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魯派始祖宗喀巴大師

格魯派始祖宗喀巴大師  

周成英  

(山西省忻州東方紅學校,山西忻州034000)
  宗喀巴(1357—1419),十五世紀初西藏佛教的改革者、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創始人,青海西寧湟中縣魯沙爾人(今塔爾寺一帶)。湟中,藏語稱為宗喀,故名宗喀巴。宗喀巴兄弟6人,他居第4。父名達惹哈伽魯嘣格,屬藏族的默族,是元朝兼管當地軍民政務的達魯花赤,是個較有實力的地方官員。他為人仁和,濟貧救苦,敬信三寶,常誦《文殊真實名稱名經》。母名馨薩阿,屬藏族的興族,其本性賢善,信仰佛法,常持六字明咒,行善修德,遠離邪惡。宗喀巴父母慈善誠信,具有大善根,是一個充滿祥和賢明之家。大師從小穎慧超群,面相佼好,眉清目秀,兩耳長垂。雖是幼童,卻有驚人的脫俗舉止和超常的敏銳智慧。3歲時,噶舉派黑帽系第四世活佛若比多吉應元順帝之請,從西藏到京都,路徑西寧時,見宗喀巴器宇非凡,即為其授居士五戒,賜號廣喜藏。就在這年,其父迎請法王頓珠仁欽來到家中,法王頓珠仁欽贈送其父許多財物,並把這位超凡脫俗的孩童帶在身邊,並為其灌頂,起密法名號為不空金剛。在灌頂之後至出家之前的時間中,他已將勝樂、歡喜金剛、普明大日如來、閻曼德迦等曼茶羅牢記心中,並且多次勤修枳布傳規的“勝樂自人法”。此外還配合勤修“本尊瑜伽”和念誦次第等,尤其遵照上師的指示念修文殊心咒“阿惹巴紮那”多遍。7歲時在甲瓊寺依具足教證論德,無與倫比的法王頓珠仁欽為親教師,依顯密全圓的大善知識童子菩提為軌范師,受沙彌戒,正式出家,法號羅桑紮巴(意為善賢稱)。他對於所接受的戒學的一切粗細諸事,無論何時都不染絲毫罪過污垢,都能精勤守護。
  由於法王頓珠仁欽預知宗喀巴將成為佛教的主宰,所以在宗喀巴幼年時就領來由自己撫育,並傳授文殊和妙音母等增長智慧的方便法門,授與出家戒,若顯若密,一無所留地授與宗喀巴。在法王頓珠仁欽十餘年的精心培育下,宗喀巴在佛學上打下了堅實基礎。因此,宗喀巴常說,法王對他的恩德最深。16歲時,告別法王頓珠仁欽,開始了衛藏之行。通過長途跋涉,沿途遍訪善知識,於17歲的秋季來到前藏止貢寺,謁見當時止貢噶舉派的領袖卻吉納布(1335—1409),受大乘發心儀軌和大手印五法。接著到拉薩東南的貢塘,從當地名醫袞卻紮布學習《醫法八支論》,並鑽研梵藏一切善巧有成就醫師所說的醫規和技藝等。沒過多久,他對醫學十分精通。隨後,便到尼塘人第瓦巾寺(此寺為噶當派的著名寺廟,也是法王頓珠仁欽的母寺)。他在這裏住了兩年,向噶當派的大師們學習《現觀莊嚴論》、《大乘起性論》、《大乘中觀論》、《辯中邊論》、《辯法性論》、《空間一乘寶性論》等5部論著。19歲時,他遍游桑浦和第瓦巾等處的辯論場,並憑著聰明才智和深厚的佛學功底,取得了非凡成績,受到僧眾的讚譽。隨後,依薩迦派的著名喇嘛袞噶爾學習《現觀莊嚴論》,因袞噶爾年邁體衰,便介紹宗喀巴從其弟子仁達瓦(1352—1416)學習。仁達瓦是當時薩迦派最有學問的喇嘛,宗喀巴向他學習《俱舍論》、月稱的《人中論》(即解釋並闡明龍樹的《中觀論》)等。仁達瓦的佛學觀點屬中觀應成派,這對宗喀巴的影響很大。21歲時,宗喀巴還到當時講律學最有名的覺摩壟寺,從羅賽瓦堪布學習印度德光大師的《戒經》、釋迦光的《戒經疏》。後至江孜乃寧寺,受該寺僧眾邀請,講《集論》,這是宗喀巴在衛藏的第一次說法。
  

宗喀巴在衛藏學習期間,用了近10年的光陰,學習了顯教各宗各派的知識,後又系統地學習了密教。在學習各宗各派的佛學內容時,便自然地與教界人士發生了廣泛交往,從而使他在西藏佛教界有了一定聲譽。早期的宗教社會活動,是與他的學習交織在一起的。29歲時,宗喀巴在雅隆地方的南傑拉康寺,禮楚臣仁欽為師,並受具足戒。此後,他便去丹薩替寺,以師禮謁見了紮巴絳曲,學習了薩迦“道果法”、噶舉“那熱六法”及帕木竹巴多傑波的著述,受到紮巴絳曲的賞識。從此,宗喀巴開始講經說法。到34歲時,他已能講17部經論,其中包括大乘顯教各派的著作。他演教精湛,才智過人,深受大家稱讚。因此,他的聲望越來越高。與此同時,他還遍學密法。他對於密續經典,不管是印度的論著,還是西藏的著述,都經過仔細研究和決疑,才得以熟習精通。對於許多下部密續經典的要義,以及各別的曼茶羅、灌頂修法、舞姿、有相和無相瑜伽的作業及其補充部分,各不相混之處;對於密續部各自的特點及附加莊嚴作法等,都能掌握,而且達到熟練程度。不僅如此,宗喀巴大師還對無上密續部中的所有智者論師與聖傳(指龍樹)兩宗說規之要義等,都加以探索,對於吉祥密集的主要規範及由此類推的父續總綱等一切要義,都認真地作了精研。宗喀巴大師對密宗論典中所有一切甚深要義者都進行了實修。于36歲時,從覺摩隆起程去作離開塵世的修行。那時宗喀巴意識到對於龍樹師徒究竟密意的正見,以及密集五次第道中的幻身極難瞭解。若知曉則成大器,若不知曉則有墮入邪途的極大危險!而且修習空性和依無上密宗道而成佛等,僅有言說。因此,宗喀巴大師以前就有尋找能開示龍樹密意的善知識之心情。所以,宗喀巴與喇嘛烏瑪巴會面時,以譯事請托于烏瑪巴,並在文殊座前,啟問了中觀正見,以及顯密的差別,還有無上密宗道的諸大扼要,並五次第的程式和數目決定,如決定其次第為五等無邊教義。隨後,宗喀巴偕同八大弟子由覺康壟啟程,往寂靜勝地閉關專修。他們乘船來到阿喀(在拉薩南),駐錫於卻隆寺。宗喀巴殷勤禮供,精進修持,暇時參閱《華嚴》等諸大經典,廣學菩薩難行苦行,並把此當作修心的目標。此後,他們師徒前往達薄門壟(在阿喀附近),更加勇猛精進的修行,從而獲得了許多不可思議的殊勝功德。宗喀巴大師不僅自己實修,還為其他有情宣說,獲得無所畏懼、善巧方便的權威地位。所有其他宗派的一切粗細要義,大師也都領會,成為不染邪法毒泉垢穢的灌頂、經教、教授秘訣等清淨的教導、甘露的無盡寶藏。於是,宗喀巴大師就成了無與倫比的全圓教主。此外,宗喀巴還特別注意戒律的修持,絲毫不鬆懈,細微之處都能如法如律,從濾水做起,任何細節都不放過,做到有戒必守,有律必遵。可是,當時的大多數僧人,無視戒律,公開娶妻生子,酗酒,耽食,貪婪成性,淫蕩自恣。更有甚者,借修密法為名,霸佔他人妻女,殘害農奴。寺院僧侶,盡著俗裝。僧人不學經典,亂受灌頂,不知戒律為何事。僧伽制度如此腐敗,佛教的靈光在人民的心目中變得黯然失色,導致佛教在西藏社會中的凝聚力和影響力下降,從而使藏傳佛教自身的發展陷入困境。面對這種局勢,宗喀巴大師立志要重整戒規,復興戒律,加強佛教自身建設,以身作則,依律而行。在32歲時,宗喀巴大師拋棄了當時藏族僧人所戴的紅帽,改戴黃色僧帽。黃帽原是持律者所戴,據土官《宗派源流》說,貢巴饒塞(朗達瑪滅法後復興佛法的大律師)送盧梅到西藏去的時候,把自己戴著的一頂黃帽子送給了盧梅,說戴上這個就想起我來了。因此,後來的持律大師們就依古代持律大德的密意,也戴上了黃帽,成了一家的標幟,創立了格魯派,故亦稱黃帽派。宗喀巴強調黃教徒要嚴格遵守戒律,不得違犯。還在聶地東部的岡穹,為僧俗講說在家、出家的兩種律儀。44歲時,宗喀巴在拉薩西郊的噶瓦棟寺給450多人講大乘戒律。當時西藏佛教僧人不願受比丘戒的約束,由於他們不知教法之要,偏見的眼翳障蔽其心,認為戒律是小乘之法,重視此法(戒律)是鈍根之規,熟練共通道雖是重要,但與迅速成佛距離太遠。因此,他們想先進入密宗道中,可不必守護任何戒律。他們不僅自己這樣想,並引導他人也入於其道,使教的根本和道的根基都遭毀壞。宗喀巴大師針對這一弊端,宣講《菩薩戒品》、《事師五十頌》、《密宗十四根本戒》等規矩和一切學密喇嘛所應共遵的戒律,就是說不管學顯學密,都必須遵守僧人應遵守的生活準則,要接受戒律的規定。宗喀巴明確指出,如果僧人的生活不受戒律的約束,那與俗人又有何區別呢?次年夏,宗喀巴還與仁達瓦、賈喬貝桑等在囊則敦寺舉行法會,抉擇正法,制定戒律,決定整飭僧眾,重振佛教。宗喀巴強調,以戒為本,顯密並重。46歲時,宗喀巴在熱振寺開始撰寫適合上、中、下三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這部書是依慈氏的《現觀莊嚴論》和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開演“三士道”次第。這部著作,代表了宗喀巴在顯教方面的思想體系和創見,並成為格魯派教義的根本典籍。此後又造了《菩薩戒品廣釋》、《密宗根本罪釋》、《事師五十頌釋》等著作。47歲時,宣講《現觀莊嚴論》。講授完畢,令弟子達瑪仁欽依照所講要義造成釋論,此書成為黃教寺廟至今為講《現觀莊嚴論》的根本依據。48歲時,移居雷撲寺,大力弘演法稱論師的《因明廣釋》,達瑪仁欽加以記錄並造論。以後又到俄喀住慈氏洲講經,因勝依法王等的勸請,于絳巴領寺著《密宗道次第廣論》,這部論與《菩提道次第廣論》是宗喀巴一生的兩部主要著作。51歲時,赴前藏,在沙拉寺中安居坐夏,大弟子克主傑初次參謁,宗喀巴大師為其傳授了能怖金剛灌頂法。隨後,大師在那裏嚴格閉關,並為一些合法器者講說《密集五次第》及《母續圓滿次第》等密法。同年,還應求教者的請求寫了《中觀根本智論廣釋》。52歲時,去到惹喀乍閉關,並將中觀與唯識諸教義攝集起來作了論述,寫出《辨了不了義論嘉言心要》。這年6月,明成祖派了四位大臣,率領數百隨從,攜帶許多供品和詔書等到西藏,迎請宗喀巴大師前去漢地,弘揚佛教。但他上書辭謝,並派大弟子釋迦智進京,謁見了永樂皇帝以後,被封為“大慈法王”。同年,宗喀巴大師完成了《中觀根本智論廣釋》,並且在沙拉為前來聚會的嘎、覺、樹三寺的住持,以及湯薩巴寺廟的三藏法師約600人,詳細講解了《中觀根本智論廣釋》的教義。此外,還宣講了《菩提道次第》、《辨—廠不了義論》、《四百頌》、《密宗道次第》、《根本罪》和《事師五十頌》等經論。又應徒眾之請,興建根本道場甘丹寺。
 

 53歲時,宗喀巴大師在拉薩舉辦了一個大型的祈禱法會,亦叫傳召法會,法會從正月初一至十五,仿照往昔印度的慣例,每日由特定施主以誠信的財物來作供養。前來參會的僧人約有1.2萬餘人,俗人也有好幾萬人。由於宗喀巴大師慈悲心的感召力,雖有這麼多僧俗人眾,但無一人口出惡語,互相爭吵。他們都歡喜信受,共沐法雨。因此,人們從白天到黑夜,唯作聞法、禮拜、轉經、祈願和念咒等善業。就是到了半夜,轉經者除數量較白天減少外,從未中斷。宗喀巴大師發起和主持的這次大法會,聲勢空前浩大,表明當時他已被認為西藏佛教界的一位領袖人物。由此開創了藏傳佛教每年在拉薩舉行的“傳召大會”,一直沿襲至今。由於宗喀巴大師長久以來發心住持正法的宏願已成熟,於是,創立了格魯派。因此,1409年被公認為格魯派正式創建之年。是年末,宗喀巴大師作“隱語詩”,宣佈他直承噶當派阿底峽的傳承,當時組織渙散、數量眾多的噶當派寺院和僧人,先後都並人格魯派,故黃教也稱“新噶當派”。此教成為西藏佛教的正統派,並漸次由西藏傳播到西康、甘肅、青海、蒙古等地。
  54歲時,宗喀巴大師到甘丹寺為佛像作開光法事,並講授了《道次第》、《密集五次第明燈論》、《阿毗達摩雜集論》和《瑜伽師地論》等許多顯密教法,又講授了關於因明的許多難義和他寫的《密集釋論四天女啟問集》、《智慧金剛集》兩書的廣釋。
  55歲時,以宗喀巴大師為首的師徒30餘人,共同閉關,精修增壽消災之法。同年,還撰寫了《五次第明燈論》。
  58歲時,明成祖派人召請宗喀巴進京。因他病癒不久,不勝長途跋涉,遂派弟子釋迦也失代為進京,明成祖見釋迦也失對應稱旨,契合心意,封其為“西天佛子大國師”。這年,大師應請前往紮喜多喀作修夏安居。在那裏,大師為數百名三藏法師廣轉《道次第》、《中觀》、《因明》、《人行論》等。59歲時,宗喀巴撰寫了《道次第略論》。因以前大師所著《菩提道次第廣論》意義廣泛深奧,淺慧者難以領會,因此,大師又寫了這本易懂的略論。並命其弟子建甘丹、哲蚌、沙拉三大寺院。宗喀巴62歲時,這三座寺院全部竣工。同年,宗喀巴大師所著的《人中論廣釋》全部完成。歲末,令刻《密集根本續廣釋明燈論》,次年刻成。63歲時的春夏兩季中,宗喀巴大師為難以數計的三藏法師們,講授了《勝樂輪根本經》等顯密諸法,還為哲蚌寺密殿中諸佛像做了開光法事,並將卓越的著述《勝樂根本續注疏》也全部完成。這年秋季,宗喀巴大師預感到自己即將離開塵世,便立即動身從哲蚌返回甘丹寺,回到甘丹寺的當天晚上,大師略現病象,但仍如以前一樣不斷地修四座瑜伽和自入法的修持次第。23日這天,宗喀巴大師把頭戴的桃形尖頂黃帽和一件大氅賜給賈曹傑,命他紹繼法位。之後,宗喀巴大師著三法衣,結金剛跏跌坐,雙手作人定印,一心專注于修持中,到25日天亮後,入於一切空。1419年10月25日,這位偉大的宗教領袖、一代宗師安祥示寂,世壽63歲。此後,僧徒為其造了一座覆缽式大銀塔,把大師的遺體奉安於瓶形塔身中,塔的周身飾以各種珍貴珠寶,並用紅銅鑄造了一尊大師的鎏金像,供人瞻仰禮拜。
  

宗喀巴大師的著述十分豐厚,有大小200餘種,包括顯密二教的注釋書、禮贊文、祈禱文、秘密儀軌、成就法等。其中最重要者為概說顯教甚深觀派與廣大行派等教義的《菩提道次第論》,及概述密教加持祈禱派教義的《秘密道次第論》,此二書是宗喀巴大師為闡明顯密兩宗的修行次第,以及強調不分顯密均須恪守戒律的重要主張而撰的,從而構成了宗喀巴大師的整個佛學思想體系。它的思想體系是繼承了由阿底峽所傳述的龍樹思想之旨,認為生死涅柴,一切諸法,都由“名”及“分別”所安立,在勝義中,雖不可得,在世俗中,都能成立。由於一切法自性本空,故業果等緣起之法才能生起;設若自性不空,就不能生起業果等作用。它的理論方式可歸於:由於自性空,才能緣起有;因是緣起有,所以自性空。宗喀巴所傳黃教的教旨,是依龍樹所傳阿彌陀如來的蓮華部法,皆崇奉本尊部母明妃部護等。嚴持戒律,清淨德行,以真實成就蓮華部的淨潔光明為本旨,其教規則以護持菩提心為主。
  

宗喀巴的弟子很多,最著名的是賈曹傑和克主傑。宗喀巴、賈曹傑、克主傑三人合在一起的塑像被藏傳佛教尊稱為“師徒三尊”。在格魯派寺院裏經常見到這三尊塑像。賈曹傑(1364—1432),是宗喀巴的第一位大弟子,得宗喀巴大師的衣帽傳承,繼任甘丹寺法座。他是後藏仰垛地方人,10歲出家,法名盛寶。他遍依善知識學習諸法,特別是依止惹達瓦學習般若、因明、戒律、對法、中觀等顯教經論,進而學習集密等密宗諸法,對於內外各種宗派教義,均為精通,25歲時在後藏拉垛受具足戒。此後到後藏各大寺院立十部大論之宗,名聲遠揚,還赴前藏諸寺立宗,會見宗喀巴,發願為其長隨弟子。此後一直隨侍宗喀巴二十餘年,凡師所講顯密教授,均作詳細記錄,而且還對一些經文作了注釋。他還遵照宗喀巴的指令,建造了甘丹寺,成為黃教祖庭。他不僅接替了宗喀巴的法位,還繼承遺教,大力弘揚黃教教義,尤其是在戒律方面更為注重。他任甘丹赤巴11年,1430年傳位給克主傑,自己退居嘉康靜修。兩年後示寂,世壽69歲。
 

 賈曹傑的著作極豐,有《釋量論頌釋》、《決定量論大疏》、《因明道論》、《觀察關係論釋》、《中觀八大難義備忘錄》、《中論八大難義釋》、《中觀四百論釋》、《現觀莊嚴論顯義解心藏莊嚴論》、《現觀次第修法》等。另外還有《大乘寶性論釋》、《集論釋》、《集密妙吉祥金剛曼茶羅儀軌》、《集密難義筆記》等等。
  克主傑(1385—1438),是宗喀巴的第二大門徒,後藏拉朵絳人,童年出家,法名善利吉祥賢。先學沙彌戒律,後依惹達瓦學習七部因明、大小對法、《慈氏醜部》和毗奈耶等。複從諸大師廣學顯密教法,獲得辯才,精通各宗派的教義。此後,前往後藏各大寺廟立宗辯論。他才華出眾,辯才無礙,深受廣大僧俗人士的讚譽。21歲受具足戒,23歲到前藏沙拉卻頂謁見宗喀巴,宗喀巴為他傳授十三尊能怖金剛大灌頂,並傳授予關於大威德的一切教授。還學習了宗喀巴大師講授的《菩提道次第》、中觀、對法、因明等顯教經論和集密、歡喜金剛、勝樂等密教經論。隨後返回後藏,大力弘揚宗喀巴所傳的顯密教法。47歲時,賈曹傑把他從江孜迎回甘丹寺,請他繼承了甘丹寺法位,賈曹傑退居時,傳法位給克主傑,做了第二任甘丹赤巴。在位八年,住持大師正法,饒益無邊有情。每年廣講《菩提道次第論》一遍,並傳授灌頂、教授之法,還宣講五部大論,弘揚宗喀巴的教法。1438年2月,他圓寂于甘丹寺,世壽54歲。後被追封為“第一世班禪”,而賈曹傑被追封為“第一世達賴”。
  克主傑的著作很多,主要有:《宗喀巴大師傳》、《現觀莊嚴論注疏》、《釋量論大疏》、《三律義建立論》等,還有集密的各種修法和經論注釋等。

 

相關文章:
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 宗喀巴·羅桑札巴大師 編輯部 緣氣:(4173)
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 宗喀巴·羅桑札巴大師 編輯部 緣氣:(3506)
1168~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 宗喀巴·羅桑札巴大師 編輯部 緣氣:(3292)
868~格魯派仁波切 格魯派仁波切 緣氣:(3541)
766~藏傳佛教格魯派佛教創始人--宗喀巴大師 編輯部 緣氣:(3336)
674~宗喀巴大師 Tsongkapa~格魯派 himalayanart 緣氣:(3105)
672~宗喀巴大師 Tsongkapa~格魯派創始人 himalayanart 緣氣:(3594)
671~宗喀巴大師 Tsongkapa~格魯派 himalayanart 緣氣:(2960)
【No.170】格魯派佛性論 林崇安教授論作 緣氣:(3404)
格魯派密集金剛傳承簡介 緣氣:(3133)
格魯派之皈依境簡介 索南格西 緣氣:(3144)
藏傳佛教格魯派修行人一生的修行情況 雪歌仁波切 緣氣:(3646)
格魯派的特點 緣氣:(2469)
宗喀巴大師和格魯派的創立 緣氣:(2962)
格魯派尼眾僧團初探 德吉卓瑪 緣氣:(2915)
格魯派大威德金剛傳承 緣氣:(3689)
格魯派學人所應瞭解的自宗基本知識和立場 緣氣:(2294)
淺談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寺院教育 緣氣:(2397)
西藏佛教格魯派概觀 觀空 緣氣:(2799)
甘丹寺 格魯派最早建造 規模最大的寺院 緣氣:(2755)
宗喀巴對以往藏傳佛教的改革和格魯派 緣氣:(3344)
近代弘揚格魯派的兩位漢族大德及其譯著簡介 石世梁 緣氣:(2649)
格魯派公案系列 鴻泥 緣氣:(2980)
格魯派概要 緣氣:(3134)
格魯派的密法辨析與修正 緣氣:(3515)
格魯派(宗喀)教法之殊勝 郭和卿 緣氣:(3148)
格魯派勝樂金剛傳承簡介 緣氣:(2513)

上一篇(格魯派的特點) 回目錄 下一篇(甘丹寺的宗喀巴大師靈塔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