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雅寺住持貝雅仁波切,於1933年出生於宗薩寺附近,父親是康謝納瑪嘎亞慈誠,母親名叫「古汝措」。五歲時,被宗薩欽哲卻吉羅卓認定爲大成就者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比哇巴的化生——塔則夏仲•更嘎丹白尼瑪的轉世活佛,且授記為白雅寺法主,白雅寺的活佛轉世制度也從此開始。

貝雅仁波切自幼從堪布丹增繞傑處學習閱讀、寫作和各種文化知識。十三歲時,依止不共根本上師宗薩欽哲卻吉羅卓,廣泛愛學:《道果弟子說》二遍、《道果對會衆說》一遍、《大寶伏藏》、《教誡藏》、《成就法總集》、《巴日百法》、《那唐百法》、《怙主四教》和《鄂派七種壇城》等灌頂,《三類紅色法》和《空行加持和引導》三本的傳承以及各種護法神的隨許和引導類等全部圓滿。並且還聽講《大威德續》的灌頂和甚深引導、《續部總釋》、《喜金剛續》、《喜金剛解釋類》等續部類以及輪涅無別、大手印和大圓滿等許多深義引導。

在宗薩寺康謝佛學院學習的五年中,貝雅仁波切從大堪布土登卻吉加贊等處,有系統地學完康謝佛學院的四十多本顯密教材。二十三歲時,前往後藏的寺廟,依止祿頂法王(大堪布)蔣揚丹巴尼瑪,接受別解脫、菩薩和密乘等三種戒律,此後,又先後依止頂果欽哲法王、薩迦法王卓瑪頗章、薩迦法王彭措頗章、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敏林赤欽法王、得珠•更嘎加贊等許多無有宗派偏見的大師。

在實際修持方面,貝雅仁波切早先居住寺廟時,主要修持有依照薩迦派共同的《伏魔金剛》、《喜金剛》、《大日如來》、《大威德》、《昆派普巴》等密法。後來,因爲時局發生變化,二十年中,以隱密閉關的方式,修持《長壽白度母》、《六臂白色怙主》、《長壽馬頭和修》、《摧破金剛》、榮桑地《蓮花空行》、《教集法海》。宗薩卻吉洛羅卓的深伏藏《獅面母》,以及黑汝嘎的百字咒誦修完七十多萬遍、大禮拜四十萬個,念誦《解脫經》和《無後潛悔續》無數遍。長期近修《極尊心要》、《空行密集》、《毀犯遍淨》、《傑岡馬頭明王》、《瑪底派白文殊》、《消解詛咒•金鑰匙》、《那若空行》、《洋普合修心要》、《無死聖母心要》等甚深密法,並每天最少必須禁語修持一座。

攝受弟子方面,貝雅仁波切於宗薩寺傳授薩迦鄂爾派七種壇城等法時,受教弟子有二百多人;於木雅日庫寺傳授《道果弟子傳》時,受教弟子約五百多人;於玉隆拉加寺傳授《道果弟子傳》時受教弟子約三百人;於印度比裏內登寺(烏金多傑仁波切的寺院)傳授《大寶伏藏》時,受教弟子約三百人;於德格更慶寺傳授《道果弟子傳》時,受教弟子約七百人。

貝雅仁波切又第三世宗薩仁波切傳授《道果弟子傳》、《欽哲文集》和《成就法總集》等之傳承、經義。同時,也爲頂果欽哲法王、雪謙寺冉江仁波切和夏德楚益仁波切等傳授覺囊派時輪大灌頂等密法。貝雅仁波切根據弟子各自不同的信解程度,而分別傳授與其根器相應的新舊密法灌頂、傳承和經義。

此外,1986年班禪大師視察康區時,仁波切曾擔任班禪大師秘書,其後,任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教授和教材編委;收集、整理了宗薩欽哲卻吉羅卓的著作十五函,並刻成木版傳世;還收集了許多薩迦派經常修誦的稀有珍本,製作膠版印刷出書。仁波切目前在中國藏語研究中心《大藏經》對勘局從事《大藏經》的終審工作。主要著述有《薩迦史略》等藏文著作。《薩迦史略》已作爲中國藏語高級佛學院的必修教材,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