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網 日期:2010/01/15   報導  

 

第十六世噶瑪巴讓炯日佩多傑--本覺自生金剛

 

(西元1924-1981年)

 出生、認證、學習

 

 讓炯日佩多傑於藏曆木鼠年(西元1924年)六月十五日誕生於藏東德格阿圖宮殿附近的止朱河畔的滇口。父親澈旺巴究,母親噶桑秋東。當噶瑪巴尚未降世時,人們就可以聽到從母胎傳來的六字真言的持咒聲。

Rangjung Rigpe Dorje, 16th Karmapa - Wikipedia, the free ...

         在他誕生前,成就者嘉惹和佐欽土登卻吉多傑便授記,一位偉大的菩薩即將誕生在阿圖地方,他們同時建議在宮殿外,搭起一個帳篷以便迎接這個新生命的來臨。在他即將出生前,由於不忍住胎帶給母親的沉重負擔,噶瑪巴遂以不可思議的精神力量,一時令母親的艱辛負荷消失,他的母親覺得自己的肚子仍相當地平坦,一點也不像個孕婦。於是她前往搭建在宮殿後方小山丘上的帳篷中。隔天清晨日出時,她突然感受到肚子中懷著重物,身體異常沉重,腹部急遽膨脹起來,同時肚子也開始翻攪。不久,嘉華噶瑪巴讓炯日佩多傑就降生了。

Interview with the 16 Karmapa - 1976 - YouTube

Amazing and very unique recording of HH 16 Karmapa Interview which took place during His Holiness Karmapa visit in USA in 1976.
The Karmapa (officially His Holiness the Gyalwa Karmapa) is the head of the Karma Kagyu, the largest sub-school of the Kagyupa (Tibetan Bka' brgyud), itself one of the four major schools of Tibetan Buddhism.

此時天空下著微雨,四周出現著彩虹瑞兆:有些延伸到帳篷上方;有些則位在宮殿上方。當讓炯日佩多傑出生後,他走了七步,說道:「母親,母親!我就要入世!」,噶瑪巴沐浴的淨水彈指間變成牛奶,噶瑪巴的母親立刻拿起一件毛毯裹住這名嬰孩。因為瞭解這名小孩誕生的不可思議,因此整個家族宣稱誕生了一名女嬰,以保護讓炯日佩多傑不受到有心人士及邪惡外道的侵擾迫害。

 

        

H.H. 16. Karmapa Rangjung Rigpe Dorje - Black Crown Ceremony ...

  在嘉華噶瑪巴讓炯日佩多傑降生的同時,已經有人宣佈他的小孩是噶瑪巴,併入於西藏楚布寺中。楚布寺的長老喇嘛,礙於孩童之父的強大權勢,雖不敢反抗,然而暗中觀察小孩,發現其言行舉止、精神造詣,並無過人之處,與一般小孩無異。此時,相關人士想到楚布寺後山,有位前世法王的侍者正在閉關,於是他們派遣喇嘛前去請老侍者回來,判斷這小孩是否確為大寶法王的轉世。

  喇嘛到後山向老侍者稟明來意,侍者才表示:「大寶法王的轉世預言信函在我手裏,你們怎麼找到大寶法王的?」因此前世大寶法王所留的預言信函,才由老侍者帶下山來,交給錫度與蔣貢仁波切,由兩位仁波切共同打開,函中指示:「在楚布寺東方近河之處,有一個長久隸屬於「巴渥顛瑪由薑托果」和「林喀沙爾」大臣的領地,在名為帕的山丘上,一幢泥土製成,且裝飾有藏文字母的房子,一個具有宗教背景的皇室家族。我將誕生於藏曆木鼠年六月十五日。」

  

錫度仁波切和蔣貢康楚仁波切於禪觀中,都得到「阿都」皇宮的清晰景像,於是派出迎請轉世靈童的隊伍前往尋找。他們根據轉世信函找到了這個皇族,請出小孩,發現一切皆與預言信的指示相符,於是確認了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轉世,找尋任務終告完成。此時,他已住在宮殿中數年,並受到父母細心照料。

  讓炯日佩多傑具有天賦異秉的非凡能力,如果村民馬匹或家畜走失了,求助於噶瑪巴,噶瑪巴總是可以描述一個詳細的地方,讓他們得以尋回。噶瑪巴在宮殿中的房間位在三樓。一天訪客們送他一壺裝滿著茶的陶壺。噶瑪巴將它擲落至庭院,然後派遣一名僕人將它拾起。結果這個陶壺奇跡似地分毫無損;其中茶水更是一滴不少。噶瑪巴朗聲笑著,壓著陶壺的頸,最後竟將它完全地封住。這個陶壺曾保存在阿圖宮殿相當長的時間。

  噶瑪巴七歲的時候,錫度仁波切和蔣貢康楚仁波切拜訪阿都皇宮,並為噶瑪巴舉行剃發儀式。陰鐵羊年一月二十七日,噶瑪巴接受金剛亥母灌頂,並正式受沙彌戒。之後,欽哲仁波切、仁本列雪嘉察和東葉嘉察桑雍,共同呈獻原屬大寶法王的僧袍與黑寶冠。

 

  同年二月初一,受錫度祖古之邀,噶瑪巴被迎請到八蚌寺。在前往八蚌寺的途中,噶瑪巴遇見了當地的領主澤汪帕秋。領主帶領噶瑪巴一行人前往連助騰宮殿,在那兒舉行了許多儀式歡這位新的轉世祖古。數以千計的人們齊聚一堂接受噶瑪巴的加持。

  二月初八噶瑪巴一行人抵達八蚌寺。四日後在八蚌寺大殿舉行升座大典,數千名信徒在這個殊勝吉祥莊嚴盛會上,向嘉華噶瑪巴獻出最上虔誠的禮敬。四月二十二日,錫度仁波切陪同噶瑪巴前往楚布寺,沿途參訪了許多寺院和聖地。在康地和楚布兩地中央的吉那貢寺裏,數百名喇嘛及寺裏的秘書歡迎新的轉世噶瑪巴。隔日六月十三日,噶瑪巴舉行了此生第一次的黑寶冠儀式。當時天空佈滿了彩虹,許多花朵也從天而降,數千人親眼目睹這令人驚奇的景象。

  之後噶瑪巴一行經過靠近西藏守護神念青唐古拉宮殿的一處山谷。這座宮殿位於山頂下。噶瑪巴以吉祥米和一匹白犛牛向這位護法神作供養。這匹白犛牛居然能在沒有任何引導下直接跑向山頂。隨後嘉察祖古、帕渥祖古、蔣貢康楚祖古和其他喇嘛一同護送噶瑪巴前往其傳統駐錫之地--楚布寺。

  噶瑪巴前往拉薩晉見十三世嘉華仁波切陛下。當他們二人初次見面時,噶瑪巴頭戴耐舒,即小帽,但是嘉華仁波切卻見到耐舒帽上另有一帽子,當嘉華噶瑪巴依傳統頂禮時,所有在場會眾都看見他把帽子脫了下來,然而嘉華仁波切陛下卻問他,「為何不把另一頂帽子也一併脫下?」同時將這頂額外的帽子指給他的大臣看,說他看見還有另一頂法帽在噶瑪巴頂上。因為傳統禮貌上,晉見嘉華仁波切按照慣例,是必須將所有的帽子脫掉的。隨侍一再告訴嘉華仁波切陛下,噶瑪巴的帽子已經脫下來了。當噶瑪巴向嘉華仁波切頂禮時,旁人見到他脫掉小帽,但隨後嘉華仁波切卻問他為何不將另外一頂帽子也一併脫下,因為。當時在場的人都強調噶瑪巴的確已將帽子脫掉了。後來人們才知嘉華仁波切必定是看見了真正的黑寶冠。黑寶冠只有精神證悟極高的人方可得見,而嘉華仁波切可能以為旁人也和他一樣可看見這頂黑寶冠。而嘉華仁波切也舉行了剃發儀式。

  黑寶冠是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開悟時,十萬空行母以頭髮織成而供養,象徵噶瑪巴不可思議的精神力量與無上功德;唯有證得一定證量的成就者,方得目睹。第五世噶瑪巴曾應明成祖永樂皇帝之邀,前往中國弘法。由於教主的加持,令永樂皇帝也見到教主頂上的黑寶冠。皇帝感動之余,以珍寶仿製一頂實體黑寶冠,讓世人雖不具足功德亦可得見。此後,黑寶冠法會遂成為噶瑪巴弘法的一項重要活動。

  噶瑪巴返回楚布寺後,在十一世錫度祖古和竹千米龐卻吉旺波的主持下,舉行了第二次的升座大典。他跟隨貢噶仁波切學習達四年之久,噶瑪巴精進於經論的研修,這段期間內噶瑪巴常告訴他的老師許多有關他自己前世的事蹟。

  木豬年十二月三日,十二歲的噶瑪巴啟程前往康地。途中經過一處叫做洛壟的地方時,噶瑪巴告訴德昌依喜帕氏打開轎子上所有的窗子。噶瑪巴他可以看到許多身著華服,騎乘駿馬的人和他同行。事後根據研判這些人可能是當地的護法神前來向噶瑪巴致意,因為除了噶瑪外,沒有人能看見這些護法神。

  隨後整個隊伍抵達塔吉楚稱溫泉,停留在當地略事休息,並在溫泉中沐浴。那時已是嚴冬,不料突然有許多蛇類自岩縫中鑽出。噶瑪巴見狀便跑入蛇群之中,,很快的就被蛇群所圍繞,噶瑪巴開始跳舞並說著:我就是蛇群之王!所有人都嚇壞了,並央求他停止,然而噶瑪巴只是笑著揮舞,看來絲毫不以為意,也沒有停止的意思。等噶瑪巴命令群蛇:「統統回到你們的地方去吧!」刹那間,群蛇各自返回於岩隙之中。溫泉區原本不應有蛇;何況冬天,蛇已經冬眠。然而由於噶瑪巴到來,當地地神為迎接大寶法王,紛紛現身,這些蛇就是地只的示現。

  十二月十日,噶瑪巴在奇德發現了一條小溪,命名為五甘露河。同月二十九日,噶瑪巴再度經過護法神念青唐古拉領地附近時,一匹白色的犛牛朝向噶瑪巴前來,在噶瑪巴面前向他敬禮後便消失不見。每個人見到這幅景象都覺得不可思議,但噶瑪巴卻說:這是很自然的事!

  噶瑪巴率眾抵達夏喀疏卡時,竹千法王帕久仁波切親自前來迎接。兩人笑談彼此所證的神通。突然,噶瑪巴自隨從的劍鞘拔出寶劍,不戴任何防護裝備地,輕易地將刀刃打了一個金剛結。竹千法王感到十分不可思議,讚歎不已。一行人接著到達左普,共渡一條冰河。經過這條冰河時,噶瑪巴在冰上留下了足印。後來冰河融化了,水中依然可見到清晰的足印;冬季河流再度結冰,噶瑪巴的足印仍浮印在冰上。

  竹千法王引領噶瑪巴一行人前往利哇巴瑪寺,並為噶瑪巴舉行了盛大了的蓮師薈供。法會即將圓滿之際,薈供食子被擲向四方,以驅除邪祟魔擾。丟到東方的食子突然冒出火焰,正當此時,中國東方邊境的戰爭,突然不可思議地暫時停火。噶瑪巴給予和平的特別灑淨,並告知眾人東方戰亂平息在即。

  噶瑪巴啟程前往桐納拉千貢寺,受託舉行開光典禮。在灑完吉祥米後在場群眾發現所有的米粒都變成了開花的白色舍利,當地一名相當有名的獵戶前往晉見噶瑪巴。這名獵戶趨前向他頂禮,懺每自己先前曾濫殺許多無辜的動物。接著他將自己的獵狗供養噶瑪巴。而另外一名獵戶則帶了三匹幼鹿供養噶瑪巴。很快地,這只獵狗和三頭幼鹿成了好朋友,彼此常常相處在一起。其他人則攜帶了貓、豬、老鼠和野鼠前來。這些動物很快就並排睡著了。當噶瑪巴在塔那寺時,其中一隻鹿還曾在岩石上留下了清楚的蹄印。

  噶瑪巴與徒眾到達迪亞喀寺之後,弟子們搭設帳棚休息。某天,有人目睹噶瑪巴騎著一隻鹿騰空而起,沿著繩索,飛越一個又一個的帳棚。這般神跡震驚了當地!而噶瑪巴落地時,所騎的鹿也神奇的消失了。其實這鹿正是空行母的化身,帶領噶瑪巴巡視保護隨行弟子。

  之後噶瑪巴抵達了山區的拉劄宗地區,那時洛劄鍾旱象嚴重。喇嘛桑天嘉措向噶瑪巴陳情,告訴噶瑪巴最近的山泉在三英哩外,僧眾居民用水,得跋涉三英哩之遙方可取得山泉,並祈請噶瑪巴加持以解決飲水不足的難題。噶瑪巴指示他們找來一個木桶,安置在寺院附近。然後,噶瑪巴說:「我要沐浴。」眾人提水將木桶注滿。沐浴後,噶瑪巴令隨從將這些水倒在地上,這時天空驟然普降甘霖(冬天西藏是不下雨的)放置木桶之處,霎時源源不絕湧出泉水。從此之後,該寺再也沒有缺水之苦。此山泉至今仍在。

  經過康地卻貢時,噶瑪巴已將一匹紅色的駿馬供養給當地的護法神,而護法神就住在一座高山的山頂。而這匹紅馬自動地跑上山頂。隨後噶瑪巴抵達噶瑪貢寺時,當他一進入大殿,所有保存舍利的舍利塔頂端均變長了,有如向噶瑪巴致意一般。七日後,他造訪貢浦石窟,龍王(應為蛇王)自石窟中爬出歡迎噶瑪巴。

  錫度仁波切前來噶瑪貢寺迎請噶瑪巴前往八蚌寺,噶瑪巴在八蚌寺接受了完整的噶舉珍寶(藏音昂祖)教法及口傳教授。接著噶瑪巴前往拉投,在返回八蚌寺之前給予當地的領主相當多的教導,並且在錫度祖古的陪伴下前往裏塘。他們造訪了宗薩寺,住持欽哲確吉羅佐仁波切請求噶瑪巴再度舉行黑寶冠法會。在這個殊勝吉祥法會進行中,欽哲仁波切見到噶瑪巴以第一世杜松虔巴的形像示現,同時也目睹噶瑪巴頂上一手肘高處的黑寶冠。

  在龐普貢寺內,有一尊在特殊因緣下能開口說話著稱的杜松虔巴塑像。在大殿的樑柱基石上,錫度祖古在左側留下了一個永久的足印,噶瑪巴則在右側亦留下一個足印。噶瑪巴的狗也在寺院前方的旗石留下了足印,而他的馬則在馬廄內的石頭上留下蹄印。寺院附近的山丘上有個小湖,噶瑪巴在湖畔的一大石上留下了大約二十個足印。

  噶瑪巴接著造訪鄰近的突西寺,並且參與了瑪哈嘎拉舞的演出。此時,兩個毗鄰的省份正爆發戰事,許多人因此喪生。噶瑪巴造訪了這個地區,並且為兩方謀求和平。此時中國領導人蔣介石邀請噶瑪巴前往訪問,但噶瑪巴並未接受這項邀請。他返回八蚌寺,領受了竹投昆都的灌頂及教授,在錫度祖古和欽哲仁波切的指導下研讀律藏、般若經、阿毗達磨論、上樂金剛本續、時輪金剛本續和其他教法。

  鐵龍年九月十五日,噶瑪巴前往楚布寺,並道參訪潘千寺。當地有一尊護法神荊瓊騎著馬的塑像。當噶瑪巴一觸摸到這尊塑像,護法神的座騎竟開始嘶嗚,在場人們均嘖嘖稱奇。噶瑪巴繼續前往丹仲,在那兒天人們供養他一大塊未鑽孔的九眼天珠,一種相當珍貴的條紋瑪瑙石。藏曆鐵蛇年(西元1941年)入月十一日噶瑪巴一行人終於抵達楚布寺。之後數年間,噶瑪巴將心力完全投注在修習和禪定上,即使寺院正在進行重建的工作。

弘法不丹、尼泊爾和印度

  藏曆木猴年(西元1944年)噶瑪巴前往綽寺和桑耶寺參訪,隨後又造訪了瑪爾巴譯師駐錫地--藏南的卓渥隆寺,他在那兒曾親見瑪爾巴、密勒日巴和岡波巴等祖師。接著應不丹國王吉美旺秋之邀噶瑪巴前往不丹。同年二月,噶瑪巴抵達不丹並訪問不丹北部的布塘地區,噶瑪巴受到了當地人們溫馨地歡迎。在這個殊勝的機緣下,國王祈請噶瑪巴舉行黑寶冠儀式,會中國王親見噶瑪巴許多不可思議的化身與顯現。噶瑪巴賜予不丹全境祥和與加持,殊勝教法也在不丹永續流傳。

  噶瑪巴造訪了不丹北邊布塘地區的的羌帕殿和窟傑寺(Kuje)。當噶瑪巴參訪該寺,並向庫結殿中的蓮師像獻上卡達。(庫結殿以一塊含有蓮師身像的岩石而著稱)。而這條卡達飄至空中,黏附在塑像的前額,彷佛蓮師欣然接受一般。所有人皆對此感到不可思議。之後噶瑪巴便由不丹返回楚布寺。

  藏曆木雞年(西元1945年)九月十一日,錫度仁波切自康地前往楚布寺和噶瑪巴會面。二十三歲時,噶瑪巴領受了具足戒,並得到「噶舉大手印」的最高教法與灌頂以及噶舉派許多高深教法的灌頂和講解。火豬年(西元1947年)噶瑪巴前往藏西提歐,錫度祖古則告別噶瑪巴返回康地。

  噶瑪巴造訪、加持了許多噶舉派的佛寺,並前往尼泊爾朝聖。在尼泊爾,受到皇室貴族的虔誠禮敬。噶瑪巴舉行了黑寶冠法會,賜予萬民神聖的加持。這趟朝聖之旅,噶瑪巴遍訪尼國境內的主要聖地,不丹國王還熱切殷勤地指派四位政府官員保護噶瑪巴並做導覽。噶瑪巴從尼泊爾前往印度,途中經過藍毗尼(佛陀降生地)、鹿野苑和菩提迦耶。在這些聖地,噶瑪巴舉行許多殊勝的法會。之後一行人繼續朝聖到阿薑塔、依羅拉和佛陀涅盤前最後行經之處的拘屍那城。

  陽土鼠年(西元1948)一月三十日,噶瑪巴前往印度西北的瑞瓦薩爾,在該處停留數日,並舉行了殊勝的蓮師薈供,數以千計的信眾前來領受加持。法會期間,當地許多信眾皆目睹石壁中爬出許多白蛇,昂首不動,似乎也在聆聽大寶法王開示;而附近湖泊則湧現如山的波濤,此乃湖中龍神前來領受法益使然。

  一行人往北走,經由庫努和杜讓,抵達岡底斯山(Mount Kallash)。此山乃上樂金剛不壞壇城之所在,為佛教聖地,亦是印度教的聖山。噶瑪巴做了三次繞山儀式,為全世界祈求和平,每一次繞山都花了三天的時間。噶瑪巴也前往瑪納薩洛瓦爾聖湖,並在聖湖邊祈禱。參訪了該區所有聖地之後,噶瑪巴取道勉東噶居巴寺院橫越西藏,最後在陽土鼠年(西元1948)十一月十七日返抵 楚布寺,噶瑪巴這趟弘法之旅歷時五年之久。

弘法藏北、中國、和印度

  噶瑪巴邀請蔣貢康楚仁波切到楚布寺為授進一步的教法。噶瑪巴從蔣貢康楚仁波切處,習得「那諾六法」及最秘密的口耳傳承。藏曆陽水龍年四月二十九日(西元1952),噶瑪巴應邀訪問藏北昌地,並在該處舉行黑寶冠法會,加持與會信眾。

  噶瑪巴前往喀瓊寺(Kar Chung) ,進入該寺之前,噶瑪巴吐了一口痰在外面地上。一位老婦人小心翼翼地將痰收集起來保存於噶烏之中。數年後,她發現痰變成了珍貴閃亮的舍利,而且不斷的增生。老婦人慈悲的將增生舍利分給病患,經服用皆不藥而愈;於是大家爭相乞求,老婦人一一慷慨分贈。奇怪的是,她的舍利並未減少。噶瑪巴在同年十月十七日回到楚布寺,駐錫到年底。

  藏曆陽水蛇年四月十八日(西元1953),噶瑪巴決定到拉薩會見第十四世嘉華仁波切陛下天津嘉措,並接受嘉華仁波切陛下時輪金剛的灌頂供養。同年八月二十五日,噶瑪巴回到 楚布寺,將完整的秋吉甯巴的灌頂、口傳、教授,全部傳給甯瑪巴敏珠寺的瓊仁波切。其間,噶瑪巴完成了一部珍貴的西藏藥典甘露(Men-drup)的製作,並廣為流傳。

  次年六月十七日,嘉華噶瑪巴、嘉華仁波切陛下、敏令瓊法王,及諸大喇嘛應邀前往中國,在北京受到當局的熱烈歡迎。由於噶瑪巴無心於政治,所以先行離開北京,返回西藏(西元1955)。一路上噶瑪巴代表嘉華仁波切陛下訪問沿途各寺院,並賜予教導及無上加持。

  日後嘉華仁波切陛下受邀前往楚布寺,噶瑪巴為他舉行了黑寶冠法會,而嘉華仁波切陛下則以千手觀音灌頂回敬。此時,藏東的康巴和中國爆發戰爭,中國政府要求噶瑪巴前往成都;教主的前往,果然及時遏止戰局的擴大,後經噶瑪巴調停,終於弭平戰亂。

  噶瑪巴駐錫成都期間,每天都有無數信眾求見,居處外車水馬龍;教主仍一一垂賜加持,同時更舉行多場灌頂法會,祈求成都和平安樂,永無戰亂禍害。返回楚布之前,教主專程前往拉薩,向嘉華仁波切陛下說明成都之行的平亂經過。

  噶瑪巴再次造訪印度,途中駐錫於德千寺,隨即又到錫金雅充的噶居派寺院。一行人從錫金前往印度菩提迦耶、鹿野苑、拘屍那及藍毗尼朝聖,正巧和同去朝聖的達賴喇嘛不期而遇。

  噶瑪巴繼續前往尼泊爾,參訪了三個聖地:布達那斯(Budhanath)、薩雅布那斯(Swayambhunath)、南摩布達雅(Namo buddhaya)(佛陀前世捨身喂虎處),為數千人授予法教和加持。然後又回到印度,前往阿薑塔(Ajanta)、依羅拉(Ellora)、和桑淇(Sanchi)大佛塔等南印聖地。

  噶瑪巴接著前往大吉嶺附近的喀林彭,在那裏遇到不丹皇室公主阿吉旺摩。公主邀請大寶法王前往不丹,大寶法王並未應允。然後噶瑪巴造訪錫金北部的波通寺;一些舊隆德寺(十五世教主所建)的老喇嘛,聞訊前來請求教主也能蒞臨年久失修的隆德寺。

  噶瑪巴表示時機尚未成熟,但為期不遠了。教主回到楚布寺之後,西藏康地的棟區又發生戰爭。此時西藏時局變化,暗潮洶湧,屢起紛亂。

  第九世桑傑年巴仁波切與第八世察列仁波切被接到楚布寺,此時噶瑪巴找到了第十二世嘉察仁波切的轉世靈童,並在楚布寺為其舉行升座大典。此外,噶瑪巴也從西欽康楚仁波切之處得到成就者龍欽巴的完整法教。

離開西藏

  西元1959年,西藏時局劇變。徒眾請求噶瑪巴務必出離西藏,噶瑪巴寬慰大家:「不要擔心,我還沒有到必要離開的時候;如果時間到了,我保證會安然離開西藏。」其實噶瑪巴是想多留些時日以幫助難民。之後噶瑪巴先將年輕的錫度仁波切、以及第九世桑傑年巴仁波切送到不丹,妥為安置。最後,為了保留法教、永續流傳,噶瑪巴不得不決定遷往較和平的地方。

  就在藏曆土豬年(西元1959)二月四日,大寶法王帶領一百六十余位喇嘛、僧眾及信徒,離開自十二世紀以來歷代噶瑪巴駐錫地--楚布寺,前往不丹。隨行的有年輕的夏瑪巴仁波切、嘉察仁波切、第四世本洛仁波切,以及許多年輕的轉世喇嘛。此時蔣貢康楚仁波切已在印度的卡林彭,而錫度仁波切則在不丹。

  在教主噶瑪巴的引領下,一行人得以護送珍藏在楚布寺數百年之久的傳承寶物撤離。包括珍貴尊像、唐卡、法器、法衣、經典及黑寶冠等等。翻山越領,千里跋涉,歷經二十一天的風霜險難,終於安然穿越喜瑪拉雅山。

  逃離期間,在教主的保護之下,儘管流彈四射,眾人仍毫髮無傷。來到最後一個山口時,噶瑪巴策勵每一個人,再怎麼筋疲力竭,也要在當夜迅速越過隘口。越過隘口之後,竟發生雪崩;當他們耗盡氣力抵達不丹時,第二天又下起大雪,冰雪封山數日,阻絕所有隘口。如此出生入死,是為了利益眾生、護持艱難時期的佛教,因此行經途中各聖地,教主不斷地修法祈福。

  藏曆土豬年二月二十五日(西元1959年),噶瑪巴一行人抵達不丹北區的夏傑當(Shabje Thang),受到不丹國王及王后楚廷帕莫的熱烈歡迎。

  此時印度政府也派來許多首長和高級官員,討論未來有關教主和僧眾的居留事宜。最後討論決定,一切遷徙須經不丹,而暫時居住於印度西北的達蘭薩拉(Dharamsala)

  噶瑪巴幾經深思熟慮,確定錫金將是有助圓滿完成使命的最佳選地,尤其考慮當地人民對佛法的虔敬;加上久遠之前,蓮花生大士曾造訪此處,遺留聖跡,因此接受了不丹王后楚廷帕莫的邀請,前往剛托(Gangtok),而於藏曆土豬年四月五日(西元1959)抵達。

  皇族劄西南嘉供養多處地方,贈與大寶法王啟建寺院;因為第九世噶瑪巴亦曾在啟建噶瑪噶舉傳承寺院,所以大寶法王重新選擇了在隆德地區興建新的隆德寺。此處瑞氣祥和、鍾靈毓秀,儼然為駐錫聖地:七條溪流彙聚在此,七座巒峰圍拱,後有山嶽屏障,前有雪脈綿亙,蜿蜒而下的水流,宛如美麗的海螺花紋。

重建隆德寺

  藏曆土豬年五月五日(西元1959),噶瑪巴一行人前往舊隆德寺。不料隆德寺年久失修,猶如廢墟,半數屋舍湮沒於荊棘叢林中,既無適宜的住處,也無從舉炊做飯。喇嘛們不知如何面對這般匱乏窘況,噶瑪巴命人找來一張舊桌子,拿起隨身的缽碗,置於桌面,如是說:「我的僧徒永不受饑餓之苦,因為噶碼巴的缽在此!

  噶瑪巴離開舊隆德寺,行旅印度時,遇見了印度首相班智達嘉華哈拉內魯。嘉華哈拉內魯初見噶瑪巴,頓生信心。在瞭解噶瑪巴的弟子當時所面臨的困境之後,允諾提供財力資助啟建新寺供養噶瑪巴,並願意長期護持,供養僧眾一切衣食用度。錫金皇族瑪哈惹甲,則將隆德區七十四畝地,永久獻與嘉華噶瑪巴。錫金政府也慷慨捐贈初期建寺所需的資金和建材,並修築新公路、架設電線以及供應水源。

  印度政府雖鼎力襄助大殿與僧眾寮房的啟建;然而興工在即,儘管獲得各方慷慨捐助,仍然不敷所需。噶瑪巴不惜拿出钜款,整地工作才順利展開,時為西元1962年。

  所有僧眾與在家眾皆自動自發積極參與,誓願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整地與興建的前置工作,不畏寒熱辛勤努力。一百零八人每天工作十小時,終於在五百四十天後完成鋪設地基等初期工程。原先參與工作者,無法完成這麼浩大的工程,故仍聘請臨時工人通力合作。

  新寺基座大石由錫金新任國王巴殿通杜南嘉主持奠基大典。依據最莊嚴的傳統藏式設計,新寺院於四年內完峻,噶瑪巴將新寺院命名為「阿噶瑪巴顛薩雪竹秋擴林」,意謂嘉華噶瑪巴教主陛下法座與根本道場之所在,為佛法教授與實修中心,也就是現在的新隆德寺。由西藏帶出的稀有珍貴舍利、傳承寶物與經典,皆安置於新寺院中。

  藏曆火馬年(西元1966)正月一日,嘉華噶瑪巴教主陛下為新寺院舉行殊勝圓滿、莊嚴吉祥的傳統開光大典。西元1967年,順應不丹前國王之請,噶瑪巴與九十五位隨從蒞臨不丹首都廷普。在此停留期間,噶瑪巴曾到塔倉(虎巢石窟寺)朝聖,此地因蓮師聖跡所至而聞名。同時,噶瑪巴又參訪巴羅的欽秋寺,並在此舉行特別的法會,祈求世界和平、正法住持無漏、廣傳弘揚於人間。

  為圓滿嘉華噶瑪巴建議不丹應於本唐之處,建立一大型法輪中心;前國王與王后慷慨地提供劄西秋林皇宮以及相關土地,供養噶瑪巴。

隆德新成

  西元1971年,隨順來自各國的虔誠佛教徒之請,噶瑪巴於新落成的隆德寺舉行大藏經的口傳、並授予各種灌頂。同年,塑造了一千尊鎏金釋迦牟尼佛聖像、印度八十四成就者、西藏六大成就者,以及所有佛教傳承祖師等尊像,並以多種聖藥、珍寶等,如法裝藏,灑淨、加持、開光。

  西元1972年,噶瑪巴展開了另一次密集的全印朝聖之旅。隨侍者有第十三世夏瑪巴仁波切、第五世本洛祖古,以及新隆德寺眾多喇嘛僧眾。巡禮菩提迦耶、鹿野苑、桑淇、阿薑塔、依羅拉以及納嘎久納薩噶爾等聖地,然後返回錫金隆德寺。來自各地的無數信眾,皆到錫金隆德寺拜謁教主噶瑪巴陛下,並且領受加持,歡喜踴躍。

弘法西方

  1974年,噶瑪巴親率噶居巴眾喇嘛,應邀訪問歐洲、美洲、及加拿大等西方國家。這是西方人士首度接觸藏傳佛教,並且領受教主為其所舉辦的黑寶冠法會。藉由黑寶冠法會之因緣,噶瑪巴建立了海外的弘法中心,而令教法廣傳流布。如同前幾世的轉世,噶瑪巴是佛法追隨者的嚮導、明師、法侶和典範。

  噶瑪巴應西方弟子之邀,於同年十月十二日抵達哥本哈根和丹麥。接著訪問奧斯陸、斯德哥爾摩、歐普撒拉(Uppsala)、哥德堡(Goeteburg)、哥本哈根(Kopenhagen)、羅比(Rodby)、德國、阿姆斯特丹、安特衛普(Antwerpen)、巴黎及里昂。

  一月中旬,噶瑪巴抵達羅馬,預計停留兩天。原本對西藏沒有什麼深刻印象的羅馬教皇保羅六世,亦聞名邀請噶瑪巴。會見羅馬教皇之後,接著前往哥勒門-佛藍德(Cleremont-Ferrand)、蘇黎世、瑞肯(Rikon)、日內瓦、多龍(Dordogene)等地,最後在日內瓦離開歐洲,返回印度。許多西方的弘法中心,皆因噶瑪巴的到訪而紛紛成立。

  噶瑪巴車駕行駛於未曾造訪的歐洲大城時,好幾次噶瑪巴說:「停車!」然後拉著大家的手,帶大家繞過下一個轉角,就是全市最大的鳥店。走進店裏,他會聽一下,然後說:「這只鳥在說最精彩的故事,而那邊的鳥則是亂叫一通。」噶瑪巴靠近鳥籠時,他要的鳥便飛向他;而老闆在驚訝之餘,多半會將那只鳥送給噶瑪巴。教主持咒並對著鳥吹氣,然後告訴大家說:「我在教它們禪修。」有人好奇的問噶瑪巴:「這只鳥是誰?」教主回答說:「它曾經是我的弟子。」

  西元1976年十一月十七日,噶瑪巴應邀抵達紐約,展開首度美國之行。在1977年六月二十日,噶瑪巴訪問巴黎,並且繼續藍威度(Langwedel)、挪威、及瑞士之行。在奧斯陸附近的海岸邊,噶瑪巴血糖濃度明顯升高,然而他卻能敏捷的在石頭上跳來跳去,連隨侍醫生也不能瞭解,為何噶瑪不會昏倒。也許這就是神聖噶瑪巴的最佳寫照。噶瑪巴是一位全知全能者,已然超越凡夫所能理解的境界。

  接著噶瑪巴繼續訪問歐洲各地,包括哥本哈根、羅比(Rodby)、阿爾哈斯(Aarhus)、荷蘭、威頓(witten)、古寧斯頓(Kigstein)、柏林、維也納、斯吉布斯(Scheibbs)、繆伽(Muchen)、溫特德(Winterthur)、蘇瑞其(Zurich)、琴(Genf)、法國、尼赭(Nizza)、聖陶比(St. Tropez)、多龍(Dordogene)、愛克斯(Aix)、蒙特培利爾(Monerpellier)、普來格(Plaige)、波爾多、安特衛普(Antwerpen)、倫敦、威爾斯、雅典。而在1978年一月從巴黎離開歐洲。

  1979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噶瑪巴 讓炯日佩多傑親自主持印度新德里噶瑪巴國際佛學院(Karmapa International Buddhist InstituteKIBI)的動土典禮。

  1980年五月,噶瑪巴再度訪問西方。在倫敦、紐約、屋士達、三藩市舉辦轟動全美的演講及法會。六月時則在波德(Boulder)弘法。

示現圓寂

  菩薩乘願再來,總是以無限的慈悲,毫無遮掩的示現生老病死,教導人們體會無常。1981年,噶瑪巴病情彌篤,卻仍擔負寺院及閉關中心的整建工程。噶瑪巴印製流通了大量經典,其中包括五百部德格版(Dege)的甘珠爾(Kanjur)大藏經,贈與全世界五百座寺院。

  即使在生命的最後一個月,噶瑪巴仍然精進不懈地弘揚法教,遠赴美國芝加哥。當這段期間,噶瑪巴藉由自己的瑜伽力量,承擔六種致命疾病的煎熬,代受眾生惡業與病苦。噶瑪巴也讓醫學家們嘗試各種藥物治療,治療過程中,醫生卻得此驚人發現:即使再高劑量的鎮定劑,對噶瑪巴也完全沒有效!

  1981年十一月五日晚上,當地時間八點三十分,噶瑪巴示寂於齊恩市(Zion)的醫院。噶瑪巴住甚深禪定達三日之久,其間心臟仍保持微溫。齊恩市醫院的醫生們,無不驚訝於這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十一月九日,運送噶瑪巴遺體的直升機毗大典。在這四十五天內,噶瑪巴的遺體並未傾倒,反而收縮,安住於兩尺高的箱子裏。從箱子的小窗,可以看見薄紗罩住噶瑪巴的面容。昔日昂藏之軀,如今收縮如小孩般大小,這種舍報瑞相,實乃大成就者的證量顯現。

  在噶瑪巴四周唱誦噶舉上師金剛頌(Diamond Song of the Kagyu Masters)及禪修後,箱子被移到寺院屋頂平臺,置於一座新塑的荼毗泥塔中。然後請來一位從未接觸過這一世噶瑪巴的僧人,由他點燃塔下堆積的檀香木。

  法會進行到一半時,天空中忽然出現巨大的彩虹環繞太陽,萬里無雲且乾晴。十六世噶瑪巴的心臟,從泥塔面向西藏的方向躍出。上百位仁波切、弟子,從世界各地趕來參加荼毗法會,祈請上師偉大的噶瑪巴早日乘願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