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網 日期:2013/02/01  

出家因緣

強師父的姑姑是虔誠的佛教徒。師父十一歲那一年(1968年),由於當地沒有寺院,所以他姑姑就供養三位比丘在家裡結夏安居,並且每天請法師隨緣開示。強師父一看到出家人那副莊嚴自在的行儀和金黃色的袈裟就很歡喜,他就跟媽媽說:「媽!我也要穿那件衣服!」從此以後,每天一放學,他就跑到姑姑家聽法師說法,而且越來越愛、越來越想穿那件黃衣服。他母親說不過他,於是三個月後,只好請三位比丘帶他到寺院裡出家。師父先在寺院裡接受嚴格的養成教育,每天四點就要起床做早課,上午師父的師父教他讀經,其餘時間就是背誦經典,很辛苦!!強師父這才發現:原來穿黃衣服沒那麼好玩!強師父說啊:他曾經偷跑回家三次,但是,每次又都被他師父抓回去了。有一次,他坐進一個大水桶裡背誦經典,由於每天都睡眠不足,太累了,所以沒想到,他背著背著竟然不知不覺睡著了,他一睡,睡到天黑竟然都還沒醒,結果大家拿著火把到處找,最後才在水桶裡發現到他!

學佛點滴

西元1970年,師父十三歲那一年在國王寺正式剃度出家了。

 

相信誰也沒想到,這位為了穿黃衣服而出家的小沙彌,會在三十年後的今天,成為一位足跡遍及全世界、一心弘揚佛陀正法的法門龍象。當然!師父的成就並不是偶然的,且聽我一一道來:

 

出家之後,強師父在摩訶曼底達(MAHA MANTINDA)沙彌學校接受佛法教育。當時斯里蘭卡沙彌學校共有400多所,分初、中、高九級課程,必須通過層層考試才能升級而最後畢業。

1978年,也就是七年之後,強師父完成了沙彌學業,並受聘繼續留在母校擔任講師五年,還獲得校長頒發優良教師獎狀。

1980年,也就是出家十年後,師父正式受比丘戒。儀式非常莊嚴隆重,師父身上穿著金子打造的國王龍袍,散發出「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氣概!

1982年,強師父順利考進了斯里蘭卡北方一所著名的《三藏佛教大學》就讀BUDDHASRAVAKA- DHARMAPITHAYA,師父在三藏佛教大修學五種語言課程:英文、巴利文、梵文、印度文、斯里蘭卡文。同時還研讀大藏經、現代佛教哲學與邏輯、佛教歷史與文化、禪修靜坐等等科目。

三年後(1985)獲得了學士學位。

接著,師父又繼續在三藏佛教大學進修學碩士學位,然後在1986年獲得邏輯學碩士學位。在修學碩士期間,師父同時以校外生的身分考取有名的培拉底尼亞(PERADENIYA)大學(類似我國空大,只須繳交論文報告及參加考試),修學:巴利文、佛教歷史、佛教文化,並順利獲得該校的佛教哲學學士和碩士學位。

弘法行履

在三藏佛教大學獲得了碩士學位之後,師父就在一所沙彌學校當校長。可是六個月以後,師父覺得應該再到國外去弘法和參學,以增廣見聞,所以就展開了國際的弘法之旅:

西元1986年至西元1988年,師父先到泰國清邁森山裡,參加三個月的精進禪修。

接著再到馬來西亞,跟斯里蘭卡駐馬來西亞佛教代表達摩難陀長老學習,並協助翻譯巴利文法句經,埋首在圖書館裡一年多。

1990年師父受當地華人信徒的鼓勵到台灣來。他先在師範大學修學中文三年半(1990~1993)。在這段期間,一切學費及生活費都是佛陀教育基金會前任總幹事簡豐文居士發心幫助的,簡居士還幫忙安排師父住在松山佛學社五年,這個佛學社是陳建厲居士提供給佛陀教育基金會弘法的道場,那兒的信徒都很發心,一直長期護持師父,三餐飲食都供養的好好的,由於他們的全心護持,師父才得以安心的學習。而師父也利用閒暇之餘教一些小朋友學英文,以及教大人打坐念佛的課程。學完中文之後,強帝瑪法師已經能夠說得一口流利的國語,簡居士又安排師父搬到石牌的員工宿舍住(也就是現在三摩地學會的二樓),師父也就在佛陀教育基金會教導靜坐以及傳授八關齋戒,並從事巴利文經典的翻譯工作,希望藉此因緣,來幫助大家學習巴利文和瞭解南傳佛教聖典,這項工作至今已有13年之久了,一直沒有中斷。

1995年強師父受命為斯國駐台佛教代表

 

 

 

 

 

 

師父在1993年創辦斯里蘭卡法輪孤兒院,成立法輪孤兒院基金會。

 

 

 

 

 

 

 

 

 

到了1995年12月10日強師父受命為斯里蘭卡駐台灣佛教代表,致力於原始佛法的推廣,並常常邀請斯里蘭卡各大寺院的大長老來臺參訪,足跡遍佈全國各大寺院。

1997年5月至9月,強瑪法師遠赴紐約、亞特蘭大、巴黎、德國等地弘法並教授靜坐。11月到新加坡發表「佛教邁向廿一世紀」的專題演講,並與世界各地佛教中心交流。

獲得 佛教榮譽哲學博士。

1999年師父創辦了中華民國原始佛法三摩地學會,繼續積極從事各項慈善事業並提供清寒學生獎助學金,一步一步的實現了他的理想。

2001年師父獲得坎迪(Kandy)大學佛教榮譽哲學博士。

2003年獲得國立南部大學佛教榮譽哲學博士。

師父的大願

強師父就像一隻大鵬鳥,常在黑暗的夜空中,孤獨地往來在台灣與斯里蘭卡的天空中。沒想到他這樣默默地、無所求地耕耘,獲得了斯里蘭卡第七代法王 Dhamma Kitthi 長老的賞識與器重。

去年,Kitthi 長老就將藍蓮花寺和法王寺住持的重任交給了師父。強師父說:『你為什麼要交給我呢?』Kitthi 長老說:『因為我相信,這個棒子交給你,我就可以無牽無掛,快樂的往生了。』

藍蓮花寺是位在首都可倫坡(Colombo)近郊的卡拉尼亞,交通非常便利,寺院的土地很寬廣,有十六甲地那麼大,因此師父他計劃,要創辦一所完整的國際佛教大學,聘請世界各國及斯里蘭卡各寺院的長老擔任教授。師父希望能夠藉此提供全世界四眾弟子一個學習完整佛法的最佳研究環境,不分大小乘,不分宗派,不分國籍,提供一切吃住,培養國際的弘法人才。希望這所大學將來能夠成為全世界學習、交流、翻譯、弘傳佛陀正法以及推廣佛教相關學術、藝術、文化的一個重要據點。這是目前師父正在努力想要實踐的一個目標,因為唯有「佛陀正法的弘傳教育」才能真正的續佛慧命,才能真正的整救人類。有關佛教大學的相關事宜,目前正由原成國際工程規劃有限公司的總經理關維雅居士 發心來幫師父設計,就讓我們一起來努力,一起來期待它的誕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