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爾寺盛開在蓮花之上的奇跡
  

□ 王珊子 《綠色中國》 2007年第10期
  

塔爾寺,盛開在青海西寧湟水之濱的蓮花山中。
  塔爾寺又名塔兒寺,得名于大金瓦寺內為紀念黃教創始人宗喀巴而建的大銀塔。藏語稱為“袞本賢巴林”,意思是:“十萬獅子吼佛像的彌勒寺”。塔爾寺不僅是我國藏傳佛教格魯派(黃教)六大寺院之一,也是青海省和西北地方藏傳佛教的活動中心,在全國及東南亞都享有盛名。
  來到塔爾寺已是黃昏時分,遠遠地望見七彩飄揚的旌幡以及八座巍峨莊嚴的白塔,我知道那便是塔爾寺了。陰沉沉的天空,,白煞煞的佛塔,幾個穿著絳紅色袈裟的僧人在靜靜地走著自己的路,去要去的地方……
  我想,既是盛開在蓮花之上的寺院,必是有些不同之處。同行的導遊介紹,塔爾寺內不但是顯宗、密宗的高級僧侶專門研究佛經教義的地方,還是培養藏族、蒙古族優秀科技人才的學府。不但如此,在這座寶庫中更有酥油花、壁畫、堆繡三朵奇葩令人叫絕。於是,順著這三朵奇葩的指引,我試著觸摸這座古寺的脈搏……
  此花只應天上有
  酥油花遠比我想像的精妙。隔著玻璃我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酥油花小到盈寸的飛禽走獸,大到數米的亭臺樓閣,從一草一木花卉盆景到大型連環故事,大小操作自如,繁簡得心應手,神態逼真,活龍活現,栩栩如生,加顏料塗金粉,更使其美妙絕倫,觀者無不為之眩目奪神。“此花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觀”?
  據說,每年農曆正月十五燈節,塔爾寺都要舉辦規模盛大的酥油花展。、每逢這時,明月高照,香煙繚繞,梵樂悠悠揚揚。兩座高高的花架競相輝映,酥油燈閃閃爍爍,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熙熙攘攘,爭著欣賞酥油花。花架中間是佛像,佛祖滿面慈祥,神采奕奕。佛像周圍則是以佛教故事為主要內容的酥油花雕像群,香車寶馬,亭臺樓閣,青山秀水,綠林百花。大小人物栩栩如生,花朵枝葉五彩斑斕。
  美麗結果的背後往往是艱苦的過程。製作酥油花的原料主要是酥油,穌油花的製作工藝複雜,不但需要較多的能工巧匠,而且還需要較長的時間。為了使酥油更加光滑細膩,便於操作上要把酥油浸入冰水中,反復搓洗、揉合、去雜、增加韌性,然後分料加礦物顏料,拌成五顏六色的油脂材料。它的製作工序有五道,首先是定題材,僧人們選定了酥油花所反映的內容,然後分工;其次是“紮骨架”,根據所定的題材內容精心設計,用鐵絲、香柴枝、麻皮等物紮成大大小小形態態各異的“骨袈”,再次是制胎胚,用上年拆下來的陳舊酥油,摻上細草木灰,做成有韌性的黑色胎料,在骨架上塑捏成形,方法近似於泥塑。第四是敷塑在制好的胚胎上,完成各種形象的塑造,最後的一道工序是裝盤,將小部件一一安裝到位,形成“酥油花架”。
  塔爾寺酥油花的製作,有一套完整的機構和科學的程式,製作酥油花的地方叫花院,塔爾寺一直有上下兩個花院。酥油花藝術繼承藏傳佛教藝術“精”、“繁”、“巧”的特點,其設計、製作自古是師徒口手相傳,一般都在封閉的環境裏精心製作。由於兩個花院在題材和製作工藝上互相保密、封鎖消息,長期以來各自都形成了相對獨立的流派,他們在競爭中發展,每年都以新的面貌,新的技藝展示各自的成果。一座高高的花架上,山川河流、樓宇亭閣、花草樹木、飛禽走獸都佈局錯落有致,景物萬象,盡收眼底。縱觀整個花架,色彩豔麗、佈局嚴謹、首尾融通、氣勢磅礴,在佛燈輝映下,流光溢彩,氣象萬千,使光彩奪目的歷史畫卷展現在人們面前。
  相傳在六百多年前,宗喀巴已經來到了人世間。那個時候的魯沙爾,還是一片野草叢生的牧場。一天夜裏,宗喀巴睡在帳篷裏,做了一個奇異的夢,夢見這山上一堆堆青草和野花,都變成了一盞盞酥油燈,燈花閃爍,在狂風中越吹越亮,火苗相接,連成一片輝煌的燈海,燈海中不斷出現幻景,有宮闕亭榭,長街新城;有仙家神童,合掌恭讓,有綠草紅花,披霓生香;有仙禽異獸,飛鳴起舞,—宗喀巴置身於燈海之中,奇異的夢境使他仿佛到了仙境一般,
  後來,佛教信民為實現這個美麗而富有詩意的願望,就用酥油仿照夢境製作了一批油塑藝術品,於正月十五晚,在塔爾寺展出,年復一年,成為慣例,迄今為止,酥油花傳來塔爾寺已有300多年了,目前塔爾寺酥油花已成為高超的油塑藝術。
  佛事著於壁上畫
  在佛的世界中行走,就連壁畫都絢麗得有些不真實。無論是在高大殿堂的牆壁上,還是僧侶的佛堂前,這些帶著濃郁藏族、印度和犍陀羅藝術風格的壁畫都以自己獨有的形式默默地向經過這裏的人講述著佛的故事。
  塔爾寺壁畫,大多繪於布幔而貼於牆,也有直接繪於牆壁或木樑柱上。塔爾寺的早期壁畫使用的顏料是由礦物質和植物研磨而成,並配以金粉等貴重金屬,用這些礦物顏料繪製的壁畫雖經歲月磨洗和風雨侵蝕,依然曆久彌新。彌勒佛殿內所繪的16尊者圍繞佛陀釋迦牟尼圖,宗喀巴大師像、塔爾寺創建者仁欽宗哲像:塔爾寺第一任大法台俄賽嘉措像、吉祥天女像以及外牆上的人物及圖案畫,均是明帶壁畫,這些都是塔爾寺最早的壁畫,年代雖久遠,畫面仍然異常清晰、明豔。
  用冷、暖色表現人物性格是塔爾寺壁畫的特色之一。姿態和善安詳的用暖色調,性格兇狠猙獰的用冷色調,這就強烈地突出了主題,獲得一種明豔醒目、富麗堂皇的效果,給觀眾極為深刻的印象。壁畫的內容大多取材於佛經故事及密乘經典,其基本色是紅、黃、藍,兼用綠、白等多色,用色鮮美明快。
  壁畫的製作極其精妙,細細看來有的筆鋒細得像針尖,在大拇指大小的一點布上,就繪有了個完整的佛像,服裝雖然繁雜,但脈絡卻十分清晰。二幅畫中每一枝花的花辦、花蕊、花莖和葉片都清晰可辨。
  塔爾寺壁畫萬態千姿,各呈風貌,長者可達數十米,經堂佛殿內隨處可見,點綴其間,使殿宇輝煌壯觀,富麗神奇。在這種種壁畫中,以講經院裏的壁畫尤為奇特,那十三幅布幔畫鮮豔奪目,清新美觀。正中牆上的九幅畫,中間一幅是身著大紅鑲金袈裟、頭戴桃形尖頂黃帽端坐、“寶位?的“寶貝佛”(民間對宗喀巴的尊稱),面望大金瓦殿,目光炯炯有神,顯得十分威嚴。那左右八幅繪的是密宗佛像,,採用的是意象創作手法,畫面上的人有的三頭六臂,有的多頭多臂,意為神通廣大,法力無邊,有回天主力的神功。週邊還有許多身披袈裟虔誠誦經的佛像,他們個個穩坐蓮花台,手撚佛珠串,身邊祥雲繚繞,龍鳳呈祥,呈現出一派神話景象。
  刺繡餘浮雕的奇跡
  塔爾寺另一絕“堆繡”是獨創的藏族藝術品種之一。它用各色的綢緞剪成所需要的各種形狀,如佛像、人物花卉、鳥獸等,以羊毛或棉花之類充實其中,再繡在布幔上,由於中間突起,有明顯的立體感。
  塔爾寺堆繡是將刺繡與浮雕完美結合為一體的工藝美術品,與一般刺繡不同之處,是運用“堆”的特殊技法進行刺繡。藝僧們先畫好底本,選好各種顏色或帶花紋的圖案綢緞,剪成一定尺寸的人物和鳥獸、山水、花草、蟲魚的形狀,在底部填上薄厚不等的單線和棉花,然後用彩色絲線繡在準備好了的一幅幅布幔上,再經過繪染加工而成。整個圖案是一塊塊、一件件拼合而成的。由於中間墊物而形成高低起伏,,使繡出的物體和人物造型千姿百態,景物層次分明清晰,具有較強的立體感,其內容大都取材於佛經及宗教活動。該寺大經堂內懸掛的“十八羅漢”為堆繡精品,諸羅漢大有臨風欲下之勢,在畫幅上充滿動感,圖案別致,製作精細,為藝僧的藝術佳作。
  堆繡分平剪堆繡和立體堆繡兩種。平剪堆繡是將剪裁成的各色布料圖案堆貼在設計好的白布上,再用彩線繡邊即成,而立體堆繡是在剪好的圖像內墊上棉花或羊毛使圖形凸起,然後粘繡在對稱的布幔上下再將堆繡好的不同形狀的圖像用繡緞聯成一個巨幅畫卷,構成一組完整的畫面,懸掛于殿堂之上,這樣的堆繡形象極富有立體感和真實感。
  塔爾寺每年農曆四月、六月兩次大法會上所曬的“大佛”,也是藝僧們在巨幅錦幔上堆繡的大型佛像。大佛長十餘丈,寬六七丈,從山頂一直展到山腰,氣勢壯觀,供數萬遊客信徒瞻仰膜拜。
  烏雲已經慢慢散去,高原的藍天開始恢復清湛,我駐足閉目,呼吸著高原的風,風裏夾帶著酥油獨有的香味。我開始思索,宗教無異於藝術之靈魂,在塔爾寺這個宗教極盛之地,藝術也達到了巔峰。
  睜開眼,夕陽下的八寶如意塔仿佛已經被施了靈異,披著金燦燦的紗衣在無聲地召喚著虔誠的神的子民,從來處來,到去處去……

 

相關文章:
塔爾寺覽勝 中國宗教 緣氣:(2084)
743~塔爾寺 編輯部02-25455771 緣氣:(2171)
742~塔爾寺綜合藏經樓~李嘉誠基金會重建文物古物 編輯部02-25455771 緣氣:(2063)
2001年11月21日青海塔爾寺卻西活佛圓寂 卻西仁波切 緣氣:(2620)
塔爾寺巡禮 仁惕 緣氣:(2818)
青海塔爾寺將舉行第五世卻西仁波切坐床儀式 卻西仁波切 緣氣:(2974)
青海塔爾寺舉辦六月法會 紀念佛祖初轉法輪 緣氣:(2766)
青海塔爾寺第五世卻西仁波切一行參訪北京靈光寺 第五世卻西仁波切 緣氣:(2374)
塔爾寺的樹葉 緣氣:(2196)
藏傳佛教聖地 塔爾寺感受穿越歷史的虔誠 鈕東昊 緣氣:(3079)
十一世班禪在青海塔爾寺舉行法會 祈願國泰民安 緣氣:(2501)
青海塔爾寺在蓮花山中綻放 緣氣:(2905)
雪域蓮花 塔爾寺 緣氣:(2640)
青海塔爾寺曬大佛紀念釋迦牟尼誕生 塔爾寺 緣氣:(3015)
塔爾寺廟會時間 緣氣:(2701)
塔爾寺的建築藝術 緣氣:(2868)
塔爾寺三絕:壁畫、堆繡、酥油花 緣氣:(2707)
青海塔爾寺第五世卻西仁波切一行參訪北京靈光寺 緣氣:(2381)
十萬佛像塔爾寺 緣氣:(2639)
試論青海塔爾寺的宗教,文化和教育影響 緣氣:(2689)
塔爾寺攬勝 羅芳 緣氣:(2635)
矗立在歷史與現實中的塔爾寺 陳俊吉 緣氣:(2339)

上一篇(釋迦牟尼佛贊) 回目錄 下一篇(西藏歷史文化大事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