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日期:2010/02/12 10:27:13
學習次第 : 進階

 

喇嘛網 日期:2010/02/12 10:22:38   編輯部 報導

 

內容提要:唯識學的思想體系,博大精深。因其博大,難得其要;又因其精深,難得其真。本文《唯識攬勝》從〈唯識的名義與內涵〉、〈唯識所依之經論〉、〈唯識的地位與價值〉、〈唯識學與唯識宗〉、〈唯識的種姓說〉、〈唯識的中道觀〉六個方面,共三萬六千餘言來介紹唯識的學理與思想。撰寫本文的目的,旨在引導初學者對唯識學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和把握,不致對此廣博的學理茫然無知,或曲解大法。 

關鍵字:唯識  內涵  種姓  中道觀 

 

一、唯識的名義與內涵

唯識者:梵語摩怛刺多毗若底。唯是區別義,區別識外無法,唯獨有識義。識是了別義,了謂覺了,別謂分別,也就是識對境界有覺了分別的作用,故名識。用今天的話講,認識名識。認識有二,即能認識和被認識的兩部份;能認識是見分,被認識是相分,見相二分,合稱名識。是故離識之外,別無有法(外境)可得,故名唯識。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一本雲:唯言顯其二義:一、簡別義,遮虛妄執,顯但有識,無心外境。二、決定義,離增減數,略唯決定有此三故,廣決定有八種識故。(《大正藏》卷43·239·上欄)《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一末雲:梵雲毗若底,此翻為識。識者了別義,識自相、識相應、識所變、識分位、識實性,五法事理,皆不離識,故名唯識。(《大正藏》卷45·260·上欄)

《成唯識論述記》中所說的略決定有此三故,廣決定有八種識者:指心、意、識。心謂集起名心的阿賴耶識,意謂思量為性的末那識,識是了別為性的前六識。《大乘理趣六波羅蜜經》卷十中雲:集起說為心,思量性名意,了別義為識。(《大正藏》卷991·下欄)指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賴耶八種識。《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四雲:五法三自性,及與八種識,二種無有我,悉攝摩訶衍。(《大正藏》卷16·511·中欄)

另外:此中所說的識,除上三種、八種外,理應還包括百法或萬法在內。故上所引《大乘法苑義林章》有自相、相應、所變、分位、實性的五位百法,皆屬識攝。《成唯識論》卷七中雲:故唯識言,有深意趣。識言總顯一切有情各有八識,六位心所,所變相見,分位差別,及彼空理所顯真如;識自相故,識相應故,二所變故,三分位故,四實性故。如是諸法皆不離識,總立識名。(《大正藏》卷31·39·下欄)

又唯識言,前者字,遣遍計所執性,顯外境空;後者字,立依他起性及圓成實性,顯內識有。內識有者,於法不空;外境空者,於法不有。非空非有,即是中道。故唯識二字,正顯有空俱遣,不落斷常的中道。

《解深密經》卷三佛告慈氏菩薩雲:善男子!我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此中無有少法能見少法,然即此心如是生時,即有如是影像顯現。(《大正藏》卷16·698·中欄)故唯識一名,首出於此。

唯識一名,有其三義:

1、唯識無境義   《成唯識論》卷七轉引《厚嚴經》頌雲:心意識所緣,皆非離自性,故我說一切,唯有識無餘。(《大正藏》卷31·39·上欄)故除心意識的諸識外,別無有一我法的外境可得。所以說:只有內識,無諸外境,故名唯識。但這裏所說的無外境,亦包括遣除執著有實體的內識在內。也就是說,唯識無境是雙破對境和對識的執著的。《成唯識論》卷二雲:若執唯識真實有者,如執外境,亦是法執。(《大正藏》卷31·6·下欄)因為識就是二無我理的圓成實和如夢幻泡影的依他起,此二者一為其相,一為其性;一為其事,一為其理。性相事理是法實相,也就是識,故於其中不可起我我所執。《辯中邊論頌》雲:依識有所得,境無所得生;依境無所得,識無所得生。(《大正藏》卷31·477·下欄)正好說明了境不可得,識亦不可分別執著而得的道理。

2、境由識變義    “指似境、內境,非離識外別有其境。《解深密經》雲:我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前六識所緣,為色、聲、香、味、觸、法六塵;末那識所緣,為阿賴耶識見分;阿賴耶識所緣,為種子、根身、器界。諸識所緣之境,皆為各各自識之所別變,猶如夜夢之中,雖有森羅萬象的一大宇宙,但全隨做夢人心識顯現,若離心識,是無有夢境可得的。所以佛在《解深密經》中又說:然即此心如是生時,即有如是影像顯現。故稱心識所現的影像為似境、為內境。似境內境是有,而非無,若否認內境的存在,便會墮入斷滅頑空之中;只能說似境是識變,似境亦是識,於中如夢如幻,無有我法可得而已,故不可執著。晉譯《華嚴經》卷十〈夜摩天宮菩薩說偈品〉第十六中雲:心如工畫師,畫種種五陰,一切世間中,無法而不造。(《大正藏》卷465·下欄)造即識變義。染識變世間,淨識(智)變出世間;世出世間諸境,皆由染淨識之所變現,所以說:境由識變

《成唯識論》卷十中問雲:內境與識,既並非虛,如何但言唯識非境?答:識為內有,境亦通外,恐濫外故,但言唯識。或諸愚夫,迷執於境,起煩惱業,生死沉淪,不解觀心,勤求出離;哀憫彼故,說唯識言,令自觀心,解脫生死。非謂內境,如外都無。或相分等,皆識為性。有熏習力,似多分生。真如亦是識之實性,故除識性,無別有法。此中識言,亦說心所;心與心所,定相應故。(《大正藏》卷31·59·上欄)

此段論語,說唯識非境,顯有三義:為簡外境,故說唯識;為令眾生,心不外馳,觀心解脫,故說唯識;說色等相分、實性真如、及諸心所,皆識所攝,離識無有,故說唯識。

3、染淨隨識義    意謂世出世間染淨一切諸法,皆隨人們的認識正確與否而形成。正確認識,於法實事求是,不取不舍,不增不減,如是則為聖者,是出世間;錯誤認識,于諸法上,不達實相,起我我所執,有增減,有取捨,如是則為凡夫,是世間。所以說,染淨凡聖,唯由人們如何認識而決定,故名唯識。

《維摩詰經》卷上〈佛國品〉中有舍利弗不依佛慧而觀諸法,故見釋迦牟尼娑婆佛土丘陵坑坎,荊棘沙礫,土石諸山,穢惡充滿。(唐思鵬著《維摩詰經新注》第32·上海佛學書局·20003月版)而螺髻梵王常見釋迦牟尼佛土,清淨莊嚴,猶如自在天宮。這就是染淨皆隨各自的認識不同而形成。又如該經卷中〈觀眾生品〉中亦有,天女以諸妙花遍撒諸菩薩及大弟子身上,但花至菩薩身,隨墮不著,至聲聞身,沾著不墮,雖用盡神力,仍不能去花。當天女問舍利弗何故去花時,舍利弗答:此花不如法,是以去之。(唐思鵬著《維摩詰經新注》第148·上海佛學書局·20003月版)這又說明,菩薩與聲聞由於對花的認識不同,故花有墮與不墮的兩種差別。認為有我受花,有不如法的花被我受,起我我所執,故用盡神力去花,而花仍著身不墮。菩薩知其法性平等,無我我所,內心清淨,如如不動,故不用去花,而花自去。所以說:凡聖染淨一切差別,唯獨看人們如何認識而形成。故除上兩點唯識義外,還有此第三點的染淨隨識義。

如上三點唯識義,前二多依理解,後一多從行說;前二多依古義解,後一惟依今人說。(家父唐仲容先生對唯識一名的解釋,除依前二古解外,更立第三點新說。)現今理行並顯,古今同攝,方為如理,故有三義。

以下再舉四點事理,以證明上述三義唯識之說。

1、隨情所受各異,故名唯識:謂同一事物,由於有情業力不同,其所變所見,亦各有異。如一江河,人見清水綠波,魚見遊園舍宅,天見寶莊嚴地,鬼見膿血充滿。又如人之糞泥,狗之美食,蛆之安宅。更如西施、貴妃,人皆為美,但魚見之深入水底,鳥見之高飛遠走,修不淨觀者視為造糞機器,餓狗虎狼視為美食佳餚。其他事例不勝枚舉。這不有力地說明了,諸識所緣,唯識所變,所謂客觀外境是不存在的唯識道理嗎?

2、如夢空寂不實,故名唯識:謂人在夢中,既有高山江河,又有日月星辰;既有男女老幼,又有飛禽走獸。當夢可樂境時,則貪愛歡喜;夢苦厄境時,則憂傷哭泣。正在夢中,全覺真實,一旦醒來,才知夢由心生。其實人們白天所見,亦由有情自識所變,如同夢境,離識之外,是無有實境可得的。只不過當人正在夢中,不知所見一切皆是做夢人心識自現、是假非實罷了,於是生顛倒見,執為真實。

3、見境真實是迷,故名唯識:謂一切眾生不知諸法皆是心識之所變現,更不知心識亦是緣起性空,如幻如化的道理,於是生顛倒見,內執有我,外執有法,起惑造業,流轉生死,不得解脫。若境是實有,不由識變者,則眾生所見皆屬真實,不應顛倒;既不顛倒,則一切眾生不應流轉生死,而應解脫;反之,知境不實,無我我所者,還應流轉生死,不得解脫。但事實恰好相反。是故應知,凡執識外有實境者,皆是顛倒邪見之凡夫,與唯識無境之理不相符合。

4、隨心生滅變轉,故名唯識:謂已得不可思議自在解脫的諸菩薩眾,皆能隨勝解力,或於有形之物,隱沒其形;或于廣大虛空,任現諸境;或于土石,變為金銀;或于水火,轉為風雲。生滅變化,自在隨心。若境是離識實有者,則怎能轉變外境,隨心生滅呢?是故應知,境由識變,境亦是識,離識之外,無有實境的道理,是絲毫不動,絕對真實的。 

 

二、唯識所依之經論

唯識總有六經十一論為所依。另有一本十支以明唯識法相——教、理、行、果。

六經者:《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一本雲:所謂《華嚴》、《深密》、《如來出現功德莊嚴》、《阿毗達磨》、《楞伽》、《厚嚴》。(《大正藏》卷43·229·下欄)

十一論者:《述記》同卷中雲:《瑜伽》、《顯揚》、《莊嚴》、《集量》、《攝論》、《十地》、《分別瑜伽》、《觀所緣緣》、《二十唯識》、《辯中邊》、《集論》等。(《大正藏》卷43·230·上欄)

六經中,《華嚴》,全稱《大方廣佛華嚴經》。此有三譯,即A、東晉佛陀跋陀羅譯,共六十卷,人稱六十華嚴B、唐朝實叉難陀譯,共八十卷,人稱八十華嚴C、唐朝般若譯,共四十卷,人稱四十華嚴,實際上四十華嚴也就是對《華嚴經·入法界品》的詳譯。如上三譯,當推八十華嚴最完備。

《深密》,全稱《解深密經》。此有四譯,即A、劉宋求那跋陀羅譯,名《相續解脫經》一卷;B、元魏菩提流支譯,名《深密解脫經》五卷;C、陳朝真諦譯,名《佛說解節經》一卷;D、唐朝玄奘譯,名《解深密經》五卷。《相續解脫經》及《佛說解節經》各一卷,實際上是對五卷本《解深密經》的部份異譯。如前者只譯了《解深密經》中第七〈地波羅蜜多品〉及第八〈如來成所作事品〉的最後二品;後者只譯了《解深密經》中第一〈序品〉及第二〈勝義諦相品〉的前二品,而〈序品〉僅為略譯,而非全譯。如上四譯,當推奘譯《解深密經》最為究竟。

《如來出現功德莊嚴經》,未譯。

《阿毗達磨》,全稱《阿毗達磨大乘經》,未譯。

《楞伽經》,此有三譯,即A、劉宋求那跋陀羅譯,名《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四卷;B、北魏菩提流支譯,名《入楞伽經》十卷;C、唐朝實叉難陀譯,名《大乘入楞伽經》七卷。此三譯中,據高振農先生說:實叉難陀的譯本與梵文本比較接近;求那跋陀羅的譯本,最能表現此經的原始形態,流行也最廣。(見《佛教》第212·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08月版)

《厚嚴經》未譯,但黃懺華先生說:一雲與唐地婆訶羅譯《大乘密嚴經》同本。(見《佛教各宗大意》第116·福建莆田廣化寺印)而《大乘密嚴經》則有兩譯,即A、唐朝地婆訶羅譯有三卷,B、唐朝不空亦譯有三卷,兩譯同名。

十一論中,《瑜伽師地論》一百卷,彌勒說,唐朝玄奘譯。在唐以前,本論已有部份譯本行世。如北涼曇無讖譯《菩薩地持經》十卷,即當於本論卷三十五至卷五十的〈菩薩地〉部份。曇無讖譯《菩薩戒本》一卷,即當於本論卷四十至四十二的〈菩薩地·戒品〉部份。劉宋求那跋摩譯《菩薩善戒經》九卷,又譯《優婆塞五戒威儀經》一卷,此二實際上就是前曇無讖兩譯的異譯本。梁真諦譯《十七地論》五卷,即當於本論一至三卷的〈五識身相應地〉和〈意地〉,但此譯已佚。真諦又譯《決定藏論》三卷,即當於本論〈攝決擇分·五識身相應地意地〉部份。

《顯揚聖教論》二十卷,無著菩薩造,玄奘譯。另有真諦《三無性論》上下卷對《顯揚》中少分的異譯。

《大乘莊嚴經論》十三卷,唐朝波羅頗蜜多羅譯。關於本論的作者,歷來爭論很大。《西域記》卷五中謂:頌由彌勒說,長行由世親造。《了義燈》卷七慧沼說:《大乘莊嚴經論》頌由無著造。本論譯師波羅頗蜜多羅與本論〈序文〉撰述者李百藥俱雲:頌及長行同為無著菩薩造。而當代著名佛教學者呂澂先生也認為:本論頌由無著造,長行世親作。(見黃夏年主編《呂澂集》第158·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12月版)

《集量論》四卷,陳那造,此有陳真諦及唐義淨兩譯。

《攝大乘論本》三卷,無著造,玄奘譯。又有《攝大乘論》三卷,真諦譯。後魏佛陀扇多更譯有《攝大乘論》上下二卷。另外《攝大乘論》有世親釋、無性釋兩種。除玄奘對此兩釋各有十卷翻譯外,陳朝真諦、隋朝笈多亦各對世親釋本有譯,前譯為十五卷,後譯為十卷。

《十地經論》十二卷,世親作,後魏菩提流支、勒那摩提同譯。此論是世親對《華嚴經·十地品》的解釋。

《分別瑜伽論》彌勒說,未譯。

《辯中邊論》三卷,彌勒說頌,世親解釋,玄奘翻譯。另有真諦譯本,名《中邊分別論》上下二卷。

《二十唯識論》一卷,世親作,玄奘譯。另有後魏菩提流支異譯為《唯識論》一卷;陳朝真諦異譯為《大乘唯識論》一卷。在天竺有護法解釋《二十唯識論》的,名《成唯識寶生論》五卷,由唐朝義淨翻譯。

《觀所緣緣論》一卷,陳那作,玄奘譯。異譯有真諦《無相思塵論》一卷。在天竺有護法解釋此論,名《觀所緣論釋》一卷,由義淨譯。

《大乘阿毗達磨集論》七卷,無著作,玄奘譯。在天竺有覺師子(又名師子覺)釋論,安慧雜論,(《雜論》者:將覺師子釋文與《集論》頌文參雜揉集)合稱《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共十六卷,亦由玄奘譯。

如上六經十一論,以《解深密經》為根本經典,故稱本經;以《瑜伽師地論》為根本論典,故稱本論

《解深密經》共有五卷八品,以表顯示:

 
 

              卷一 

                                                                                   

              卷二 
 
 

                                                                                    
 
 

                                                                            

《瑜伽師地論》共一百卷,分五部份:第一、〈本事分〉五十卷,第二、〈攝決擇分〉三十卷,第三、〈攝釋分〉二卷,第四、〈攝異門分〉二卷,第五、〈攝事分〉十六卷。此中〈本事分〉有十七地,是全論的主要部份,以詳闡三乘觀理、修行、證果的三大事相;後四攝分是決擇解釋本論及其它經典要義的。

 

 

一本十支者:以《瑜伽師地論》為本論,以《百法》等十為支論,故合稱一本十支

一本者,如上已說,十支者:

1、《大乘百法明門論》,世親作,玄奘譯。此論是從《瑜伽師地論·本事分》中略錄名數而出,故又稱略陳名數論

2、《大乘五蘊論》,世親作,玄奘譯。此論是略攝《瑜伽師地論·本事分》中境事而成,故又稱粗釋體義論

3、《顯揚聖教論》,此論是對《瑜伽師地論·本事分》中十七地義錯綜揉集而成,故又名總包眾義論,或小瑜伽論

4、《攝大乘論》,此論總括《瑜伽》、《深密》法門,而重詮《阿毗達磨·攝大乘品》,故又名廣包大義論

5、《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此論總括《瑜伽》一切法門,集《阿毗達磨大乘經》所有宗要,以三科、緣起、四諦等,廣析所有法相名數,故又名分別名數論

6、《辯中邊論》,此論依《瑜伽》、《深密》中道要義,以三性三無性等決擇中邊而成,故又名離僻彰中論

7、《二十唯識論》,此論依《瑜伽》唯識無境義,以破執釋難,成立唯識,故又名摧破邪山論

8、《三十唯識論》,此論依《瑜伽》、《深密》、《華嚴》、《楞伽》、《阿毗達磨》等大乘經論的要義,圓滿建立大乘唯識境、行、果的三大部份,故又名高建法幢論。此論頌文由世親作,釋文由印度十大論師造,如德慧、安慧、親勝、難陀、火辯、淨月、護法、智月、勝友、勝子。玄奘將十大論師對《三十唯識頌》的解釋,取護法的觀點,揉集成冊,名《成唯識論》。玄奘又命其高足窺基疏釋此論,名《成唯識論述記》。

9、《大乘莊嚴論》,此論總括《瑜伽》菩薩一地法門,以義智——言句莊嚴大乘,救眾生苦,故又名莊嚴體義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