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的閉關與成就者的修行公案(2)

喀玎南喀多結尊者

他是西藏中部人,從小出家學佛。他到了二十九歲那年,有一天晚上,夢見一座高山,從山下到山上,有很多女人背著水桶排隊,還唱著一首歌:“三界之享受,所有都本無,本無亦本無,若想知無無,請求大神通。”他聽了這首歌之後,就問其中一個女人,這位大神通是誰啊?女人說:“你這個笨蛋啊!人的耳朶塞了幾年呢?連大神通都不知道!”這個時候他就醒了,他的心中還記得“大神通”這三個字非常清楚。後來他常常問人家:“有沒有一位叫大神通的尊者?”大家都說沒有。

有一天,他的寺院門前,來了一位女乞丐,這個女乞丐所唱的歌,和他夢見的歌一模一樣,他連忙趕到門口,請問女乞丐說:“你知道這位大神通尊者住在那裏?”女乞丐說:“這位大神通尊者我見過,他是一位流浪者,沒有一定的住處,最後我聽說他在大雲山。”喀玎南喀多結說:“謝謝你的指示。”女乞丐說:“你找他有什麼事?”他說:“我想拜他為師,求學密法。”女乞丐說:“我勸你最好不要去找他,你很難找到他的,他所住的地方,都是沒有人能到的地方。有的時候,他住在空山空林,連動物都沒有的地方,找他是很不定不容易的事,我遇到很多找不到他的人,個個都失望而回。”喀玎南喀多結連聲道謝,拿了一塊金子送給這個女乞丐,然後就回到寺裏,除了所要帶的東西以外,其他全部賣給人家,把所有的錢都換成金了,做為供養上師的禮物,就這樣啟程去尋找這位大神通尊者。

他白天不吃飯,晚上不睡覺,找了很久,日日夜夜都在找這位尊者。有一天,喀玎南路喀多結遇到一位病得很嚴重的老人,就請問這個老人說:“老先生啊!你有沒有聽說過大神通尊者?”老人說:“他現在住在大雲山旁邊,路很難找,你一定找不到路,而且說不定會被雪凍死在路上。如果你一定要找他,我可以幫你帶路,可是,我的腳有病不能走動,你必須背著我走路,並且每天要找餓給我吃。隨便你好了,你如果認為自己能找到路,就請你走吧!”喀玎南喀多結說:“你能幫我帶路,我若見到了大神通尊者,願望就達到了。我從沒有出過遠門,就 麻煩老 先生為我帶路,我願意每天背老先生。”

喀丁南喀多結就每天背著這位老人,可是,這位老人的身子很重,路又不好走,每天除了托缽以外都在趕路。老人說:“你要快走啊!這樣慢慢的走,到什麼時候才能到達呢?”他整天差不多都用快跑的,跑了四個多月,每天又吃不多,而且背著這位老有又很重,他越來越瘦,越來越沒有力氣,每天走的路也不如前了。有一天,他把老人放在樹下休息,自己就去托缽,回來發現老人已經死了,他心裏非常難過,就拿一點金子為老人辦了後事。然後,他又請問人家,去大雪山的路怎樣走法?大家說:“這條路很難走,路上雪很深,非常危險,最好不要冒險走。”可是他不怕路上的困苦,一定要找到大神通尊者。

他獨自一個人走了一個多月,路上雪又深天氣又冷,鞋子都走破了,連手腳也給雪凍破了,痛得他沒法再走路。這個時候,忽然遇到了一個人,喀玎喀多結就對這個人說:“先生!請您發發心幫忙我,讓我住幾天。”這個人說:“我家裏沒有住的地方,但是,別的地方住要錢,而且你需要請大夫,這也要錢。你有錢嗎?”他拿出一點金子給這個人,就在這個地方住了幾天,等到他的手腳暫時好一點時,又繼續趕路。不多久,他就走了大雪山,可是雪山這麼大,不知道大神通尊者住在那裏呢?他就在山上盲目亂走了一個多月,連一個影子都看不到!

有一天,喀玎南喀多結遇到一位女乞丐,就問她說:“你在這附近嗎?”女乞丐說:“不是,可是這個地主義很熟,就像我自己的家一樣。”他說“太好了!你知道大神通尊者嗎?”女乞丐說:“不知道!這個大雪山的山裏,住的怪人很多,不知道你說的是那一位?”他說“大神通是一位流浪神通,他不是定居在這裏的,聽說最近住在大雪山。”女乞丐說“原來你說的是流浪老人啊!他住的地方離這裏不遠,大概要八、九天路程。可是,路不熟不要亂走,亂走迷了路就同命了!”他說:“好妹妹啊!請你做一件好事,替我帶路好嗎?我會給你一點錢。”女乞丐說:“一點錢我不要!如果你真的要我帶路的話,把你身上所有的錢,全部都給我,我就替你帶路。”喀玎南喀多結說:“不行啊!我見到尊者的時候,沒有一點供養,怎麼可以呢?”女乞丐說:“那就這樣吧!你的我三分之二給我,三分之一你留著供養上師。你不給我沒有關係,可是沒有人給你帶路,你就見不到大神通尊者,你留下錢也沒有用。”喀玎南喀多結說:“好吧!”就把金子分了三分之二給女乞丐。這個婦乞丐看見他勁子上還掛著一尊綠松石的佛像,女乞丐又說:“這個也給我!你要做流浪老人的弟子,不需要這種東西。你不給我,我也不帶路!”他沒有辦法,又把綠松石的佛像給了她。女乞丐又說:“還有一點!你要背著我走路,為了你的事,我的腳不能用。你敢不敢?不敢就算了。”喀玎南喀多結為了求法,就答應背她。

走了幾天的路程,在大雪山的一個地方,有一座都是雪和石頭的小山,這座山的山上有一個山洞。女乞丐說:“到了!流浪老人就是住在這個山洞裏,你自己上去吧!”女乞丐說完就下山了。喀玎南喀多結見到了這個山洞,心裏有說不出來的高興,他說:“好妹妹啊!還是請你帶我上山吧!”可是沒有人回答他,他回頭時,已經看不見那個女乞丐了,就自己爬上山。

到了山洞的洞口,他看見有個人睡在草席上,他想:“大神通會不會是這個人呢?”睡在山洞裏的人,頭都沒有動的說:“你要拜上師,人在這裏,還不趕快叩頭!”他馬上叩頭跪下說:“請您收我為徒弟吧!”山洞裏的的人說:“慢一點!慢一點!拜上師先要供養,你有什麼東西嗎?”這個老人看一看說:“就這麼一點啊!你只拿這麼一點,你來了沒有什麼意思,太少了!你從家裏來的時候,就帶來這麼一點嗎?”他說:“不是!不是!我離開家的時候,帶了很多金子。因為不知道來這裏的路,給帶路的老人一點金子,路上老人死了,我用一點金子替他做了後事,然後我自己病了,也把金子用了一點,最後沒有辦法找到路,剛好遇到一個女乞丐,請這個女乞丐帶路,又給了她三分之二年金子,留下三分之一的金子,全部都在這裏供養上師。”老人說:“哈!哈!我明白了。你從家裏來的時候,把全部的金子供養上師,所以全部的金子都是我的。你這個人真大膽啊!用我的金子做人家的後事,用我的金子為自己養病,又把留下的金子,三分之二都給了女人,你沒有把我放在眼裏!你是一個出家人,背著一個年輕的女孩子,背在身上好幾天,一定沒有好事。你這個不要臉的人!看到女人,把上師都忘記了。我告訴你!我不管那一個老人死了,那一個女人給你帶路,你病死了也不幹我的事!你要把當初想要給我的金子拿來,這是我的東西!我給你兩路,讓你去選擇。”

老人說:“第一、你去找你的女乞丐,永遠不要再來看我!第二、你想拜我為師,那就拿最初你想供養我的全部金子來。這兩條路你選一條,快想!快想!快決定啊!”喀玎南喀多結說:“請上師給我一點時間,我下山去找金子,找到了以後再來拜師。請問上師,我以後能在這裏見到上師嗎?”上師說:“我是一個沒人家的人,找到了金子,我或許在這裏,或許不在這裏都不一定。我在什麼地方,這都是你的事,與我無關!”上師說完話後,就面向牆壁睡覺了。他在上師的身邊,請問了上師好多次,上師都沒有回答,他就在山洞的洞口跪了四天四夜,到了第五天,因為體力不支,就昏倒在地上。

喀丁南喀多結醒來的時候,看見上師就站在了的面前,上師說:“哎唷!你想跟我比啊!可是你比不上我的,我可以睡一個月的白天,一個月的晚上,不吃飯都不要緊。你這個人啊!連五天都過不去,還想要學密法?你沒有金,又沒有銀,更沒有氣力,那我看你能不能做一點事?”上師就拿了一個水蜜桃給他說:“你先吃了這個吧!”他問上師說:“上師啊!這個地方這樣冷,連一根樹木都沒看不到,您這個水蜜桃是從那裏來的?”上師看著他說:“你管閒事!你以為是我偷來的啊!對你做好事沒有好報!你快餓死了,為了救你的小命,我好心給你吃一個水蜜桃,你不但沒有感謝我,還說水蜜桃從那裏來的?你想多偷幾個啊!?你不要多講話!吃了以後,你去掃雪,把這小山前面的雪,全部掃好。你吃了這個水蜜桃之後,身材體會感覺很松輕,就馬上去掃雪,每天從早上到晚上都要打掃。”他就依照上師的指示,去做分雪的工作。

有一天,他到上師的石洞裏,看見一尊綠松石的佛像持在牆壁上。他仔細看了看,再看的時候,上師就在洞裏面說話了,上師說:“你看什麼?是你的嗎?你以為是我偷來的啊!”喀玎南喀多結回答上師說:“不是!不是!我有一尊佛像和這尊一模一樣的,我在路上遇到的那個女乞丐,她偏偏把它要走了。本來我不想給的,可是她硬逼我,如果我不給,她就不替我帶路。我沒有辦法,就給她了!”上師說:“原來是這樣啊!你這個忘恩負義的人!你知道這個是誰拿來的嗎?是我師妹拿來的。我的師妹帶你走這麼遠的路,如果沒有她帶你到這裏來,你永遠找不到我,因為沒有人知道我詳細住所。你不但沒有感謝她,還稱呼她是女乞丐!我的師妹什麼時候要過你的飯?你講她那麼多壞話。我的師妹年輕又漂亮,你存什麼心?把那麼多的金子都給了她!”老人就一腳把他踢出去,他掉到山下就昏過去了。他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老人住的石洞在什麼地方了,他東找西找,東問西問,都沒有人曉得他上師的名字。

喀玎南喀多結就一個人,一面托缽,一面找金字,他找到的金子一點也敢用,全部留著來供養上師。他就在種種困難又很危險的山路,到處尋找上師,找了八年,才讓他找到上師。上師說:“你的誠心和決心,我很滿意。你第一次想來拜我為師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請我的師妹,一路幫助你。可是,我不能不試驗你的心,因為這寶貴的密法,是寶貝中的寶貝,是普通的人沒有辦法得到的東西。你不怕困苦,一心求法,非常的難得,從今天開始,我所有的密法以及密法重點,全部教給你。”喀玎南喀多結就每天隨侍在上師身邊,學法五的以後,他就修學成就,成為大成就者。他能飛行自在,大家都稱他為飛神南喀多結(飛神金剛天)尊者。

6、神通率南確結尊者

他是哈薩人,到印度去找上師,他找到上師的時候,上師說:“你要拜我為師,我教你密法是可以啦!可是我沒有傳你密法以前,你必須要替我做事六年,六年以後,如果你每天的工作令我滿意,我就傳給你密法。如果為我工作六,你做工後我不滿意的話,你就做你的,我另外找一個徒弟。”率南確結就跟了上師六年。

有一天,他和上師外出,在路上遇到了一條小河,這條小河很深,可是不寬,上師說:“我跳不動,沒有辦法跳過去,你把你的身體給我做橋用,你趴過河,我就可以從你的身上走過去。”率南確結說:“好!”就趴過去了。他的上師走到他身子的中間,就站在他的身上跳幾跳,他因為力量不夠,肚皮就碰到了河水。這條小河裏面中有千千萬萬吸血的小蟲,這些小蟲都在鑽他的肚皮吸血,痛得他難以忍受,就大喊大叫!他的上師說:“你這個人一點耐心都沒有!”他就忍受著痛苦,但是不多久,就昏過去了。他醒來的時候,混身都痛得無法忍受,可是上師還不給他休息,上師說:“走!走!走!這種小事情算得了什麼?”

有一次上師對他說:“我今天肚子特別餓!你去弄一點飯來吃吧!”他就去托缽,托到的飯自己都沒有吃趕快帶回來請上師吃。上師說:“這是什麼東西啊?你請上師吃這樣的飯嗎?人家吃過的菜飯,連狗都不要吃!”上師就把他托缽回來的飯菜都倒掉,上師說:“你趕快去給我拿來最好的飯菜!要人家都沒有吃過的才可以,而且要新鮮的。”他就再去托缽,到了一個大戶人家,他向這家人說:“我的上師不吃一般的飯菜,他要最好又新鮮的飯菜,請你們施給我一點。”主人說:“你這個乞丐真不像話!要飯還要最好的,又要新鮮的。告訴你!世間沒有這麼好的啊!”大家都趕快他走,說:“走!走!去啦!”他沒有辦法得到好的飯菜,就進去把桌上的東西,拿了就逃!主人大喊小偷!很多少從後面追來,結果給這家主人追到了,把他打得半死,全身上下都受到重傷,就不省人事的昏倒了。

率南確結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他就慢慢走回上師那裏,上師很生氣正等著他,上師看到了他說:“你到那裏去現在才回來?我肚子餓都快餓死了!”上師又找他。率南確結就把他過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身上師報告,上師說:“你這個小人偷該打!”又再打他。

又有一次,上師說:“我想要結婚,你去替我找一位新娘,但是必須要有一套完整的嫁妝才可以。”率南確結就去替上師找新娘,他找來找去,找不到連全套嫁妝的新娘。正找不到的時候,他看到前面有人家在結婚,新娘和嫁妝正要從這裏經過,他想:“這是一個好機會,不能錯過。”他等新娘來了,就一下沖過去,抱新娘就跑!大家都從後面追來,他快跑到了上師那裏,就叫道:“師父!師父!我帶來了一位新娘啊!”可是後面人家已追到了,大喊:“強盜!強盜!”上師問後面這些人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說:“他搶走我們的新娘!”上師說:“啊!我這個徒弟有一點神經不正常,應該罰他!大家來打他,打!打!打嘛!”上師自己也幫忙他們打。

率南確結親近上師六年,像這樣很能做到的事情,他做了十三件,做為他對上師盡心的證明。後來上師就傳給他六部大密法,和特密的傳承——無身空行母法,以及全部的密法傳給了他。以後他說得到大成就,在各地宏揚佛法,最後即身飛行到空行母的世界去。

7、嘉尊如僧給尊者

他是西藏南部人,想學密法,就到印度去找上師。他找了很久才找到上師,上師說:“要傳密法,需要拿像的人一樣的金子來。”他就到尼泊爾、西藏、印度等各地去找金子,讓他找到了像他身體那樣大的金子,可是那個頭部的金子還不夠。他想:“我已經找到這麼大的金子,只有頭部不夠,大概上師會原諒我,不要緊吧?!”他就拿來了這些金子去見上師。上師看完之後,說問:“頭呢?”他就跪下向上師請求說:“請上師准我少一點,我已經拿了這麼多的金子,頭沒有不要緊吧!”上師說:“你拿金來供養我,你的心裏很得意啊!我告訴,對我來講,這些金子,我沒有把它放在心上。”上師就把他拿來的金子,全部丟進大海裏,並且規定他在七天內,再拿像他的頭一樣大的金子來,如果找不到金子,就不要再來上師這裏。於是他又去找金子,報了六天,還沒有找到金子,到第七天的時候,他遇到一個人,拿著一塊木板,上面寫著“要買人頭”四個字。嘉尊如僧給看了很高興,問他說:“你要買人頭嗎?我有人頭賣給你,不過,我有兩個條件:

第一、我這顆人頭的價值,要像我的頭一樣大的金子。

第二、這個金子,你要先給我,你在一個月以後的今天,再來這裏取我的人頭,或者你可以跟我一道去。”他把條件好了,那個人就把金子交給他說:“這個金子你先拿走,我不用跟你去,一個月以後的今天,你來這裏。”嘉尊和僧給非常高興就把金子拿去供養上師,上師就傳法給他密法。

一個月的時間到了,嘉尊如僧給就拜別上師說:“弟子這一生很福氣,又有緣份得見上師,承蒙上師慈悲,傳授密法給我,雖然我在這短短的時間裏,沒有得到成就,我也不後悔。我跟上師結了大緣,希望來生再跟隨上師,學到密法,得到成就!這一生我就此向上師告別辭行!”嘉尊和僧給告別上師之後,就走向他們約定的地方,他在約定的地方等候那個人。沒有多久,這個買人頭的人也來了,這個人說:“你很有信用,現在我可以拿你的人頭嗎?你不後悔嗎?你如果後悔,你告訴我一聲,我們還可以商量。”他說“我不後悔,因為我需要辦的事情全部都辦完了,你拿我的人頭吧!”他就把眼睛閉起來,等這位買人頭的人殺他的頭。他等了很多久都沒有人動手,就把眼睛睜開看一看,四周都沒有人。他就在那裏一直等到晚上,還是沒有人來要他的頭。嘉尊如僧給就回到上師的面前,上師說:“從開始到現在,你所做的事情,都是你裏所變出來的,其實沒有其事。”

他說在上師身邊,親近上師幾十年的時間,來學習密法。他為了求學密法,經歷地量的困苦,尋找金子來供養上師,並且用他的性命——人頭,去換金子來求法,可是他學法的心切!他這樣誠心誠意的修學密法,之後他學到了顯密佛法,得到無量的成就,大家都稱他為“大住持嘉尊如僧給尊者”。

於六十九年菩提樹雜誌第328期至334期

相關文章:
阿姜念·身念處禪觀修法 第一篇 理論 1.3.1.6 正確的修法(四念處) 阿姜念·身念處禪觀修法 緣氣:(2012)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 正確的見地 空性 宗薩欽哲仁波切 緣氣:(3022)
正確的發財方法! 達真堪布 緣氣:(1384)

上一篇(山淨煙供修法講解) 回目錄 下一篇(蓮師伏藏法寶藏聽聞即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