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般師串傳承表

西元一一五八年拉攏支巴多傑尊者轉世。
龍樹丘烔南嘉於西康 嘎爾地區首次建立拉娘彭措貼欽林寺,宏揚顯密佛法。
自西元一五二二年始,依序為滇瑪夏赤仁波切、滇瑪竹千仁波切、滇瑪日加色吉多傑仁波切、滇瑪竹美吐登多傑仁波切、滇瑪吐登多傑仁波切、滇瑪蔣巴稱雷多傑仁波切、滇瑪日加多傑仁波切(即七世日江仁波切)。

仁波切於一九三六年生於青海 玉樹。
三歲在西康 嘎爾區拉娘彭措貼欽林寺舉行坐床典禮,在此學習至十七歲;十八歲前往西藏 拉薩 哲蚌寺學習,西元一九五九年西藏抗暴流亡到印度,入印度三大名寺(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四十四歲獲取拉然巴最高格西學位,在此親近格魯派二十九位著名偉大上師。
仁波切四十四歲後,一直教誨藏、漢、印度以及海內外學子,至今二十餘年未曾間斷過,在一九八0年中期,首次代表十四世達賴喇嘛入台,觀查漢人弟子根器適時傳授,在印度也代表十四達賴喇嘛舉辦無數次灌頂授課法會。

弟子法喜之音

筆者親炙日江仁波切、迦釋仁波切上師多年之餘,深深讚嘆宗喀巴宗風之儀是如此俊美,戒律操守宛若古唐大德高峰所言:開口動舌無益於人戒之莫言,繫人動念無益於人戒之莫起,舉足動步無益於人戒之莫行。
仁波切上師,舉凡三律儀戒前後高達五百多條戒規,如石刻字深映心坎終身律守,經律論顯密佛典聞習早已過目成頌入目三分,其淵博浩瀚絕非您、我可測。

華人社會習密早期多有接觸其他派別,唯獨格魯巴遲遲未與漢人台地作進一步融入,故常有無理荒謬語論,評批格魯巴切重聞思戒律,言下之意似乎認為宗喀巴承傳無實修印證功夫,殊不知驕傲來自淺薄,狂妄來自無知嗎?歷輩格魯巴即身虹光成就宛若星辰,要不獨領各派風騷六百年之盛譽是神話嗎?
反觀近代海峽兩岸爭先恐後入藏習密法的漢人如過江之鯽,半個世紀來,成就幾乎微乎其微少得可悲,漢人業障常常奇重無比但卻狡滑異常,習佛常出現--人無方問神,神無方騙人的鬧劇,在此信邪不信正,聽騙不聽勸年代,就是衍生龐大無比魔子魔孫也不足為怪。
法王十四世達賴喇嘛早對台灣灌頂成癖的風氣垢齒不已,一位上人書寫過一段話:矇矓傳矇矓一傳兩不懂,師父下地獄徒弟往裡供。來形容此種怪象。
至於無恥不懼因果的偽師上人及徒子徒孫,就像土觀活佛云:唯有地獄之火,才能銷溶無始劫俱生邪見,而那些上師絕對是生生世世發邪願再來人。

仁波切法語點滴

上師仁波切曾語重心長感嘆,漢人弟子若要有成就,絕非狂熱灌頂求財神、長壽、平安這類世間法,因為那是不了義非出世間法,太多急功好利、目光如豆,佈施一百奢求一萬貪婪弟子,若福報不再眷顧,馬上生起退道心遠離上師,殊不知犯戒如雨下,這等眾生最可悲可恥,護法生生世世唾棄。

信財、邪財之辯

信財是施與受兩者間,牽涉因果最直接的障礙跟明智抉擇,目前台灣弟子往往在無知無識中,造下了不可彌補罪過而自不知般愚蠢,光信財得需要正財化信財薈供金剛上師才正確,若深層劃分更需八正道中,正見、正思、正語才能正業取予正財,其中取財過程牽涉諸如繁雜,為人處世謙卑厚德,絕非大部份凡夫邪命取邪財,更不可狡猾奸詐,平素一向依勢威喝屬眾、作威作福、功名利祿掛釣、爾虞我詐、欺上瞞下、見高拜逢低踏如此卑劣行徑,然後見佛見上師往往將罪孽之手取得邪財化為信財而沾沾竊喜,此種自欺欺人手段早在元代尊貴薩迦班智達所著格言寶藏論書中就諄諄教誨末法眾生莫可如此愚昧,書中有一段話是如此嚴格斥責末法邪眾施主,薩迦班智達云:末法眾生大部份信財,全是不義之邪財,而旋繞上師仁波切週圍的大施主,絕大部份是貪瞋痴最重一群人,故取信眾弟子信財絕非兒戲一般。
涅槃經云:不見後世無惡不作。
顯密經典一再強調上師取信財,因果戒律之嚴苛,如云:寧吞地獄之火丸,不取非財分厘錢。
古禪大德常言:取信財不守戒律,輪迴披毛帶角還。
時下漢人於法會期間宛若嘉年華會金光閃閃,似乎美事一椿,若嚴格追究不也印證祖師薩迦班智達所言嗎?

密續道場怪象叢生

更令人不惑一事,台灣藏密翻譯者,原本是崇高無比宏法巨匠,若受弟子佈施,理該納財,可惜,常見譯者所口譯言語漫不經心,語焉不詳不說,更有甚者,直接竄改仁波切精妙法語,欺上瞞下毫無羞恥者比比皆是。
有一種秉持貢高我慢邪見叢生弟子,肉重千金智慧卻不及一兩,常莫名狂言對教義雷同、教派之差異常有驚人之語,如常云:什麼萬法歸宗、四派同源、大手印、大圓滿、大中觀最終是一國啦!一些似是而非、囫圇吞棗慨念,根本搞不清何謂真正的諸派終極義,一副自愚愚人心態。這起碼需要三十年聞思修,日夜上師加持,才能分清何謂同義。
另一種衍生邪見在差異處,什麼寧瑪派最高九次第大圓滿,或者大手印以噶舉為正宗,格魯派永遠第一名,薩迦派是貴族血,這類病態見解不僅無益於您瞭解宗派微妙差異處,只能令您發狂常莫名揭竿起義捍衛門戶之見,徒增我執更深。
藏人常云:寧可千生不悟,不願一日中邪。
諸位師兄不可不謹慎,筆者倒是建議各派之差別可參考法王達賴喇嘛所著—慈悲與智見一書,其中有詳細見解。

寡廉鮮恥漢人學子

曾請問仁波切,龍欽巴祖師言:末法眾生需和言悅色調服,不可聲厲嚴詞責備,否則跑光光,是否密勒日巴時代,上師責備打罵勝過加持除罪方法,已經不再眷顧我們,仁波切不語默然點頭,余不僅黯然悲傷,莫非已到了劫濁時濁眾生濁年代。
上師曾言:弟子要成就,也不能認為苦讀三藏十二部上萬冊,而自負自滿,因為岡波巴大師說:博學多聞慢,如提婆達多智慧、神通、吃素始祖倡導者,因傲慢入獄受苦。
也不能認為閉關三十年得個神通、拙火、寶瓶氣之類,認為是究竟義,如同岡波巴大師言:閉關苦修慢。
更不可常期上供下施、服持上師、操持道場業務、服務眾師兄心態自得意滿,又如岡波巴大師云:長期待師慢。
若秉持無知無戒冒然習密,宛如薩迦班智達云:不察有益和無益,不求智慧不聞法,唯有尋求充腹者,真實一頭無毛豬。
日江仁波切、迦釋仁波切也曾經密秘開示:金剛乘便捷之路徑,唯有懺罪累資,外加不共上師加持,方能見效。
如同祖師宗喀巴請問文殊菩薩:迅速復興、迅速趣證金剛持地需如何為?
文殊回答:需以上師與本尊無別之瑜珈作為道之命根,需以盡所有亦不厭於上師作為引導道體圓滿,本尊亦需不離密集、勝樂、佈畏至尊,護法需六臂嘛哈嘎拉、具誓法王、毘沙門天王三尊,友伴亦需上師、本尊、護法相符合之人。
可憐灌頂眾師兄大德,往往連最基礎上師五十頌法本都未聞過背頌,如何不常墮落邪見、邪業、邪命去呢?

真金不怕火煉 真水不怕檢驗

早年遊學密乘法海數十載,親炙諸派大德不計其數,諸方法友俊彥也常供法源,而在特殊因緣促使下,七世日江仁波切上師成為我選擇觀師主要機會。
人們常說在狂妄無知年代的人,就會生出像賤如狗輩的我,竟然冒昧考驗上師對佛理顯密造詣。
法緣空閒下,筆者親近上師數載,將多年粗略聞思匯報提問上師,格魯派宗風不怕貨比貨,就怕您不識貨,仁波切宗匠之儀,諸如森羅萬象佛理妙義,常常瞬間穿針引線、畫龍點睛,使聞者開悟、智者喝采、愚者精進,長期熏陶教育下,所有感恩只有昊天罔極,無以回報能形容。而慈悲功德更是訴諸十方不可說劫,文字有用盡時,上師恩澤無窮盡,誠如古彥: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人間不生牟尼生生世世永輪迴。
余記得多年來將海峽兩岸五十多年藏漢一批批文章叢書,漢文譯品,請上師過目眉批、圈珠校正,上師旁一位大喇嘛侍者(蘇南喇嘛)長嘆!感慨而言:漢地與台灣藏密師兄弟、學子所獲取密乘佛學珍貴資訊,宛若蒼海之一栗,如此文化沙漠下,卻常莫名作井底之蛙自滿狀,不僅令人莞爾,筆者聞言不僅汗顏冷汗沁背,更遑論坊間邪門歪道充斥台灣各個角落不說。
宗喀巴父子遺風德澤教導下培育無數英才,仁波切、任何拉讓巴格西,才智高絕德行兼備、教證俱足,以日江仁波切、迦釋仁波切而言,那種巨匠內涵渾然天成,宗師之儀,任何淺薄狂妄之輩,輕探其佛學造詣,必拜服足下,如古唐禪師德山所讚:窮謁智辯若一毫置於太虛,歷盡機樞似一滴投於巨壑,那般驚嘆法喜。



陋習惡規 此風不可長

寂天菩薩入行論曾言:有情與諸佛同能生佛法,如其敬信佛何不敬有情。成佛原本一半靠上師一半靠眾生,而上師予我們修法珍貴方式,眾生卻是成就我們機會。
若對眾生惱怒不敬不予方便,念盡佛陀盡成空,更何況情比手足深金剛師兄弟,十四根本戒無不警惕密宗弟子,怪得很,台灣密宗道場充斥,一股詭異無比風氣,尊師重道人人尚可辦到,提攜關懷週遭初機密宗莘莘師兄弟,卻是無比冷酷無情、輕視甚至結黨成派,忌嫉排斥吝法,表現一副孤傲冷漠行為。
另外一種卻又極端自大,習密法一久就老是處處串門子。人之犯在好為人師毛病,佛慢習成我慢,在此顯露無遺。
更有誇張一類道場護法,常挾師自重,公器私用、雞毛當令箭、呼前呼後命令前來大德學子,難不知佛陀親口言訓,世上最大罪過莫過於無情二字,而針對台灣密宗道場,此番苛薄不屑彼此師兄弟景象僅存台灣,全世界藏傳道友絕無此畸形意識形態產物,吾師日江仁波切最忌諱同門師兄弟彼此猜忌互不恭維和睦。

尾聲

筆者才疏淺薄,詞藻粗糙生澀,證量等零,諸網友、善知識大德,耐心閱畢此文,感恩青睞,其中有引起諸公才俊大德心中不悅、惱怒、不恥、打罵等念意在所難免,筆者乞求寬恕因不才無德,才冒犯各位善知識,吾願將歌頌上師所有福德,全部迴向曾經觸碰過此文章眾師兄弟,最末祝福格魯派 拉娘寺眾仁波切及所有利美運動教派仁波切法王,長久住世勿入涅槃,虛空無盡悲願也無盡。

勝樂金剛佛學會 最拙劣、懈怠、慚愧弟子 筆

相關文章: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勝樂金剛弟子 緣氣:(3920)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千金難買上師心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緣氣:(3757)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緣氣:(2478)
格魯巴 宗喀巴大師 中華民國國際藏傳佛教研究會 緣氣:(4174)
寧瑪巴與格魯巴對於密乘戒見解的異同 緣氣:(5080)

上一篇(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回目錄 下一篇(殊勝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