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婆菩薩)

一般來說,宗教總是與迷信分不開的,兩者可謂同理連枝,榮枯與共。但事實並不盡然,宗教也有反對迷信的時候。以空為宗的大乘佛教中觀一派便是如此,他們的教義中無神與反迷信的內容非常之多,而且反得極為徹底。且不談其教義到底如何,這裏卻有一個大乘教徒破斥世俗迷信的故事。
  
  提婆是龍樹的弟子,可算是大乘佛教的創始人之一,他的思想經常被人們與龍樹的思想聯起來,稱作龍樹提婆之學,也就是佛教中觀學說。
  
  提婆是獅子國人,就是今日的斯里蘭卡人。
  
  有一次,提婆遊化來到印度的窣祿勤那國,那裏是恒河水流經的地方。恒河水色滄浪,波濤奔湧,兩岸卻是一片細沙,溫軟異常。因為河水味道清正甘美,當地人稱之為福水,認為人即使是犯了重罪,只要到恒河中洗浴一次,便可一生罪孽全消;如果有人到此投水自殺,便可升天,享受無盡的福報;死人的屍骸投到河中,則可使亡靈得到渡脫,不致淪入惡道受苦。正因如此,窣祿勤那國人每天都有許多善男信女來此河中洗浴,間或也有來投水、冀求升天的自盡者。
  
  提婆來到此國後,見其風俗之弊一至於此,便動了菩薩心腸,想要感化此國的愚民。如何感化呢?有一天,提婆也裝作洗浴者的模樣來到河邊,他不像別人那樣用手捧水,卻俯下身去以頭激水,弄得水花翻飛,全濺到了別人身上。這便引起人們的注意,大家都停止自己的動作,觀看提婆來了。
  
  人群中有一位「外道」信徒,好奇地走到提婆跟前問:「先生,你洗澡的方法怎麼這麼奇怪啊?」提婆回答說:「噢!我是獅子國人,父母遠在家鄉,我怕他們太渴了,希望藉此將水激起,飛到他們那裏。」
  
  外道大笑說:「哎呀,你也太糊塗了,也不好好想想,你的家鄉那麼遠,山川重阻,萬裏之遙,怎麼會把水激送到那裏去呢?這不等於是想前進卻倒退著走嗎?真沒見過你這樣的怪人。」提婆回答:「怎麼會送不到呢?死後的世界離此更遠,仍能靠此水救渡亡靈。獅子國距此雖有萬里之遙,卻屬於同一個世界,和死後世界相比,怎能稱得上遠呢?」
  
  那位外道一聽,立即啞口無言,同時也就認識到了風俗之弊,便改投在提婆門下,皈依佛教了。周圍的群眾目睹了這一場對白,也有許多人醒悟過來,追隨提婆出家去了。
  
  恒河被印度人民稱為母親河,到恒河中洗浴的風俗自古傳來,一直延續到今日,已成為印度人民的傳統習慣,其中也已包含了一些民族自尊的含義,猶如中國炎黃子孫崇拜黃河一般。然而在古代,到恒河洗浴卻完全是一種世俗的迷信,這在故事中已經表現出來。提婆可能是反對這種迷信的第一人。作為一位佛教學家,佛教中觀思想的創始人之一,提婆認為人們生活的世界本質上是空的,是各種因緣條件總合起來的幻象。猶如一張大網,經經緯緯交織在一起,網才能存在,如果經分緯離,網便無處可尋了。提婆的這種世界觀決定了他對世俗迷信的批判態度,這種批判也正是他的理論特色之一。然而,我們並不能因此得出結論說,佛教是反迷信的。事實上,除了上面的故事等少數例子之外,佛教中的迷信並不比其他宗教略少,可能反而更多一些,形式也更巧妙一些。

 

相關文章:
705~清辨(Bhavya,Bhavaviveka)~中觀學論者 himalayanart 緣氣:(1232)

上一篇(大乘佛教 瑜珈行派理論創) 回目錄 下一篇(佛陀法教 不要只有「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