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菩提心與氣脈明點的關係       

吳立民

  這部經是很精微的。從中我們可以體會到,如果將地藏與佛融合:融地藏於佛佛,佛佛都有地藏;融佛佛于地藏,地藏就將成為佛佛。桌上有一條子問修淨土法門與修地藏法門如何結合,就是怎樣把地藏菩薩與阿彌陀佛相融合。比如拿今天當機來講,融匯阿彌陀佛,那麼阿彌陀是引生西方得樂,地藏化度六則一聲阿彌陀可以帶業往生。修淨土的人念阿彌陀,但是一生中的罪還沒了,報不報呢?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的大願力允許帶業住生,你未了的業帶到我西方來往生,在我西方淨土慢慢把你的業消掉。所以淨土經中也有地藏。但是沒有既得樂而仍存苦的,所以阿彌陀在地藏當中,欲出六道,必願淨土。所以經中讚歎念佛,專門有一品稱讚念佛名號。但是不能想:反正能往生淨土,不管地獄怎麼樣。以為念了阿彌陀佛就有了保護傘了,可以帶業往生就不懼地獄子,這不行的。你看,釋迦佛報他母親之恩,升忉利天還請地藏說法,還讚歎地藏。佛母摩耶夫人北慈悲,說地獄苦,也是請地藏出來說法。所以我們曉得可說不可說久遠劫來,諸佛世尊,都不違背地藏的悲願,而且諸佛菩薩都要幫助護持地藏來行大願。諸佛都不違背地藏的悲願,我們這些眾筆又豈可缺地藏之修啊?地藏經講了,閻浮提眾生舉心動念無非是罪,西方極樂世界縱許你帶業往生,你所帶之業終需消了。所以到西方後,特別是九品往生西方,若是下品下生,在蓮花層裏還要去修,還要求覺悟,不一定馬上能見阿彌陀佛,因為你不是上品上生,你帶的來重,在西方極樂世界裏還是要消業,西方縱許往生,帶業終需消了。何況你念佛的心不誠,到臨終時把握不住,神識一亂,記不得阿彌陀佛,在中陰階段的極度恐懼中就難得把握,還不如老老實實地念“地藏”。當然不是說不要念阿彌陀佛,念時一定要融地藏,把地藏法融入淨土法門。念佛不忘業力,念佛不忘地藏,在地中修行。這樣就把淨土法門融入地藏示門中去了。把地藏示門融入藥師、觀世音菩薩法門中去也是這樣。地藏法門跟佛佛的法門都相通,佛佛的法門與地藏也相通,地藏融佛佛,佛佛不離地藏,這樣我們就真正把地藏法門學到手,學到底了。

  有的人把整個第十三品做為江流通分。有的把最後幾句作為流通分,這也頗有道理。序分、正宗分、流通分,地藏經就大致這樣分了。

  為了使我們更瞭解地藏經的法要,我再補充講一下生的問題。昨天我們講了死和中陰的問題,就是對死後的中陰情況有一個基本的瞭解。但生的情況怎樣呢?恐怕很多人還是茫然的。孔夫子說“未知生,焉知死”,很有道理。不曉得怎樣生,如何知道怎樣死?要真正知道怎樣生了,才可以知道怎麼死。當然,真正知道怎麼死了,也才會知道怎麼生。下麵我簡要講講生的問題。

  人的一身,是貪、嗔、癡之一聚,這是形容根本煩惱之於人身的。我們人是五蘊之一聚,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蘊就是聚集的意思,類別的意思。佛教用三科來說明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一個是講蘊,五蘊。一個是講處,十二處。十二處加六識叫十八界。蘊、處、界合攏來叫三科。

  這個世界形成的時候,我們人跟天是一樣的。經中講少淨天、少光天、無量光天,等等。人跟梵天是一樣的。天部是很快樂的,但是慢慢轉變、發展,我們人產生了無明,當然無明無始,那是在天上產生的無明。現在的地明相對天上的無明就更愚癡,更無明瞭。本來在色界天以上是沒有男女的,色界天以下的六欲天才有男女。在無男女的時候怎麼分別出男女的呢?這個男女之性欲是從食欲而來。本來色界天上已經沒有食欲了,知道了五味,由食欲產生了男女之事。所以我們講食色性也。食欲、性欲是本,是我們從天疲乏墮落為人道的一個原因。原來我們是天人同步的,我們人與天上的人一樣。但是我們變了,變成了我們這個世界。變的原因,有物質的,也有精神的。佛家講這物質和精神是相聯繫的,分不開的。物質方面,我們講了,地水火風四大種,再加空和識就是六大種。我們講過四空、四大、四相、六因、五果。在生的問題上,最初是六大,地、水、火、風、空、識六大種。六大借四緣,即因緣,增上緣、所緣緣、等無間緣,借這四緣來活動。最開始我就講了,身為界分,身體是人界、天界的界分。五蘊實際上是五大種所成,色是地大,受是火大,想是水大,行是風大,識是空大。色受想行識就是地水火風空。肉體是重量方面的問題,就是地大;各種感受都是火大;各種想都是水大,是流動的;各種行都是風大;各種識都是空大。所以色、受想、行、識構成的種子,還是色、受、想、行、識。

  我們講過中陰的情況,中陰的第一個階段是法身的淨光。碰不上,失去機遇,再遇第二個階段,報身佛、五方佛的五色光。失去了再遇到化身的階段,如果不是極惡或極善,一般的人在第三階段要往生。死後,經過中陰的前兩個階段,往生之前都有一個極大的恐怖狀態。這是業所生的,就好象在大火裏,或在大海裏,就是他的業識的依附的水大、火大所起的作用。這個時候,他就急於找一個避風港,就是神識想找到一個身體。他恐懼,這個般若性空,不能跟法界契合,不能返樸歸真,歸於法界,所以急於找一個身體。這時由於業力的牽引,就看到各種不同的光。這時神識因為有根本性的東西,抓著我不放,哪怕經過中陰階段都不放我識,都是“我的、我的”。他找避風港或庇護所也是“我的、我的”執迷不悟的牽引驅使他去找。這是就人道而說的,當然還有地獄道、餓鬼道。神識種子有兩種,一種是名言種子,就是人所接受的知識、概念等等;還有一種是身體行為所形成的習氣種子。種子識所藏的能量主要是這兩種。特別是習氣能量,一生身口意三業形成的能量。當下一世的父母合和的時候,他的習氣就很快接上去了,就是父母合和時他感覺到自己在色受想行識,因此,他的神識就引發了他父母身上的地水火風空。我剛才講了色受想行識和地水火風空之間的關係,就是父母合和時產生了物質力量,地水火風空就形成了他的胎身。父精母血是地水火風空的精華。父母合行晨,他的神識就進去了,是他習氣的種子所牽引的。父母合和時有許多動作,使他能夠感到堅硬、柔軟、溫暖、流動,這個東西就形成了這個時辰的未來的地水火風空的種子。這就投生了。他父母和合時的各種動作使他接受了五大種子,本來他的神識裏有這個種子,業力引進去,父母的合和又觸發他,這樣主具形安胎,在父精母血中形成了一個小團,就是胎了。父精母血的五大和他神識的六大相作用,一牽一引結果形成了他這個胎。就是這樣,這不一定壞事,一牽一引結果形成了他這個胎。下地獄也是這個種子。他進入時,就是父母合和時,如果對父親起憎恨之心,對母親起貪愛之心,那麼下來就是男。對母親起憎心對父親起貪愛之心就生女。父母合和時,他感到自己神識的勾引,感到自己是其中的一方,“我的、我的”嘛,神識主是這樣起作用。當然,不能拿現在的倫理學來考慮,那就說不清了。這是生死輪回呀。我為了說《地藏經》,才概略地說一下這個情況。他入進去時是如醉如癡,是無明的。進去以後,也經過四十九天。第一、二、三天,特別是在第一相七天裏,有很大的變化,然後每個月都不同。從第一到第七天,胎在母體裏反覆蕩漾,這時形成了人的命根氣,這就不詳細說了。第一個七形成了“命根氣”,還有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到了第五七,胎慢收地硬了,是相對初入胎時而言漸漸硬了。這時形成了命脈,以後每一個的情況都有不一樣。從命根氣裏生出了各種氣、各種脈,這跟現在醫學生理學講的完全不同,這是佛教、密教裏的生理學、生物學。命根氣生出:往上走的上行氣,往下走的下行氣,來行走的平行氣,遍行走的遍行氣,這五個氣很重要,其中命根氣最重要。上、下、平、遍氣又產生了五個分支氣:龍氣、海馬氣、提婆氣等等。由五根本氣產生五支分氣,由五支分氣又產生了各種氣,人是氣血而成的。

  脈,從命脈來講,命脈實際上就是中脈之所系。命脈還不能說完全就是中脈,在胎裏時可說是中脈搏住在裏頭,由命脈產生左脈右脈,由左脈右脈又產生大大小小各種不同的支脈。由這個氣、這個脈才產生了人的五臟六腑以及骨頭、手腳等等。在由命根氣、命根脈產生這些氣、這些脈的時候,就形成了我們的受想行識,我們的蘊。這個蘊是真實的,不是空的。在胎裏就能夠領受了,開始想了,開始行了。五蘊存於胎中,由這裏,由氣脈產生五臟六腑,產生了我們的眼睛、耳朵、鼻子、舌頭、身體,這都是五大的變化。比如眼睛是從水生色,耳朵是從空生聲,鼻子從生香,舌從火生味,身從風生觸,都是從命根氣和命脈來的,這要細講就太多了。由此三個脈在人體內形成大大小小各種支分脈,其數量如經微細血管來講,形成的脈大大小小交錯縱橫。人體的重要部位結成脈輪,個個輪子似的。從人的縱剖面來看,每一個重要部位都形成八條重要的主脈,由主脈再分成細脈。比如臍輪裏就有六十四條脈;密輪(即生殖部位)有三十二條脈;心輪有八脈,所以用語八葉蓮花來表示心輪。喉輪十六條脈,頂輪三十二條脈,頂上肉髻輪部位有四條脈,兩眉之間的眉心有十六條脈,總共合起來有七萬二千條脈。主要的脈都有名稱,因時間關係,就不多講了,概括介紹是七萬二千條脈。主要的是中左右三條脈。脈結的輪,有的講四輪,就是密輪,即生殖部位的輪,臍輪、心輪、頂輪;有的講五輪,加一個喉輪;有的講六輪,加眉心輪;講開輪,加海底輪。主要的脈在輪,輪與脈交叉,脈連結脈。但是不要忘了氣,“脈之所在,氣之所行”。氣之所行主是脈之所在,氣行就是脈行,脈行氣亦行。脈輪和氣的關係很密切,所以我們講肪輪,有這個肪的時候,同時氣也在這裏流,可以說,脈輪也是氣輪。

  氣也是由五大而形成,比如下行氣屬地界,上行氣屬火界,平行氣屬風界,遍行氣屬水界,命根氣屬空界。現在的生物學、胚胎學已經證明瞭一個事實,就是人,也許還有包括動物,在母胎是有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就是把人從無生物變到單細胞,一直到脊椎動物,整個的發展過程重演一遍。這是胚胎學、生物學已經證明瞭的。人在母胎中把人從無生物到原生物、到細胞一直到脊椎動物的整個發展過程重演一遍。同樣,我們的五大,在母胎中一樣把我們的輪回從頭到尾重演了一遍。你看這個速度,由無生物發展到脊椎動物有多少年?那是有限的,何況眾生的生死流轉現象。所以古人講,人身是一個小天地,是一個小宇宙,這個話一點也不假。人體血脈組成的各種情況就是一個小宇宙,一樣的有黃道、有十二宮,有各種天部。所以實際上十法界聚於我們一身,我們身體主有佛界、菩薩界、聲聞界、緣覺界、天界、人界、地獄界、餓鬼界。所以真正講地獄界不在別處,就在我們人身上,就在我們的氣和脈的組成上,五大的組成上。不然的話《地藏經》中怎麼講那麼多的鬼王。人身有七萬二千條脈,氣也一樣,不只七十二種氣,中醫講七十二種氣,由七十二種氣支分出來的氣就更多。所以人身是小宇宙。同時人身也是一個“大幻化網”,我們講過業力之網,人身本身就是 “在幻化網”。我們講這種菩薩那種菩薩,每一種菩薩在人體裏都有部位。除了氣、脈以外,還有“明點”。明就是能起作用、能顯現各種境界的明,點就是物質的精華。明點是氣和脈的精華交織產生的東西。明點有很多,有汙濁的、不清淨的,叫濁明點。還有淨明點。例如眼淚、鼻涕、唾液、大小便等濁明點;身體產生的各種內分泌激素、體內各種不可思議的凝結物,就是淨明點。特別是在胎在父精母血凝集的東西是最珍貴的。道家不是講胎氣、胎脈嗎,我們講命根氣、命脈。那個物質的東西就是明點。什麼覺悟不覺悟啊?明點是清淨智慧的,他就覺悟了;明點不清淨,不覺悟,就是無明。儒家講飲食、呼吸、]睡眠,道家講精、氣、神,佛家講色法、心法、息法,佛教的密宗講氣、脈、明點。脈屬於精的方面,現代醫學證明,物質的血化成精。氣屬氣,明點屬神,八識的各識,眼依眼根,耳依耳根,根有形狀,是微細的。這個根不現代解剖學顯微鏡可以見到的。活著就有,一解剖就沒有了。例如胃疼針足三裏穴,馬上就好,證明確實有那個經絡。

  人的明點,白色的氣、本體的東西,從父親明點處得的,大約象油菜介子那麼大,蓋在上面。父親處得的是本體。第八識阿賴耶識不在父精母血的中間。第七識呢?在肚臍下、密輪上正中間生殖部位,正好是命根氣、命脈的起點。它在那裏使命根氣、命脈、中脈不通,本來就是“我的、我的”,不通就更加“我的、我的”,業由此而造,身體的各種毛病由此而起,所以修行人無論如何要想辦法通中脈。解剖前列腺不能見到末那識。它象一團黑氣,一圈圈象蛇一樣盤在那裏,是賴皮蛇,賴著不走,沒辦法,只有修“拙火定”,就是用父精母血給予你的本能的五大的力量,特別是火大的力量,在臍部燃燒,形成一股很熱的熱量。熱量滲透到賴皮蛇身上,它就受不住,慢慢爬起來動了,越熱越受不了,一下從頂門出去了。業劫氣出去了。業劫氣出去了,你的中脈就通了,業劫氣變變智慧了。中脈通,所有的脈就不是業劫脈,是智慧脈了。智慧脈是佛身的基本,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的基本。

  所以人命終時不可草率從事,往太平間一送,火化了就完了,我們不是提倡厚葬、提倡花費,而是在懂得了中陰的情況以後,提倡多做佛事。這是清淨的,不是花費。與死一樣,生也要注意在母胎中的教育和愛護,古人講胎教不是沒有道理的。在母胎中對胎兒未來人格的形成甚至命運的決定都很重要。因為胎兒在不斷地變化,如果母親懂得修行,生出來的小孩具有根基,這都是科學的。至於怎樣在胎中產生地、水、火、風、空、包、受、想、行、識的配合、協調情況,我就不講了,這個胚胎和種子,就是成佛的種子。

  氣在體內的運行與天道的迴圈運行是一樣的、同步的,但人往往做不到,所以逆天而行,就得病。我講數息法時講過。一呼一吸為一息,一分鐘平均約十五息。一小時六十分鐘,60*15,一小時900息。一天24小時,900╳24,一天21600息。氣在體內運行21600次。氣在體內有內行道、外行道。不要小看一口氣,人的心、肝、脾、肺、腎五臟之氣都由此一口氣出來,外邊的氧氣通過這口氣進去。人的兩個鼻孔是兩個風火輪,每一個鼻孔也是一個五輪,東西南北中,地水火風空。每一口氣進來都分類為地水火風空,進入各個的行道,清清楚楚。中脈依附在命根氣上,血和脈緊密結合。中脈是不是我們的背脊骨?是不是督脈?是不是道家講的黃中?都不是。生時中脈叫俱脈,修行時中脈就叫修脈。所以真正的修行是在肉體上修,所謂即身成佛,就是肉體成佛,這是真實的。即身在佛就是把人的氣、脈、時點修成智慧氣、智慧脈、智慧明點。氣修好了就變成光,五大的敢身就變成光身。西藏修大圓滿,最後將自己的身體修成光身,一旦成功,就和法界、宇宙光結合了。所以西藏修行人最後就虹化了,一道虹化光去了,什麼都沒有了,差一點的留點指甲頭髮,再次一點的留下肉體,但肉體也縮小了,縮至尺把長,甚至幾寸長。這都是氣脈明點之所以變化。以上是概括地講講人身的氣脈明點。但這修行氣脈明點,跟地藏法門有什麼關係呢?

  下麵講講修行、戒定慧、發菩提心與氣脈明點的關係,這就真實不虛了。我們講菩提心時講過,行菩提心、願菩提心、勝義菩提心、三摩菩提心,文殊、普賢、觀音、地藏各代表一個菩提心。講菩提心與氣脈明點的關係,這就把氣脈學修到身上來了,修到氣脈明點上來了。真正將地藏法修到自己身上來,那就真實不虛了。

  首先講願與氣脈明點的關係。凡是真心發大願的人,他的脈容易張開。你試試看,真心發願,脈就張開了。發心發得越大,脈就越容易張開。越是抓住我不放,私見很重,越是“我的、我的”,脈就越堅而不松,松不開。脈打結,一個個在疙瘩打不開。脈結打不開,讓展開就更不容易了。什麼道理呢?萬法唯識,都是八識所造。五方佛配五輪,八大菩薩配心論的八個脈,所有的羅漢,所有的地獄就配在大大小小的支脈上。我們有很多脈,有很多微細脈,微細脈的血流量變化的程度有千千萬萬。所謂地獄無盡,就是我們氣脈重重無盡,地獄就看在身上的肪中找。願菩提心發得越大,脈開得越快。昨天講第十二品時我特地講了回向法界。我們發願的人,哪怕願再大,功德再高,都把功德回向眾生,就是把功德發到身體的各各脈搏上,這是願菩提心的作用。實際上七萬二千條脈都通過中脈遍及全身,遍及全身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毛孔,遍及全法界。每一個細胞、毛孔都與法界宇宙相契相合。七萬三千條脈是代名詞,實際指每個細胞、毛孔、無量細胞、無量毛孔。就象我們說七世父母之七,不是六加一的七,而是無量劫的父母一樣。七萬三千條脈通了,中脈才能真正通,如果七萬二千條脈不通,中脈也通不了。這意味著眾生不成佛,地藏也成不了佛。所以地藏要成佛,非得度盡眾生,非得七萬二千條脈明點的關係,這個懂了,就懂得他的本行了。這麼講氣脈明點就容易懂了。發願不僅通中脈,而且通微細脈。“眾生不成佛,我誓不成佛”,這兩句話在教理上講是慈悲,在脈來說,因為脈是眾生所在地,脈、微細脈不通達,中脈通難,佛道難成。所以“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我們講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藥師佛十二大願,普度眾生,就是此理。當然眾生也有三種:一是眾生業報所成的眾生;一個是成佛轉智的,像由第八識裏帶相分的眾生;也有成佛以後感化應教得道的眾生。這是講願菩提心。

  再講三摩地菩提心。三摩地就是梵地、淨地。修定時的一收一放,與脈的收張關係很大。修三摩地很容易使大小脈都開化。脈分三脈五輪,報身佛是智慧脈,凡夫是業劫脈。脈又可分為粗身脈、細身脈、最細身脈。身有三層,粗身、粗心,細身、細心,微細身、微細心。粗身、粗心就是凡夫的業劫脈;細身、細心,色界以上的脈叫天仙脈。脈和智慧關係很大,一般來講五輪中頂輪脈表示大圓鏡智,喉輪脈表示妙觀察智,心輪脈表示法界體性智,臍輪脈是平等性智,密輪脈是成所作智。願菩提心和三摩地菩提心與脈的關係最大;勝義菩提心和行菩提心與氣的關係最大、最密切,行菩提心可說完全建立在氣上。《華嚴經》講普賢菩薩大行,淨得品在每一個願、每一行都和菩提心配合,願一步,行一步,氣就調合一步,所以行菩提心與氣關係密切。氣修成以後就是光,上通諸佛,下通眾生,上供下施,通上攝下,都是氣的作用。但一定得地、水、火、風、空五大業劫氣變為五大智慧氣。在修行菩提心、勝義菩提心方面多下功夫才可以做到。

  明點與菩提心修行的關係更微妙。明點是智慧與物質的精華,說透一點,明點是即物質與精神的精華的結合。明是物質的,從五大而來;點即智,從五智而來。五大五智結合的東西是明點,是在肉體中從父精母血、命脈命根氣得來的,是基本,不能立即成佛,要修煉。特別是以虛空藏為代表的滾打菩提心。在地藏經中文殊代表勝義菩提心,普賢代表大行菩提心,地藏代表大願菩提心,觀音代表三摩地菩提心,虛空藏代表滾打菩提心。滾打即五大五智的精華能夠振奮大地增長,最後我們肉體的地藏要變成法體的虛空藏。以地藏起,以虛空藏落,即這個道理。滾打菩提心一般到密法時才講,才常見。一般講三至四種菩提心,實際上有五種。滾打與勝義菩提心都有增長明點的作用。學佛修菩提心不是與身體毫無關係,而是關係很大。願菩提心使脈張開,行菩提心使脈柔軟,勝義菩提心一科研成果有關,在摩地菩提心與脈的擴張收縮有關。滾打菩提心與明點有關,以虛空藏或彌勒來代表,兩種說法都可以用的地方不盡相同。用於未來成佛,以彌勒得當;用來歸於空性,當然是虛空藏菩薩。

  地藏法最後歸於空性,所以最後虛空藏來當機。一切法門最後歸於空性,歸於般若。前面講了那麼多業力、生死、輪回,最後提高歸於般若。不然就偏執於有的一邊,抓住業、抓住生死輪回,抓住有不放。我們既不同意抓住空不放,講空話、發空願,講玄而又玄、大而又在的大道理,而不落實身體的修行;但又不執著身體的修行,那樣就真正地變成小乘了。所以一定要把業力融於般若,地藏融于虛空藏。當然修行時也把虛空藏納入地藏,地藏和虛空藏相輔相融,法門才相通。修一法門,既可專一,雙可會通,單獨專一完全不會通不行,反之也不行。法門從根本上會通了,就一能進通了。修行法門,不外兩個方向,一個是由一及萬,一個是由萬會一。

  學佛的人一定要持戒、修定、證慧,一定要以戒定慧三學為綱,一定要堅持這個綱。因為不有戒定慧就消除不了貪嗔癡。戒定慧與人身體氣脈明點關係很大。冷靜地想一想,身業是脈的作用,口業是氣的作用,意業是明點的作用。身口意也可以說是氣脈明點。

  脈與戒的關係是:造業時、守戒時都通過心,心的造作憑藉於脈,先有脈然後有身,一有身必然有所憑藉,就容易造罪。所以戒守得好脈就暢通柔軟。戒體雖是無表色,但對血脈關係很大。戒有戒體、戒法、戒行、戒相。守戒好的人,相貌與普通人不一樣。一般出家人守戒好的,現童子相或老婆婆的慈悲相。為什麼現戒相?就是脈此較通,比較柔軟。剛強難化就是脈粗、脈硬,氣粗、氣蠻,不柔軟、不調和。就是所謂剛強難化的眾生。

  脈與定的關係。修禪定的人,脈容易通,因為禪定本身就是要氣通、脈通、明點通。修禪定的人一般脈容易調整,不修禪定的人脈不易調整。

  脈與慧的關係。脈有兩系統:一是無明系統,凡夫脈,與凡夫氣一樣;一是明行系統,智慧脈。智慧脈是細身脈,凡夫脈是粗身脈。通過脈可以修智慧,通過智慧可以調整脈,所以修戒定慧就是修氣脈明點,通過色法、息法、心法來調整身體,才能談得上即身成佛,才能使身口意三業變成身口意三密,我們的世界才能變成莊嚴的華嚴世界。

  學習這些,最後一定要歸於空性,因為所有這一切沒有空性不能成。一切有為法,沒有空性不得成,一切有法為會因空性才得成。最後都歸於空。包括戒定慧,氣脈、明點,身語意業,甚至於身口意三密,最後都歸於虛空寶藏。但不是斷滅空,是從六道輪回、業力上證入的。這是真正的空性之空,這才是把“我的、我的”的“業我”轉變成無我的“有我”。無我之後的有我,而非生死輪回的小我。行菩薩道的人也講“我的事業”,“我的佛法”,但這個“我”不是渺小的小我,而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我”,是佛涅盤後的四德“常、樂、我、淨”的“我”,真正的我,是了脫生死輪回的永恆的真我。

  希望我們在學習了地藏法之後,發地藏之願,行地藏之行,接受釋迦佛的囑託,度六道眾生。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以地藏大願來行願修行,最後匯入虛空藏,完成釋迦佛的囑託。報答釋迦佛、佛母摩耶夫人,報答當機說法的忉利天宮諸菩薩、天神的慈悲加護。

  這次法會因淨慧法師慈悲要我來講,我也請求加持,依仗大家的功德力量,今天得以圓滿了。還是佛教講的:以我功德力,如來加持力,及以法界力,普供養而住。如果說有什麼成就的話,都是大家的力量、法界的力量。如果有功德,以此回向在座的各位,回向大家的父母,回向柏林寺的住持上淨下慧大和尚,回向十方三世一切法界。最後一起念誦釋迦佛付囑地藏菩薩的偈子來了結這一次講座。這也是付囑我們大家的偈子。我們要同地藏菩薩一樣,接受釋迦佛的偈子,願地藏之願,行地藏之行,契入虛空,圓成法界,圓成種智。

  現在未來天人眾,吾今殷勤付囑汝,
  以大神通方便度,勿令墮惡趣。

  謝謝大家。

  一九九四年八月
  講于河北柏林禪寺盂蘭盆節
  報恩法會

  《地藏菩薩本願略釋/囑累人天品第十三》

 

相關文章:
【No191】大乘資糧的實踐--發菩提心﹝下﹞ 張福成 緣氣:(4009)
【No190】大乘資糧的實踐--發菩提心﹝上﹞ 張福成教授 緣氣:(4289)
談發菩提心 卡塔仁波切 緣氣:(3284)
淺談發菩提心 演新 緣氣:(2754)
發菩提心 一向專念,無量壽佛 智隨法師 緣氣:(2708)
發菩提心與氣脈明點的關係 吳立民 緣氣:(3182)
勸發菩提心 紫空居士 緣氣:(2952)
佛說眾生當發菩提心的N個理由 佛 緣氣:(2882)
在學院授灌頂時,但沒有聽懂,也沒有發菩提心,算不算得到灌頂? 慈誠羅珠仁波切 緣氣:(2514)
睡覺或休息的時候,也可以增上正業…發菩提心具足六度波羅蜜清淨心! 達真堪布 緣氣:(1172)

上一篇(請問什麼叫本尊?) 回目錄 下一篇(大雄寶殿內三尊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