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網 日期:2011/01/11   報導

尊貴竹彭覺貝仁波切 (Most Venerable Drupon Sonam Jorphel Rinpoche)

拉達克是一聖地,不間斷地受到諸佛菩薩化身的明王和大臣所治理。在低處的一處名為波卡布(Bodhkharbu)的山谷,竹彭仁波切誕生在貢嘛巴(Gongmapa)家族中 -- 一個祖先具備豪邁、智慧和勇氣等光榮傳統的族裔。仁波切的父親是索南措貝,母親是秋尼桑莫,一位善良、有禮又慷慨的女士。仁波切是家中么兒,有四位兄長,一位姊姊。

在藏曆土兔年二月十日的一個早晨,當 仁波切出生之時,出現了許多吉兆和瑞象,母親在沒有絲毫產痛的情形下順利生產。根據星象,生於星期四的 竹彭仁波切將會是一位聰慧的佛法實踐者。預言中說到,生命之星為Yugpa,仁波切將在世2890年。由出生之星在手上的印記可知 仁波切在10月期間和10日時將遇障礙。另一明顯的印記出現在左手背,是一右旋的?(swastika)

當時拉達克佛法的主持者是秋杰秋古倉。他非常慈愛地來探視初生的小嬰兒。並對著母親明確地為這個男嬰授記:若這孩子以清淨的方式撫育並且出家接受教育,他將利益許多的眾生。住持為嬰兒起名為索南覺貝帕占波,並給予許多加持,在場的人都嘖嘖稱奇。

孩提之時,竹彭仁波切即顯現慈愛窮困、盡心盡力承事師長等等特質。特別與生俱有大乘菩薩的覺性,有著令人驚嘆的早慧及自然流露始終如一的慈悲與真誠,即使在尚未接受任何德行方面的教導。他自然而然地樂於實現佛法之莊嚴於生活之中。他得以深入淺出地教導佛學、法門和智慧。仁波切利益他人的方式印證了 Abhisamayalankaranama 中教示的種種現象。
或云:
菩提心不離棄任一眾生,
如 鷺之於水,煙之於火,
菩薩的親眷,
可從他的人格上得到印證。

種種跡象告知世人,竹彭仁波切是一深具大心大願的菩薩,村裡的每個人都說他必定是轉世再來的大修行人。尤其,無數的風聲說著他是持明上師塔喜旺登 (Tashi Wangdan)或巴洛比丘(Balok Gelong)的轉世,竹彭秋加仁波切的大弟子。然而此一轉世的頭銜像雨後的彩虹,不久便消散了,他無心於此一身分,他的父親生於一窮困的家庭,很少注意此類情事。特別的是,他的父親和祖父本性耿直,不招惹上現在這時代許多人的自私和無知。

四五歲時 竹彭仁波切開始隨父親學習讀書識字,此時學習了《陀羅尼咒彙編》、《八千s'lokas》、《佛經精要》和《蓮花生大士傳》等。接著開始記誦所有的直貢噶舉承傳的儀軌和法教修習方式。因為能夠做如此深廣的學習使得 竹彭仁波切名聲遠播。他不但能在白天研讀,也能在夜夢中學習,而無須參考讀本。

白日和夜夢中都可以持續學習的,古時的聖者有第四世噶瑪巴 若佩多傑。在他的傳記中說到,每到夜晚 噶瑪巴便在床舖週邊排了許多打開的經典,夜晚夢中就可以記誦並瞭解這些經文。同樣地,卓絕的竹彭仁波切也是如此。有一部經典是他從夜夢裡學習的,完全沒有在日間研讀過:《Shinskyong二十禮讚》。仁波切如此心無旁騖、夜以繼日的學習,加上天生聰慧的秉賦和堅毅的性情,追隨著先賢的腳步。

出身寒門
生具智慧堅毅
三密牢固
堅如金山之大無畏菩薩

八歲那年,竹彭覺貝仁波切由拉達克秋杰東滇仁波切剃度,並賜予法名「公處桑登」。接著仁波切在永楚塔巴林寺入學成為學僧,學習佛法。該寺極為殊勝,過去許多學者及大成就者都曾到訪,像是阿爾哈尼瑪貢巴、大班智達那洛巴、洛札哇仁千桑波等。他繼續依照古老傳統在寺中學習儀軌、研習法本,並且成為眾人寄予厚望的優秀學僧。

臻至大樂法界本覺智,
望聞觸眾善法之所緣,
永楚塔巴林,
一切教法修行之法土,
善哉!不可思議──諸聖之家!

仁波切的學習、觀想、與禪定

為了堅定對往昔大成就者、其跟隨者以及顯密教法之信心,16歲時的 竹彭仁波切心中蘊藏著前往第二金剛座直貢梯寺進修的心願,那是雪域實修法脈的中心,也是聖尊 吉天頌恭法座之所在。為此行程,仁波切不顧一切困難,迎向種種的艱險。為法忘軀,穿過喀什米爾、印度、尼泊爾、錫金、不丹和卓莫隆 (Dromolung)。身著信心的甲冑,無畏無懼,一路踽踽前行於天際的冰河、石徑、絕壁、大河和盜賊四起的危險境地。與25位學友同行,終於抵達直貢梯寺,參加猴年大法會,接受灌頂和口傳。並於寺中修習金剛舞、唱誦、繪製唐卡,製作砂壇城、多瑪、法樂器、儀軌和儀典進行等等,直至精熟。

他會晤了兩位年輕的法王,澈贊和 瓊贊法王,並朝拜了中藏和南藏各聖地,如拉薩的偉大措卡康(Tsukakhang)。更重要的,竹彭仁波切自卻傑仁波切 (怙主 吉天頌恭的30位根本弟子之一)那裡領受了所有佛陀經藏的口傳和灌頂,及全部儀軌和實修內容的教法,就如一座寶瓶內的淨水完全地傾注於另一座寶瓶之中。接著仁波切獲准進入直貢梯寺Ngari關房,進行閉關禪修,如印度的阿底峽尊者一般,而當時正是戰爭和革命烽火興起之時。時局難困,閉關幾乎難以繼續,儘管如此,仁波切以佛法行者自任,堅此以往,以堅定的信心,持續9個月的修習與禪定觀想。

其後 仁波切回到拉達克並成為喜那庫寺(永楚寺的分寺)的住持,為期三年。之於眾人,仁波切示現為一卓越出眾的典範,深信因果,精勤不懈,利益他人先於己身。眾人祈請他繼續主持寺務,仁波切於是應允續任住持二年。之後,仁波切又任桑亞卻林寺住持三年,展開許多佛法事業。其時,仁波切雙親辭世,仁波切為雙親累積福智二資糧而做廣大供養及唱誦祈請、迴向。

為弘揚佛法、利益更多眾生,仁波切又前往位於楚什的尚巴里寺參學於達隆措楚(Tsetrul)仁波切。在措楚仁波切這裡,接受許多灌頂、口傳和口訣及其教法背景的傳授。諸如龍欽巴七寶、寬心三續和解脫三續等。

又從學於上拉達克夏古彭措卻林寺住持噶隆嘉稱仁波切,竹彭仁波切學習了許多醫藥的典藉和四部藏醫密續。

另在亭爾歐澤(Thinle Odzer)醫師那裡領受了cikitsavidya的教法。從堪欽諾仰仁波切(此末法時代大興噶舉教法的大師)領受了三部文法典籍:圓智蔓解、寶性論和中觀實修。

經過許多研讀與觀修,仁波切前往聖地雷瓦薩的堪欽竹本仁波切(一位具備學識、良知和善意的學者和證悟者,Dorje Dak之古密續傳統此一北方珍貴法教的闡揚者)求法。與轉世的不丹夏楚南旺(Shabtrung Ngawang)南嘉一同,竹彭仁波切以身、口、意令堪欽仁波切欣喜,傳授了諸多典籍:三部文法、詩歌、詩韻學、同義字研究及佛法內學的法教,如:知識之門、菩薩行論、初行、詩之節律及中觀論以及圓智現行觀。

極喜於 仁波切的良善資質,堪欽楚登卻桑仁波切說道:「我已將心中全部的字句一一展現予你,索南覺見。」如此 仁波切領受了許多深廣的心髓口訣的指導,以大慈悲成熟善果,解脫諸縛。

那時 竹彭仁波切曾至馬拉里(Manali)度假一天。夜宿在一居民家中樓上,仁波切見到無數的夢境,包括一些奇特的現象,於此,仁波切不欲多說。之後,仁波切得知樓下住了一位偉大的瑜珈士,便去求見他。見到這位瑜珈士的當下,仁波切覺得無以名狀的悲傷、歡欣和恭敬之情錯綜交集。滿懷喜悅的見到這一位真正的上師,但悲痛自己在樓上的房裡於夜夢中造了惡業。竹彭仁波切說過,即使只是要說出這位瑜珈上怙主的名諱,他也覺得萬分困難,不得已而說之,他便是竹旺昆秋卓巴嘉措或瓊噶仁波切,大成就者東比嘿嚕卡(Dombi Heruka)的化身,諸瑜珈士的怙主,如意的至寶。

彼時,竹彭仁波切只覺全然的恭敬,平時噪動的思維自然完全止息,他在此境中持續了好一陣子。竹彭仁波切頂禮足下,懇求成為弟子,喇嘛接受了請求並問來處,仁波切回答:自拉達克。喇嘛說:「哦!哦!這真是非常吉祥的緣起啊。」喇嘛用隨身攜帶的頭骨杯裝了些酒給仁波切,仁波切毫無猶預一飲而盡,喇嘛慈愛地給予口訣傳授並授記,「我們彼此已圓滿重逢的因緣。」之後兩人不捨地道別。

35
歲時,竹彭仁波切行旅至菩提迦耶,在那裡拜見了一位隱居的大瑜珈士,古努喇嘛滇津嘉稱 (一位不分派 [利美運動] 的卓越修行人),他對佛法、世法都已通達無礙。竹彭仁波切祈請傳授法教時,古努喇嘛問道:「你的上師是誰?」仁波切答:「我的上師是噶真卻贊仁波切。」古努喇嘛合掌讚曰:「他是一位學識和證悟都很深的修行人。」古努喇嘛傳授本身著作《言語之燈》並口傳《菩提心讚》,並送給他菩提種子,和他一番長談。

菩薩滇津嘉稱有一位弟子直貢康卓(或稱里尼仁波切),是一位化現於人群間的瑜珈女。她對竹彭仁波切說:「現在,直貢噶舉教派法脈積弱不振,我促請你用心聽吾言,直貢噶舉將日益興旺,毀壞的都要復原。」她特別說:「利益眾生和興旺佛法,我對你有很深的期許。別忘了,別忘了。」就如瑜珈女所授記,事實已在眼前,竹彭仁波切傳法和修行諸事業日益興盛。有識之人都明白確見。

如此竹旺瓊噶仁波切的預言成真了,顯現因果之互為依止、真實不虛。懷抱著無比的熱望,拉達克卻杰東滇仁波切和堪欽昆秋滇津仁波切一致決定邀請如意上師瓊噶仁波切到拉達克來,重新點燃直貢噶舉教派薪傳之火。他們委任噶隆措丹往喜馬佳(Himachal)邀請瓊噶仁波切。

由於過去以來的願力和應許,瓊噶仁波切慈悲地接受所請來到拉達克的曲索(Chusul),完全只為這實修法脈的延續,這些已在他心中永恒保存的珍貴法教。瓊噶仁波切抵達拉達克後, 東滇仁波切定數位出家眾進行閉關,並特別指定竹彭仁波切參與,以傳佈此實修法脈之要義。

此時刻,他覺察到他所特別立願著力修行的實修要義已達果熟之時,此次閉關修行或能成就,得以弘揚佛法利益眾生。於是 竹彭仁波切即刻決定並答應。竹彭仁波切的閉關由曲索(Chushul Meme Gawa Tsang)、友人洛儒(Lhobzur Konchok Gyatso)和他的母親共同護持。同時竹彭仁波切醫治了一些病患得了一些報酬。於是閉關所需的資糧得以完備。

首先他們在曲索 的桑桑巴里寺閉關,寺院由一弟子依據上師秋杰尼瑪(Kyabgon Thugje Nyima)的授記興建。這些閉關的有 竹彭仁波切,和同儕洛珠昆秋嘉措(Lhobzur Konchok Gyatso), 洛珠昆秋滇津(Lhobzur Konchok Tenzin), 噶隆措登(Gelong Tseten), 噶隆卻杰(Gelong Choejor), 噶珠昆珠楚登(Gezur Konchok Thusten), 烏儒昆秋多傑(Uzur Konchok Dorje), 烏儒昆秋倫珠(Dezur Konchok Lhundup), 噶隆嘉措(Gelong Gatsul), 噶隆欽登(Gelong Trimten) 和 安傑拉登(Amje Rabten)

在桑桑巴里寺瓊噶仁波切教導了一般性的經典諸如《解脫珍蔓》、《勝義道寶藏》、《貢奇疏論二種》和《佛子行三十七頌》。

瓊噶仁波切亦教導了禪修方面的典籍,諸如《長壽佛灌頂和修習》、《大手印五支道》、《聞道金剛頌》、《虛空平等之密續》、《恒河大手印》和《密勒之聞道》。於是竹彭仁波切和其他11位適格的行者接受了這成就和解脫的灌頂、口傳和口訣指導。依據修習的次第,深入研讀與實修,在三界之頂,升起承襲自傳承上師們實修法教的勝利旗幟,使得佛陀的教法普傳於十方每一個角落。

第二次,竹彭仁波切在喇嘛玉如寺閉關,許多大成就者如阿羅漢尼瑪昆巴和那洛巴都曾到訪的聖地。這一次,瓊噶仁波切指導了15位弟子,包括直貢噶舉法王 澈贊仁波切。

當瓊噶仁波切離世而往他方世界利眾時,隨侍在側的唯有 竹彭仁波切,瓊噶仁波切最後的言語給 竹彭仁波切口訣的傳授。為免這最後的心法口傳被誇大或汙損,仁波切將這些言辭牢記於心。簡言之,瓊噶仁波切握著竹彭仁波切的右手說:「就依著我教導你的方法去修。我明白你的歡喜和憂慮。上師和諸佛菩薩永遠不會欺騙我們。」接著,瓊噶仁波切指示:「現在,和我一起唸誦『祈請遠方的上師』。當師徒二人一齊唸誦『祈請文』時,上師用右手執 竹彭仁波切的手,雙眼睜開凝望虛空,說了:Shewe Lodro Khenno! 而進入涅槃。

隨後全體弟子在悲傷中籌辦上師入涅的法會。弟子們開會一致決議依循尊貴的上師開示的法教。直貢噶舉 澈贊法王也提議,最好的方式就是終身的修行或選擇一個適當的關房進行終身的閉關修習。

依照 瓊噶仁波切指示的,竹彭仁波切將其餘的口訣、口傳和灌頂再傳授予適合的行者:堪欽昆秋嘉稱(Khenchen Konchok Gyaltsen), 已故的噶隆塔喜嘉措(Late Gelong Tashi Gyatso), 已故的噶隆昆秋(Late Gelong Konchok), 洛儒東珠(Lobzur Tondup), 竹彭索南昆噶(Drupon Sonam Kunga), 噶隆措寧(Gelong Tsering), 竹彭蔣巴瑞津(Drupon Chamba Rigzin), 竹彭昆秋桑登(Drupon Konchok Samten), 噶隆巴當(Gelong Paldan), 喇嘛昆秋塔章(Lama Konchok Tharchan), 噶隆達瓦(Gelong Dawa), 南千噶隆(Nangchen Gelong Tsulten), 噶隆桑登(Gelong Samtan), 竹彭仁波切已故的兄弟洛朋登珠(Lhopon Tondup)

隨後直貢噶舉法王 澈贊仁波切,尊聖直貢巴教法的繼承者,此教法代表意義法脈的心,因他自然本有的卓越法性,使 竹彭仁波切身、口、意歡喜而得法身禪修的完整口訣傳法。法王亦得到金剛亥母的灌頂、口傳和口訣的傳授,以及上師口述的那洛六法及瑜珈士修行法。依據直貢噶舉傳承上師的口述,這些法王都依次地傳授給法王。

之前,法王得到 瓊噶仁波切口訣傳授之後,在雍東塔巴林寺進行禪修持誦時,竹彭仁波切擔任護持。

簡言之,上師與弟子之間所維繫的三摩耶,比黃金繩結更要牢固;修習二次第的菩提道;研讀教授四部密續;保護清淨灌頂的流傳永世,在承接傳承上師實修的法教時,絕沒有一絲的苟且懈怠。研讀和實修廣大秘密的金剛乘教法之海時,眼所見、心所修、身所行,絕無犯一點錯誤。

毫無例外地,在修持的前行、正行和圓滿次第中持守著,並觀自身為本尊,口持誦咒,心各自與空、樂統合,依著傳承上師的口訣傳授,他們便是崇盛的大軍,將滿吾人與眾生之願。

上文中提到閉關修行的行者中,竹彭仁波切給予了灌頂、口傳、口訣傳授(包括金剛亥母、那洛六法及其相關法教,完全地依傳承上師的方法),為弘揚佛法利益眾生,他示範了不可思議的偉大事業。例如重新開啟了普遍教法的口傳和實踐,並再次弘揚了直貢的不共教法。於是,仁波切保存了教派傳承上師的教法,如同黃金的鍊子,之間沒有任何三昧耶汙損的環節。此大利由這些不凡的弟子們所維繫、保存並發揚於他們對經典及密續的論疏中,已在經典密續中有所記載,故吾人在此略而不述。

竹彭仁波切領受了許多教法、灌頂、口傳和口訣及其相關教法,以及得自 頂果欽哲法王(蓮花生大師的化身以及古學翻譯的精神領袖)的口訣傳授。竹彭仁波切在 嘉杰竹旺貝諾仁波切處領受了《珍貴寶藏》之殊勝教法。自達隆法王瑪珠和夏忠仁波切,第16世噶瑪巴 立佩多傑和 達賴喇嘛法王(世界和平的詮釋者和人間、法界的怙主)以及許多車喇嘛的身上領受了諸多灌頂、口傳和口訣。對於這些教法的名稱,可參閱仁波切教法的表列。由於時間上不允許,此處未及表列,特此致歉。

弘揚佛法的廣大事業

1983年起,竹彭仁波切行旅各國。建立了多處佛法中心,諸如德國的直貢塔喜佛法中心,澳洲的直貢朋楚林,俄國直貢噶舉佛法中心,因 仁波切轉動法輪而使得許多眾生歸向佛法。根器最好的,有在今生開悟解脫的。根器中等的在死時得成就。根器較次者亦能在中陰身時得成就。

奧地利在家的瑜珈行者仁欽朋楚,立願終身侍奉 竹彭仁波切,是目前座下的弟子之一。眾多弟子中,有來自薩迦、噶隆、噶舉和寧瑪教派的,地區涵蓋印度、中國、西藏和尼泊爾。都是尋求真正解脫自在的修行人,致力於研讀和修習佛法,實踐戒、定、慧三學,讀誦三藏經典。即使愚頑如我,亦能領會到眾弟子精進不懈,日夜不斷,勤修佛法,手執精勤之鞭,乘智慧之馬。

除此之外,竹彭仁波切行旅世界各國,如美國、瑞士、台灣、馬來西亞和俄羅斯,利益廣大眾生,人心因而歸趨於佛法。仁波切的佛行事業照亮三界,讀者可觀賞 竹彭仁波切佛行事業影片。

2000
年,印度強久林蛇年大法會期間,竹彭仁波切行廣大之法布施,傳授佛法醍醐:俄大譯師(Ngok Lotsawa)的七種密續,諸如喜金剛及許多的成就法與課程,聽講者為一千多位出家眾,其中有多位堪布和轉世者。

為了避免浪費來自國外的捐贈,竹彭覺貝仁波切利用這些捐款建立寺廟學校和禪修中心,並護持代表佛陀身、口、意的諸多建設:

每年在拉達克舉辦的不分派盛大祈禱會,他捐贈7百萬盧比給旺秋(Wangchuk)主席。於是祈福法會得以完善,對佛法和六道眾生具有殊勝利益。除此之外,仁波切對各教派各寺院都給予許多布施供養。

在波卡布,仁波切捐贈了8百萬盧比,建造法王 達賴喇嘛的行宮。

出資捐贈40萬盧比給岡貢札西哲東寺,舉辦沙法昧 (sarvavid)法會和每年一度的一億遍六字大明咒持誦。

捐贈一幅巨大的繡花唐卡和六十面金箔浮雕像(佩戴黃金般珍貴的念珠的噶舉上師),並諸聖法器予永竹塔巴林(Yungdrung Tharpa Ling)寺。

捐贈全套大藏經譯本以及10萬給砂楚彭措卻林寺。

捐贈10萬盧比 給在臧斯卡的薩尼寺。

在德里展開直貢噶舉典籍計畫,陸續出版許多重要的著作。

達賴喇嘛位於拉達克波卡布村的行宮仿自西藏的雍布拉康。啟用典禮時,法王十分喜悅,並仁慈地口傳了許多精深的法教。法王致詞時並應允再度蒞臨。行宮建成,如是偉大的佛法事業已成為拉達克地區民眾璀璨的光彩,為他們積聚福德資糧。

除此之外,竹彭仁波切也建立了許多尼寺和閉關中心;供養第二金剛座--直貢梯寺;供養居所和代表身、口、意的家具予直貢噶舉 澈贊法王--整個噶舉寶冠上的珠寶,眾生的引領者,證悟之道的啟開者,以及勝利者的顯現。另外,仁波切對各直貢噶舉教派寺院和佛法中心有許多的護持。在西藏阿里地區,仁波切重建了嘉竹拉寺並護持僧侶生活所需。

在尼泊爾塔多帕尼,仁波切建立了一所禪修中心以及直貢噶舉達姆拉加基金會,為百餘位學僧和教師提供住所。另規劃在夏布納斯聖山建立一所論辯的學院。

依詳細的計畫,仁波切建立了多處內容完備的佛塔:
預計在倫比尼建立一座蓮花塔,以紀念明行具足者,世人慈悲的導師,等正覺者,無上的釋迦牟尼佛。

在德國建立一座「祥和佛塔」;奧地利的和平勝利塔;尼泊爾蘇瓦揚布拿「天降佛塔」;尼泊爾達多巴尼「菩提佛塔」;在喇嘛玉如寺建立了一座「祥和佛塔」以供養 竹旺瓊噶仁波切;在喜那斯庫建立了一座「菩提佛塔」以及文殊師利菩薩、金剛手菩薩和觀世音菩薩的雕像;在夏楚古建立了一座「菩提佛塔」以及文殊師利菩薩、金剛手菩薩和觀世音菩薩的雕像;在北印度比色嘉建立「蓮花塔」和「菩提塔」以供養喇嘛 圖參丘贊仁波切,於其圓寂地--臧斯卡的薩尼墓園。

竹彭仁波切亦不斷地傳授弘揚四大教派的觀修和持誦教法。如是 仁波切如同一位信差將佛陀法教的光芒傳播流布於三界。如上所述,他是如此的一位弟子,之於 竹旺瓊噶仁波切的每一言詞,他都完全依教奉行。由於他圓善的本性,獻身於佛法及一切有情眾,建立佛寺以顯佛之身;建立佛學圖書館以顯佛之口;建立論辯學院和僧團閉關中心以顯佛之意。

他是一位真實的心靈之友,以身之光,舌之燦,心之恒住平等,不斷地啟迪照亮佛法和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