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父子三尊偉大的宗喀巴大師(1357~1419)出生於青海宗喀地方的一個佛教家庭,誕生時瑞相紛呈,敦珠仁欽大師賜予長壽加持,並授記日後能利益無邊眾生。三歲時,由第四世噶瑪巴遊戲金剛授近事戒,賜名慶喜藏,並授記:此童子後往藏中,住持正法,如第二能仁。七歲依敦珠仁欽大師受沙彌戒,並於座下聞受大量法要。十六歲那年,遠赴佛法興盛的衛藏求學深造。其後隨薩迦、噶舉、夏魯、覺囊等各派善知識,廣學顯密教法,於一切明處及密乘灌頂修法悉皆善巧通達。尤於薩迦派仁達瓦大師處受益良多,奉之為根本上師。

三十歲在雅壟地方恭請措欽薄寺住持戒寶為親教師,措巴吉津寺住持慧依為羯磨阿闍黎,該寺維那福德金剛為教授阿闍黎,兩寺持律比丘為證戒僧眾,受圓滿吉祥之比丘戒。宗大師深知戒律是一切功德之源,亦為佛教之命根,故護戒如眼,對斷酒、不非時食、授食、濾水、觸火等微細戒條也一絲不苟,處處以身作則,嚴格依律行持。

宗大師的聞思修和講辯著,均達到了非凡的高度。譬如在門喀札喜棟寺,同日開講十五部論典,每天從早到晚講授十五座,沒有間缺。歷時三月,總共講完了《因明疏》、《現觀莊嚴論》等十七部論典。後於另一法會中,同時開講二十一部大論,辨析精微毫無錯亂,諸大德皆驚為文殊再來。

宗大師悲願所致,一生造了大量顯密論疏,以《菩提道次第廣論》(1402年成書)和《密宗道次第廣論》(1406年成書)最為著名,為創立格魯派奠定了理論基礎。《菩提道次第廣論》總依彌勒菩薩《現觀莊嚴論》,別依阿底峽尊者《菩提道燈論》,全面深入地開顯了三士道次第,對出離心、菩提心、依止上師、止觀雙運等關鍵問題作了善妙論述。全書條理清晰,嚴謹細緻,是集顯宗法義之大成者,亦為進修金剛密乘之前導。

宗大師極力強調一切經續論典皆是佛教徒所應恭敬、隨學之處,故提倡遍學三藏,極力反對僅依個別教言、修法而得解脫之說。在此思想指導下,格魯派極重聞思的宗風和嚴格的僧伽教育體制迅速形成並長盛不衰。

治學有成後,宗喀巴大師示現精進修持,從最基本的出離心等前行法開始,認真觀修,圓滿了六百萬大禮拜。再進修生圓次第,徹證般若空性,現見釋迦牟尼佛、文殊菩薩、大威德金剛等無量本尊,得到文殊菩薩大悲攝受,能如常人對話般隨時請教法義、咨決疑難。

為從根本上振興佛教,宗喀巴大師從十五世紀初就積極倡導僧人嚴持戒律。據土官《宗派源流》載:貢巴饒塞(後弘期復興佛法的大律師)送盧梅到西藏去的時候,把自己戴著的一頂黃帽送給盧梅,說戴上它就想起我來了。因此,後來的大持律者都喜歡戴黃帽。矢志重振律綱的宗喀巴大師也毅然戴上象徵清淨持律的黃帽,弟眾們紛紛隨學,「黃帽派」由此聲名鵲起。從其正式名稱──「格魯(意為善律、善規)派」,也可同樣看出該派對戒律的高度重視。

1409年藏曆正月,宗喀巴大師在拉薩發起盛況空前的大祈願法會,有各派緇流一萬多人參加。嗣後,在拉薩東北近百里的旺古爾山建成甘丹寺,作為本派根本道場。緊接著,哲蚌、色拉、札什倫布、拉卜楞、塔爾等寺相繼建成,以六大寺為骨幹的格魯派迅速發展,逐漸取得主導地位。

宗大師最主要的親傳弟子是賈操傑和克珠傑,他們相繼領甘丹池巴法席,繼續宏揚恩師教法。在後來的弘傳過程中,格魯派逐漸形成達賴和班禪兩支轉世法系。克主傑大師被追認為第一世班禪。

格魯派教法的特點是,將噶當派強調的出離心菩提心和薩迦、噶舉、覺囊、夏魯等派密法相結合,再加上文殊菩薩親傳與宗大師的許多法要,蔚為大觀。大威德、時輪、密集、勝樂等密教金剛是其主修本尊。在顯宗見解上,格魯派主要持自空中觀見,抉擇萬法自性空。

六百餘年來,宗大師的清淨法流教化了無量眾生棄惡行善,獲得暫時和究竟的安樂。到如今,格魯派教法更是遍佈寰球,贏得了廣泛的讚譽。

相關文章: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勝樂金剛弟子 緣氣:(2708)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千金難買上師心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緣氣:(2580)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珍珠般師串傳承表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緣氣:(2693)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格魯巴勝樂金剛佛學會 緣氣:(1864)
寧瑪巴與格魯巴對於密乘戒見解的異同 緣氣:(3624)

上一篇(宗喀巴大師對藏傳佛教文化) 回目錄 下一篇(提婆菩薩 慈悲精神的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