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蘇南卻佩仁波切

日期2008/09/29 07.08 NPO


◎蘇南卻佩仁波切之轉世傳承,可追溯到第七世大寶法王時代,名為蔣巴嘉措,由大手印成就者班噶蔣巴桑波尊者授出家具足戒〈尊者為大手印傳承啟請文之作者〉。仁波切由尊者處得到一切顯密教法及施身法教授,之後仁波切依止第七世大寶法王為根本上師,得到大手印及施身法教授後,便前往僻靜山中專修施身法。修正圓滿時,親見瑪姬娜宗佛母,並由佛母處領受許多教法。仁波切在世一Ο八歲圓寂,蘇南卻佩仁波切修建廟宇,廣作利生事業。此後仁波切便以蘇南卻佩仁波切之名,開始了此一轉世傳承。


◎第五世蘇南卻佩仁波切於一九六四年生於西康省朗千地區,在未接觸佛法前,自然就對佛法深具信心,對眾生也生起自然的慈悲心。十六歲前往覺札寺出家,從竹千仁波切處得到四加行到大手印之間的全部教法,並從岩藏派成就者仁那林巴得到密集長壽法的灌頂、口傳及教授。竹千仁波切對他的教育,則完全與轉世活佛的教育無異。

◎蘇南卻佩仁波切的轉世可以直追到第七世大寶法王時代,當時仁波切的化身名為「蔣巴嘉措」,是大手印成就者「班噶蔣巴桑波尊者」的弟子,並且自尊者處得授出家具足戒。尊者是第七世噶瑪巴的大弟子,第八世噶瑪巴的上師,並為大手印傳承祈請文的作者。

第一世蘇南卻佩仁波切時,泰錫杜仁波切 – 卻吉炯涅指示仁波切修建廟宇,廣行利生事業,之後仁波切就以「蘇南卻佩仁波切」之名開始了一個偉大的轉世傳承。 第五世蘇南卻佩仁波切於1964年生於青海省囊謙縣,慈愛的母親名字叫做揚曲,父親是噶舉傳承的大堪布「覺扎敏究」。仁波切在未接觸佛法前,自然就對佛法深具信心,對眾生也生起自然的悲心。

仁波切於5歲開始學習藏文,10歲畢業於藏文小學,16歲前往覺札寺剃度出家,從「噶瑪竹千諾布仁波切」處得到四加行到大手印之間的全部教法,並從岩藏派成就者「仁那林巴」處得到密集長壽法的灌頂、口傳及教授。竹千仁波切對他的嚴謹教育,完全依照對一位轉世活佛的嚴格教育一樣的要求他。 仁波切由尊者處得到了一切顯密教法及施身法,然後又在根本上師第七世大寶法王處得到大手印及施身法的教授,便前往僻靜山中專修施身法。修證圓滿時,於定中親見瑪基拉尊佛母,並由佛母處領受許多教法。

仁波切在世108歲才圓寂,他的多位弟子,如哲謙卻吉嘉措等,均獲得施身法的即生成就。 之後,仁波切次第轉世為「南卡帕久」、「洛竹巴瓦」、「嘉傑殿秋」、「噶瑪旺索」、「嘉傑輪波」等成就者。 有一天,竹千仁波切送給他一幅極具加持力的密勒日巴尊者唐卡,及其他極具加持力的聖物,並對他殷殷叮囑:「將來你一定要負起傳佈佛法的責任。」 18歲時,巴融噶舉的「蔣揚羅卓仁波切」,傳授他巴融及岡倉噶舉的所有生起、圓滿次第之一切灌頂、口傳及講解。 20歲時,仁波切在覺札寺閉關中心做三年三個月的閉關。閉關第二年時,泰鍚度仁波切首次返藏,蒞臨該閉關中心,授予閉關人員第三世噶瑪巴的「大手印祈願文」及其講解。彼時,錫度仁波切認證他為第五世蘇南卻佩仁波切的轉世;隨後,蔣貢仁波切為他修淨障法,並賜予法衣和法名。 閉關圓滿時,仁波切的祖寺-佳傑寺之僧眾,便前來迎請仁波切回祖寺昇座為住持。這期間仁波切由當今以博學多聞著名的噶瑪噶舉大堪布「噶瑪察滇仁波切」教導大手印、大圓滿法、般若波羅密多法要。 28歲時,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迴西藏,傳授時輪金剛、勝樂金剛、金剛亥母、紅觀音……等甚深法教,仁波切從而得到了完整的灌頂、口傳和講解。 是年冬季,泰錫杜仁波切第二次返回西藏,在八蚌寺傳授密咒寶藏和噶舉密咒寶藏,在二個月的傳法過程中,仁波切字上師處得到完整的灌頂、口傳和講解。

◎第一世蘇南卻佩仁波切名為蔣巴嘉措,是大手印成就者班噶蔣巴桑波尊者的弟子。尊者是第七世噶瑪巴的大弟子,第八世噶瑪巴的上師,並為大手印傳承祈請文的作者。仁波切由尊者處得到了一切顯密教法與施身法後,便前往僻靜山中專修施身法。修證圓滿時,親見瑪吉拉尊佛母,並由佛母處領受許多教法。仁波切在世108歲才圓寂,他的多位弟子,如哲謙卻及嘉措等,均獲得施身法的即生成就。

第五世蘇南卻佩仁波切於1964年生於西康省朗千地區,在未接觸佛法前,自然就對佛法深具信心,對眾生也生起自然的悲心。五歲開始學習藏文,十歲畢業於藏文小學,十六歲前往覺札寺剃度出家,從竹千仁波切處得到四加行到大手印之間的全部教法,並從岩藏派成就者仁那林巴得到密集長壽法的灌頂、口傳及教授。竹千仁波切對他的教育,則完全與轉世活佛的教育無異。有一天,竹千仁波切送給他一幅極具加持力的密勒日巴尊者唐卡,及其他極具加持力的聖物,並對他殷殷叮囑: 「將來你一定要負起傳佈佛法的責任」。十八歲時,一位巴融噶舉的蔣揚羅卓仁波切,傳給他巴融及岡倉噶舉的所有生起、圓滿次第之一切灌頂、口傳及講解。二十歲時,仁波切在覺札寺閉關中心做三年三個月的閉關。閉關第二年時,泰錫度仁波切首次返藏,蒞臨該閉關中心,授予閉關人員第三世噶瑪巴的「大手印祈願文」及其講解。彼時,錫度仁波切認證他為第五世蘇南卻佩仁波切的轉世;隨後,蔣貢仁波切為他修淨障法,並賜予法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