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觀應成派的教義

2017/03/27本網報導:
人氣:807

喇嘛網 日期:2017/03/26 23:59:24 NPO  編輯部 報導

中觀應成派的教義

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

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 著
  瑪爾巴翻譯學院譯
  中觀應成派,之所以稱為“應成”,意思就是,他們用邏輯上必然的結果,來推翻所有其他學派的思想主張,他們用邏輯上方式,來反擊其他學派的辯論,而使對方的主張無法成立,但是他們本身,卻不設立任何的主張。(譯注:所謂邏輯上的必然結果,就是用邏輯證實對方的論點是沒有條理、不可主張的。)
  這意思是說,他們對現象的究竟本質,並不建立任何見解,因為任何此類的主張企圖,都包含在概念化的心裡面。因此根據中觀應成派的看法,所謂的“究竟”,並不是概念化心所經驗到的對境。
  中觀應成派,用“一切現象並無真實生起”的論點,來推翻一切現象的“真實存在”。如果一切事物,在一開始就沒有生起,那它就沒有所謂的中間停留階段和最後的止滅了,因此它也就不可能真實存在。
  寂天菩薩及月稱法師,是中觀應成派的二位偉大擁護者,在他們的論著中,也都用了此一論點,他們主張所有內在與外在一切事物,從來就沒有生起過。
  他們主張所有內在與外在的事物都是:
  1、不自生:不由它們自身而生
  2、不它生:不從它們自身以外的事物而生
  3、不共生:不從它們自身及自身以外事物二者共同而生
  4、不無因生:不會無緣無故而生
  (譯注:自生、它生、共生、無因生,又稱四生或四種極端見解)
  在夢中,如果我們夢到被火燒或被水淹,而產生痛苦,當時如果沒有認出是在做夢,那麼會認為夢中的痛苦,是剛剛才新生起的。
  同樣的,一般眾生往往都會將“痛苦的生起”,視為真實的。他們會想:從前我沒有痛苦,而現在我有痛苦,所以這個痛苦,是現在才新產生的。
  假使痛苦的顯現,在根本上就是真實存在的,那麼它就確實有生起。然而,事實上它只是因為我們的迷惑概念,才會將這個“痛苦”和“痛苦的生起”,誤以為是真實的。但是,從真實本性的究竟觀點來看,痛苦並沒有所謂的真實生起,它們就如同“夢中苦”的生起一般。
  為什麼是“無生”呢?
  首先,讓我們拿夢來做例子:
  1、不自生
  在夢中被火燒,所形成的痛苦,並不由痛苦本身所生起,也就是不自生。
  如果,痛苦由痛苦本身所生起,那麼痛苦應該在生起之前,便已經存在。而這在邏輯上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那就沒有所謂“真實的生起”。應成派用許多不同的邏輯論點,來推翻這種“生起”的觀點;在此,我們只簡單地摘要其重點。
  而在這中間最主要的理由是:如果一件事物,是由自己本身所生起,那麼它必定在生起之前,就已經存在。同樣地,如果這是事實,那麼生起前與生起後,這中間應該沒有任何的差別。但顯然地,這種情況並非事實。
  因此,我們可以說:夢中被火燒的這個痛苦,並不由“痛苦本身”所生起。
  2、不它生
  另外可能會有人辯說,夢中痛苦的生起,是由痛苦以外的事物所產生。換句話說,就是由火所產生。但是這夢中的火,僅僅也只是一種顯相,並沒有任何的實質,而且在夢中,也沒有任何的“火原子”是真實存在的。
  真實的痛苦,只可能由真實的成因所生起。而這夢中火本身,並不是真實的火;所以,它不可能產生真實的痛苦。因此,痛苦就如同夢中火的例子,並不由痛苦以外的事物所產生,也就是不它生。
  在夢中被火燒的痛苦,並不單靠“火”一個因素就能產生,而是需要許多不同的因緣條件,完整聚合才能產生。
  當我們在夢中被火燒時,其中必須有火,以及被火燒的東西,換句話說就是身體的顯現。而且火與身體之間,也需要有些許的空間(譯注:這表示兩者是不同的事物),否則火和身體,將是同一件的事物,但是這根本是不可能。
  然後,火與身體必須接觸,並且諸如“哇!現在我被燒到了”此類想法必須產生。
  只要我們無法認清它是一場夢,我們就會把只是因緣條件的聚合,當成真實的成因,而形成所謂的真實痛苦;但是這些都是迷惑的概念,並且也從來沒有任何痛苦的成因生起過。
  就如同夢中痛苦的道理,也適用于白天的痛苦,如果只從“迷惑的想法”的觀點來看,是有痛苦的,但是真實上,痛苦卻從未生起。
  另外也有其他正統的論證,證實痛苦不可能它生。當我們定義所謂的“它”,意思就是本質不同的事物。
  假設如此,事物發生的結果,是導源於本質不同的“它”;這意謂著,因與果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關係。這即暗指任何的“因”,可以導致本質完全不同的“果”,像是種稻米,卻長出香蕉樹,或快樂的因素卻造成痛苦。但顯然不是這麼一回事。
  3、不共生
  此外痛苦由共同而生,即共生的說法,也是不合邏輯的。我們已經證實不自生,也證實不它生;既然自、它都不成立,所以很容易理解,痛苦也不依自、它兩者組合共同生起,就是不共生。(譯注:此“共生”並非指因緣和合而生)
  4、不無因生
  另外一種想法,則是痛苦的生起,沒有任何的成因。換句話說,就是痛苦的產生,並不依賴任何的因緣或條件。但是,如果不需要任何的因緣條件,就能生起,那麼痛苦要不就持續不斷的生起,要不就從未生起。
  然而事實上,我們有時痛苦,有時卻沒有,這是因為痛苦需要依賴相關的因緣條件,在適當的搭配下才能產生。如果這些成因都聚集起來,我們就產生痛苦;如果沒有種種條件配合,我們便不會產生痛苦。
  但是如果不需要任何因緣條件的配合,那麼我們要不就持續不斷地痛苦,要不就從未產生任何痛苦,但這也是不可能的,就是不無因生。
  仁波切在此造了一首偈:
  所有的痛苦就猶如夢中被火燒的痛苦,
  因為它們不由四生而起,
  因此痛苦並未生起,
  執著於生起的念頭本身,
  是迷惑的。
  由夢的例子,很容易瞭解到,被火燒所產生的痛苦從未生起。它既不由自生,也不由它生,也不由自與它而共生,更不會無因而生。所以,它並不由四生中的任何一個所生起。
  如果痛苦無生起的,那麼為何我們還會有痛苦呢?
  這只是因為我們將痛苦的生起視為真實存在,所導致的一種迷惑想法。我們只是想:“噢,現在痛苦剛剛生起”,但事實上,這只是一個迷惑的想法。 
  所以痛苦的生起,是源於我們自己本身的缺點,而這個缺點就是“迷惑的概念”。
  所以應成派以“四不生”的說法,推翻其他學派認為“真實的生起源於四生”的說法。為了反對其他的錯誤觀點,應成派才推翻這生起的說法。 
  除此之外,屬於這個宗派且圓滿此觀點者,也沒有任何“無生起”的主張。
  既然,他們完全沒有任何的主張,所以也就沒有主張“無生起”的說法;推翻生起的現象,只是為了反對其他學派的說法,但是並不設立任何屬於自己的主張。
  中觀應成派觀點的總結論是:
  在勝義上:是遠離所有一切心的造作。
  在世俗上:包含所有的顯相,而這些顯相只是因為相關的因緣條件聚合,才顯現出來。這些顯相如夢如幻,所有的一切現象,均是顯相與空性不可分的。
  (譯注:即顯空不二)
  中觀自續派與中觀應成派的差別
  在勝義諦見解的差別:
  中觀自續派:反對真實性而主張真實,而且反對生起,並主張不生起等等。
  中觀應成派:完全沒有任何的主張。在勝義諦上,沒有任何空性上的主張,因為它超越所有的傳統及思維造作。任何有關於存在、不存在、顯相、空性、有、無等等的思索,都涉及在此類心的造作之中。
  寂天菩薩說:
  勝義諦並不是概念的心
  所經驗到的對境,
  概念的心就是所謂的世俗諦。
  意思是說,如果我們的心處在世俗層次上,便無法體會到勝義諦。因為在勝義諦裡,沒有任何的事物可以被概念性地捕捉。所有關於存在、不存在等等的主張,都還是屬於世俗層次的。
  因為“勝義”是超越所有心的造作,它並不是這世俗的心,所能經驗到的對境,而這世俗的心的經驗,只是一種概念性的運作。
  在世俗諦見解的差別:
  中觀自續派:夢中的顯相,是屬於“錯誤世俗”或“迷惑世俗”。然而,我們用不迷惑的感官,所見到的非夢顯相,是屬於“真實的世俗”。依此中觀自續派將世俗諦區分為上述二個層次。
  中觀應成派:夢與非夢時(譯注:清醒的時候)的顯相,並無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