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網 日期:2012/04/13  

                                                      麥彭仁波切轉世化身蔣揚希熱堅贊仁波切

 

 

 

 

 

                                                        

 全知麥彭降央南迦嘉措仁波切(1846──1912),舊譯甯瑪巴大師,祖系屬天族(西藏一貴族種姓),父名傑 ·滾波達吉,母名穆波東渣仲羌瑪,於藏曆第十四勝生丙午年,在多康河(今石渠縣內)旁的雅秋當羌地方誕生。其叔父喇嘛班瑪達吉,為他取名為麥彭嘉措。他從小對佛法就極具信心,尤其具足出離心、大悲心及智慧等大乘種姓之力,此等皆是與生俱來。早在一千多年前,蓮花生大士曾授記他將成為“弘揚大圓滿的太陽。”在雪域藏地諸教派,共稱全知麥彭仁波切是文殊菩薩化身。  

麥彭仁波切

  全知麥彭仁波切從小就異于常童。六、七歲時已能背誦《三戒論》,尤其是,他在七歲這年明顯地著寫了彙集顯密甚深精要的竅決藏──《定解寶燈論》。十歲時,已能圓滿無礙的進行書寫念誦,並能自在地講說和著述。十二歲時,住進寺院,外表雖與普通僧侶無異,但卻以其品德、智慧,受到眾人的讚歎,被稱為小喇嘛智者。十五歲時,讀誦《時輪金剛·韻律曆算》數日,並祈禱文殊菩薩,便徹底精通。在傑娘靜處住十八月中,因修文殊語獅子法,並造藥丸之事,獲得極殊勝的相應徵相。他自己曾說:“從這時起,對顯密、明處之各種論典,一經過目,便能勝解,只需教法傳承,而不必他人釋解。”十七歲時,對星算之學,極為精通而聞名。

  十八歲時,往前藏朝拜聖地,住格登寺一月,複往南岩朝聖,途經卡切河時,平凡之境顯現為空樂證境的覺受,遂得暖樂數日。因此自言是聖地加持的緣故。在北方道上於證境中,手裏得到一部書,名叫《遍觀大韻律晶鏡》,此事的經過,他在書後頁有詳細說明。返回途中,朝見善知識勞·蔣貢旺慶傑繞多吉,聞受瑪底白文殊之開許灌頂,同時修瑪底事業,從而現前儀軌中所說的成就征相。從此智慧如蓮開敷。

  在華珠仁波切前,聽聞《入菩薩行論》中的智慧品,僅五日,便能徹底領悟其中的義理,後來著成有名的《智慧品釋 ·澄清寶珠論》,此論精要地辨析駁斥了外內諸宗的偏執與錯失,圓滿地抉擇開顯了中觀應成派究竟了義的無畏善說。後來,此論傳至青海、衛藏的黃教各大寺,各大寺聽從某些掌權管家的言詞,集合拉薩三大寺僧眾,而修大威德金剛“六十鐵城”等威猛誅業,及“心經回遮”等顯密降伏法,然于大師非但毫無損害,且使其名聲、事業較昔更增。

  全知麥彭仁波切在依止具宿緣的部主上師蔣揚親哲旺波時,以財、侍、修行三喜親近依止,上師視他為唯一的心子,恩賜瑪底白文殊開許灌頂為主的一切共與不共法門。後來,上師近傳了顯密殊勝教典,與大密金剛乘的教傳、伏藏傳、智慧淨現等所有成熟解脫的法要,如同滿瓶瀉液般,全部傳授。還有一切竅決、修法和直接的教授,也一併傳付。

  此外,先後依止善知識蔣貢羅珠塔耶,研習聲明《暫紮巴》,《水銀烹煉》(醫方明)等共同明論,與“壽主妙吉祥”等不共成熟解脫法,又依止竹慶堪布班瑪巴劄等善知識,聞授顯密明論等。總之,親近了眾多善知識,聽聞了無量顯密經論。

  如是具足聞法後,便加以研習修行。他的智慧,由其因無量世熏修之善根力,被上師的大悲與加持力之緣而復蘇故,以不違四依與四無礙智而悉能通達善逝的所有深廣教典。其自生智慧明現,等同清淨虛空,並具足八大無礙智藏。

  在依止善知識傑翁晉美多吉時,聽聞《般若攝頌》,聞後一月,即能為他人講解。在龐沙格西阿旺炯乃前,聽聞《入中論》時,只請上師念頌文傳承,而不勞上師講解。傳承之後,即日就將自解呈獻。格西說:我雖居格西之名,然智慧卻不及你的一分。當時許多眷屬,皆歡喜讚歎。在依止上師舒敦班瑪聞受《慈氏菩薩地論》等諸論時,僅聽傳承後,當即便作廣大詳盡的演講。如是一切經、續、意疏之義,從其意海,自然流出。因此,在暢演浩瀚經論的眾多學者中,無所畏懼,如獅子王。其演講、辯論、注疏等均皆無礙,此乃眾所周知,無可非議。

  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說:“我從小時候,已有許多新舊派善知識為轉法輪,除在華珠仁波切前聽聞智慧品外,其他未曾多聞,後來上師和本尊賜予恩德的緣故,不需經過如何困難,所有經典,一經念誦,于其大意,均可了然。”

  全知麥彭仁波切自敍他研習《釋量論》時,在夢中見到一位本性是薩迦班智達、形相作印度學者裝飾的尊者,告訴他:《釋量論》無有不能解悟的,只是破、立二種方式的不同,便手持一本解釋量論的書,分作二份,次第放在他手中,讓他一併包起,正包時,那書突然變成長劍,爾時一切所知法均現於前,於是揮舞長劍,便現出一時無礙頓斷一切所知法的證境,次日對《釋量論》從外至內,無有一句不了達者。

  他在閱甘珠爾(經藏)時,僅用了三天,在閱丹珠爾(論藏)時,僅二十五天,並且意持不忘。

  上師蔣揚仁波切曾讚歎說:“彌勒密意現量而知,文殊之法現量通達,諸方學識無所不通。”

  在一良辰吉日,蔣揚上師將重要的顯密經論及各類明論,放在供桌上,作廣大的供養,而在前面,安一高座,請麥彭仁波切坐上,並對他說:“如此經典的教誡,均授予你,從此應以講、著、辯三種方便,善巧弘揚,使寶貴的佛法,能在世間成為永久的光明。”於是麥彭成為法主,同時蔣揚上師賜以白度母的繪像、祈請住世文、與身語意的所依,以及班智達長耳帽。其後,蔣揚上師常向人言:“喇嘛(上師)麥彭而外,於今別無學者,他博大的功德與事業,如果加以記錄,較般若經還多,然他不願寫而已。”

  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後來在聖地嘎姆達倉修行十三年,在此其間現示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功德。今略述數則,以引生勝信。

  在他親見本尊文殊菩薩時,文殊、經函和智慧劍,皆化光融入心中,刹那圓滿通達了經藏。並以如幻之身,親至文殊淨土,謁見文殊大士。與黃教格西辯論時,格西見他即是文殊之相,遂五體投地。

  在一次光明夢境中,面見大威德三尊,授予甚深密法,次日造《大威德儀軌》。後收在其《全集》中。

  一次火供時,不借外火,而用智慧火點燃。在修雅門達嘎法(大威德金剛)時,對弟子伏藏大師列繞朗巴說:“我是初學者,請你看看修法的力量。”說畢即把加持品置於影子與陽光交接處,整個上午,太陽原地未動。

  為調伏弟子,修憤怒壇城,以期克印指向天空,此時,當地上空的月亮和星宿皆向東回避,不敢接近修法地,同時大地震動、山石崩落、湖水奔溢、大風驟起、空房散裂。在石渠閉關三年,修行阿底約嘎。于陽光之下,身無影跡,體空瑩澈,于牆石等物,自由出入,無所障礙。

  在造一切內外續部的精華要義──《大幻化網光明藏論》圓滿結尾時,于光明夢境中,密主護法神阿仲瑪以身供養,發誓守護。次日遂造外內祈供密主護法儀軌。格薩爾王亦親自現身,發誓與麥彭仁波切如身影般,不相分離。當時許多人已親睹格薩爾王。又藏地有名的拉登護法神,亦於此時親手供奉一塊如瓶大小的黃金,大師將其一半用於大昭寺,為釋迦佛尊容貼金,一半用於拉薩正月間祈願大法會,供養十方常住現前僧眾。

  由“阿字修法”融入心中,獲得殊勝加持,於是徹悟佛母大般若經之要義。即時造出《阿字修法儀軌》。已收於《全集》之中。此“阿字修法”經由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上師,于光明夢境中親見與白文殊無別之全知上師麥彭尊者,授予白文殊阿字修法灌頂,次日法王即傳授于全院漢藏五千余四眾弟子。

  全知麥彭仁波切將一切甚深意藏,著成廣大論典,而為莊嚴。其論著可分四類:一加持入門生信之讚頌與傳記類:如《文殊贊·加持大庫》、《聖八吉祥頌》、《釋迦牟尼佛本生·白蓮華傳》、《八大菩薩傳》等等;二斷除一般所知增益之共同明處類:如《梵藏對照大論典》、《醫學四續釋疏》、《工巧明·寶篋論》等等;三解脫道入門之深廣內明類:如《智者入門》、《別解脫經講義》(即戒本講義)、《三戒一體論》、《俱舍論句釋》、《中觀莊嚴論疏·文殊上師歡喜教言》、《般若攝要頌與現觀莊嚴論合解》、《量理寶藏論釋》、《時輪金剛續疏》、《密集五次第釋·雙運摩尼寶燈》、《八大法行講義》、《竅訣見 釋·摩尼寶藏》、《金剛七句 ·白蓮花釋》、 《大圓滿見歌·妙音悅聲》等等;四佛法住世、安樂常遍、任運緣生之回向發願祝福類:《舊密教法弘揚願文》、《吉祥山願文·智慧密道》、《極樂願文》、《文殊大圓滿基道果無二之願文》等等。其中各大類中複有極多之分類。全部收集在藏文版《雪域語獅子全知大班智達麥彭降央南迦嘉措全集》中,共計二十六函。

  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對共同的佛法與不共的舊譯密教,具有使其慧命得以延續的殊勝恩德,如同對垂死之人,有得到續命之方便一般。他並無真正開取的地下伏藏,但為了特別的需要,便從其意藏中流出,如生起、圓滿、竅訣、事業等為以前所無的甚深法要,皆著論加以弘揚。因此成為一切伏藏法要之王,且於甚深、廣大的意藏,能得自在,故尊稱為伏藏導師之王。

  全知麥彭仁波切雖名揚衛、藏、康區,但其生活簡樸,以帳篷、糌粑、大茶為依,常年身著一件被煙熏黃的老皮襖。其人格崇高、才識博學、言談和藹,無論各層人士,男女老幼,均賜予不倦教誨。對世出世法觀察嚴謹,洞悉無餘,為後人留下了千餘種殊勝的法寶著述。

  壬子年(1912)春,全知麥彭仁波切對其弟子堪布根霍爾,給予甚多教誡。一日告訴弟子:“於此濁世未法之時,若說真實語,則無人聽,若說誑語,則反以為真實,故我從來未向人說及此事,今實告你:我不是凡夫,而是乘願再來的菩薩,為共同佛法和眾生,尤其是對舊密,應作極大饒益的緣故,而來應世。但是甯瑪派諸子,福德少而障礙多,受此緣起影響,令我身染重病,故對各方利益,尚覺未達理想。在解釋論等方面,已成功不少,但現在對《中觀總義之廣大詳明疏解》一書,本擬著手起草,惜未能成,但已無關重要了。(注:全知麥彭仁波切當時已列出了此書綱要。他圓寂後,由諸弟子依其綱要而成書,並收在其《全集》中)。至於主要的勝義心類(注:此由全知上師先已列出提綱,後由其弟子成書,名為《三部勝義心論》)。如能將之圓滿完成,當可成為”新舊不分、完全佛法之命根“,我本籌畫付之完成,今亦不能圓滿矣,當茲未法之時,如此邊鄙之蔑戾車,已接近於消滅佛法,再四思維,如重降生此世間,亦無利益,若以前孟朗二大德住世時,對弘法利生,饒益極大,惟現處末法,利生為難,下生我絕不來此惡濁世界,只在清淨法界安住即可。不過因夙願之故,顧諸所化,以聖者於輪回未盡之際,其化身亦未嘗有盡。”(按此即示化身再來。)

  三月廿二日,複說:“現在我身體的不調,已經痊癒,絕不感覺痛苦,晝夜所見妥噶明體,均是虹光明點,此為佛身與法界的明現。”他的弟子和施主,從各方而來謁見,請求住世,上師麥彭仁波切說:“我絕不住世,亦不轉世,我要前往香巴拉刹土。”

  壬子年四月廿九日,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雙足跏跌,左手定印、右手說法印,無漏之意,融入法界。其身體荼毗時,放出虹光等殊勝瑞相。該地所有人眾,悉皆現見。圓寂前,東方發出巨響,表示已得法身無別之位。荼毗時,舌頭和雙眼,自聚一處,現出文殊菩薩之相,表示生起次第圓滿之果相。荼毗後,舍利子充滿房屋內外,表示圓滿次第圓滿之果相。當時,五色彩虹,上下排列,縱橫虛空,並明現許多咒語,方圓六百里遍滿虛空,久久不散。

  全知麥彭仁波切在世所度弟子無數,其中著名的弟子有:多則晉美單比涅瑪、伏藏大師列繞朗巴、噶脫司都等十多位。從德格諸大寺至惹恭地區,所有薩迦、格魯、噶舉、寧瑪各派大德、善士,研習經論之學者,具足戒定慧三學的堪布、已得生圓次第定解的密咒者,捨棄事緣、一心依山苦修者,無不成為他的法語弟子,多至不可計數,其中諸殊勝心子,均在勵力弘揚上師的事業。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上師曾說:“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所著的顯密諸論,在七世之內,其無比善說之加持,一世比一世殊勝增上。”又說:“凡是我的傳承弟子,乃至得到點滴之成就,如於三寶生起刹那信心,皆來自于全知上師麥彭尊者的加持與恩賜。所以我的弟子,皆當于全知上師生起不共不退之信心,應當晝夜精勤祈禱求加持。”

  頌雲:

  聖境瞻部六嚴與二勝, 藏地遍智榮素班智達,

  雪域三大文殊諸功德, 須經久研大師之善說,

  則知師集諸聖於一體。

  若欲廣知全知麥彭仁波切的詳細功德,應當詳閱敦珠法王和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分別所著的傳記。

  總之,全知麥彭仁波切對顯密各宗,有許多深妙善說,凡對他有信心者,愈聞思其善說,愈對佛法生起勝信定解,並在內心深處領受到無比加持,乃至生起殊勝的證悟。

  願此傳記善福流, 等空眾生心田潤,自在離熟六十藏, 廿七事業而莊嚴。 

麥彭仁波切_百度百科 

全知麥彭仁波切略傳 - 中華民國藏密白玉佛學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