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五支圓滿道
  

我以身、語、意頂禮和皈依偉大無比的止貢巴之身、語、意,他與三世諸佛無異,是三界中無匹敵之至尊,他的名稱等同日月名聞十方,他引領一切眾生自輪回中解脫,此偉大上師身、語、意的無盡利生事業必將相續而永不止息。
  外內諸法不停的遷流變化,一切有情眾生的大痛苦導致恐懼與布畏。所有眾生雖疲厭於那些只會令他們墮入下道的惡業,卻仍無知地造作執著與憎恨的行為。無論我們如何關切親友眷屬,永遠也不可能滿足他們。我們直到老死都還在交友、斂財,但是這些在死亡來臨時一點也派不上用場。自以為聰明的世間人,不過是自欺罷了,自以為是怎可能得到正果;自認學識淵博、言詞俐落的人,實與執著形影不離;那些貪求法教、心外求法之士,必為傲慢之魔所障。所以真正想要在此生戮力修持珍貴佛法、積聚功德的人,一定要先確知自己的發心是否清淨、毫無對此生貪著的雜染。
  如果教法只是從「文字」或相對傳承而領受,並非得自「實義」或究竟傳承,那麼它就好像是「廉價牛奶」般,淡薄地失去原有乳脂之味。修行人如果是因為恐懼死亡,圖求死後來生安樂而避世修行,以此下劣發心,只能得到少許的體驗。行者就算是身在與世隔絕之處,如果心中缺乏虔信,必定無法了悟真如。如果行者自以為其三摩地禪修甚佳,卻無法使之與自心生起諸事相結合,了知緣起自性,他就無法將世間萬相匯歸入道。如果行者無法練習自我覺照,其禪修之果必易為妄念與外境所奪。如果行者未由「加持」或證悟傳承得法,就不可能得到正覺。一切俗語、雜書都是行者多餘的包袱。
  源自金剛持佛的體驗、證悟教法迄今未絕。五支圓滿道是三世諸佛之道,三藏之心要,噶舉巴諸上師的行持與宗趣所在。就算是屋頂塌陷、地底裂開、巨石砸在我們左邊,大樹劈倒在右側,修此五法仍是絕對必要的,而且萬勿為未證之師的伶俐話語所惑。如果行者修持此五法,得能安住於本然如是的法性之中,那麼所有過失都將轉為功德,一切障礙都將化為成就;行者更可在一生之中達到與金剛持之身、語、意無二無別的境界。
  要想起修本法,行者不應對此生有所任何依戀——就算是微細如發的執著也不行;然後應該前往墳場、叢林、山洞等靜僻之處安住。在如是處所,行者應不顧一切身、語、意所生之苦受、樂受,一心專注在超越二元對立的真如之上。在勝樂金剛《戒生密續》(Dompa Jungwa)中說道:
  「修行的瑜珈士,
  一心專注,
  安住在如屍林等的靜僻處所,
  在此等道場挺腰直背而坐。
  勿令躺下或彎腰靠背,
  安坐於具足五種三摩地特質的圓滿蓮花坐姿中。」
  第一支:發菩提心
  行者的發心是因為了悟萬法無常,此生的一切俗世活動與財富就像是水中泡影;數量等同虛空的無盡眾生,過去都曾多生多世為我父母。但這一切有情眾生因為染汙、執著自我,竟以貪著、憎恨與無明造作了許多惡業,因此毫無依怙地流轉飄蕩在六道輪回裏,經歷到難以想像的痛苦。
  一但披上了發心的甲胄,行者便應盡形壽地以身、語、意廣行善業。特別是,行者必須從今天的當下一刻起,開始身、語、意的善行。行者應以自己的身、語、意,為一切眾生皆能離苦得樂、成就佛果而修此法。若無此等發心,不管修什麼都無法將行者引領至圓滿之道。反之,若能具足此等珍貴發心,一切身、語、意的作為,都會引領到成佛的圓滿道路。
  此等發心不應只是相對的存在心中,而應發自生命、發自內心、發自骨髓。如果有人搶劫、砍殺,令人殘廢或重傷,而行者卻回以忿恨的報復,這種人就只是虛有其名的菩薩罷了。一位真正的菩薩是那種願一切眾生,特別是憎恨自己的仇敵、妖魔,乃至障礙行者通往解脫與成佛之道的魔鬼,都能速得離苦得樂,臻於完全圓滿的境界。一位真正的菩薩會無私地修持趨近這個目標,將他以善業累積而來的身體、財富與功德,佈施給一切有情眾生。
  第二支:本尊瑜珈
  有了菩提心的發心後,就可以進修本尊法。諸本尊皆是一切有情眾生的本然身形,所以行者並不觀想不是本然身形的凡庸五蘊(skandhas)、十二處(ahyatanas)、與十八界(dhatus)。因為自無始以來,五蘊、十二處與十八界即是五方佛、五方佛母與諸菩薩眾。在《吉祥三補底密續》(Shri Sambhuti Tantra)中說:
  「五蘊即是五方佛,
  金剛六根、六塵即是諸菩薩眾之壇城,
  地大是慧眼佛母(Locana),
  水大是瑪瑪齊佛母(Mamaki),
  火大是白衣佛母(Pandara—Vasini),
  風大是三昧耶度母(Samaya—Tara)。」
  一切眾生自本初即佛,然以未能識自心本性而落於凡俗形體,是以無法展露佛之事業。就像是未能識出滿願珍寶而任其棄置泥中,致使此寶永遠無法滿足我等之願。
  唯有我們自珍貴上師處領受口訣指導,方能使我們凡夫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具現如佛。造就是吉祥飲血尊的本性,佛父母雙運,也就是非二元對立的無二智慧身。行者若以菩提心而清楚觀修佛之顏色、衣飾、莊嚴等身相,便可藉之證得共與不共成就。此本尊身可加持並轉化一切外境,利益行者自己之外,亦為一切眾生帶來安樂之因。因此,行者應該持續地認識此本尊並修習之。
  如果有人以為我們現在觀想所修之凡夫身是為不淨,此不淨色身在經修持之後將被另外一身所取代,這就落入了懷疑、希冀的二元迷惑中。在《吉祥三補底密續》中說:
  「此身即佛, 此外無他。
  若信此身之外有佛,
  即為無明遮幕所盲。」
  第三支:上師瑜珈修法
  修持本尊法時,行者應觀上師是三世諸佛身、語、意之精髓,令自心不離上師之身、語、意,如此一切障礙自除,行者亦必將證得世出世之平和、智慧與安樂。在《喜金剛本續》中說:
  「難能表達揣想的智慧,
  不可能在外尋獲;
  唯有對上師高度虔信,
  開展自身善德方能獲得。」
  為我們引見自覺智慧的上師,並以此加持弟子者,更較三世諸佛慈悲,他就是一切諸佛心要的總集化現。如果行者觀修上師於自己心間,以完全的虔信心不斷祈請,如是必可證得佛之一切功德。在《極置密續》(Atikoepa Tantra)中說:
  「在密法修持裏,
  若觀慈悲上師在自心間、
  於手掌上,
  以及在頂上的行者,
  必將證得千佛之功德。」
  在《幻網續》(Gyutruldrawa Tantra)中說:
  「非近、非遠,
  然從未分離,
  行者三世應恒常頂禮上師,
  應安置上師於自心宮殿中。」
  如果行者對上師未能具足絕對的信心,或是將他視為凡夫,那麼就算行者領受任何加持,也都不能成就超然的正遍知智慧之果;就算是行者哀哭、悔恨、頂禮、婉轉打探、忍受苦行的剝奪也不行,因為在上師的清淨之地中,行者已種下了邪見之種子。《密集金剛本續》中說:
  「無槳,船無法渡海,
  同樣地,沒有上師就不可能出輪回苦海,
  就算是你擁有一切知識也不行。」
  行者當思過去諸佛已逝,未來諸佛尚未降臨,現在諸佛又不與我等同在。然加持上師之佛不是只有一個、兩個、也不是百尊、千位,而是無量諸佛都在加持著將此加持力轉而加持我等的上師。這就是為何我們定要視上師即是完全圓滿的金剛持佛,並且不斷地向他祈請的原因所在。
  第四支:大手印禪修
  行者若依「上師瑜珈修法」而修,自己的身、語、意,和上師之身、語、意必能無二無別,了知輪回與涅槃都是自心妄念,恰如虛空無有中心可言,自心的內在實相自無始以來亦從來未生。行者應置自心離於善惡對立概念。自心本性既本來未生,又何曾存在,若達此等證悟即是「大手印」。偉大的婆羅門沙拉哈(Saraha)說:
  「瑜珈士們!
  無念方是大手印之身,
  萬勿期盼任何結果。」
  大手印空性中,外在既無客體,內在亦無形狀、顏色可修。以無所得故,過去、現在、未來諸佛,實未曾見真如之心。在《密集金剛本續中》說:
  「空的本質離於一切存在之物,
  離於蘊、界、處,
  離於執著,
  亦無有法執;
  萬法平等而自心未生,
  無始以來即如是。
  無禪修、修者與修行之概念,
  此即真修。」
  《喜金剛本續》雲:
  「不以心修,
  是真禪修。
  若證法性,
  無修即修。」
  行者在大手印禪修中若有希冀、懷疑,必定無法越過輪回苦海。行者應以全心專注的覺照,無矯而修。若行者得能安住於此境界,便能與珍貴上師與諸佛法身智慧無有分離。在《法王勇父智慧經》(Phagpa Daka Yeshe Sutra)中說:
  「若能了悟自心本性,
  方得堪稱智慧!
  行者不應心外求佛。」
  行者應無間地安住於不生法性之境界,並為證悟佛果而回向功德。
  第五支:回向功德
  為利益有情眾生並帶予安樂,行者應毫無衝突煩惱紛擾地以慈、悲長養菩提心;為淨除外內諸障,令密法事業實現,行者應生起本尊觀;為得上師的智慧加持,行者應具足完全地虔信與精進;為使大手印修法增上,行者應於座上座下安住不二境界中,如是方能使「禪那」之心與日用萬行不離不異。行者應為自他一切有情證得圓滿正覺而回向功德。以此回向,行者將可達成自己回向的目標。《吉祥寶塔經》(Arya Rantna Kuta Sutra)中說:
  「諸法因緣生,
  發心即是果。
  凡行者願求,
  必將悉成就。」
  以兩種菩提心而回向相對與智慧之根本功德,將使這些功德變得像虛空、法界般地無盡,如同有情眾生般地不可勝數。如果行者了悟這法身中的真如,那麼主體、客體和對待都會離於一切造作。這種離於概念的三輪體空回向是最為殊勝的。在彌勒菩薩的《現觀莊嚴論》(Abhisamaya Alamkara)中說:
  「以三輪體空來回向功德,
  是不共道;
  無有希冀,
  是最勝佛行。」

 

相關文章:
1063~ 大手印禪修 噶千仁波切 緣氣:(2429)
461~ 大手印Mahamudra Kagyuoffice 緣氣:(3036)
四加行 七支坐 大手印 多傑 緣氣:(2477)
噶舉派經典 密續 大手印之道 甘珠爾 緣氣:(3002)

上一篇(散談藏傳佛教唐卡藝術) 回目錄 下一篇(天人合一的藏傳佛教密宗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