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日期:2009/12/05 10:50:19
學習次第 : 高階

為死亡做準備

──將「中陰教授」有效實修於此生

英譯中/鄭振煌

 

我要虔誦傳統的〈大手印傳承祈請文〉,誦時必須充滿信心和恭敬。接受中陰教授,並加以修習,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我們已經出生為人。非常重要的是,不僅僅要接受這些教授,還要將它實踐出來。

認識中陰

有些人把中陰看成是不重要的事情,因而採取沒有必要理會或憂慮的態度。這是一種錯誤的態度。中陰是我們早已經經驗過的事,而且未來勢必還要再經驗的,所以如果把中陰當成不需要思考的對象,就是對人生境遇不實際和不充足的回應。

其他人則一想到中陰或聽到別人對中陰的描述,就嚇得魂不守舍,因而不喜歡聽到或想到中陰。從某個角度來看,中陰或許是挺嚇人的;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未必如此。自從宇宙之初,無始以來,已經出生過和死過無量無邊的眾生,他們全都經歷過中陰,而未來將要死亡的一切眾生也將經歷中陰。我們也不例外。

中陰的經驗,不一定都是壞的或恐怖的。它可能很負面,但也有可能很正面。不管如何,與其忘掉它,不如在此生就預作準備,以避免中陰變成負面的經驗。因此,決心盡可能讓中陰變成正面的態度,而非負面的態度,才是對中陰的最好態度。這是合適的態度,因為如果你把這些教授付諸實踐,你就可以確定未來會發生的事情。

有時人覺得他們根本不可能修中陰教法,即使修了也不可能修得好。但了解中陰的過程並沒有那麼難,也絕非不可能把中陰教法修得好。其實,它正如此生的一切顯相,都是由心所生,中陰的一切顯相,甚至未來世的一切顯相,也都是由心所生的。正面的心境,產生正面的顯相或經驗;負面的心境,產生負面的顯相或經驗。因此,如果此生能培養正面的心境,此生、未來世和中陰的顯相或經驗就會變得越來越正面。也許你會把中陰看成是很難控制的過程,事實上,只要你能培養正面的心境,就可以對中陰獲得某種控制。

在大成就者的教授中,我們發現對於中陰的分類各有不同,主要是分成六種中陰或四種。如果我們採用四種中陰的分類法,第一個是:介於生和死之間的自然中陰。自然中陰和死後的中陰似乎有些不同,但更為重要,因為我們可以利用它來修行,並為死亡和死後的各種中陰預做準備。如此透過修行,我們可以在這個自然中陰階段培養某種力量,當死時的法性中和死後的投生中陰來臨時,就可以幫助很大。所以我要先談四種中陰的第一個:介於生和死之間的自然中陰。

自然中陰

在目前生與死之間的自然中陰階段,我們該怎麼修行才能為死亡做準備呢?目前的自然中陰,與死後發生的投生中陰,二者最明顯的差異是顯相的品質不同。不管我們的心多麼不穩定,目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顯相,都是以我們的肉身為基礎的,因此顯相發生的地方和地點都是穩定的。譬如,在目前的狀況下,當我們想到別的地方時,我們的心仍然會留在此時所處的地方,因為我們的心被我們的身拘留在這裡。所以在生死之間的自然中陰階段,顯相的特色是發生在肉身上,具有穩定性。

然而在投生中陰時,因為身和心已分離,心不再被肉身所拘束,所以心是不穩定的。心一想到某個地方,當下就到達那個地方。即使心想留在原來的地方,都辦不到。因此,在心被身所拘束的這一世練習禪修,將對未來的中陰階段幫助很大。如果你在活著時練習禪修,你所獲得的最大利益是:心得到控制,也得到自由。如果你不練習禪修,就不能在中陰階段,把心送往自己所希望的地方去,或把心專注在自己所選擇的所緣境上。透過禪修,你就有能力把心鎖定在自己所選擇的所緣境上,凝住不動。禪修產生心的穩定性,將對死後的投生中陰幫助極大,因為那時唯一的穩定力量來自心,不像生前可以靠身體來發揮穩定作用。

人如果沒有任何的禪修經驗,死後心一進入中陰,意識就會毫不受控制地四處流蕩。他們不能控制中陰所發生的現象,所以就沒有能力主導或控制轉世。反之,如果有某些禪修經驗,就可以控制心,得到心的穩定性,死後一進入中陰,就可以有某種程度的控制力或自由度。從臨終過程開始到轉世的這一個階段非常重要,死者或中陰身不可以被外境所干擾,不可以讓心流蕩,必須小心翼翼。如果能藉助生前的禪修力量,就可以在中陰身階段,避免痛苦,避免轉世到惡道,並且對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一切,發揮或多或少的控制作用。這是禪修非常重要的許多原因之一。從踏上修行之路開始,止禪(奢摩他)尤其重要。

從容面對中陰身──三種心的禪修

止禪:對治煩惱

止禪的練習可以定心,而定心可以讓你有能力控制或引導你走過中陰之路。止禪還有許多其他的利益,但從走過中陰身的角度而言,我們必須說這是最重要的利益了。

在死後的各種中陰階段,心因為缺乏穩定性,所以很容易受到煩惱生起的影響。如同煩惱會在我們目前的狀況下生起,也會在中陰身階段生起。這些煩惱,諸如瞋、貪、焦慮等,由於死後的特殊情況,將會宰制你,力量變得非常強大。為了避免這種情形的發生,我們必須在這一世練習禪修,特別是修止。

為中陰身預做準備的禪修法門:觀照心中生起的任何煩惱,尤其是最強大的煩惱。這些煩惱,現代人千差萬別,各有不同。對某些人來說,瞋是最大煩惱;對其他人來說,嫉妒是最大煩惱;有些人最大的煩惱則是傲慢。禪修之前,首先要找出自己最大的煩惱是什麼?然後全力培養能夠有效對治這些煩惱生起的念力。

當你全力讓禪修變成對治這些煩惱的法門,當你有了那種願力和企圖時,你就能完全去除那些煩惱;至少你將能大大減弱它們。透過修習這種止禪和願力,你將能在這一生減弱煩惱,並以念力治療它們;結果,養成這種習慣之後,當煩惱在中陰身階段生起時,就可以變得微弱許多,不再那麼鋪天蓋地。所以中陰身的顯相,尤其是煩惱所造成的幻想,其魅惑力和影響力將變得很小。因此,我們在這一生為中陰身準備的修行就是禪修,尤其要以禪修來對治煩惱,首先是治療最令我們痛苦的煩惱。

利用你在這一生的修行,來抗衡和治療你的煩惱習氣,對你的這一生,特別是對中陰身,將有很大的幫助。我們看到有些人練習禪修的時間很短,就能夠有效平靜和馴服他們的心;而另外一些人禪修的時間雖然長得很多,卻沒有得到太大利益。當我們研究這二種類型的禪修者的差異時,就可發現他們練習的禪定或禪修,基本上是相同的。他們的不同,與其說是禪修方法的不同,不如說是禪修的意願和焦點不同。最有效的禪修是用來對治煩惱,不管他們的煩惱是什麼。如果禪修的動機是為著對治煩惱,這時候的禪修就可以變得很有效。反之,即使禪修的方法基本上相同,如果動機很模糊,或沒有集中焦點在對治某個問題上,效果就不大。因此請記住:禪修,事實上包括一切的佛法修持,如果能用來對治某個問題或煩惱,將發揮最大的效力。這種禪修方式隨時都有益處,尤其是中陰身生起煩惱時,幫助最大。

註:法性的藏文是chonyicho的意思是「現象」(佛教名相稱為「法」),nyi的意思是「現象的主要性質或本質」(佛教名相稱為「性」)。因此,法性的意思是「現象是什麼?」、「一切現象的特質或主要性質」,在佛教中,等於是「心的真性」。中陰身最常可以維持四十九天(但也有例外),最短的不到一秒鐘。密典明確指出地球上的人類就是如此。

生起次第:觀本尊

除了止禪的練習之外,另一個能在中陰階段派上用場的法門,是金剛乘或密宗所謂的生起次第:觀想各種本尊的形狀或身體。這些本尊包括許多寂靜尊、忿怒尊等等。大體上,不管觀想的是寂靜尊或忿怒尊,只要把你自己觀想成其中任何一尊,就能夠讓禪修進步很大,並且讓本尊的加持力進入你心中。本尊瑜伽對於中陰身的幫助很大,因為在死後進入中陰身時,會有種種顯相生起,有些是很嚇人的。雖然這些顯相絕非你心外的東西,它們只是你內心的投影,但由於中陰身的心識相當混亂,你會把它們當成心外物,因而認為它們挺嚇人的,讓你產生恐懼。

在中陰身的階段,有一點很重要必須記住:把這些顯相看成是心識的投影。因此,練習觀想一位本尊,譬如觀音菩薩、阿彌陀佛等,將有很大的功德,因為在這一生修本尊瑜伽,就會養成習慣,把顯相看成是內心的投影。當你開始修本尊瑜伽時,本尊的形狀可能很不清晰,但只要繼續練習,最後就可以觀想出清晰的影像。有時候即使影像是清晰的,一開始仍然是不穩定的,只要持續練習,觀想出來的影像,就不僅是清晰的,還會很穩定。熟能生巧,功夫到了,自然會有這種效果。

如果你在這一生能觀想出清晰而穩定的本尊影像,養成習慣後,在中陰身階段,就可以生起更清晰、更穩定的本尊影像,因為中陰身的顯相遠比生前清楚。如果在中陰身階段能夠生起特別清晰而穩定的本尊影像,就可以抑制混亂而恐怖的內心投影,讓它們消沉或淨化。

觀禪:觀心性

金剛乘的另一個法門是圓滿次第。圓滿次第不同於生起次第,二者都是金剛乘的法門;圓滿次第等於經乘(顯教)中的觀禪(毘婆舍那),而觀禪是有別於止禪的。

大體上,我們使用「觀禪」這個名相來表達圓滿次第的涵義。佛陀在契經(編按:即佛經)中所說的觀禪,是觀空性;而在密典中所說的圓滿次第,是觀心性或觀心的本身。如果我們看看西藏歷代大師所建立的口授傳承,禪修的主要所緣境也是心性。所以把止禪練習好之後,以此為基礎,必須進一部接受觀禪的教授,並實地修習。

透過觀禪的練習,就可以發現心的本性是無生或無來處的,同時也沒有任何實質的存在。這種發現可以讓你免除中陰身顯相所產生的恐懼。認識了你的心性之後,你就知道中陰身唯一的恐懼是:心在遇到它自己的顯相時所經驗的驚慌、恐懼和苦。(Having recognized the nature of your mind, you recognize that the only thing to fear in the bardo is the panic, the fear, and the suffering that the mind experiences uponencountering its own appearences.)同時你也體會到這種恐懼和痛苦的生起,純粹是因為你不能控制你的心。如果你了解這一點,如果你決心控制或得到控制你的心,然後透過觀禪的練習,就可以控制你的心,因而免除心在經驗它自己的投影時所產生的任何恐懼。

因為這樣的緣故,接受大手印和大圓滿禪修法的教授,並練習之,總是值得的。當然,如果你能練習到圓滿的工夫,並獲得確定不疑的體證,是最好的;但即使你並未得到確定不疑的體證,只要與這些教法和禪修有任何程度的聯繫,都總是有價值的,因為心所產生的任何體證總是對你會有幫助。即使只接受一點點大手印或大圓滿的教授,並加以練習,就是好事一樁,因為體證心的真性,會對你在中陰身階段有所助益。所以,這種體證經驗越多越好。

禪修之後:隨時運用念、覺和不放逸

我們的禪修還有另外二個層面:禪修本身和禪修之後。如同上述,禪修基本上包括三種技巧:止禪,或稱奢摩他;生起次第,即觀本尊;觀禪,或稱毘婆舍那,金剛乘稱為圓滿次第。我們已經知道,如果三種法門配合著禪修,對於死後的中陰身將助益甚大。然而,我們的練習,不僅僅在禪修時進行,更重要的是在禪修之後,因為我們正式地座上修所花的禪修時間,與下座後禪修的時間遠遠地不成比例。因此,我們不能忽略在一切日常活動中持續練習的必要,即使只是非正式的練習。

即使我們在禪修之後的時間,不是從事正式的禪修練習,我們仍然不可以讓心狂亂。我們的行為,必須保持某種程度的念、覺和不放逸。譬如,你主要的練習是止禪,那麼在你的一切活動中,不管是行住坐臥、吃飯或說話,都要在你的心中和行為中,保持某種程度的念、覺和不放逸。如此一來,你在禪修之後的行為,就不會偏離禪修,反而是在加強禪修。結果,你的禪修將在禪修之後的時間,自然產生念的狀態,並加強那種狀態。所以,基本上,我們要隨時運用念、覺和不放逸。

如果你主要的練習是觀本尊,在禪修之後的時間,你同樣要努力保持某種程度的覺或念。即使你在禪修之後的時間,不能產生本尊的清晰顯相,你也要產生佛慢:實際上你就是佛。這是基於你了解顯相的性質。顯相的真性是清淨的,不管我們認為顯相多麼不清淨,因為一切事物的性質是空,不是靜態或死的空,而是同時具足一切的空,與佛性的功徳相同。因為這是一切萬法的性質,所以一切顯相和一切經驗的本性是清淨的。

只要把本尊觀想應用在禪修之後的時間,就可以獲得這種體認,深信一切顯相都是清淨的,這對中陰身階段幫助很大,因為它將讓你在中陰身生起不同顯相時,不再那麼混亂或被淹沒。

第三種禪修法門是觀禪。透過觀禪,你將對你的心性得到某種經驗。這種經驗一開始主要是在正式禪修時生起的。不過,在禪修之後的時間,你不可以放棄這種經驗,而要在各種活動中,努力把這種經驗帶回來,或一再對它觀照。如果你不這麼做,如果你把正式禪修中的經驗,在禪修之後就拋掉,則不管你的禪修經驗有多好,進步將很少,因為你在禪修之後的活動將干擾到禪修的修持。

所以,不管你修持的是什麼法門,在禪修之後的時間,一定要培養念、覺和不放逸。只要你的心中不斷薰習這些習氣,當你進入中陰身時,這些同樣的習氣就會生起。當中陰身生起念、覺、不放逸等善習氣時,就可以讓中陰身的顯相不那麼嚇人。因為中陰身的顯相不再那麼嚇人,你將越能控制發生在你身上的各種遭遇,包括越能控制你的轉世。因此,念和覺是非常重要的。

念和覺不僅很重要,對你的幫助很大,它們也是方便修習的。我們都必須在世界上工作、吃飯、說話等等,也許會把這些活動看成不方便,因為它們似乎會干擾我們的禪修。但如果你了解禪修不僅包括正式禪修,還包括禪修之後的練習,那麼你將明白,在你的許多活動中練習正念,絕不會干擾你的禪修,反而可以加強禪修,並薰習非常強大的正念習氣,這對你在中陰身階段的幫助將很大。

身和語的禪修

到目前為止我所談到的禪修法門,基本上都是屬於心。但我們不只是練習心的禪修而已,我們也要注意身和語,並練習身和語的禪修。雖然我們是在進行心的禪修,如果我們不注意身語二業,如果我們不小心做了身和語的惡業,那麼我們的行動將抵消禪修的利益,禪修就不會有進步。因此,我們的念和覺必須跨過心,延伸到身和語。

這對於中陰身特別重要。人死後一進入中陰身,就沒有了肉身,這個時候固然不會有實際的身體語言,但由於肉身長久養成的習氣,中陰身(沒有肉身,只是意識幻想出來的身)就會有顯相和相應的語言能力。更進一步來說,中陰身生起的顯相,基本上是由心中養成的習氣所產生。因此,如果你養成好的身語習氣,則你在中陰身所生起的身語顯相,必然是好的;反之,如果你養成放逸或負面的身語業習氣,那麼你在中陰身階段所生起的顯相,也必然是負面的。

這些重點都在說明如何利用目前的自然中陰,為死後的各種狀況做準備。我想在此打住,但如果你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出。

問與答

學生:

仁波切,第一個中陰是從受孕時開始的,或從出生時開始的?

仁波切:

一般說來,這個中陰開始於出生時,一直到去世時,尤其在談到利用活的人身來修行時更是如此劃分。

學生:

中陰身的身語顯相,類似他生前的身語顯相嗎?他會維持相同的顯相或特性嗎?

仁波切:

關於這個問題有不同說法,但最普遍的說法是假設中陰身持續七週,前三週的身,會顯現前世的身;第四週的身,混合著前世的身和來世的身;最後三週一般是呈現來世的身。

學生:

請仁波切說明如何在禪修之後的時間,以本尊觀想法來培養正念?

仁波切:

本尊觀想法基本上包括三個要素──清晰的顯相、穩定的信心、清淨的憶念。在禪修之後的時間,很難培養清晰的顯相、清淨的憶念。因此,禪修之後的生起次第修持法,主要是保持穩定的信心,意思是深信你的身語意的真性,就是本尊的身語意。我們發現本尊觀想法的論典都說:「在禪修之後,絕不可以缺少自己就是本尊的信心。」

學生:

作惡夢時,是表示對自己的心缺少控制嗎?

仁波切:

作惡夢,並非表示對自己的心全然無法控制。作惡夢的原因各有不同,有時候是因為我們對某些事物想得太多,或因為我們的情緒受到嚴重干擾,或特別掛礙某些事。但有時候即使那天,你的情緒沒有受到嚴重干擾或特別掛礙某些事,由於過去某個時候的習氣顯現出來,甚至是很久以前的習氣顯現出來,你都會作惡夢。如果你被惡夢所苦,你可以在睡覺之前禪修,不讓你的心因為許多妄念、煩惱或焦慮而散亂。(If you are afflicted by nightmares, one thing that will help is to meditate immediately before going to sleep, not allowing your mind to run wild with many thoughts or many kleshas or a great deal of axciety.)如果你以禪修的狀態入睡,惡夢就不太會生起;反之,如果睡覺之前,你的心因為許多妄念、恐懼和焦慮而狂亂,當然就會作惡夢。

學生:

在中陰教法中,如何定義死?

仁波切:

首先,「中陰」的意思是二件事物的間隔,在某事物結束和另一事物開始之間的時段。因此,我們把生死的過程稱為四或六個中陰。我們稱生和死之間為「自然中陰」,此外,還有臨終中陰、法性中陰、投生中陰等。身和心分離是死亡的基本定義,也就是界定死亡的時刻∕事件;從這個定義來看,活的生命是指該生命的身和心結合在一起,因此當其中之一發生什麼事情時,另外一個就會受到影響。譬如,當你活著時,如果你的肉身病了,你的心就會經驗到苦。

死的時候,由於身和心分離,心就會失去意識作用。心一離開無意識狀態而進入意識狀態時,不僅不再停留於先前的肉身,而且不能再進入身內。這種情形不同於此生我們所經驗到的無意識狀態,在這一世中,當我們從無意識復甦時,我們仍然在我們的身內。但身心分離所造成的無意識狀態(編按:或稱昏厥),意識復甦時就不再進入身內。這就是死亡的定義。

學生:

在深定之中,靈魂有可能離開肉身嗎?

仁波切:

確實有這種法門。


(本文內容,將結集為《穿越生死》──創古仁波切「中陰救度法」教授一書,11月由香港創古文化出版社,在全球華文地區發行)

為死亡做準備──將「中陰教授」有效實修於此生

 化育資訊網        台北縣板橋市信義路83號7樓        電話: 02-89521272  02-89521272         傳真: 02-89642867  02-89642867

喇嘛網 日期:2009/12/05 10:46:13   編輯部 報導 

創古仁波切  開示 


備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