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大師應化因緣集 (一)〔校對版〕

修慧法師編述
 

宗喀巴大師法相贊

釋尊大法,策源月邦,派分三幹,化各一方,

錫蘭支那,爰及西藏。蓮華生後,密咒當陽,

律像經教,若存若亡,末流猥雜,染風孔張。

大師崛起,濁激清揚,菩提之道,次第宣鬯,

下中上士,胥歸金剛,根深枝茂,德隆譽芳。

此土禪淨,今亦淪荒,扶戒研理,救之不遑。

唯師與我,志趣相當,千年萬里,不隔毫芒,

我行未遠,我心正長,瓣香先覺,景仰無量。

             支那釋子太虛敬禮

 

 

宗喀巴大師應化因緣集 目錄

 

  佛爺序

  上師序

  自 序

 

  一、文殊示現 聖宗喀巴

 

    (一)應運示現

    (二)佛經上的記莂

    (三)諸佛之師—— 三世如來

 

  二、觀世因緣 降生邊地

 

    (一)雪山邊地降生

    (二)種性圓滿

    (三)父親的夢兆

    (四)母親的夢兆

    (五)鄰人的夢兆

    (六)托胎奇瑞

    (七)降誕紀異

    (八)古本栴檀

    (九)圓滿相好

    (十)仁波切前來慶賀

 

  三、國師授記 第二尊佛

 

    (一)噶瑪巴的授記

    (二)禮拜上師

    (三)出離的誓願

    (四)修持密法的功德

    (五)童年出家受戒

    (六)決心廣事修學

    (七)臨別教授

    (八)成就教主的瑞兆

    (九)不回鄉裏的徵兆

 

  四、為弘聖教 博學多聞

 

    (一)入衛藏的途中

    (二)西藏大醫王

    (三)驚人的慧力

    (四)辯才無礙

    (五)受學密法

    (六)歡喜的講授

    (七)無與倫比的恩師

    (八)研習比丘戒經

    (九)不可思義的定力

    (十)背痛的啟示

    (十一)前往薩迦寺學法

    (十二)斷除世俗恩愛

    (十三)奇異的畫像

    (十四)釋量論的真義

    (十五)立四部論宗

    (十六)四部並學

    (十七)受中觀六論之傳承

    (十八)五部大論

    (十九)求學圓滿

 

  五、以律為主 大弘佛法

 

    (一)正受比丘戒

    (二)改戴黃帽的本意

    (三)佛教前途的光明救星

    (四)善巧聲明

    (五)第一次造論——金鬘論

    (六)教法永住世的瑞兆

    (七)各地爭相迎請

    (八)轉大法輪

 

  六、殊勝傳承 中觀正見

 

    (一)巧遇喇嘛鄔瑪巴

    (二)慈悲教化

    (三)喇嘛鄔瑪巴的成就

    (四)稀有夢相

    (五)顯密教法相輔相成

    (六)中觀正見特具的勝義

    (七)文殊菩薩的教誡

 

  七、正確專學 完整密法

 

    (一)即身成佛之相

    (二)稀有灌頂相

    (三)獲得圓滿法要

    (四)文殊菩薩現身灌頂

 

  八、精進閉關 修證功德

 

    (一)送別喇嘛鄔瑪巴

    (二)前往阿喀靜修

    (三)四力懺悔

    (四)修曼陀羅供

    (五)三十五佛現全身

    (六)難行能行

    (七)證無量不可思議的功德 

 

 九、作諸佛事 本尊授記

 

    (一)重修彌勒菩薩殿

    (二)互為師徒

    (三)南喀堅參仁波切的成就

    (四)金剛手菩薩的記莂

    (五)無上清淨見

    (六)諸佛菩薩的加持與授記

 

  十、遵佛遺教 以戒為師

 

    (一)住持正教的法寶──清淨比丘戒

    (二)大師的長子

    (三)證得最究竟之真實義

    (四)勸化藏王

    (五)精其之供養法會

    (六)大師對帽子的授記

    (七)藏中大臣之迎請

    (八)廣弘大乘戒律

    (九)噶當派之根本道場──惹珍寺

    (十)重興比丘戒律之大法會

 

  十一、發揚聖教 著作廣論

 

    (一)阿底峽尊者現身加持

    (二)著述菩提道次第廣論

    (三)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殊勝

    (四)供酥燈的預兆

    (五)宣演釋量論

    (六)造建立次第釋

    (七)著述密宗道次第廣論

    (八)魔王驚怖

    (九)唯一內心之愛子

    (十)造中觀論廣釋

 

  十二、明帝迎請 大師避居

 

    (一)避居惹喀岩窟

    (二)明成祖的迎請

    (三)章嘉活佛代師晉京

 

  十三、成熟有情 廣作福業

 

    (一)脫落一顆牙齒

    (二)重興供養大法會

    (三)興廣大供養

    (四)供養法會中的瑞兆

 

  十四、根本道場 建三大寺

 

    (一)首建嘎登寺

    (二)造隱語詩

    (三)嘎登寺開光

    (四)消災延壽

    (五)為藏王之弟授比丘戒

    (六)根敦主巴謁見大師

    (七)絳陽卻結建哲繃寺

    (八)一天之中理頭髮二十一次

    (九)著菩提道次第略論

    (十)興建廣嚴殿 

    (十一)廣轉時輪密法

    (十二)著述入中論善顯密意疏

    (十三)釋迦也協建色惹寺

 

  十五、最後渡化 有緣眾生

 

    (一)往朵壟沐浴

    (二)結下佛法永住之緣

    (三)付囑弘揚密法

    (四)廣結善緣

 

  十六、教化圓滿 肉身住世

 

    (一)示現圓寂 

    (二)涅槃瑞相

    (三)最正確的供養

    (四)造大日如來聖像之用意

    (五)末法中之最上福田

    (六)圓根燈會

 

  十七、大師再現 教釋疑網

 

    (一)獅子吼如來應正等覺

    (二)憶念上師之功德

    (三)教導釋疑

    (四)穩操成佛的左卷

    (五)親見大師的方法

    (六)化身遍一切處

    (七)宗喀巴大師祈禱文

 

  十八、總攝三藏 顯密合一

 

    (一)大師教法之殊勝

    (二)大師的獨特正見

    (三)正確無誤的修習方法

    (四)行持之殊勝

    (五)密法之殊勝

    (六)匯一切顯密教授于法海

 

  十九、格魯黃教 遍佈十方

 

    (一)令宗風不墜的弟子

    (二)嘎登寺之傳承

    (三)哲繃寺之傳承

    (四)色惹寺之傳承

    (五)劄什倫布寺之傳承

    (六)阿裏地區之弘法

    (七)昌都慈氏洲

    (八)阿多地區之弘法

    (九)黃教遍佈全世界

 

  二十、廣弘密法 建密教院

 

    (一)後藏弘法

    (二)應大師授記

    (三)牛死地馬跳

    (四)擎法待主

    (五)上下密教院

 

  二十一、結論回向 吉祥圓滿

    發願偈

 

 

佛 爺 序(譯自藏文原序)

 

  眾生在六道輪回的苦海中,受盡千生萬苦,自己無法了脫苦輪,唯一能夠救拔眾生痛苦的,就是我們的三界大導師——釋迦牟尼佛陀。佛陀的教法,在西藏好像是純金經過剪、磨、煉一樣,一點也不會有錯誤。


  在西藏顯密佛法的傳承中,所有不正確之處,能夠用聞、思、修三慧去整理,而成為完整佛法,唯一的就是宗喀巴大師。因此,他創立格魯巴的名聞,遍滿於全世界,特別是西藏和中國,均以宗喀巴大師的格魯巴——黃教密宗為主。

  宗喀巴大師的傳記,在藏文裏有好像大海那樣的多,而在中文的翻譯裏,卻如一滴水似的,少之又少。

  修慧法師編著這部“宗喀巴大師應化因緣集”,是以法尊法師的譯本為主,並以西藏和中國所有學問最好的譯著,做為重要的參考資料,而重新編成的。

  中文的宗喀巴大師史傳,從以前到現在為止,較為完整的,唯有這一部書。而且本書是用白話文寫成的,大家都很容易明白,以此可做為發揚格魯巴——黃教密法的基礎。希望讀者閱讀這部史傳之後,心懷中都能夠種下有成就的種子。也因此,可能結下的有善惡之緣。


  藏曆陰木牛年正月三十日,西元一九八五年三月二十一吉祥圓滿日

西藏大神通轉世佛爺(丹吉)序於臺北

 

 

上 師 序

 

  西藏佛教密宗分為四派,即甯瑪巴、噶舉巴、薩迦巴以及格魯巴;通稱甯瑪巴(紅教)為舊教,格魯巴(黃教)為新教。

  稱為舊教者,是指從靜命大師和蓮花生大士所傳下來的西藏佛教。因為日久弊生,到了我國元末明初(自西曆一三五三年至一三八五年)這段時期,佛教密宗在西藏,可說是“龍蛇混雜”最嚴重的時候,幾乎瀕於滅亡。究其亂因,就是“密教”的最高大法,受到妄傳亂學之混亂所致也。此時,文殊菩薩化身的聖宗喀巴大師,見到西藏佛教變成“僧俗不分”的嚴重混亂,遂竭力提倡顯密合一,遵守戒律,改戴黃帽,以之拯救西藏佛教的時弊,時人號稱“格魯巴”(黃教),即新教也。

  目前有一些不懂正確佛法的人,誤認為宗喀巴大師所創立的格魯巴——黃教,它所傳下來的一切密法,是出家眾所修學的。他們所以誤解的原因是,黃教(格魯巴)對於一切戒律太嚴格了,因此他們以為黃教是出家人專學的密宗。這是錯誤的。

  因為學密宗的出家人,不是黃教所特有的,而是紅、白、花、黃等各派所共有的。修學密宗,為什麼還要出家呢?因為學密宗必須要專一精進修持,才能夠得到成就。然而真正要精進修持的人,必須要放下一切,出家專修。既能出家專修,當然要遵守諸佛禁戒。所謂由戒生定,由定發慧,而得成就。因此,無論是顯是密,何宗何派,凡是正信佛弟子,都應該要遵守佛戒。否則,盲目修諸密法,便成魔的眷屬。

  殊不知“戒”是正順解脫之本,所以釋迦世尊將要涅槃之際,再次勸諸弟子,在末法時期,必須以“戒”為師,修一切佛法,才能得到成就。所以修密宗的人,如果不懂佛理,又不遵守顯密戒律,就等於信奉外道邪教一樣,時時都會有著魔的危險。

  紅、白、花、黃四個教派的密法,最初都是從蓮花生大士傳下來的。各派密法的內容,並沒有什麼多大的差別,只是上師的傳承略有不同而已!正如金剛經說“佛法平等,無有高下”是也。但是有一些不明白佛法的人,以訛傳訛,他們卻說只有甯瑪巴——紅教的密法,是最奧妙、最高深。其實,這是大錯特錯的說法。

  如果說只有舊教(紅教)所傳下來的密法,是至高無上的。那麼為何西藏人不人人去學紅教的密法呢?為什麼會再有白教和花教的出現呢?西藏大多數的人,何必均修學格魯巴——黃教的密法傳承呢?難道西藏人自己不明了西藏密宗嗎?又何必再出一位世稱“第二能仁”的文殊菩薩化身——宗喀巴大師,來革新西藏佛教呢?

  為什麼西藏大多數人,都信奉宗喀巴大師的格魯巴(黃教)教法呢?原因是這樣的:格魯巴(黃教)傳承的密法特點,是因為宗喀巴大師親受文殊菩薩的指導,他把西藏各派密宗所傳承的全部密法,集中整理,校正錯誤,取其精要,而為傳承。

  宗喀巴大師,又親受文殊菩薩現身灌頂,教授他受學最完整的一切密法傳承。因此,格魯巴——黃教所傳下來的任何一種密法,不但是最圓滿正確的,而且成為各派所沒有的、最秘密、最殊勝、又最靈感的密法精華。這是大部分的西藏人所共知的,所以修學宗喀巴大師黃教密法的人,在西藏、蒙古等地特別的多。

  修學密宗,首重於傳承。可是目前有一些無知的人,卻說“一通一切通,學了一個正確的密法傳承,把它修成就了以後,就等於學全部的密法傳承了。何必勞苦一一去求學呢?”這也是個大錯誤。一個密法修學成就之後,也不能通達一切本尊的全部密法。如果學密法能夠“一通一切通”的話,當時釋迦佛陀,就不用那樣麻煩說八萬四千法,密宗也不需要有一千多種本尊灌頂法的傳承了。

  須知宗喀巴大師,他本身是大智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他除了親受本尊現身灌頂,教授一切密法的傳承之外,自己還要向有不斷傳承的大上師們,遍學一切密法的傳承。一個得到即身大成就的聖者,還要如此廣學正確密法的傳承,何況我們薄地凡夫,怎麼能不廣學多聞呢?

  本書作者修慧法師,宿植德本,慧根深厚,精研宗喀巴大師著作,及其史傳,獲得甚深見解,而有所悟。去歲因受湯吉田居士之請,撰述“宗喀巴大師應化因緣集”一書(湯居士擬再作書傳)。書稿既成,交餘鑒閱,餘詳細核閱數遍,均與諸傳正史,吻合無謬,言而有據。內容含有顯密佛教最主要之教法,不但是顯密學者修學佛法之準繩,亦為密宗行者成就唯一之寶筏(詳見書中說明)。願諸學者,見聞此書之後,皆能效法宗喀巴大師之修學——顯密合一的成就教法。是以樂為之序!

  詩曰:
  修持密乘重傳承,必以經書作準繩;
  聖者尚需如是學,吾今應效倍加增。

  時維

  一九八四年 歲次甲子五月十五日

大福藏智慧劍(廣定)序於臺北佛教出版社

 

 

 

自 序

 

  蓋聞西藏佛教,在蓮花生大士入藏之後,大約三百年間,尚無學派之分化。直至阿底峽尊者到了西藏,才逐漸形成寧瑪派(rnin-ma-pa,俗稱紅教)、噶當派(bkah-gdam-pa,阿底峽尊者的教法)、噶舉派(bkah-brgyud-pa,俗稱白教)、薩迦派(sa-kya-pa,俗稱花教、格魯派(dge-lugs-pa,俗稱黃教,即宗喀巴大師之教法)等許多教派。這些教派中,除寧瑪派以外,都繼承了阿底峽尊者的教法。

  西藏佛教雖然分為許多教派,然而它們所傳的密法,都出自同一來源,本無大小、高低之別。它們之所以分成各個教派,乃是由於傳承祖師傳授密法的方式略有不同(每派修學的態度不盡相同,且各有各的特點),而自然形成,並非因意見不和,或鬥爭而分派的。

  西藏最早的教派,就是寧瑪派(寧瑪的意思,即是古派,是相對於西藏佛教後弘期之新教而言)。當初藏王赤松得贊,因迎請靜命大師入藏弘揚佛法,而激怒了藏地諸惡鬼神與羅刹,故有“雷殛瑪波日,水漂壟塘宮”,和年穀不登、起大瘟疫等災害。後來藏王聽受靜命大師之囑咐,至誠迎請印度蓮花生大士入藏,才降伏了這些惡鬼山神。

  蓮花生大士,是一位神異卓著的密宗大成就者。他首次為西藏帶來無量的純淨密法,並以密法降伏惡魔妖魅,護持聖教,所以對西藏佛教的貢獻,厥功甚偉。此時,他又與靜命大師協建桑耶寺,使具福眾生安住于清淨地。

  蓮花生大士將離藏地時,告訴藏王說:
  “西藏之鬼神,我應降伏三次,今尚有一次未辦,王統和修行佛法的人,將略有災難,到時我還會再來。”

  後來,西藏出現一位大魔王,他自稱是蓮花生大士再來。當時有很多蓮花生大士的傳承弟子,一聽到是大士再來,即不加辨別,只要是他說的話,全部信受,恭敬奉行。這位假大士,由於有意毀滅佛法,因此胡作非為,專以邪法冒稱“大密宗、無上大密法”來教授弟子。一般對於顯密佛法不甚明瞭的人,迷此邪說,遂專求神通大法,廢馳佛戒,僧俗不分,竟以密法作為惑世之術。這種行徑,徹徹底底地違反真正佛法。

  此時,雖有許多大德,深知事態嚴重,同時又查明此人並非真正的蓮花生大士,因而大力加以阻止。但為時已晚,此邪風就像傳染病一樣,早已傳播到各地了。這位假蓮花生大士,最後被護法所擊斃,得到粉身碎骨的報應。嗚呼!有心修學密法之士,對於上師、密法之真假,能不慎哉!

  西藏佛教,因受“假蓮花生大士”的擾亂,後又加以朗達瑪王的滅法,故整個佛教界的思想非常混亂。大都隨自辯聰,不依師承,濫傳教法,以致真偽莫辨。有些人妄自邪行密法,不遵顯密戒律,撥無因果;更有些人,自以為是大密宗主,曲解密法,動輒作誅戮之事。一般人雖有心修學佛法,卻苦無先後次第可循,往往輕視出離心、菩提心之基本修證精神,而妄趣高談密宗大法。

  就在西藏佛教逐漸趨向邪惡途徑時,許多大德紛紛向外尋求新譯的正確密法,因此形成許多新的教派。

  哦日王智光和菩提光,也為救此流弊,不惜身命資財,費盡千辛萬苦,從印度迎請阿底峽尊者入藏弘法。阿底峽尊者是一位大成就者,教證德圓,所到之處,德行所感,上下皈依。尊者思想組織嚴密,智慧深邃,入藏後造“菩提道炬論”,指示修行次第,和顯密教義互為一致的精神,並以無礙辯才破邪顯正,重樹法幢。西藏佛教面目因而隨之一變。如今西藏佛教得以正確發展,尊者之功績,實不可磨滅。

  阿底峽尊者,有人說他就是蓮花生大士再來之身。他的教法,深深影響各個教派。如薩迦派中,學問最好,成就最大的薩迦班智達,就是以尊者的教法著書、修行的。噶舉派中,瑪爾巴、岡波巴、都松欽巴(噶瑪巴第一世)、帕摩主巴、達壟巴等大師,也曾將尊者的教法,融合於他的教法中,而大放異彩。

  薩迦派祖師兗卻結布('khon dkon-mchog rgyal-po,義譯為寶王)和他的哥哥慧戒,本來是寧瑪派密法的傳承上師,且有相當修證。有一天,兗卻結布看見許多阿巴咒師,戴著二十八尊勇識母的面具,於街上摹擬一些神祇舞蹈。他將這件事告訴他的哥哥。他的哥哥說:

“這是密法失壞的徵兆(指密法被無知的人摻雜了個人的妄想),今後如果不依止純淨的密法修學,將難得真實成就。我已老邁,你尚年輕,應該前往女孤壟,謁見卓彌大譯師,從他學習新的密法。”(以上據西藏佛教史第六十七頁)

  他的哥哥遂將“金剛橛”(普巴金剛)等少數密法,傳授給兗卻結布,然後把其他的佛像、經典(法本)、法器等物,收存於三座塔內,不再傳授。

  兗卻結布依教奉行,從卓彌大譯師,和阿底峽尊者的弟子廓枯巴拉則譯師,廣學顯密教法,創立薩迦派(花教),而成薩迦派的始祖。

  瑪爾巴上師,也深知密法腐化的流弊,遂初從卓彌譯師學法,後又從印度那若巴、智藏、阿底峽等大師修學顯密教法,而成噶舉派初祖。

  根據我國歷史上的記載,西藏佛到了元末明初,顯密教法又複零落不堪,加以一般喇嘛,曆受元明兩代朝廷之尊奉,一時習於奢侈,棄戒律如糠稗。於是宗喀巴大師應運而出,創立格魯巴——黃教。

  宗喀巴大師洞知各派之流弊,慨然以重興西藏佛教為己任。因此遙接阿底峽尊者的衣缽,特別提倡精研經教,崇尚戒律。並採擷各派精華,將顯密兩宗加以整理,以自己無垢智慧,和歷代大論師、大成就者的正理,摒除後世無知者所妄自增加的意見,闡明佛法原有之真意。同時更依阿底峽尊者之教法,以及文殊菩薩的教誡,若顯若密,建立修行一定的程式。

  由於宗喀巴大師之教法,穩鍵圓滿,兼蓄各派之長,而無各派之短,因此依之修習而獲得成就的人,有如空中之星宿,地上之草木。如今全西藏的正信佛弟子,十之八九皆修學格魯巴(黃教)的教法。

  宗喀巴大師所建立的黃教,不啻為西藏佛教帶來朝氣蓬勃的生命力;其組織完密的體系,和解行並重的宗風,均與中國佛教的思想相吻合,因此宗喀巴大師的教法,更應是振興中國佛教,乃至全球佛教的明燈。故關心佛教前途的緇素大德,實有窮究宗喀巴大師教法,和弘護的必要。

  目前有關大師振興西藏佛教的事蹟,記載最正確的,要演算法尊法師所翻譯的《宗喀巴大師傳》,但由於此本傳記太過簡略生澀,一般閱讀過的人並不多。去年年底,湯師兄吉田先生,計畫將宗喀巴大師弘法的事蹟,繪成畫傳;由我負責文字說明。遂成我撰為本書的因緣(畫傳另行出版)。

  本書承蒙西藏最正確傳承格魯巴教法的佩敦丹吉仁波切,及三恩根本上師大福藏智慧劍賜序,並在每篇之後,題詩一首;又在撰稿期間,不斷的給予指導,和最寶貴的開示。複承思慧法師悉心校稿與潤飾,本書因而得以順利完成。在此謹致以最深忱之謝意。

 

一九八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釋修慧序於臺北三慧學舍

 

 

宗喀巴大師應化因緣集

一、文殊示現 聖宗喀巴

 

  (一)應運示現

  宗喀巴(Tsong-kha-pa)大師悲願之深、人格之偉大,和對佛教之種種貢獻,是近代人無法相提並論的。但一般人僅僅認為大師只是佛教的大修行者,佛學的大集成者,和歷史上一些有名的佛學家沒有兩樣。實際上,宗喀巴大師異于一般人,他是至尊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早在無量劫以前就已成佛了。

  由於當時西藏顯密教法都很衰微,除了少數大德以外,其他修行的人,根本不知道戒律是什麼;雖然有少部分的人研究教理,卻不知道一切經典就是學佛的途徑;他們對於因明,誤認是一種辯論術,那裏知道其中還有證解脫和成佛的道果;對於密法,只知亂受灌頂,藐視基本法,偏修其中某一部分的教授(如偏修大手印、大圓滿等,而且認為越大越好),至於應如何親近善知識——師長,如何守護律儀和三昧耶戒,則全不講求。真實修行的人,已是廖廖無幾了。所以大聖文殊師利菩薩看到這種情形,深生悲湣,為了住持聖教,饒益眾生,才隨順眾生意樂,示現清淨的出家相——宗喀巴大師。

  (二)佛經上的記莂

  許多顯密經典中,早已記莂文殊師利菩薩,將在雪山邊地受生。例如文殊根本教王經裏授記說:“世間我涅槃,地上成虛空,汝現異生像,行諸佛所行。(汝是指文殊師利菩薩)彼時雪山中,有歡喜蘭若。”

  這偈頌的意思,是說佛陀涅槃之後,佛法會慢慢式微。那時文殊師利菩薩將示現凡夫身,在雪山(西藏之別稱)受生,遵照佛陀所教,大行法化。並興建一座佛寺,名叫“歡喜”。如今宗喀巴大師,果真在西藏振興佛教,興建“歡喜寺”(即嘎登寺),完全符合經中的記莂。

  空行秘密經也授記說:
  “文殊師利號賢慧,增廣教法甚稀有。”

  這裏則明白授記,文殊師利菩薩所示現的凡夫身,他的法號叫賢慧(或譯善慧名稱吉祥),將大力弘揚世尊的教法。宗喀巴大師七歲出家時,頓珠仁欽仁波切給他取的法號,也叫賢慧。大師重振佛教後,使西藏佛教步入正軌,蒸蒸日上,六百多年來,正日益茁壯中。由此即可證明,宗喀巴大師就是大聖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

  印度月稱論師,對大明杜鵑論師授記說:
  “至尊宗喀巴大師,是大聖文殊師利菩薩所示現的比丘相。他為了救渡眾生,因此隨順眾生的意樂,而受生出家相。你也應該發願往生“雪山邊地”,依止宗喀巴大師,弘揚他的教法。”

  又有一次,提婆、佛護、靜天幾位大論師,也現身為大明杜鵑論師授記說:

  “在“雪山邊地”中,有至尊宗喀巴文殊師利,在此住持如來的教法。你是大師所應渡化的人,應發願到大師座前,依止大師,修習各種心要。”

  大明杜鵑論師,就是後來宗喀巴大師的上首弟子——克主傑尊者。這裏很明白的指出,文殊師利菩薩將在“雪山邊地”,示現出家相,弘揚正法,他的名字叫“宗喀巴”。

  克主傑尊者,他前一生出生在印度。有一天,文殊師利菩薩告訴他說:
  “邊地眾生因為被無明覆蓋,所以造作種種的罪業,長期在生死苦海中,不停的流轉。我為了幫助他們求得解脫,證一切智果,因此將隨眾生意樂,示現出家相。你也是我所渡化的人,應該發願往生‘雪山邊地’”

  又有一次,彌勒菩薩告訴克主傑說:
  “文殊師利菩薩為了弘揚釋迦牟尼佛的教法,使它在南瞻部洲,放出像太陽般的光輝,所以他的化身將出生在此地。這和文殊師利菩薩親來沒有兩樣,你應發願到此地,弘揚他的教法。”

  諸如此類的授記,不勝枚舉,恐繁不錄。這一切授記,在在指出,宗喀巴大師是大聖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為了住持如來教法,而在西藏示現出家相。

  (三)諸佛之師—— 三世如來

  大聖文殊師利菩薩雖為化導眾生,權現諸佛長子之身,而成因位菩薩。然究其實體,不論過去、現在與未來,都是果上之佛。

 

  據首楞嚴三昧經雲:
  “過去久遠無量無邊阿僧祇劫,爾時有佛,號龍種上尊王佛。於此世界南方過於千佛國土,國號平等……彼佛壽命四百四十萬歲。爾時平等世界龍種上尊王佛豈異人乎?即文殊師利法王子是。”

  央崛摩羅經:
  “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言:‘北方去此過四十二恒河沙刹,有國名常喜,佛名歡喜藏摩尼寶積如來,在世教化……彼如來者豈異人乎?文殊師利即是彼佛。’”

  寶積經:“此文殊師利成佛之時,名為普見。”

  根據以上諸經所說,大聖文殊師利菩薩,過去世成佛的名號,叫龍種上尊王佛;現在世成佛的名號,叫歡喜藏摩尼寶積佛;未來世成佛的名號,叫普見佛。

  又文殊師利菩薩不但三世都是如來,更是三世諸佛之師。如心地觀經雲:“三世覺母妙吉祥(指文殊師利菩薩)。”

 

  佛說放缽經:
  “今我得佛,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威神尊貴,度脫十方一切眾生者,皆文殊師利之恩。前過去無數諸佛,皆是文殊師利弟子。當來者,亦是其威神恩力所致。譬如世間小兒有父母,文殊者佛道中之父母也。”

  由此即足以證明,文殊師利菩薩之化身——宗喀巴大師,于無量劫以前,早已成佛矣!

  詩曰:

  “七佛尊師妙吉祥,深宏大願慈心長;

   廣揚聖教顯和密,應運現生作法王。 ”

 

相關文章:
宗大師對三界眾生真實處境的描繪 緣氣:(2783)
文殊菩薩對宗大師修持中觀正見的教導 洛桑成列·確吉堅贊仁波切 緣氣:(3847)
印順法師三乘共法與宗大師中士道的比較研究 黃國清 緣氣:(3531)
宗大師應化因緣集 ㈡〔校對版〕 修慧法師 緣氣:(3286)
宗大師應化因緣集(三)[校對版] 修慧法師 緣氣:(2893)
宗大師應化因緣集 (四)〔校對版〕 修慧法師 緣氣:(3040)
宗大師應化因緣集(五)〔校對版〕 修慧法師 緣氣:(2898)
宗大師應化因緣集(六)〔校對版〕 修慧法師 緣氣:(3233)
宗大師應化因緣集(七)〔校對版〕 修慧法師 緣氣:(3087)
宗大師應化因緣集(八)〔校對版〕 修慧法師 緣氣:(3467)
宗大師應化因緣集(九)〔校對版〕 修慧法師 緣氣:(3374)
宗大師兩大活佛系統傳承的鼻祖 多識仁波切 緣氣:(3355)
三十五佛現全身 宗大師 三十五佛懺的修觀儀軌 緣氣:(2915)
被稱為肉身菩薩的淨土宗大師 曇鸞 緣氣:(1819)

上一篇(文殊菩薩對宗大師修持中觀) 回目錄 下一篇(印順法師三乘共法與宗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