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Ven. Tulku Tanzin Kaldhan Rinpoche)
 ‧西藏青海Tashi choephel ling僧學院的阿啦克‧丹增‧嘉措仁波切的轉世
 ‧至尊 達賴法王親派為台灣慈悲林寺佛學院教務長
 ‧現任教於南印度甘丹寺蔣哲僧學院
 ‧顯教最高拉然巴格西、密教最高阿然巴格西學位
 ‧已名列格魯派總座主甘丹赤巴資格候選人

◎尊貴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係出生於1965年6月6日。仁波切的父親名為帕瑪 杰,母親為德吉。仁波切在很年輕的時候便已出家,並於寺院裡開始學習傳統西藏語文閱讀與寫作技巧,更致力於佛學經典的背誦。仁波切長年於寺院參加並專注於祈禱法會的修持。 後來,尊貴的丹增給登仁波切為追隨至尊達賴法王,從青海越過喜馬拉雅山區輾轉到了南印度後,仁波切進入嚮往已久的西藏最大的僧學院—甘丹講哲僧學院。

在甘丹講哲僧學院中,仁波切透過各種嚴謹的佛學課程,次第地學到了多不同有關佛教法門及相關儀軌制度,亦研習並通過了Parmana、Maha Prajna、Madhaya Mika、Abhi Darma,以及Namdrel Rabjam、Pharchin、Uma Rabjam等課程完整而嚴謹的學位考試,並獲頒證書。

從1994起,由於寺院眾多僧人的祈請要求,尊貴的丹增給登仁波切開始任教於講哲諾林學院,為學院內年輕僧侶們教授佛法與西藏文法等重要課程。而在教書的同時,仁波切亦持續不斷地的從五本原文著撰法本中研習Ngopai及Dhulwai法門,並且以優異的成績通過考試,獲學院授與相關修習結業證書。

1997年,至尊 達賴喇嘛及格魯派座主第100任甘丹赤巴仁波切認證丹增給登仁波切過去世為屬西藏青海的Tashi choephel ling僧學院的阿啦克‧丹增‧嘉措仁波切,並且賜與新名為「丹增給登仁波切」。由於仁波切的轉世極為難得而殊勝尊貴,於是一連串的嘉冕及慶祝儀式在甘丹講哲僧學院及Lubum Khamtsen陸續的展開,尊貴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也很榮幸的在備受大家尊崇下,被登入至圖爾庫(Tulku) 名冊中,並且非常殊勝難得地成為未來格魯派總教主甘丹赤巴法座的候選人。

尊貴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是受此特別殊勝的恩惠加披之下才展開一連串嚴謹而有次第的佛法教育,在仁波切學習佛法的歷程裡,陸續蒙獲 至尊 達賴法王、格魯派甘丹赤巴仁波切、杰松 蔣斐Shenphen、Khen(肯)仁波切 杰松索南 貢葛(konga)、多瑪 丘縈 金剛上師、卡弟 哲夏 金剛上師、多恰 朵登仁波切(Dorkyab Tokden Rinpoche)、丘美 肯仁波切(Gyumey Khen Rinpoche)、羅桑杰松(Je-Tsun Lobson Ngawang)、格西丹增札巴等眾多西藏佛教的高級學者教授們的慈悲啟蒙加持與鼓勵。特別是經過有名的成道者 根 寧瑪仁波切(Kyabchen Gen Nyima Rinpoche)無私地指導及協助下,讓仁波切有機會同時研修實證佛經與儀軌真言。

1998年,尊貴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開始專注兩年的時間教授來自甘丹講哲學院、甘丹夏孜學院(東頂)、哲蚌洛色林學院、果芒寺(Gormang) 、色拉杰寺、色拉美寺、札什倫布寺(Tashi Lhunpo)及拉朵寺(Rador)等格魯大寺的僧侶學生們,傳授並指導學僧一齊鑽研於格魯派的karam lopon及laaram驗證考試中,並且通過上述相關學院的認證及達到第一級境界(First division position)。並自2003年起,仁波切便已擔任將參加格魯傳承考試僧人的教授。於是2005年底,尊貴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開始出席一年一度的格魯派年度祈禱慶典的lharam等級的考試主考。

尊貴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如是地致力奉獻其所有的精力,努力地傳達教授仁波切所知道的一切有關佛法及概念給僧眾。慈悲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誠摯地希望能夠利益年輕一代的僧眾們成為非常具足慈悲心及智慧與愛好和平的佛教僧侶。

至尊 達賴法王有鑑於台灣佛弟子對於藏傳佛法的學習風氣與對佛法正法的熱切祈請,為利益弟子們能正確而有次第地學習佛法,應台灣屏東慈悲林寺佛學院的祈請,特指派尊貴的 丹增給登仁波切擔任佛學院的教務長重職。同時,仁波切亦慈悲地應各地致力於推廣正法的佛教團體單位祈請,不辭勞頓地往來各地為對佛法具有強烈信心與渴望的有緣佛弟子們講學與傳法。

更難得地是,慈悲的 仁波切體認到弟子在修習藏傳佛法時常需透過翻譯老師的配合,才能得親法緣,不但增加學習的時間與困難,亦增加弟子學員的有形負擔,於是殊勝難得地,仁波切努力增進中文的溝通能力,現已能流暢地與弟子溝通並且嘗試以中文講課,省去中藏翻譯的時間,使課程更加緊湊,內容更為廣泛,此乃台灣廣大藏傳弟子之福。相信在仁波切無私與深厚的佛法學識涵蘊下,台灣弟子對於藏傳佛法的學習與正知正解的體悟增長上,必定能有紮實無誤的緣起基礎與次第深入的長足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