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網 日期:2012/03/11   網  

    

象徵宗喀巴大師父子三尊法座的格魯三大法座:甘丹赤巴、蔣孜曲傑及夏巴曲傑三大法座,其中代表賈曹杰尊者法座的繼承者即是蔣孜曲傑仁波切。

  現任蔣孜曲傑日宗仁波切的簡介如下:
  仁波切在西元1928年誕生於拉達克首府列城(Leh)附近的美索(Matho),由尊貴的 第十三世 法王圖丹嘉措 (1876~1933)和上一世仁波切的老師認證為日宗仁波切的轉世,在此前仁波切前二世轉世亦都與拉達克地區有著因緣。仁波切在拉達克的日宗寺座床,從四歲到十八歲的期間,仁波切大部分時候都由親教師陪同待在寺院中學習讀、寫、背誦和佛法基本要義,依著藏傳僧伽教育的傳統,奠定日後深入經藏的基石。

  1947年,仁波切滿十八歲時由拉達克跋涉至西藏,初時待在拉薩城區,主要師事第九十四任甘丹赤巴座主並住於一處,仁波切在其座下受比丘戒。如此過了三年後,仁波切入拉薩近郊的哲蚌寺學習直至1959年,在這十年中,仁波切在哲蚌寺努力用功,進而對經論有了更深刻的了悟。

  1959年,在尊貴的 法王離開西藏後,仁波切也回到拉達克,之後,當他得知在達爾豪斯(Dalhousie 在今北印度喜馬恰省(Chamba境內)一帶有很好的佛學院時,仁波切即啟程前往就讀,在此圓滿了經論部分的學習並獲得大乘佛學教育的最高等學位「拉然巴」。成為拉然巴格西後,仁波切前往那時剛在南印度卡納塔喀省胡蘇爾(Hunsur, Karnataka)復校的下密院學習了數年,仁波切起初擔任維那,後來成為下密院方丈。

  仁波切擔任下密院方丈一職有數年之久,卸任後,仁波切成為哲蚌寺洛色林僧院的方丈,直到獲選為「蔣孜曲傑」法座持有者後方退休。依格魯派傳統,「蔣孜曲傑」和「夏哲曲傑」二法座的持有者將輪替登上格魯派教主「甘丹赤巴」法座。[譯者註:「蔣孜曲傑」意為「北頂的佛法大師」,因現任甘丹赤巴座主是由夏哲曲傑法座昇任的,故仁波切是下任甘丹赤巴座主第一順位人選。

  從哲蚌寺退休後,仁波切開始接受各地學生的邀請至海外弘法,但仁波切仍懸念印度的眾生,例如在1999~2000年間,耗費寶貴的六個月時間在達蘭沙拉給予整部大藏經的口傳等。[譯者註:仁波切足跡遍及西方世界,年年造訪歐美慈悲給予各種顯密教授,在頂尖西方學府教育莘莘學子,甚曾遠赴南非弘法。仁波切在緊湊的行程外,仍精進禪修進行多次閉關,包括一次在拉達克僻處圓滿的三年密續閉關。

蔣孜曲傑日宗仁波切生平:

  • 1941~1946年 仁波切出生於印度西北部拉達克地方,不久隨被十三世達賴喇嘛認證是前日宗仁波切的轉世,並在日宗寺座床,並在日宗寺依著藏傳僧伽教育的傳統學習佛法基本要
  • 1947~1950年 師事第九十四任甘丹赤巴座主並住於一處,仁波切在其座下受比丘
  • 1956~1959年 在哲蚌寺學習
  • 1959年 獲得大乘佛學教育的最高等學位「拉然巴」格西
  • 1959~1995年 成為下密院方丈,卸任後成為哲蚌寺洛色林僧院的方丈
  • 1992年 進行三年的長期閉關
  • 1995~至今 由第十四世法王認命為蔣孜曲傑,指導黃教三大寺,上下密院及其他大小寺院的教育至今。    

 

日宗仁波切簡介

 

    象徵宗喀巴大師父子三尊法座的格魯三大法座:甘丹赤巴、蔣孜曲傑及夏巴曲傑三大法座。現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的簡介如下:

 

    西元1928年,出生於印度拉達克首府列城 (Leh) 附近的美索 (Matho)。後來仁波切在拉達克的日宗寺座床。西元1947年,仁波切滿18歲時由拉達克跋涉至西藏,西元1950年,仁波切入拉薩近郊的哲蚌寺學習。直到1959年,在尊貴的  法王達賴喇嘛離開西藏後,仁波切也回到拉達克。

 

    仁波切後來圓滿了經論部分的學習,並獲得大乘佛學教育的最高等學位「拉然巴」。成為拉然巴格西後,仁波切又前往下密院學習了數年,起初擔任維那,後來成為下密院住持。仁波切擔任下密院住持一職有數年之久,卸任後,仁波切又成為哲蚌寺洛色林僧院的住持,直到獲選為「蔣孜曲傑」法座持有者後才退休。仁波切目前是第102任甘丹赤巴法座持有者。

 

尊貴的 日宗仁波切  (1928-     )

    仁波切在西元1928年誕生於拉達克首府列城 (Leh) 附近的美索 (Matho),由尊貴的    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圖丹嘉措 (1876 - 1933) 和上一世仁波切的老師認證為日宗仁波切的轉世,在此前仁波切前二世轉世亦都與拉達克地區有著因緣。仁波切在拉達克的日宗寺座床,從四歲到十八歲的期間,仁波切大部分時候都由親教師陪同待在寺院中學習讀、寫、背誦和佛法基本要義,依著藏傳僧伽教育的傳統,奠定日後深入經藏的基石。

    1947年,仁波切滿十八歲時由拉達克跋涉至西藏,初時待在拉薩城區,主要師事第九十四任甘丹赤巴座主並住於一處,仁波切在其座下受比丘戒。如此過了三年後,仁波切入拉薩近郊的哲蚌寺學習直至1959年,在這十年中,仁波切在哲蚌寺努力用功,進而對經論有了更深刻的了悟。 

    1959年,在尊貴的  達賴喇嘛離開西藏後,仁波切也回到拉達克,之後,當他得知在達爾豪斯(Dalhousie 在今北印度喜馬恰省 Chamba 境內)一帶有很好的佛學院時,仁波切即啟程前往就讀,在此圓滿了經論部分的學習並獲得大乘佛學教育的最高等學位「拉然巴」。成為拉然巴格西後,仁波切前往那時剛在南印度卡納塔喀省胡蘇爾 (Hunsur, Karnataka) 復校的下密院學習了數年,仁波切起初擔任維那,後來成為下密院方丈。

    仁波切擔任下密院方丈一職有數年之久,卸任後,仁波切成為哲蚌寺洛色林僧院的方丈,直到獲選為「蔣哲曲傑 」法座持有者後方退休。依格魯派傳統,「蔣哲曲傑」和「夏哲曲傑」二法座的持有者將輪替登上格魯派教主「甘丹赤巴」法座。[譯者註:「蔣哲曲傑」意為「北頂的佛法大師」,因現任甘丹赤巴座主是由夏哲曲傑法座昇任的,故仁波切是下任甘丹赤巴座主第一順位人選。]

    從哲蚌寺退休後,仁波切開始接受各地學生的邀請至海外弘法,但仁波切仍懸念印度的眾生,例如在1999-2000年間,耗費寶貴的六個月時間在達蘭沙拉給予整部大藏經的口傳等。[譯者註:仁波切足跡遍及西方世界,年年造訪歐美慈悲給予各種顯密教授,在頂尖西方學府教育莘莘學子,甚曾遠赴南非弘法。仁波切在緊湊的行程外,仍精進禪修進行多次閉關,包括一次在拉達克僻處圓滿的三年密續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