切的預言,指認出第三世貝諾法王。第五世卓千圖登卻吉多傑如是說出貝諾法王的出生地:

聖地部波上方之處中 妙主岩山任運莊嚴頂

種種綠樹海寨莊嚴飾 極淨清涼大河南邊流

父母蘇南吉其名具者 吉勝慧兒于水猴年生

教眾藥石善名妙善升 卓千王世卻吉多傑志

五歲時,貝諾仁波切被迎至西康白玉祖寺,在上一世秋竹仁波切圖滇卻吉達瓦和第十代法王──第四世噶瑪古千仁波切噶瑪帖秋寧波的主持下,在其前世的法座上行坐床典禮,正式認證他為第二世貝諾法王巴千都巴(1887~1932)的轉世,及成為第十一代白玉傳承法座持有者。

一位當代精通大圓滿的卓越行者──堪布雅嘎(噶陀堪欽雅嘎)預見此新轉世的特殊使命,而給予此孩童皈依戒、文殊菩薩灌頂和一尊神聖的佛像,並為他寫下至今仍被全球成千上萬弟子持誦之長壽祈請文。

甯瑪巴的六大寺廟之一──白玉南卻祥丘卻林,乃在當代德格王拉千蔣巴彭措及翠千桑給登巴的贊助下於西元1665年興建。蓮花生大士所預言的岩藏取者及卓越的大圓滿上師──持明昆桑謝拉,是此寺的開山祖師。昆桑謝拉是大成就者噶瑪恰美仁波切與南卻天法虛空藏的岩藏取者──德千祖古明珠多傑的入室弟子。由於上師的加持和自勵,此寺乃迅速地發展成西藏最大的寺廟之一。在子後幾個世紀,白玉寺(通常被稱為「東方輝煌的白玉」)在歷代傳承持有者的領導之下,已成為虔信教法與精進修持都極負盛名的道場。千百僧眾達到虹光身及其它精神成就。貝諾法王的職責在監督此主寺與遍佈全藏四百座以上的分支子寺和世界各地的佛學中心,以及教育包括超過三十萬的出家僧尼的四眾弟子

貝諾仁波切童年時期是在白玉和達果度過的。在那裏,他從負責將他培育成為第十一代傳承持有者的第十代持有者噶瑪德卻寧波及其它珍貴的上師處研讀及接受教法。當他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有一天,他拿著一支珍貴的金剛杵玩耍,一不小心將之掉落在地上,摔成了兩截。由於不願上師責備,他用自己的唾液將此兩截段落的金剛杵重新粘合起來。此金剛杵卻因此比以前更加堅硬。在另一個法會上,他不小心將手中的金剛鈴掉落在石板上。在場大眾都認為此金剛鈴必碎無疑,但仁波切將他拾起後,發現它卻是完好如初的,且聲音比過去還要宏亮。

當仁波切還是一個小男孩時,有一天,一位老年人走到仁波切面前,堅持要仁波切為他修頗瓦法。仁波切很天真地答應並依法修持。過了一會兒,仁波切驚訝地發現這位老年人已經往生了。他對著躺在面前的屍體,再度修法以挽回老人家的性命。當老年人蘇醒之後,仁波切總算松了一口氣。而老年人卻說:「天啊!仁波切為何把我叫回來?我已經在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淨土了!」另一件事也說明了仁波切在稚齡時所顯的神變。仁波切在孩提時期曾將他的足跡深深烙印在一塊石頭上,這塊石頭至今仍可見到。

後來,仁波切又從多位偉大的上師、經師堪布等那裏學得各種法要,包括:南卻傳承大圓滿之掌中佛、八大黑嚕嘎、大寶伏藏、惹那林巴伏藏(惹林)、大圓滿、大園滿心要法及秘密護法等等的教法,並依教修持,獲得成就。

十三歲時,在達果地方的閉關中心,上一世貝諾法王的寢室中,在五位主要堪布和比丘的見證主持下接受圓頂,正式剃度,法名「豆雅謝祝天津丘雷南嘉」,意為「經續教法修持尊勝最高持有者」。

在達果,又隨著上一世宗薩仁波切蔣揚欽哲卻吉羅卓學習阿努瑜伽之引導,以及貝瑪姬美的貝瑪林巴九部導引、十三章噶瑪恰叉的「阿」法。當受法時,法王以舌頭在口中編出錯綜複雜的金剛結。這樣的學習持續到1958年仁波切二十七歲之時。

在仁波切眾多上師中,他與上一世秋竹仁波切圖登卻吉達瓦維持著一份非常親近的關係,並從上師處獲得極大的利益。十三歲時從圖登卻吉達瓦處受沙彌戒,二十一歲受比丘戒,其他甯瑪巴的重要口傳與灌頂也由秋竹仁波切賜予。年老視衰的秋竹仁波切常說:「如果我無法將完整的教法,口傳和灌頂授與貝諾仁波切,則我將沒有真正地活過此生。」之後,貝諾仁波切在塔唐地方和他的上師秋竹圖登卻吉達瓦進行長期的閉關,從基礎的前行至最深奧的大圓滿,他修持直至赤裸裸的法性現前為止。近代甯瑪巴第二位法王──頂果欽哲法王曾經在一個場合上說:「貝諾法王已經是一位超越三昧耶的聖者。」四川五明佛學院的精神導師──如意寶法王堪布晉美彭措也經常讚歎貝諾法王已為肉身佛

在一個成就法會上,許多僧眾看到曼達盤上出現彩虹,且嘎巴拉(顱蓋杯)上甘露溢流。有一次在舉行「瑪貢」的成就法會上,空行母的供養餅乾很明顯地顫動著。另一次,在接受甘珠爾(大藏經)口傳時,貝諾仁波切憶起導師釋迦牟尼佛坐在河邊,為他以及上千的弟子開示深奧的教授。根據堪布雅嘎所言,仁波切也是金剛手菩薩的化現﹔仁波切的記憶很清楚地證實在過去世他曾經以金剛手菩薩化現在世尊座下修學。

能去拉薩朝聖,尤其是參拜聞名的覺沃佛像(大昭寺的世尊等身佛像)是每個西藏人的夢想。在1956年,仁波切二十五歲時,與一大批隨從前往中藏旅遊。在那裏,仁波切拜訪了很多很多寺院及那些數說著西藏輝煌歷史的古寺聖地。仁波切也在達賴喇嘛陛下的寢宮──布達拉宮,接受達賴喇嘛的長壽灌頂。再大昭寺的祈願法會中,仁波切也以茶及財物供養僧眾。那時,拉薩的情勢已經十分緊張,仁波切懷著沉重的心情,返回白玉祖寺。

預見西藏不可逆轉的趨勢,以及此事對佛法存亡的威脅,貝諾仁波切與其他三百多人逃避至印度東北邊境。然而,許多隨行的人仍死於途中。這是一段漫長而危險的旅程。子彈曾打到仁波切腳邊引起陣陣煙硝,手榴彈曾經滾近仁波切,卻當仁波切走後才爆炸。許多跟著仁波切逃亡的人們為了生存,只好以動物為食。仁波切不忍無辜動物被捕殺,只好走在前頭驅趕任何可能的犧牲品。最後,他和隨行者終於抵達印度東北方安置。在1961年,仁波切和隨行的六百人抵達南印度的麥索地方。仁波切逃離西藏的目的,主要是在於使佛法的焰炬更加熾亮,以救度一切有情眾生於無明的黑暗之中。為此,貝諾法王在麥索的貝拉古貝這裏重建偉大的白玉寺廟──「勝乘南卓林」這絕非易事,在興建之初,仁波切手中僅有零零星星三百盧比。在這裏,法王要重建他的佛行事業與寺院。仁波切僅有有限的物資,但卻有無限的資源──堅毅不拔的勇氣與決心。
當時跟著仁波切的一些人無法瞭解仁波切的遠見,無法洞澈仁波切智慧法海的一滴,堅持要求仁波切縮小建寺的規模。因為在當時,僅有極為少數的比丘與仁波切在一起。今日,在南印度的南卓林寺已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宏偉的藏傳佛寺之一,然而卻仍有許多僧俗四眾在大法會時連座的地方都沒有。現在,三十多年後的大家都驚歎並感恩仁波切當時的真知灼見。

很少地位如同貝諾法王的上師會經歷過貝諾法王曾經歷過的艱辛苦痛。在烈日灼灼之下,仁波切和其他工人與僧眾一同搬石挑泥,手甚至因而流血疼痛。由於沒有自來水和柏油路,使得建築的工作更為艱辛。仁波切甚至要親自至遠處取水。

有一天,在烈日驕陽之下,有一個人來到了貝諾仁波切和僧眾工作的地方。他興高采烈地走向仁波切,說道:「我從很遠的地方來,為的就是能看貝諾法王一面,我能去參見他嗎?」「喔!當然可以,那有什麼問題?」仁波切這麼說完之後便引領他到自己簡陋的房間,說:「好了,我能為你效勞嗎?」那人當時世既驚訝又窘困。他從來沒有想到法王竟是如此平易近人。他心目中總認為貝諾法王是不一樣的,必定是穿著莊嚴、坐在珍貴的法座上的。事實上,仁波切是真正的滿願如意寶,一切都展現在他所辛勤工作的平凡土地之上。

年復一年,仁波切以其源源不絕的毅力、精力以及大願,不為橫在眼前的困境、障礙所擾,平穩地跋涉在前進的道路上。仁波切所挹注的一切並沒有白費,今日在南印度麥索的南卓林寺,已有超過三千人的僧眾,堪稱世界最大的寧瑪寺院。法王在此重建僧團制度和結夏安居的傳統,每年都舉辦文武百尊的一千供養法會,普巴金剛法會和藥師佛法會一億壇。其中藥師佛法會中,頻獻瑞應,彩虹自曼達供盤中升起,嘎巴拉中甘露漫溢,法王口中異常甘甜。因為不忍見到佛陀法教,特別是舊譯甯瑪巴的教法瀕臨斷絕的危機,仁波切在1978年建立雅久寧瑪佛學院。此學院至今已成為進階佛法教育與研究聞名的中心。

這實為貝諾法王無暇佛行事業的另一莊嚴

南卓林也有一閉關中心,在那兒有著約三十位左右的比丘進行著依循傳統的三年閉關。貝諾仁波切親自指導他們大圓滿龍欽心髓及岩藏者明珠多傑所取出的南卻虛空藏法。每隔三年,就有一群閉關合格的金剛阿闍黎出關。每年秋天,仁波切會舉行一次為期一個月的閉關,參加者是比丘、比丘尼和居士們。仁波切每次都親自傳授四加行、氣功及大圓滿。所有的研讀課程總配合著修持,所以貝諾法王的寺廟是密集研讀與修持的理想場所。這就是貝諾法王的宏大願力所致之故,也是法王所不斷強調的。

現在已經有約超過千人的小沙彌進入基礎的小學中就讀,在學校中學習藏文和英文的讀寫等基礎課程,以及佛理的基礎研習和加行。這個數字每年都以一百至數百不等的速度增加著,因為許多流亡海外的藏民都將小孩送至寺院中以接受教育和砥礪人品。

1993年,仁波切興建了一座尼庵──「措嘉謝拉林」,現有約莫三百至四百的尼師在此受教育與研修佛法。貝諾仁波切也另外興建了一座養老院,在那裏有許多的老人們居住與修持。在樹下或在法王為了祈求世界和平所興建的兩組八大佛塔旁邊繞行,總可以見到他們手中持著轉經輪或念珠。

法王的慈悲甚至惠及印度當地的居民。他造橋鋪路以利益當地人。他所收到的供養,悉數轉而花費在上述的計畫中。現在,貝諾法王更為解決當地上萬居民的醫療問題,在當地籌畫設立西醫和藏醫都有的綜合性醫院,現在已經開始動工。無論在西藏或印度,仁波切都在季雨不來時以祈降及時雨聞名。當地的印度居民,因此給法王上了個昵稱──「雨喇嘛」。

貝諾仁波切曾經給予包括多次大寶伏藏灌頂和更多次的甯體與南卻的教法。他是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一位曾在西方給予過大寶伏藏灌頂的西藏上師。仁波切以其無盡的方便與能力深深位大眾所景仰。對法王虔誠的追隨弟子們,特別是在他照顧下生活的僧眾而言,法王不僅是上師、父親、醫生、心理分析師,甚至也扮演著身心治療師的角色。

法王是身具足清淨戒體的比丘,至今以未超過兩千五百位以上的僧眾傳授出家戒。除了授與教法以及灌頂之外,仁波切也為人們提供各類問題的解答。日復一日,由早到晚,法王無私地利益著在世者、臨終者與往生者。

仁波切不僅重建了白玉主寺和過去世中建立的白玉佛學院,在印度創辦南卓林寺和雅久寧瑪佛學院,漸次地修復傳承中各個亟待修復的子寺,並且在包括臺灣、香港、澳門、大陸各地、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美國、加拿大等佛學中心,近年足跡甚至履及希臘、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土。仁波切不辭辛勞地奔波於印度、喜瑪拉雅山區、東南亞和歐美的土地上,為的就是將佛法的加持傳佈至世界各地,讓世界各地的眾生都同受法益。

1993年,在印度佛陀成道處──菩提迦耶的金剛座所舉行的全甯瑪巴祈願世界和平的「甯瑪巴傳召祈願大會」(Nyingmapa Molem Chenmo Ceremony for World Peace)上,來自世界各地的甯瑪巴碩彥,一致推舉貝諾法王為繼「敦珠法王」與「頂果法王」之後,當今甯瑪巴的掌教法王。這樣的殊榮乃實至名歸也!因為仁波切為了教法與眾生的利益,展現了文殊菩薩著灼智、觀音菩薩的慈悲與金剛手菩薩的勇勢!

祈願法王能與虛空同壽,引領所有沉浮於輪回之中的一切有情至究竟解脫的彼岸!!

貝諾法王簡傳

貝諾法王傳 貝諾佛法中心 貝諾佛法英國中心 寧瑪白玉教育中心 貝諾法王像

 

遙喚尊貴的依怙主 貝諾法王

蔣康祖古仁波切遙念根本上師 貝諾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