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怙主敦珠仁波切(第二世)之生平

(1904-1987)

    降生事蹟

    聖者敦珠仁波切(Dudjom Rinpoche)出生於藏曆第十五耀宗水龍年(1904)六月初十清晨,出生地為西藏東南,蓮師四大隱蔽聖境之一的「啤嗎穀」。出生時現無數祥瑞之兆。敦珠仁波切出身於望族,乃普和國王布禾卡南的巴及雅芝生波之後裔。父親名羅布丹晶,乃「啤嗎穀」地區噶妥寺之著名活佛;母親名南佳多媽,乃著名岩取者耶那甯巴之後人。敦珠仁波切及其以往多生與噶妥寺之因緣極深,其第九世登巴爹式(1122-1192)乃噶妥寺之始創人;第十五世舒囊德仙(1615-1672),則重振噶妥
寺。


   
降生緣起

    敦珠仁波切之上一世為敦珠甯巴(即敦珠仁波切第一世),乃著名之岩取者。敦珠甯巴有一個特殊之心願,希望赴西藏南面開發蓮師之秘密聖境,可惜未能成行,乃授記下世之降生地為西藏南面,以圓滿其開發此隱蔽聖穀之願。當敦珠甯巴圓寂後,其大弟子紛紛前往西藏南面尋覓其轉世。


   
認證經過

    敦珠仁波切三歲的時候,遇見前來尋覓他的眾多敦珠甯巴大弟子及其他大瑜伽者、學者等,敦珠仁波切均能一一辨認,並將各人之名字及性格逐一認出,因而被眾人認定為敦珠甯巴之真實轉世,毫無異議。其降生早於蓮師八世紀入西藏時已有授記,述及其此世將降生為敦珠仁波切,內含日期、地點、及各詳細徵兆。


   
受法經過

    敦珠仁波切被認證後,敦珠甯巴之傳承弟子卓朱卻美頓汪布與喇嘛塔登聰佐親自前往「啤嗎穀」為其主持升座大典。之後,敦珠仁波切開始學習書寫及五明。學習之時,領悟力非常之高,舉一而反三,學一遍已能全體領悟,聰穎過人,五歲時已開始取岩庫,八歲跟隨大師巴祖仁波切之大弟子鄔金楚朱嘉錯學習寂天菩薩之「入佛子行論」。繼而廣習其他經論,例如「中觀」、「般若波羅密多」、「慈氏五論」、「三律儀」等注疏;而於另類學說諸如天文學、醫學、歷史等,並不偏廢;對各種傳統諸如製造食子、繪畫壇城、跳神、梵唄及音樂等亦加以修習。敦珠仁波切於卓朱卻美頓汪布處從學達十六年,得「大圓滿」法而徹底明。於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第二世處得學「生哇領體」(意為「秘密心髓」乃「大圓滿」法),並學諸前敦珠所取之岩庫;又從學當時最具功德之諸上師,例如利禾車之遮宗(敦珠南佳多傑)、托登聽巴、卻美菲的柯渣、敏甯多升南楚嘉錯等。及後得聞斯曆金剛龍布續(意為「智慧金剛尖銳密續」)時,智慧大開,一切金乘密法,即使浩如煙海,亦能自然吸收及顯露。敦珠仁波切常自謙道:「此乃歸功於斯曆金剛龍布續之加持。」敦珠仁波切自少常有種種境界,並生起開取「寶庫」之願。於十三歲時,面見蓮師雙尊,從此得各超凡上師之岩庫及智慧空行母授以寶卷,敦珠仁波切將其一一書出。敦珠仁波切先後於諸大上師處接受甚多密法教授、灌頂、口耳傳承、各續之口訣、密疏、戒律等。之後,敦珠仁波切周遊各地之大學寺院如中藏之敏珠林、多傑劄、塔吉丁寶嶺;前藏之噶妥、佐青等,以學更多之傳統、修法與佛法之哲理。又從大堪布羅蘇之各大弟子,如戚操生紀多傑、雅江巴真、鄔金寧清、噶妥澤渣轉世、波龍生紀轉世等處受法,與他們互為師徒。雖然敦珠仁波切博學各門之密法與學問,卻對甯瑪巴(俗稱紅教)傳統尤感興趣,因其認為紅教獨有之「大圓滿」-阿的瑜伽-能直指覺性;亦為九乘中至內及至高之乘,並認為「阿的瑜伽」包括了佛陀教授之每一面,能最準確和直接焦點於覺悟與智慧。因此之故,重返以甯瑪巴教法馳名於世之大學寺院敏珠林,繼續研習及接受更多之有關教授。此亦為敦珠仁波切終生致力弘揚甯瑪巴教法以暖由法身佛普賢王如來、蓮師等傳承之緣起,並成為紅教之法王。


  
修持證量

   由於敦珠仁波切於修持上勇猛精進,勤修敦珠甯巴之岩取法,於秘密勝境堪巴宗得「普巴金剛」成就。於秘密勝境車朴佛修持長壽會供時,令所供之長壽甘露沸騰。修習由其前生都都多傑從意岩所取之「金剛力士」意時,得種種瑞相。於不丹之蓮師秘密勝境「虎巢」中,重新取出很多岩傳寶藏,諸如「普巴金剛續」、「海生心要」、「空行心要」等等。於各聖地修持時,示現種種成就及瑞相。

    著作文獻

    敦珠仁波切最馳名於世的是他的著述極其豐富、學理精確而透澈、見識博大精湛;並善於以詩歌、偈頌、華茂之詞藻,將佛教之一切傳統、歷史、密乘法要、儀軌、以至如水晶般通明之「大圓滿」教授自然地顯露與展示。其他之著述如醫藥、星相、內明亦甚多,並撰寫了西藏的歷史。最風行者如「佛陀教法基礎」、「甯瑪教史」、「敦珠新寶藏」等二十五函,將其現世岩取之法要一一記錄。在二十五函中,敦珠仁波切特別收錄了戚操生紀多傑仁波切之兩份著作,認為是十分重要之著作,亦是唯一向外收錄之著作。敦珠仁波切另一項主要工作是鑒定、修正與編纂古代經典及現代的典籍,包括了甯瑪巴教傳派的全部典籍「寧瑪噶瑪」五十八函,與及敦珠甯巴所結集之典籍、論著與岩取法要等。全部共印行八十餘函,仍未印行者亦不少。其私人圖書館為藏土以外收藏寶貴手卷及典冊之最多者,所著之「甯瑪教史」至今仍為最具權威性之文獻,並已被譯成英文及漢文。(漢文譯本由福德法幢劉公銳之金剛上師翻譯,名為「西藏古代佛教史」。)很多甯瑪巴經典,以至孤本,如「蓮師廣傳」、甯瑪巴十萬續等,因敦珠仁波切將之收集、編纂並加以重印及弘揚而得以流傳後世,教傳之傳承亦因其恩德所致,弘揚及延續至今。


   
弘法事蹟

    敦珠仁波切為現世蓮師之代表,是當今不少著名仁波切之上師。身為上師中之上師,他被西藏諸大德公認為印證心意自性的權威和最具加持力者。敦珠仁波切的主要弘法事業在於中藏,除繼續敏珠林之傳統外,更在楚嶺、南藏之工布、普和等地建立寺院及弘法道場,並迅速地以修證之光芒、學問之卓越而名聞全藏。敦珠仁波切是唯一擁有所有甯瑪巴傳統中豐富傳承的人,同時亦是現世著名之最大岩取者、西藏佛教之最終教授--「大圓滿」之權威導師。敦珠仁波切對西藏佛教四派之經論研究精闢,直入各傳承之中心智慧。敦珠仁波切於「啤嗎谷」建立很多寺院,及兩所佛教學院(一所為出家者、另一所為在家居士的),並且於西藏工布地區重建塔道普朱哈康、附近建銅色山寺、於喇嘛甯建密法中心。離開西藏後,定居印度之噶林邦,建立另一座銅色德山寺、於楚啤嗎建閉關中心、於大吉嶺建識朱寺、於奧利沙建多道立登領寺。敦珠仁波切其後定居尼泊爾之嘉德滿都,於大白塔附近建敦珠祖廟。敦珠仁波切傳「大圓滿--甯青唾初」之灌頂及法要十次;傳五大岩取者之一啤嗎甯巴之法要三次;敦珠甯巴之法要多次;傳「甘珠」、「甯瑪十萬續」、噶耶(「八大修部成就法」)及甯瑪巴教傳之整套灌頂與法要無數次;其後不斷傳出「敦珠新寶藏」內之岩取法要多次。此外,大力推動位於薩勒之「西藏深造學院」內甯瑪巴系統之研習。敦珠仁波切每於西藏、印度傳法時,不少大德如兩大寺院敏珠林及噶妥之喇嘛、戚操生紀多傑仁波切、速式仁波切等均前往受法,諸大德均具信於其證量。因此之故,其弟子之數目,多不勝數。遠至西藏、不丹、印度、拉薩克、亞洲、北美洲、歐洲等地,均有其弟子。敦珠仁波切晚年曾計畫於尼泊爾為數名大喇嘛傳出教授,結果二萬至三萬弟子由世界各地聞風趕至,欲接受其教法。其後,敦珠仁波切因高齡、健康違和及應蓮師之授記:「鐵鳥升空,密法西渡。」,長期居留於西方。於一九七二年,受索甲仁波切之邀請,訪問英國倫敦,並訪問其漢土法之代表福德法幢上師在香港之弘法中心。其後敦珠仁波切在美國紐約建立「移喜寧波」弘法中心及「鄔金初宗」閉關中心;於法國巴黎建「多傑寧波」弘法中心、於博都建「鄔金桑耶楚寧」弘法及閉關中心等等。在敦珠仁波切的指導下,很多西方人修習較長之閉關法。敦珠仁波切的漢地傳承弟子「舒囊卓之贊青」喇嘛(福德法幢劉公銳之金剛上師),於一九五九年承敦珠仁波切之囑咐,負責弘揚甯瑪巴教法於漢土。由於「舒囊卓之贊青」喇嘛之努力不懈,分別於香港、臺灣之臺北、台中、高雄、台南及澳門等地建立甯瑪巴之弘法道場,並先後前往亞洲各地弘法,使 敦珠仁波切之教法及徒眾遍及亞洲各地。敦珠仁波切亦先後三次親赴香港及臺灣弘法,傳授「敦珠新寶藏」之法要。


   
家庭概況

    依怙主敦珠仁波切示現居士身,先後兩次成婚。首任妻子名詩丹圓尊,育有四男兩女。大兒子聽列羅布仁波切,乃龍青巴尊者及敦珠甯巴之大兒子之化身,為甯瑪巴之大成就者及學者,亦是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第三世之父親。次子朵拉久美卓之尼瑪仁波切,為花教之轉世活佛,亦是現今敦珠仁波切第三世之父親。三子名班丹羅布,亦為一紅教之大修行人。四子名多傑豹生,五十年代時於北京就學,文革時期不幸逝世。長女名德青圓尊,現居於西藏拉薩,負責管理敦珠仁波切在工布區之寺廟。次女名啤瑪圓尊,現居於青海,其子亦為一活佛。第二任妻子名甯聖汪母,育有一子兩女。兒子仙藩達華羅布仁波切,為一大修行人,繼承其父之傳承系統,於歐洲及美國弘揚佛法。長女名千媚汪母,次女名詩靈班宋。


   
慈悲化身

    雖然敦珠仁波切已為完全證悟之大師、持明,每天仍於太陽初升前修法;「於早上為所有皈依他的人祈禱;於黃昏為亡者修法。他不斷為曾見過他、聽聞他、接觸他、甚至想起他的人祈禱,加持他們得解脫。他儘量令各階層的人士接觸他。所有曾接觸他的人,都會被其熱誠、平實、幽默、寧靜、祥和、謙遜與慈悲所感染,並驚歎於他的深邃之智慧、透澈之哲理、淵博之學識與見識。


   
示現涅槃

    一代宗師之 敦珠仁波切,一如釋尊,縱已成就,亦以利益眾生而示現生死如幻、諸行無常,於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七日,在法國南部之博都閉關中心,入大般涅槃。法體安奉於尼泊爾大白塔附近之敦珠祖廟。其安奉之舍利塔與寺廟之翻新工程,全部由依怙主戚操生紀多傑仁波切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