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置信的奇跡
  林振興
  小女於數年前(初中一年級開始迄今高三了)得了腎臟病,因為醫治不愈,且家中經濟情況欠佳,一度停止治療,以致拖到去(六十七)年九月間,發現臉部腫起,覺得非常不對,所以又帶她去檢查。檢查結果病情比以前糟糕,雖然不很嚴重,但情況不輕。當時我心很煩,如果再每天(或兩天一次)去找醫生,家庭生活更加困難。怎麼辦呢?只好去求醫生幫忙,還好,那位醫生很同情我的處境,馬上介紹一種藥叫我自己去買來給治療半年看看。之後,我想光吃藥是沒辦法的,因為以前剛發病還輕微時都治不好,現在治療不更難嗎?所以臨時一想還是求佛菩薩好。就這樣一方面自己買藥來給女兒吃,一方面教她早晚求佛力加被。沒想到這數年難以醫治之腎臟病,在短短兩個多月間的今日痊癒了。這種奇跡誰能相信呢?老實說,連醫生都覺得奇怪!我想如果不是求佛菩薩救治,恐怕現在也還沒好,所以我非常感謝佛恩。
  那麼小女是怎麼求佛救治的呢?起初我怕小孩子沒耐心,不肯每天拜,所以先告訴她能深信佛力無邊,告訴她為了生命唯有求佛菩薩。一方面鼓勵她,一方面教她最簡便的方法,早上漱洗完後在佛像前至心禮念‘南無阿彌陀佛’六拜,禮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六拜,一共頂禮十二拜,然後再跪念‘南無觀世音菩薩’一百遍;晚上睡覺前禮念‘南無地藏王菩薩’三拜,再跪念‘南無地藏王菩薩’一百遍。就這樣每天禮、念、求,才兩個多月,病就好了,真是不可思議!
  古人說:‘藥是治假病,真病無藥醫’,這一句話也許您聽過。那麼有真病怎麼辦?昔時弘一大師臥病石室,有人勸他延醫服藥,大師說:‘阿彌陀佛,無上醫王,舍此不求,是謂癡狂。一句彌陀,阿伽陀藥,舍此不服,是謂大錯。’弘一大師以身示法,曉以明訓,亦正證明佛菩薩之大慈大悲與願力無窮。
  她終於相信觀世音菩薩了
  王傳麗,上海市人,現年二十二歲,家住臺北市忪山區。在她二十一歲那年的春天,剛過完年,覺得肚子很不舒服,就到臺灣療養院去作檢查。經葛醫師檢查的結果,確定是卵巢瘤,需動手術取掉。她有一位當中將夫人的乾媽周士富女士,得悉此事後,要她到土城承天禪寺向廣欽老和尚請大悲水喝。
  當時她並未信佛教,也不肯去,似乎也不太相信大悲水能治病。她乾媽就說:‘既然你不願去,那麼我念大悲水給你喝。’不得已在半信半疑的情形下喝了,乾媽並要她念白衣大士神咒。醫師說檢查過後二十一天以後要開刀,結果白衣大士神咒念了十九天就滿了一萬二千遍,也喝了十九天的大悲水。她在開刀前兩天,亦即持咒圓滿日,又作了一次復查。X光透視結果發現病瘤已經化掉了,連醫生都不敢想像,更不相信這是一個事實。這在醫學上是無法解釋的。最後醫師決定再照一次X光,病瘤確實是沒有了。
  從這一天起,她開始相信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偉大的感應。後來她皈依了廣欽老和尚,從此見佛就拜,一切功德皆願隨喜。
  菩薩的感應無所不在
  施文塗
  談到因念佛而獲得感應之事,這對正信的佛教徒而言,並非難事。但由於我佛慈悲廣大,佛法無邊,故能尋聲救苦,雖非正信佛教徒,只要一發善念,誠心念佛,亦每得感應。茲就所知,略述一、二,以饗讀者。
  *壹......
  數年前,村中有位陳姓跛腳青年,暗戀鄰村一位少女,以饋贈糖果為餌,咒以符術,準備迷她的心竅,誘她上釣。不料因對方少女精明保守,不肯接受他平白的饋贈。當時有一位劉姓少女在場(筆者祖母娘家的遠親)因不明就裏而誤食糖果,因此而中了他的符崇,迷迷糊糊地被這青年誘拐私奔,在外奸宿多日,才把她放回。該陳姓青年也隨後前往女家求親。女方家頗為此事而感到羞憤,而且嫌他跛腳,堅拒這件婚事。不料,該跛腳青年卻以習得的道家符術,作法擾亂女家,企圖脅迫。該劉姓少女莫名其妙地在屋內狂喊亂叫,劉家門窗也無緣無故不停地嘎嘎作響,非常恐怖。劉姓少女有一位嬸母,目睹這種情形,心有不忍,便以哀傷的口吻念著:‘觀世音佛祖啊!你要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啊!’這樣連續地念了數聲,很奇怪的,對方的法力減弱了,門窗作響的聲音也減小了很多,後來她常依這種方法祈佛保佑,藉以渡日。
  這是發生在我家附近的真人真事,而念佛得到感應的事,則是劉姓少女的嬸母親口所述。由此我們可以印證佛言不虛,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上,曾有‘咒詛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著於本人。’的經句,可惜我們鄉下幾乎百分之百都是信奉鬼神的,前述劉姓少女一家人,亦不知如法更加誠心地學佛,否則必能獲得更進一步的感應。
  *貳......
  家父有一朋友(未曾細問他的姓名、地址),年輕時,有一次因炎夏天氣很熱,就脫衣下河游泳,不料過了不久,感覺好像有人在水中拉扯他的雙腳一樣,也就是俗稱的‘碰到水鬼’,於是嚇得不由自主地隨口念出:‘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說也奇怪,數聲佛號一出口,水鬼竟然鬆手而去。家父的這位友人因此而逃過了這場災厄。這是家父以前常為人津津樂道的事。今日偶然憶及,特此志之。
  *參......
  以下是我和家人曾經獲得感應而較具體的片段。自從我於民國六十四年進入軍中以後,家裏供奉的佛像,就請我母親代為燒香、供茶,並囑每天早晨供盤素菜,同時家中若買回水果,應先供佛後再食用。雖然鄉下信奉鬼神的習俗已根深蒂固,但家母一則出於愛子之心,二則出於善念的關係,故能如我所求,虔誠供奉,因此常蒙觀音菩薩于夢中教化指點,並勸她早日改素食向佛(因鄉下婦人迷信鬼神之故,殺業特重),從此,家慈每天持食早素,至今已有數年了。
  數月前有一天,家母背著噴霧器在田間噴灑農藥,因不慎而使藥水流沾於身上,當時只覺得藥水所沾到的地方,好似涼風透骨一般,但並無異樣,故就不以為意,只打算等全部工作完成後,回到家中再把它洗濯乾淨即可。過了三、四小時之後,母親回到家中又做了一些家務事,才開始洗浴。沒想到,此時漸感身體不適,但覺四肢無力,頭昏眼花,並有嘔吐現象,才知流沾在身上的農藥水,此時已深入體中開始發作。家人發現後,立刻送醫急救,才挽回了一條命。據主治醫師說,他從來沒見過農藥中毒者,具有這樣堅強的抵抗力(大約經過五個小時才發生作用),真是罕見的幸運者。
  又據家母事後稱:她在噴灑農藥中毒之前兩天晚上,曾夢見自己從供奉佛像的客廳走向置放農藥的房間,當抵達門口時,突然感肢體酸痛異常,並覺得迎面好像有股很大的力量在阻擋她進入一樣,但只要退離那房門,則又感覺身體舒適如常;如此來回兩三次都是一樣。最後家母于夢中痛得叫出聲而驚醒過來。當時她認為這南柯一夢,以為或許是因操勞過度,導致虛火上升而成夢境,並不以為意。沒想到,第三天就發生了中毒事件。至此才感悟到,原來是佛菩薩事先示警於夢中,事後又蒙我佛慈悲保佑,否則農藥毒水沾身而未洗濯,豈能輕易地渡過四、五個小時之後才在家中開始發作,並為家人發覺而予送醫急救。設若當時發生在田裏,地處偏僻(離我們住家走路約半小時),人煙稀少,稻苗高長,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消除乳癌真人真事
  唐啟揚
  人生眾苦煎迫,以病苦為最,尤其醫生宣告病者患了可怕的癌症之時,有如犯人被判了死刑,令人精神崩潰、消極、絕望,只有等待死期的來臨。去年八月母親于閒談中,提起左方乳房有一拳頭大硬瘤,已有三年多,不痛也不癢,說者無意,聽者卻不免心驚色變。家母從小勤勞克儉,樂觀曠達,一向健康,晚年皈依三寶,持齋念佛,利用空余於屋後空地種植蔬菜,早晚灑水拔草,活動筋骨,老而彌健。忽然聽說她長了硬瘤,深覺不妙。次日立即陪老人家到台大醫院體檢,醫師為求真確的症狀,必須切片化驗,家母略帶懼色地走進手術房後,筆者與女兒舜英坐在鄰房等候消息。約過半小時,主治醫師表情嚴肅地說:‘以我多年臨床經驗肉眼觀察切片情況,似屬惡性,惟實確情況應再精密化驗始能斷定。’我們心情雖一時緊張,但總不敢相信是惡瘤,也盼望最後化驗報告能推翻主治醫師的初步判斷。四天的時間覺得特別長,化驗結果為‘少見的惡性乳癌,必須迅速切除,再接受鈷六十治療’。如今希望終於破滅,只有勇敢地面對現實,承擔一切了。要切除部份為左邊乳房,包括肩部至腹部整個筋肉,僅剩皮膚。已年近古稀的老人,怎能忍受如此大的折磨?況且開刀切除並不能保證將來不復發。敝宅樓下有一位三十多歲徐太太,曾患乳癌切除,三年後病情復發,百般治療無效,掙扎不久,不幸別世。家母對此病例印象仍深,堅拒切除,而親朋主張開刀切除與反對者均有長篇理由,意見分歧,不知所從。正在彷徨悲傷中,忽然想起精通醫理、為人熱忱的佛教大德樂崇輝居士,如往訪請教也許能獲助益。樂居士為筆者學佛多年的善知識,俱足福慧,同修佛道,共創本刊,時承教言,受益良多。他在聽我描述家母的症況後,以極堅定的口吻說:‘絕不能開刀,臺北同仁堂有一種治這一類病症的古方叫“小金丹”,藥性良好,也無副作用,長期服用,可消除這種頑症。您母親多年來持齋禮佛,如再懇求觀世音菩薩加被,當可早日治癒。’感激樂居士的懇切指點。我如獲至寶,滿懷興奮地前往同仁堂購買“小金丹”五十粒,再趕到天母吉祥寺佛前懇求加被,順便抽靈簽請示:‘不開刀而服用小金丹是否有效?’竟得‘上吉’的好簽,心情不禁開朗。家母每日早晚服用小金丹各一粒,加倍用功,勤念觀世音菩薩聖號。筆者也每天早晨懇求大悲水,請慈母飲用。服藥期間禁食冬菇、麻油、竹筍以及各種刺激品(如吃葷者最好改為吃素)。經過三個月後,食欲增加,臉色紅潤,乳部硬瘤自然消失,健康如常(為求澈底根治續服半年)。如此奇跡,實為現代西醫所無法解釋的。
  沒有嚴冬的酷寒,襯不出春天的暖和;如無絕症回生,不覺菩薩的慈悲。家母能得不思議感應,實為三大因緣促成:
  1、長齋多年,杜絕葷腥,清淨身心。
  2、勤念聖號,飲大悲水,消滅罪障。
  3、服小金丹,卓越藥性,除癌細胞。
  感激菩薩慈佑,也感激樂大德適時指點,恩同再造,特將詳情發表,略表內心的無限感恩。
  說不盡的感激
  陳惠貞
  自信佛以來,蒙佛菩薩慈悲,每有苦難煩惱,一心恭念佛菩薩聖號,必有感應。屢次將感應事蹟述於外子,他總是將信將疑地說:‘奇怪,我怎麼就沒有碰見過?’但這一次他終於親眼目睹,並深深的信服了。
  事情是這樣的:長子林俊宏,今年七歲,就讀國小一年級,四月廿日突然發燒,看醫生吃藥毫未見效。廿一、廿二兩天,逢學校考試,他堅持要參加,勸阻無效,看他搖搖晃晃地背著書包,往來于寒風細雨中,心裏急得不得了。廿三日經醫師診斷為出麻疹,因感風寒,來勢洶洶,生出很多併發症。是夜燒達四十度,昏睡之中,不慎用手指,把鼻孔裏面挖破了。等到他把我叫醒時,已是血如泉湧;一刹那功夫,衣服、枕頭、棉被、床單都染上了鮮紅的血。我和外子,急讓他把頭仰高,用冰敷在他的額頭上,一面四隻手拿了成疊的衛生紙,試圖把血堵住。無奈體內熱度過高,血液迴圈太快,血如滾滾黃河找著缺口崩潰一般,一瀉千里,不可收拾。眼看著連最好的止血藥都用上了,還不見效。一包衛生紙,很快全被血濕透了。心想,一個小孩,能有多少血可以流;再流下去,必死無疑。六神無主之下,我哭了,喊出一聲:南無觀世音菩薩!突然腦裏想起從前到大乘精舍時,樂居士曾經請了一些觀世音菩薩心咒贈給我(當時樂居士還特別加持過),請回來後,一直放在供桌的抽屜裏,除了一些跟別人結緣外,尚餘數張。急忙跑去請了一張,放在俊兒鼻子上,把他扶好讓他躺下後,跟外子說:‘不要再碰他了,這樣下去,必死無疑,我們來求菩薩加被吧。’又說:‘兒啊,媽給你念觀世音菩薩,你自己心裏也要念。’他無力地點了頭。(俊兒四、五歲即會禮佛念佛,近半年來,晚上都由他負責焚香供佛、拜佛。)我隨即合掌恭敬,跪在床邊,一心一意地念觀世音菩薩聖號。真是不可思議,一分鐘不到,血止住了,一滴都不流,心情頓時松了下來。突然,一直跪在床上鐵青著臉的外子,低頭垂眼大聲地念起觀世音菩薩聖號了(他說他先前是在心中默念),那宏亮的聲音充滿著感激與讚歎。
  又念了好一會聖號,發覺俊兒兩個鼻孔都被血塊堵死了,外子說天亮再帶他到耳鼻喉科去清洗。我看他張著小嘴呼吸,嘴唇都乾裂了,心疼得很。要替他清理,又怕弄到傷口,血再流出來。猶豫了好一會兒,心裏祈求著說:‘菩薩啊!您慈悲救救他,請讓他能呼吸吧!’求完自己拿了棉花沾雙氧水替他清洗,洗得乾淨暢通。真是感謝菩薩,滴血也不流。
  兩天后,俊兒吐了一大堆黑黑的血塊,拉出來的大便也是黑色的,這些都是那天流鼻血時,自喉嚨咽下的血,可見當時血流得多凶。
  現在,俊兒已完全康復了,又天天背著書包去上學。看著那活活潑潑的身影,心中有無限的感激。要不是樂居士指引,要不是菩薩慈悲,在那個寒風急雨的深夜,這個住在郊區、出麻疹、發高燒又血流如注的小孩,也許就再也起不來了。
  佛說:‘觀世音淨聖,于苦惱死危,能為作依怙。’願大家都能恭敬常念,念念勿生疑。必能獲無限福,滅無量罪苦。
  癌症纏身魔迷心佛法無邊難思議
  慧峻記
  徐宗達,浙江鎮海人,在世六十七歲,曾在建築業貢獻良多。六十九年夏,感到身體不適,每天常腹瀉,以為吃壞了東西,變成腸胃發炎,服藥也不大有效。後來檢查結果,診斷為腸癌,這時發現已近末期了。
  在七月初請來一位土醫生,聽說這位醫生在中和常去一家廟裏拜神明的,自從他來看過病以後,病不但沒有起色,每天晚上徐老先生都看到鬼,包括已過世的親友,以及和他開開玩笑的鬼。他在世信佛,但不加以修持,這時他還會請人為他念‘大悲咒’。徐老先生的女婿是我的老同事,姓卞名一生,卞君來找我,說他岳父每晚被鬼迷住了不敢睡覺,眼睛睜得大大的。佛家講因緣的,既然有人來求法,就得結這個緣了。做佛事要注意幾點,一是法力高強,以德伏化,能令冤業化解,兩皆獲利;一是堪能背這個業,如果弄不好,鬼怪是會來找麻煩的。但是卞一生與我私交不錯,又為了救人,解人冤業,自是好事,我就跟他去徐老先生家裏,就在臺北市頂好市場對面的佛堂裏。我第一天去到病人房裏,為徐老先生念大悲咒水,一尊觀音小卡相擺在床頭燈旁,一個准提咒輪卡片帶在他胸前,咒後,以水灑在頭喉心三處以淨三業、除怖畏,然後分次把咒水吞下,門上貼了六字大明咒。
  當天晚上鬼即不出現了,不是不來,而是不敢進房裏來搗亂,只在房外活動,這種情形還是影響病人心理。第二天再去作法,在客廳小桌上,一杯清水、一串念珠及七粒米,先持大悲咒水灑淨,說因緣法解冤釋結,再施食,在外進大門上貼上大寶樓閣咒。果然有效,鬼的蹤影是沒有了,但徐老先生的病一直拖下去。到八月底,看起來不大對勁,就送入宏恩醫院。甫一出門,魔就乘機而附身,誰也沒察覺。到了醫院,按理說癌症末期病人是全身沒氣力了,翻身都要人幫忙。可是這位老先生脾氣特大,每位護士都要挨駡,還發脾氣使力量搖動床欄杆,格格作響,足證此時他的靈識迷妄,已被以前鬼類所附,這都是前生累劫冤業相會而來的。不得已,九月八日卞君又來找我,問我有沒有辦法化解。我請卞君夫婦二人十時許來精舍念‘普門品’,念後將情況原委表白觀世音菩薩,如果徐宗達的因緣未盡,祈請菩薩以大悲心挽救他的生命,便能日益好轉;如因緣已盡,祈請菩薩速帶其往生。說也奇怪,卞君的岳母那時正在醫院看守,當我們誦經當時,只感到一種肅殺陰寒之氣,三次從房間往外沖,當天晚上一切怪現象停止,病人恢復一般癌症病人乏力的神態,他終於在九月十一日就去逝了。寫到這裏,諸位想想不可思議否?佛教的化解方法太多了,這是其他宗教所沒有的。
  我永遠忘不了的一件事
  陳威遠
  我永遠忘不了的一件事是觀世音菩薩使我脫離病魔的糾纏。
  在今年的三月三十日那天的清晨五時的時候,我不知怎麼的發了高燒,熱度達三十九點八度;這時妹妹也同樣燒到了三十八點五度。爸爸媽媽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不時地替我們換冰枕、拿藥。到了早晨八點,媽媽帶我們到榮民總醫院去看病。醫生診斷了很久後說我可能要住院,並叫我去驗血,結果說我的白血球有三萬多個,很危險。接著,我又挨了一針‘盤尼西林’,再經過總醫師的檢查,幸好說我不必住院了,但第二天必須再來挨一針。回到家,吃過午飯,吃了藥後,我的病似乎沒有好轉,反而又加重,一直嘔吐但因吐得沒東西了,所以膽(水)都吐了出來。妹妹也一直呻吟,甚至連媽媽都不認得了。晚上爸爸回來後很誠心地在佛前念了大悲水讓我們喝。我們喝了後,本來我每隔兩、三分鐘就吐一次,現在不吐了,並且也覺得好的很多了。妹妹也在找東西吃了。同時我們喝了大悲水後不到五分鐘燒便退了,真是神奇得很。
  觀世音菩薩是對我們這樣的庇佑與眷顧,我真是感激不盡,我今後應當好好的供奉觀世音菩薩,以報答他對我的慈恩。
  (按:本文作者現就讀國小六年級,親撰之小文,敍述蒙觀世音菩薩慈光加庇之事實。雖朴拙不文,但童稚之言,絕無虛假,故未予修改,以存其真耳。)
  手術複元記
  江春智述 慧峻記
  江春智居士,臺北市人,四十六歲,中年企業家,現任人乘佛教月刊社社長。六十九年十月七日,他在香港接洽生意,突然發病,經過醫師檢查,確定十二指腸潰瘍,肝炎和膽囊炎等併發症狀。香港醫師囑他返國治療。回臺灣沒多久,右脅部位時時隱隱作痛。到了十二月初,實在痛得不能再忍,住進了中山開放醫院;當時醫師叫他忍痛,以便觀察病情的徵候。這時他自己心裏也有了數,發炎不會那麼痛,可能是膽結石(醫師後來診斷也是)。他突然想起了:午時不是在修觀世音菩薩法門嗎?立刻大聲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同時觀想對面有一莊嚴殊勝的觀音站在那邊。漸漸觀成‘我即觀音,觀音即我’。一刹那間,感應道交,不痛了,不是一時不痛,而是根本就不痛了,而且以後多少天連痛都不痛了。他說平時的修持是很重要的,到了臨難時,求菩薩就比較能有感應。其次是觀想法門受用,否則平日不燒香,臨時抱佛腳,怎能有所感應呢?不痛是不痛了,但醫師仍決定開刀割除膽結石。開刀後本來準備了要輸五百西西的血,可是出乎意料的,據大夫說,只有流了三十西西的血,不必再輸血。這又是一個感應,那是因為江居士在打麻醉針以前就開始念聖號。這還不奇呢?開刀第二天一定要通小便,但一時小便解不下來。他只好大聲念菩薩聖號,念了沒有幾聲,尿出來了。這又是一個感應。醫師準備了十針止痛針,他只打了兩針,決心不打,因為打了反而不能考驗忍耐力。既然已信了菩薩,就信到底,不打止痛針,傷口疼痛得不得了,他咬著牙,忍著痛,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拼著命地念。一下子不痛了,而以後再也沒痛過了。最後他附帶說了一件事,要發心做佈施,千萬不要有所求,但是你越是這樣做,菩薩越是想辦法多給你。譬如佈施了一萬元,可是在做了一筆生意後,所賺的要比往常的生意多賺個幾倍。種福能生福,施福更可以引福,您能信嗎?為了‘不得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趕快準備往生資糧吧!
  開水燙傷即時痊癒,大悲神咒感應神速
  慧峻記
  民國七十年的初春時節,一天下午午睡後,醒來就開始做佛教功課。當時我三歲的小女兒謝葉玉鳳,正在客廳裏玩耍,一不小心,把一壺開水弄倒,從前胸澆下來,頓時大聲哭叫。我慌忙跑過去,一看,趕快把她的上衣脫下來,不料一拉上衣,連前胸的一層皮也跟著拉下來,露出裏面鮮紅的嫩肉,令人不忍卒睹,真令我心疼極了。我當時力持鎮定,趕緊拿了一盒‘面速立達母膏’為小女擦抹。她哭號不已。我把她輕輕抱在懷裏,撫摸著她的小臉蛋,輕拭她的淚水,盡力安慰她,令她在我懷抱中有安全感。我虔誦大悲咒,一遍又一遍祈求大悲觀音菩薩的加被。
  像這麼嚴重的燙傷,我原以為一定不會馬上好的,可是由於我至誠地祈禱觀世音菩薩,不斷念著大悲咒,第二天小女就不再哭泣,臉上偶然也綻出了笑靨。三天過去,不但皮膚沒有發炎,而且生出新的皮膚,一點兒疤痕也沒有,如今只有些微受過傷的樣子。這出奇的痊癒,連我都認為是不可思議的奇跡,這真是大悲觀世音菩薩的悲願所賜予的新生啊!絕對不可能是因為抹些藥膏就能痊癒的。雖然難以令人相信,但事實擺在眼前,不需打妄語,在我女兒的身上,我看到觀音救苦的靈應。
  我本來是信奉外道神明的,神明也很有靈感,但是求神明保佑,是出自個人自私的目的。而佛教的菩薩們大慈大悲,為了廣度眾生,由方便的濟助,直到究竟解脫。神明雖也威靈顯赫,但若談到度人入究竟解脫,則沒有那麼大的悲願、智慧。我曾與現在信佛的中學同學蔡淑敏因宗教信仰問題辯論了許多次,但多年來,我親身所感受的一切一切,已不容我再固執著從前的信仰。現在我也信仰佛教了,因為每當我持誦‘大悲咒’時,就呈現一種平靜和諧、頭腦清晰的境界,這是我在任何地方都無法找到的感受。
  我獲得了佛陀的庇蔭
  劉海泉
  我是一個從事軍職的人,長年玩槍弄炮,對於耍筆桿子這一方面非常外行,因此從來不敢投稿,以免別字連篇、辭句不通而貽笑大方。但因最近親身獲得了殊勝的感應,證明佛菩薩的靈應真實不虛,為使世人普能起信,因此不辭其咎為文報導,敬請慈刊能予披露,感謝不盡。
  事情是這樣子的:近半月以來,不知是何原因,常感腰痛,不知是床鋪太軟了,或者是騎機車震傷所引起的。只覺得,腰脊椎骨被扭傷了,又好像是右骨盆的上方神經被壓住,有些脹痛,但真正的部位卻找不出來。每當我一坐下,再站起來的時候,半天都直不起腰,腰部酸痛得簡直受不了。我曾請教過富於醫學常識的朋友,他們都說,這是老年病,也可能是長骨刺,還有人認定可能是脾臟出了問題。總之,還是要趕快去找醫生診治。但是我一直因本身工作忙碌,抽不出時間去看醫生。
  最近輾轉獲得來自家鄉的資訊,得知家父母去世已經多年了。內心的悲傷真是不可言喻。此時正巧世伯父鐘石磐老居士來電話,告訴我土城承天寺最近正在做法會,如欲超度先父母,請即親往該寺辦理超度登記。於是我便在周日(九月五日)下午,忍著腰痛偕同內人騎機車趕往承天寺,辦理超度登記事宜。
  我是一個佛教徒,曾在民國四十五年在嘉義皈依慧峰法師。來到承天禪寺,進了山門,第一件事當然是到大殿禮佛。雖然腰部不舒服,還是忍著痛虔誠禮佛,隨後又去頂禮‘水果法師’—廣欽老和尚。
  禮拜畢,在寺裏又會晤了大智法師。大智法師未出家前與我曾是好友,今天在寺中相見,少不得敍舊一番。承他之助,陪我辦妥超度家父母及祈求全家平安的登記後,隨即話別,騎著機車返家。
  回家後,奇跡發生了,半月來腰痛之疾竟不藥而愈!我試著扭一扭身,再摸摸腰部,絲毫感覺不出一點痛楚。真是奇跡!當我禮拜佛陀、頂禮‘水果老法師’時,我並未祈求些什麼,只是誠心誠意地頂禮,沒想到返家後腰痛的毛病會不醫而愈,實在想不透其中道理。
  我的腰痛很有可能是因騎車震傷引起,但決不會因騎機車而愈。因此我可以斷言:這是佛陀冥冥中加庇所獲致的感應啊!
  我皈依三寶,為時雖已廿六年,但因職務上的關係,對佛法甚少研究,更少去佛寺,僅是在家裏設了佛堂,每日禮佛、念佛及誦持大悲咒;在修持方面做得實在太少了。這次蒙佛庇蔭,身沐佛恩,同時也得到更多的啟示,策勵著自己努力學佛,精進於佛道。但願同道好友,聞此感應事蹟,倍加精進;未聞佛法者,亦能因此於佛法生信,得到佛法的利益。能以此拙筆,稍盡棉薄,流布佛音,不勝欣慰之至。
  拔刺記
  許傳忠
  相信大家都有被魚刺刺到喉嚨的經驗,那種咽不下吐不出來的痛苦狀,真叫人難以忍受。五十九年冬,我在學校讀書,有天中午,饑腸轆轆,到餐廳吃飯,正在大快朵頤之時,一不小心,一根魚刺刺到喉嚨了。痛苦難當,飯也不想吃了,趕緊到同學的寢室找他們幫忙。同學圍過來,一位同學說:‘張開喉嚨我看看!’他拿了手電筒照遍了喉嚨看不到它的下落。另一位說:‘我有妙方,你去餐廳要一個饅頭來,不要細嚼,整個囫圃吞下去,包管沒事。’我趕快照做,沒有效。一位說:‘我再教你,你去雜貨店買一瓶醋回來。’我買了回來,他開了瓶倒了一碗,要我慢慢喝下去,待醋把刺酸軟了,自然會滑到胃裏,真是名副其實的‘吃醋’。喝完了,我兩手一攤,說:‘沒效。’他又說:‘再喝一碗。’不得已,皺著眉頭,又喝了一碗,整個喉嚨、食道、胃都酸溜溜、辣辣的,還是沒有奏效。同學見到我這副模樣,無可奈何,再也沒人提什麼妙方了。
  這下可慘了,魚刺不知刺在那裏,刺刺痛痛的,真受不了。只好回到我住的地方拿了錢,準備下山找大夫去。正要出門,看見自己所供奉的觀音菩薩,靈光一閃,求人不如求菩薩幫忙。心中已定,上了香,坐在房外椅子上,雙手合掌開始念‘觀音菩薩’聖號,念了一陣子睡著了。
  沒多久,又醒了過來,喉嚨還是刺刺的。心想,菩薩怎麼沒有在我睡去的時候幫我拔刺?(初學佛,有些觀念是很天真的。)站起身,決定下山找大夫。剛要走,突然由外面走進來一位工人打扮的,說:‘喂!我手上有一個橘子,你要不要?就只有這一個。’我說:‘喉嚨被魚刺刺了,不想吃。’他說:‘沒事,絕對沒事。拿去!’我接了過來,剝了皮將它吃完。
  奇跡出現了,吃完了橘子,魚刺不見了,喉嚨也不痛了,舒服至極。喜出望外,我跳了起來,問那工人說:‘是不是菩薩要你來救我?’那工人沒回答,笑笑走了。
  我想,一定是觀音菩薩點化他來拔我痛苦的,不然絕不會那麼巧。而且橘子酸也不會比醋來得酸,醋都沒效了,橘子會有效?
  這只是一點小感應,不算什麼大事,但可以證明佛菩薩是存在的。佛菩薩隨機應化,無所不在,度人不一定要現身,祂會借著任何的人與物顯現靈異來解決你的問題。只要我們信得誠,誠則靈,佛菩薩沒有不加被的。尤其今天這種時代,天災人禍,天天發生,更要廣行善事,堅信菩薩的威力,多念菩薩聖號,才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念佛號咒語消除我的腫瘤
  李敏華
  今年三月上旬,我突然發現右小手臂內側生一粒硬塊的肉瘤,用力壓它,會感覺有些疼痛。過了幾天,肉瘤仍未消失,於是我心裏開始感到恐懼。類似這種不明的肉瘤,輕者有時需開刀割除,重者可能惡化成癌症。唉!每日摸它數回,越摸越生畏懼之心。三月九日晚課誦金剛經、大悲咒時,忽然想起藥師佛名號。於是在晚課結束後翻閱藥師經(以前只知有此經卻未曾看過),希望能從經中知曉如何求藥師佛醫治我的肉瘤。讀完後得知每日誦藥師經或咒或藥師琉璃光如來佛名號皆能得到藥師佛庇佑而得康健的身體,因為我每日以課誦金剛經、大悲咒為主,因此我選擇以念藥師琉璃光如來佛名,求藥師佛佑我的肉瘤消下去。第二天三月十日我即每晚加念藥師佛號並求諸佛菩薩保佑我肉瘤早日消下去,晚課念、睡時亦默念、早晨搭乘公車也念,三月十一日在午睡之時,我突然被自己所念大悲咒的聲音吵醒(夢中我在念),只覺口乾舌燥,我心裏覺得有異,便摸摸右手臂上的肉瘤,居然疼痛減輕許多,而且消下去一點點也不再那麼硬了。於是我更誠心地念藥師佛號。數日後又夢見自己在念大悲咒,如此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肉瘤一日消下一點一點的,猶如小指一小節的硬塊消到快要摸不出來的一小丁點。如今我更加深佛法無邊,心誠即能得佛菩薩保佑的信念。
  我皈依三寶,至今還不到一年的時間,現在每當有何病痛或自己無法解決的事時,即向佛菩薩祈求,願佛菩薩能保佑我健康或事情能圓滿解決,常常佛菩薩皆能如我所願地保佑我。當然佛菩薩並不是你求錢財即給你錢財、求功名即得功名。我覺得只要你希望佛菩薩保佑你的是屬正當的、合於佛理的,只要虔誠地在佛菩薩面前祈求,在課誦佛經、咒、佛菩薩名號後求佛菩薩保佑,定能如你所願的。
  母親是虔誠的三寶弟子;皈依三寶已十數年,也是遇過許多佛菩薩保佑的事。三、四年前有一天,在晚上七點左右,母親突然肚子疼痛得很嚴重。九點多,由父親送醫急診,晚上住院觀察。母親日後對我說在那次事發的第二天早晨她在似睡似醒之中見一佛像(阿彌陀佛或釋迦牟尼佛)趺坐在床邊,佛身金光閃耀地左右移動。母親在看見佛像的同時,感覺到仍在疼痛的腹部有一冰涼圓球在那兒滾轉,非常舒服,隨後腹痛的現象即消失。當天下午即辦出院返家,安然無事。如今想起那時,在不到二十四小時內,從病中至病癒後的母親判若二人,這若不是佛保佑醫治母親,怎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康健呢?
  三月二十九日在電視上看星雲法師巨集法,他說到佛經中必定有‘如是我聞’、‘信受奉行’二句話,而現在佛弟子大多只做到‘如是我聞’,卻忽略了‘信受奉行’,我必須慚愧地承認自己也是這樣。雖然佛經上再三提到佛是真語者、實語者、不異語者,但是深受現今科學觀念影響的我,仍有時會對佛經上講的一些事心存懷疑。這真是世世累積的業障啊!
  這次再次得到佛菩薩庇佑我的肉瘤消了下去,使我對佛法的信心更加深了許多。今後佛法不再容許我只聞而不去徹底實施‘信受奉行’了。在佛門內我只是位初入不久的弟子,即能以些許的信念獲得佛菩薩保佑,我相信能得到佛菩薩保佑的人何只千萬!讓我們以信誠的心去拜佛、念佛,佛菩薩必會為我們芸芸眾生消除災難病苦的。
  讀誦大孔雀明王經應效事蹟
  見如法師
  民國七十三年農曆四月三十日起,一連四十九天讀誦大孔雀明王經祈雨消災結緣法會中,有一位名叫孫麗如的小姐,由台大醫院病房出來,不知誰給她指點,到法會請我替她求佛菩薩,保佑她手術順利成功。她是第二次開刀換心臟“二尖瓣、主動瓣”,因為上次手術用豬的器官容易硬化,這一次手術要用塑膠化學原料,比較耐用些,否則心臟就停止跳動。雖然如此,可是醫生說這次的手術並沒有把握,因此,她當時可說是半條命的人,隨時生命都有危險,就是手術成功了,生命也是很有限的。我答應了她的請求,並勸她多念佛以求生淨土。
  過了約十二天,她從醫院打來電話說,預定安排手術日期延後了。很顯然地她把希望寄託在法會的求願、佛菩薩的保佑,盼望我們繼續為她求。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何況這是人命攸關,所以一定要求到手術那日為止。後來她從高雄打電話向我道謝。我心想,手術後能回到家裏,小命已是保住了,受人之托已可交差,便將此事置諸腦後,早已杳無蹤影。誰知她每月至少會和我通一次電話。
  三月初一我去屏東東山寺主持華嚴法會。有一天剛念畢一支香,面前出現一位穿著頗入時的小姐,很高興地像熟人般喊我,看了半天,終想不出是在什麼地方認識的;倒是她反應快,忙說‘我是孫麗如’。‘孫麗如我知道,但我不認識你!’她笑了笑,供養個紅包說馬上要回高雄,顯然她是專程來致謝的。這一定是讀誦大孔雀明王經對她有特別的應效,有什麼話要對我說。果然判斷不錯,過兩天她又來了,她說去年是她的本命年,第一次預定手術日期又不吉利、請醫生調換個日期都不肯,還說這次手術沒有把握,父母親都為她的再次手術亂了方寸,特地由高雄趕來臺北,看看這凶多吉少的可憐女兒,但意料之外地手術日期延後了。本來請求調換日期都不肯,到時候卻自動延期,這是第一個不可思議。延期後手術完畢,醫生說情況比第一次手術還要好,這是第二個不可思議。由手術室進入普通病房,不知是做夢還是眼花,病房裏什麼都看不見,忽然,看到一間空空的大房子,正面是大孔雀明王,兩傍都是小佛像,嵌在牆壁上,全屋裏雖然沒有窗戶,可是卻是金色光明遍照,什麼人都看不到,只她一個人。奇怪的是孫小姐僅去過法會一次,還忘記帶近視眼鏡,當時她還很吃力地瞻仰一下大孔雀明王像,就回到醫院裏。這又是個不可思議的事。
  我聽了她的敍述,也分享她的法喜。佛菩薩慈悲,真是有求必應,經言不虛。若自求,若代他求,必獲應效。見佛菩薩像,一定消業滅罪,換句話她的小命毫無問題地保住了。
  說實在的,此等感應事蹟,是兩可的事,當事人若不說出來,我們怎可隨便地把金往自己臉上貼;比如永和市名周陳女者,她的先生腦神經及血管病變,影響眼睛,面部、說話、大小便、四肢都失去了往日的功能,似植物人般,只是拖延生命而已,事隔八月,誰知竟又康復了。這也是事後他們來拜年我才曉得,他們不說是誦經求願之功,我只好說醫生高明,太太會服侍有以致之。
  孫麗如小姐家住高雄市鼓山區裕豐街一三八巷廿一弄九號四樓。願她承佛護佑永遠幸福,法喜充滿。
  一心至誠觀音示夢
  夏炎鏵述 慧峻記
  陳鵬,湖北省人,現年八十歲,為國大代表,又受聘于逢甲大學任教。早歲參加國民革命,皈信天主。夫人夏真濟居士,年輕時即隨母親進香寺院,禮佛齋僧,並曾皈依印光大師,來台後,仍然禮佛誦經,禮拜法華經,未曾稍微懈怠。他們二人雖然信仰不同,但並不相礙。陳君心性本慈善,胸襟開闊,不幸於今年初秋之際突然胃出血,並引發惡性貧血,送進榮總。當時氣如遊絲,身體虛弱,且聲音微弱,自揣大限難逃。夫人真濟老居士,即在病房中設供安座,禮佛誦經,虔求大悲觀世音菩薩慈悲度化解厄。一天夜晚,夢見已亡故的某國大代表過生日,同時夢見許多人都穿著長袍馬掛及瓜型禮帽參加,陳君也將要穿戴前往。突然眼前現一著白衣老太婆阻止說:‘你還沒到,快回去!’驚醒後,知是陰境,如果他前往祝壽,必往陰間地府而去,必死無疑。又想起那位身穿白衣的老太婆,相端而慈,若不是觀音菩薩,又是誰呢?因此可知必是觀音大士靈感度他。
  第二天早晨,外科主任以X光照片檢查,要他立即開刀。這時他已體虛氣微,加以血壓增高,惡性貧血,不堪受這種開刀折磨。這時夏濟真居士似有靈感地說:‘打紅血球應可以治的。’其實她不懂醫學,竟能突然說出這種方法。醫師無奈,只好請她具結。但自從打入紅血球後,一切病況消弭無蹤,氣色日漸好轉,體力日健,再照X光片時,胃部之出血孔已平復無痕。她自己感到莫名其妙,醫師也不解。這次能逃出鬼門關,都是歸功後妻子禮佛誦經的感應。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果如所料,病癒後,皈依聖印法師,現每天研究佛法,稱念觀音聖號不輟。
  願您一同分享這份喜悅
  陳真修
  汗與尿同為人體的排泄物,是平常不足道的事。我因腎衰竭併發尿毒升高,每週洗腎二次。近三年來,尿少汗也沒有,即使泡在熱水裏,人泡暈了,汗也不出來。醫生說若能出汗,對病情必有幫助,但就是沒有汗的影子,祗好一天過一天,聽天由命了。
  我有幸參加臺灣光復暨靈天寺建寺四十周年讀誦孔雀明王經慶祝法會,竟然出現了不可思議的奇跡:第一天就冒出汗來,一連七天都有正常的汗,這對我來說,那份驚奇、興奮和感恩的心情,簡直難以言宣!因此特地向各位同修提出報告,希望大家分享我的愉悅。
  編者按:農曆六月初八日起一連七天臺中慈善寺見如法師為該寺退居老和尚增福延壽,讀誦該經。陳真修小姐特由苗栗趕去參加,據她說:‘讀經圓滿後,再去檢查,同時作例行的洗腎。經過檢查,大夫詫異萬分地說:‘你每週洗腎二次,現在尿毒沒有了,是不可能的,這是怎麼搞的?’陳真修小姐卻神秘兮兮的,不告訴大夫是讀誦孔雀王經的緣故。從此她恢復正常人的生活,祝福她有個健康美滿的人生。
  地藏經感應記
  明利
  從年初開始,我母親的身體就一直不好,甚至連打針都無效,四月下旬,母親患了一次奇怪的病,這病幾乎使她日夜不安,她經常緊張地告訴我說外面有人在吵架,後來又經常告訴我吵架的那些人要打她,然後離奇怪異的事就一連串地來了。有時半夜裏,母親拉著我下樓要去找人理論;有時又拿個紅包給我說外面那群人有喜事要我送去,弄得我沒頭沒腦的,最後只好把這個紅包送到大乘精舍參加放生了。如此一連串的事不勝枚舉,到了六月毛病更多了,只好送母親到仁愛醫院去檢查。經過檢查,母親患有慢性肺阻塞及腎臟病,只好住院治療。住院的前十天情況還好,到七月一日那天情況更惡劣了,好幾次氣喘得臉色發青;只好送入加護病房,靠壓縮機幫助呼吸。最後只好切開喉管,在加護病房住了十多天。之後,情況慢慢好了,醫生就開始換下壓縮機,讓母親自己喘氣,一切情況很順暢。突然有一晚十二點多時,醫院來了一通電話,說母親腦部缺氧,情況嚴重。我急刻出發,沿途又幫母親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在這段時間裏幾乎我每天都幫我母親念咒),希望我母親無恙。到了醫院時,情況已控制了,我松了一口氣。
  母親情形一直未能轉好,我不知如何才好。八月間我去靈山講堂請教淨行法師,師父要我幫母親誠念地藏菩薩本願經;為了母親,回到家來便虔誠上香,幫母親誦地藏經。八月十二日晚,我帶了妻、兒再去拜訪淨行師父,承師父慈悲指示了一些,回去繼續再念地藏經。至八月十三日近午時,我再去醫院看母親,結果奇跡出現了;母親已不必靠壓縮機而能自行呼吸了!我實在不敢相信。我再問醫生,醫生說:‘昨天下午呼吸好了很多,昨天晚上,自己咳出了很多痰...。’我聽了心中好高興,‘地藏菩薩!地藏菩薩!您的功德及您的願力,實不可思議!’醫生告訴我,他們本來都認為已經絕望了。我母親的病況在他們來看,能出得加護病房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這簡直是醫學上的奇跡。結果十四日下午,母親就出了加護病房,總共母親在加護病房住了一個半月,然後奇跡式的又回到了普通病房,現在還在普通病房接受治療,情況一切正常。
  由母親的一切,我深深體會到:此身實當為憂患,如果生而為人都不知自求解脫,只知滿足一切五蘊之需求,到頭來一切無著,依然業緣隨身,要求解脫是渺不可得的。我只能懇切地告訴諸位大德及善友們多多警惕自己,生死只在一息之間,一息不起就不在這世間了,所以多利用有生之年,早點精進修行,才是最佳之道。
  告訴您個秘密讀誦明王經的感應
  真童
  生為女身,病苦多煩惱也多。每月‘好友’來時,小腹痛得只有躺在床上,什麼事都懶得做,曾偏求中西醫治,都沒有根治,僅能稍舒痛疼而已。有人說‘結婚後自然會好的’。這話可能是經驗之談,但‘人身難得,佛法難聞’;能出家修梵行,更是難得。難得的都得到了,怎麼可以開倒車,去隨業流轉呢?
  我曾數易諸道場,暗忖環境對健康是否有關係。在進入某佛學院時,院長慈悲,看我們多半同學的‘四大’都不調和,百病叢生。特由臺北請來國術老師,教我們‘八段錦’,希望我們身體個個都很健康,好好用功辦道。誰知未受其益,自己卻多了一個胸腔痛,真是禍不單行!現在也沒有勇氣練了。四年前,由於元氣不足,跪誦普門品,半小時不到,人就吃不消了;早晚課誦,拜佛誦經以及打坐,都像拼命一樣;可是還必須應付常住的經懺佛事,休養自然是談不上,吃藥也無效,天天都是有氣無力過日子。‘屋漏又逢連夜雨’;計算起來已是十個月了,在無意中,不知是雙腿無力,抑是地板過滑,雙腳滑向前,於是順便就坐下來,屁股也摔痛了。因此半年多來,又多了坐骨神經痛;吃藥打針,若揚湯止沸。痛處還會遊走,真是一病未好,一患又起,直是使我無法招架。只歎自己業障重重。但終於使我證實了環境的重要——環境轉了我們還不自知——‘見分、相分是一非二故’;也證明了佛菩薩時刻都在護佑我們。
  很僥倖來到宜蘭孔雀山開成寺。這兒空氣新鮮,水質潔淨,常年不慮枯竭;環境清幽,坐北向南,三面環山,後方有正脈可靠,左右有內外‘扶手’,俗雲‘青龍白虎’。地有陰陽,具靈氣,即‘生氣’。兩傍山溝出水、惜是‘順局’,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祗要道業有成,日有一麻一麥,此生不虛寶山行。所以說‘盤子’不大,卻也不失為一個修行的好地方。三個月來,隨身帶的常備藥,竟原封未動,‘好朋友’雖照常光臨,卻並未帶來痛苦,真是破天荒的一大快事。篤定不必‘隨業去流轉了’。還有胸腔疼痛不適,坐骨神經痛,亦不藥而愈。內心快慰之情,無以言表。告訴您這個秘密;這是讀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的緣故。過去從來不知有明王經這部經,是來到山上以後才看到的。環境應包括地緣和人緣,不遇善知識也不行呀!經雲‘佛為大醫王’,‘法’為‘阿伽陀藥’,無病不治。難怪明王經雲:‘阿難陀,此佛母大孔雀明王真言,才憶念者,能除恐怖怨敵,一切厄難,何況具足讀誦受持,必獲安穩。’
  我常稱念本師釋迦牟尼佛聖號,而孔雀明王菩薩又是佛的前身;‘拜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佛未見到,先獲得佛的護佑,不但痛疼消除,‘元氣無力’的症狀又得消滅於無形。目前跪誦一個半小時亦不感吃力,早晚課也比誰的聲音大。佛恩無量,將何以酬報啊!


 

相關文章:
佛菩薩以哪種動物為坐騎? 緣氣:(1030)
感應 佛菩薩探訪錄-殊勝的六字大明咒 慧峻記 緣氣:(2661)
佛菩薩探訪錄 愈病救苦篇 樂建吉 緣氣:(2129)
佛菩薩探訪錄 愈病救苦篇3 緣氣:(1421)
乞丐 也許就是隱身人間的佛菩薩! 緣氣:(1043)
關愛可憐眾生有時比供養佛菩薩更殊勝 索達吉堪布 緣氣:(1557)
祈禱時能感動自己,佛菩薩也會被感動 索達吉堪布 緣氣:(1526)
把佛菩薩像戴在身上當護身符如法嗎? 達真堪布 達真堪布 緣氣:(1417)
佛菩薩的加持無處不在 索達吉堪布 緣氣:(1593)
你的痛苦,佛菩薩都知道 妙吉寺 緣氣:(1041)
當我為眾生向佛菩薩祈禱 嘎瑪仁波切 緣氣:(1418)
“我”所生起的每一絲疑惑都自我放棄時,佛菩薩都不會放棄你生命 緣氣:(30)

上一篇(佛菩薩探訪錄 愈病救苦篇) 回目錄 下一篇(佛菩薩探訪錄 愈病救苦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