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轉世案例研究

2015/06/28本網報導:
人氣:2,796

荷蘭轉世案例研究

Titus Rivas

1. 介紹

多年以來,史蒂文生博士和他的同事收集了大量令人震撼的轉世案例(CORTs)。這些案例的典型情節是,一位兩到四歲的小孩與生俱來能夠回憶前世,亦即轉世之前的那段生命歷程。在小孩降生之前去世的亡者與小孩的家人素不相識,然而小孩卻可以清晰回憶其生前種種細節,這是完全超越科學所知的現象。

小孩在回憶往昔的生命片段時,往往伴隨著強烈的感情,並會表現出一些與前世相關的超常行為或技能。通常等到六七歲大,開始了正規的學校教育,這些記憶便會模糊不清。在許多案例中,小孩出生的胎記和生理缺陷都與前世死亡時的致命傷口有關。這些案例來自不同的國家和文化背境,並不局限於那些以承認轉世為主流宗教或文化的區域。

很明顯,在超心理學或心靈學的理論化研究中,轉世已成為一個非常合理的解釋而被認可。近幾年,轉世研究中最突出的一點是針對西方國家轉世案例的調查研究。它們與印度或斯里蘭卡等東方國家發生的轉世案例極為相似。因此,儘管科學界對轉世有一些看似合理的臆測猜想,而之前亞洲國家的案例已經顯示其不合理性,但在西方文化背景下,這些猜測可以被徹底否決。

例如,兒童自發回憶前世並不是在歐洲、美國、澳大利亞等西方國家的社會背景暗示或鼓勵下才出現的。在西方回憶前世的案例中,父母親在發現自己小孩具有前世記憶之前,很少相信轉世輪回的說法。所以,若認為社會的宗教信仰和文化氛圍引導人們相信某些兒童能夠回憶前世,這種社會學猜測在眾多西方國家發生的轉世案例面前,只會顯得牽強附會,完全站不住腳。

2. 荷蘭的轉世案例研究

在荷蘭第一位調查兒童轉世案例的是基督教神學家Joanne Klink博士,她基於自己的調查資料出版了《當我曾是大人時》(When I used to be big)一書,書中清楚記錄了許多荷蘭父母曾經聆聽自己孩子詳細描述前世這一不同尋常的回憶。

荷蘭的心靈學科一直以來對轉世有著濃厚的研究興趣,例如W. H. C. TenhaeffHenri van PraagSybo Schouten。作者Hans ten Dam曾寫過一份全面性的研究報告,涵蓋了幾乎所有與轉世和轉世後催眠療法相關的研究。荷蘭還有著廣泛而嚴謹的與催眠療法相關的轉世文獻,如Pieter BartenHenri de Vidal de的文章。

本文作者Titus Rivas1985年開始研究荷蘭自發回憶前世的案例。這項研究工作最初是作者兄長Esteban Rivas課題的一部分,由轉世科學研究基金(Foundation for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Reincarnation)資助。從1996年起,作者Titus Rivas作為永恆基金(Athanasia Foundation)的研究者繼續從事這項工作。永恆基金總部位於奈梅亨,致力於研究死後生命和個體精神遷變的超心理學及哲學命題。

總體而言,在荷蘭並不容易收集轉世案例。許多父母只把它作為一種趣聞軼事同別人分享,一旦聽者不滿足於表面膚淺的興趣,而試圖進行嚴謹正規的調查時,他們常常會拒絕。通常母親看起來比父親更樂於談論孩子回憶前世的行為,也更容易接受轉世的事實。

此外,荷蘭有一種所謂的節制性適度性文化,也即荷蘭人在很大程度上不願被強烈情緒感染,故而排斥任何所謂的迷信非理性,即便宗教信仰也不例外。或者說荷蘭人的這種概念可以稱為現實性。許多荷蘭人以此為傲,儘管他們已經相信這些超科學現象的存在,但在表面上仍顯得無動於衷。一位被稱為祖國詩人的當代作者,曾把這種適度性作為一種基本美德而積極宣揚。

這種態度反應在對待孩子回憶前世的行為上,便是父母通常不會和朋友,甚至非常密切的親戚,談論這些現象。當這些事情公之于眾時,他們寧願保持十分低調,而不引人注目,因為害怕給自己,甚或小孩,帶來負面的社會影響。因此,在這種文化背景下,尋找轉世案例並進行深入調查變得極為困難。

然而,這也帶來積極的一面。在這種文化背景下,認為父母以聲稱自己的孩子能回憶前世而引取大眾關注,是極為荒唐的猜測。並且荷蘭人和大部分歐洲人一樣,對於轉世並沒有強烈的信仰,甚至很多時候持有相反的見解,因為信仰轉世與所謂的適度性文化不相合,更與傳統的基督教信仰相違。因此,在此背景下搜集到的大部分案例具有相當的可信度。

目前比較重要的幾位轉世研究學家包括史蒂文生,Jamuna PrasadK. S. RawatReshat BayerGodwin SamararatneErlendur HaraldssonHernani Guimaraes AndradeSatwant Pasricha。與他們的研究工作相比,本文所提到的回憶前世案例有著與典型案例極為相似的情節和特徵。因此,對於這些超越科學所知的現象,應當有一個共同的解釋方法,那便是生命不息的輪回流轉。

本文以下列舉了部分荷蘭回憶前世案例。這些案例在轉世科學研究基金和永恆基金的資助下,由不同的團隊進行了詳細的追蹤調查。發表這些案例的目的在於讓大眾了知,荷蘭的確存在典型的轉世案例,這種超科學的現象並非無稽之談。儘管大部分荷蘭父母並沒有轉世輪回的信仰,但在自己孩子身上卻顯而易見地展現了前世的存在。

3. 案例

3.1 Cerunne的故事

2001年春天,作者在奈梅亨的一位朋友,說她在莫倫胡克認識一對夫婦,他們的小孩能回憶前世。於是作者于20015月去拜訪了這家人,同時作者的研究團隊在接下來的兩年也分別通過電話和郵件採訪了他們。這家有四個女兒,能回憶前世的女孩叫Cerunne,採訪她時有七歲大。在她的經歷之前,父母有一點相信轉世輪回,但並不熱衷於這一信仰。

Cerunne的父親在正式接受採訪之前,對作者從事這樣的研究工作感到很好奇,想知道這項調查研究的目的是什麼。他承認自己並不看重這樣的學術研究,相反,也許通過禪修更能發現事實的真相。因此,在採訪期間,他們對自己的陳述力求準確無誤,儘管這使得某些細節對證成轉世並無很強的說服力。

基於上述情況,作者沒有任何理由懷疑Cerunne的故事僅僅是為了宣揚轉世輪回而杜撰的。父母雙方只是頗有興趣地和別人分享孩子的經歷,並試圖為此找到一些可能性的答案。

Cerunne的母親在懷她八個月時有過一個印象深刻的夢,夢到一個奇異的薩滿教皮克特女子,四十多歲,穿著皮毛,赤腳,手中拿著鹿角。這位女子似乎用意念告訴Cerunne的母親,她將分娩一個女孩,應該給她起名“Deer”,即鹿的意思。在這之前Cerunne的母親沒做過掃描,因此她並不知道自己懷的孩子是男是女。那位女子還告訴她,即將出生的女孩曾有過一個艱辛的前世。因為這個夢,父母為小孩取了一個凱爾特人的名字,Cerunne。這一名字源自凱爾特人的森林守護者鹿角神,Cerunnos,她與從死後到再生之間的那個中陰世界有關。

Cerunne在兩歲之前非常安靜,但肢體發展得很敏捷。無論在身體或心理上,她看上去都像男孩。在兩到三歲時,她很自然地向父母親描述前世作為一名男性水手的故事。

她前世叫Peer,瘦高個,留著黑鬍子。她曾指著游泳池裡的波浪說,之前她見過像房子那樣高的海浪。她說在海上的生活是變化莫測的。有時一整夜都有暴風雨,但第二天整個海面安靜得出奇。Cerunne還常常畫帆船的樣子,說Peer曾經跟隨出海的客船叫“Vurk”,他在船上有許多工,如輪流值班觀察航線和信號旗,以及照顧旅客。

Cerunne詳細描述了船上的生活。旅客和小孩夜晚睡覺沒有床或吊床,只有一個枕頭和一個毯子。他們隨便在地板上撒尿,沒有任何排汙設備,還直接從死牛身上割生肉吃。船上的水手有時會持刀打架,但Peer不喜歡那些野蠻好鬥。記得有一次Peer的朋友從桅杆上掉下來摔斷了背。船上的舵很大。她提起一個叫做“moekille”的東西,說既是手杖又是武器。

船開往拉科魯尼亞去接窮人,帶他們去一個長著棕櫚樹的小島。島上有很多山,只有很少的幾個小商店。那些窮人並不是奴隸,是白種人。有時船不得不非法停靠。在島上Peer有時會睡在很髒的小屋裡,但當地的居民都很和善,容易相處。說到此處Cerunne還提起印第安人。

據她父母說,Cerunne七歲時仍保持著這些記憶,只是很害羞和像作者這樣的陌生人談論這些事情。但她確定自己能夠回憶起那個叫做Peer的前世。她還告訴父母,Peer至少活到九十五歲才離世,在整個一生中都很健康。每次她提起船上吃的餅乾,總不忘了說,我們都是很健康的人。與前世作為水手明顯相關的一個技能是,她從很小就展現了爬山這一技能,十分敏捷,也從來不怕高。但她不會游泳,雖然她確定自己曾經會游泳。據她父母說,在同齡孩子裡,她有一種不同尋常的堅韌性格。

調查團隊中的歷史學家發現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拉科魯尼亞是一個很重要的港口移民城市,很多人從那裡移民到包括古巴在內的西班牙殖民地,那時他們被稱作拉斯印第安人(Las Indias)。而古巴正是一個長著棕櫚樹的島。移民的加利西亞人十分貧窮,有時被稱作加利西亞奴隸Moekille其實是一種巴斯克人走路用的手杖,也常被用作武器。在拉科魯尼亞的加利西亞人區域,因為很多人去聖地牙哥朝聖,使得Moekille廣為人知。PeerVurk這兩個名字可能是西班牙文的PedroBarco,後者指船。

Cerunne母親的夢同樣顯得不同尋常,與薩滿教的女神以及拉科魯尼亞相關。拉科魯尼亞或這個城市的一部分,最初由布裡甘特人中的凱爾特人建立。加利西亞文化中的很多元素都源自凱爾特人,而他們所崇拜的女神恰與森林守護者鹿角神相關。因此,所有這些描述都顯示了一種超科學的現象存在,而並非是小孩的潛在意識或幻想。

3.2 Kees的故事

19972月,Marja M.-V.太太在基督教神學家Joanne Klink博士的推薦下聯繫了永恆基金,告訴作者,她的兒子,Kees,回憶前世的經歷。大約兩歲時,Kees不斷興奮地重複著說,我的心臟停止了跳動,然後我到肚子裡逐漸長大,現在心臟又開始跳動了!每次這樣說時,他總是笑顏逐開,小手在空中用力揮舞,以表達無比喜悅之情。這樣的情形每週會重複兩三次,一直延續了好幾個月。

直到Kees三歲半到四歲時,他才可以解釋這一奇怪的舉動。他坐在床上和母親描述從前的生命片段。他前世的名字是Armand,于中年離世。他用非常典型的法國鼻音說出他的名字Armand,令他母親十分震驚。前世他有一個女朋友,訂婚了還沒結婚。之後在一個戰場上,他被一群高大強壯、面目猙獰的男人包圍,那些人已經殺死了他所有的朋友。Kees稱他們為“He-men”Armand面朝下躺在地上,手裡握著槍,突然被打中了後背,心臟開始極紊亂地跳動。他被恐懼徹底征服了。之後他看到敵人走上前又向他開了一槍。

等到Kees七歲時,他再度回憶起一些前世死亡之後的情節。一位天使向他走來把他帶到上帝面前。對Kees而言,那個世界很難以描述,有美麗的瀑布、鮮花、長著香甜水果的樹,比這個世界上任何果實都美味。天使們催著他趕快轉世,但他一直拒絕,不願意再次回到地球上。但是天使們確保她們會伴隨著他,又說創造美好生活應該是他自己的責任。

作為小孩子,Kees對死亡有著極大的恐懼。因為他常常想到自己前世痛苦的死亡經歷。他的父母費了很大力氣才說服他前世的死亡經歷是鮮有發生的。1997年作者採訪他時,Kees已經十一歲了,仍然對前世的死亡有著鮮明的記憶。他甚至又想起他曾失去一個很好的朋友,朋友的妻子去世後由他來照顧他們的兒子。他還記得天使曾告訴他,收養的那個小孩過得很好,讓他不必擔心。

3.3 Myriam的故事

Myriam是一位三十一歲的女士,和作者在1996年一次所謂的超科學聚會上認識。她出生於萊頓,大約在三四歲時,很自然地回憶起她前世的母親,常常穿一條和這一世母親很相似的裙子。她要求母親不再穿那條裙子,因為這令她回憶起前世在類似於沙漠的環境中不愉快的生活。她曾經照顧她的弟妹,在沙漠中尋找食物。一天去井中取水,結果遇到沙塵暴死掉了。雖然未經證實,但她的回憶十分詳細。例如記得她父母的長相,從前帶有門廊的木頭房子,以及她對於長者的尊重之情。

作者的一位朋友曾因社會考察在新墨西哥呆過一段時間。他聽到Myriam的故事後大為震驚,說她所描述的生活條件和新墨西哥的沙漠環境極為相似。那種帶門廊的木頭房子在新墨西哥非常普遍。後來這位朋友加入作者對Myriam調查訪問的團隊。儘管他是羅馬天主教徒,從不相信轉世,但被Myriam的故事深深震撼了。在採訪過程中,Myriam講述起這些回憶並無任何嘩眾取寵,或聳人聽聞之意。

採訪完Myriam之後,作者又聯繫了她的母親,證實Myriam確實曾在三到四歲時向她講訴過這個前世的故事。Myriam的母親所描述的情節與她本人所說的並無二致。她的母親證實說,Myriam那時把自己的裙子與她前世母親的裙子相比較,然後述說了前世在沙漠中的不悅意生活,諸如照顧弟妹,尋找食物之類,而最終死於一場沙塵暴。

值得一提的是,Myriam的父母都是羅馬天主教徒,在Myriam回憶前世的經歷之前,他們都不相信有轉世輪回,而且Myriam也沒有任何理由來編造這樣的故事欺騙作者。

3.4 Marcel的故事

Marcel是一位具有天分的年輕倫理學家。在他三歲時父親去世。不久他的母親就注意到Marcel在玩耍過程中自言自語說,將來某一天我爸爸還會再次出生,那時他只是個嬰兒,再也不是我的爸爸了,從中我能得到什麼呢?說完後他又繼續玩耍。

兩年後,Marcel總是不斷重複畫一個海灘的景象,畫中很清楚地停放著很多軍事車輛和武器。他的母親至今還收藏著其中的一些圖畫,很難以常識理解為什麼他會不斷重複畫這個場景,並且如此清晰。在Marcel長到十多歲後,他回憶起作為美國士兵的一些場景,並且記起那一世他是在一場戰爭中陣亡。

3.5 De K.-V.太太的故事

De K.-V.太太是一位殘疾老太太。從1938年到1988年之間,她不斷夢到自己十八到二十歲,穿著傳統服飾,戴一頂舊式帽子。在一幢大房子的廚房裡,她靠在一個很寬的樓梯旁站立,能看到外面有很多樹,似乎是一個很大的莊園或農場。De K.-V.太太很奇怪自己那時生在一個有很多奴隸的貴族家中。

那是戰爭年代,她用斧頭之類的金屬器具殺死了一個敵方士兵,因為他強姦了她的妹妹。似乎家人已經把屍體掩埋了,然而她看見護衛隊正在趕來,於是心跳夾在嗓子眼裡等在那裡,她知道如果他們發現了她,一切便會結束。這是夢中的最後一個場景,這時De K.-V.太太總會醒來。

她的女兒也證實她曾常常談起這個不斷重複的夢。在De K.-V.太太的回憶中,她從沒看過任何有關類似情節的電影或書,因此生活中並沒有這方面的素材引發她有這樣的夢境。但這個夢就她而言,如同現實中真實發生過一樣不同尋常。

3.6 Christina的故事

Christina1979224日在荷蘭格爾德蘭省的瑪律登出生,十七歲時死於一場車禍。在去世的一年前,我們採訪了她關於前世的回憶。她三歲時,從來不敢單獨上閣樓。她並不清楚出於什麼原因,只是心裡極度恐懼。

1982年的一個星期五早晨,那時她已經三歲半了,突然大哭起來,告訴媽媽自己做了一個噩夢。夢裡她在一個鎮上的很大的白色屋子裡,有很高的窗戶。夢中她知道自己十或十一歲,有爸爸媽媽,和現在的媽媽不一樣,還有許多兄弟姐妹。那是復活節,大家圍著桌子坐著,孩子們很吵鬧。於是父母親讓他們各自回房睡覺。

她的小弟弟用火柴玩火,引燃了床墊子。她飛快地跑到自己房間的陽臺上,看到母親和一個消防員站在下面,向她喊著跳下來。幾個姐妹已經跳下去了,但是她太害怕了沒來得及跳,隨後濃煙已將她窒息。

之後一位白衣女子告訴Christina她已經死了,並把她帶出燃燒的房屋。後來又在她面前展現了幾位女士,請她挑選其中之一作為她下一世的母親。她選擇了一位在辦公室打字的金髮女士。

在這個夢之後,Christina偶爾還會提到這些情節。她的表哥和姐姐都證實她曾訴說過這樣的故事,以及她對於閣樓的恐懼症。Christina的母親說她曾經聽說過類似的火災,發生在Christina出生之前,有幾個小孩當場死亡。這場火災發生在阿納姆,因此為了驗證Christina夢境的真實性,在她十五歲時,母親帶她去了那裡。從車站一出來,Christina便徑直帶著母親走到一個白色的房屋前,她說她認得這裡。阿納姆的市政檔案裡也確實記錄了這場火災,其中有一名九歲的女孩因窒息而死亡。

Christina在很多年中清晰地保持這個夢境,她的恐懼症也與此有著很大的關係。這當中最讓人吃驚的是她在夢境中事先看到了這一世的母親,一位在辦公室打字的金髮女士。那場阿納姆的火災發生於1973年,那時她的母親正是一名辦公室職員,並把頭髮染成了金黃色。

3.7 Angela的故事

1997年,一對父母拜訪了永恆基金,說他們的孩子,Angela,在兩到三歲時常常重複同樣的噩夢。她常常在晚上十一點到一點之間醒來,渾身冒汗充滿焦慮。最開始她並沒有告訴父母噩夢的情節。三歲時,一次醒來她顯得非常低沉,於是母親追問她到底作了什麼夢。

Angela終於開口,說在夢中很多男人追她並向她開槍。她感到自己已躺倒在地上,那些人以為她死了,但事實上她仍保持覺醒。後來他們放火燒掉了她。在之後的幾天她又做了同樣的夢,父親讓她描述周圍的情形。根據描述,父親猜想那可能是在非洲的布林戰爭期間。於是父母故意在桌子上留了一本書,掀開的那頁是關於那場戰爭的照片。Angela看到後立刻認出照片中的場景,並十分激動地對圖中的帽子和槍支發表評論。

這樣的夢境出現了很多次,在父母的儘量撫慰下,最終慢慢消失了。她父母聯繫永恆基金時,Angela已經十多歲了,不再能回憶起那些夢境。但Angela十分害怕高溫,無論洗澡或吃飯,都怕熱。在Angela的夢境之前,她父母並不相信轉世,也從來沒告訴過她任何這方面的事情,以及關於那場戰爭的故事。

3.8 Annet的故事

1986516日,十四歲的Annet和作者取得了聯繫。在她五歲時,祖父去世了,於是她安慰母親說,死亡並不是件太壞的事情,她自己便曾死過一次,她前世的母親是她這一世的阿姨。她曾居住在一間大房子裡,有一扇凸窗。那時處於戰爭年代,她站在窗戶旁,被一個帶著平帽的男人槍殺了。在那個傷口處這一世還留有一個圓形的胎記。

3.9 Jojanneke的故事

2002年,一位來自林堡的女士聯繫永恆基金,講訴了她孩子的故事。她常去一個墓地,因為她的叔叔死于白血病,埋葬在那裡。每次去墓地時,她三歲的女兒Jojanneke總會跑到埋葬小孩的那塊地方。有好幾次,母親問她為什麼老去那裡,她總是回答說,我曾經也是一個母親,我的孩子應該是埋葬在這裡的。但關於她前世的更多資訊,她母親並沒有詳細追問。

4. 討論

本文簡單羅列了在荷蘭轉世研究中所遇到的一些案例。與很多經典案例相比,它們都有著極為相似的情節和特徵。案例中所涉及的主要人物,並非出自吸引注意力或改變宗教信仰諸如此類的目的而虛構回憶。因此很明顯,儘管很多荷蘭的父母親對於兒童回憶前世顯得比較淡然,但他們仍提供了大量的事例,足以說明在荷蘭存在著與其它印度、斯里蘭卡等東方國家相同的轉世案例。

這些案例研究同樣也和英國的Perter & Mary Harrison,以及Mary Rose Barrtington之調查資料極為相似。這些真實發生的故事,足以為轉世提供更有說服力的證據。作者確信,轉世並非科學所排斥的子虛烏有之說,而是完全可被證實的。基於此,歐洲其他國家也應該進行相關的研究調查,從而證明回憶前世事實上是一種超越目前科學所知的自然現象。

選自期刊《科學探索》之《Three Cases of the Reincarnation Type in the Netherlands》和《超科學評論》之《Six Cases Of The Reincarnation Type In The Netherlands》。

釋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