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
MA
NI
PAD
ME
HUNG
<纍榭>金剛瑜伽母灌頂開放候補10名 臺灣靈巖山寺萬人朝山 <纍榭>金剛瑜伽母灌頂開放候補10名
 
 
 
 
 
 
 
弘揚佛法 行銷規劃 公益VIP申請
 利美園地
網路數位佛學院快速搜尋
地區:
網路數位佛學院分類
精選顯密資訊
  PLIBC
雪謙寺 
SMTB
寧瑪巴噶陀大圓滿虹光
佛學數位圖書館暨博物館
台灣蒙藏文化中心
喇嘛網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
 

  虛雲和尚人間淨土思想探微   
分享 列印 迴響 推到Twitter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Google+ 顯教部落格總覽
加入會員 HyperLink 論文發表 favebook連結
全球慈悲智慧數位佛學院
    
大寶法王 大悲咒 peaceful music 噶瑪巴唱誦-蓮師七句祈請文 福智讚頌班 搖籃曲 蓮師七句祈請文
大寶法王 大悲咒 peaceful music 噶瑪巴唱誦-蓮師七句祈請文 福智讚頌班 搖籃曲 蓮師七句祈請文
噶舉 編輯部 噶舉 顯教 寧瑪
更新日期:2010/05/30 03:41:18
學習次第 : 進階

 一、人間淨土思想緣起

(一)現實中人間穢土的擠迫

虛雲和尚所處的時代是中華民族多災多難的時代,經歷了清末、民國、新中國這三大政權的更替,用虛雲和尚自己的話說即:“坐閱五帝四朝,不覺滄桑幾度;受盡九磨十難,了知世事無常。”日軍的侵華給中國人民帶來的苦難是巨大的,虛雲和尚曾說:

因目下日寇侵華,所占地區,殘殺同胞,搶奪民財,強姦婦女,禍民殃民,弄得我國遍地干戈,殺害無辜,民不聊生,動亂紛紛,雞犬不寧。[1]

佛教方面,虛雲和尚認為佛教的正、像法時期已經過去了,末法到現在,也已經過了九百八十二年。“末”即法沒之意。經上說的末法時期的種種衰相均已出現:

僧娶尼嫁,袈裟變白,白衣上座,比丘下座,這些末法衰相都出現了。釋迦佛的法,到人壽三十歲時,大乘法就滅了。人壽二十歲,連小乘法也滅了。人壽十歲時,只剩“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法末之時,佛所說的法,都要滅的。先從《楞嚴經》滅起,其次就是《般舟三昧經》。如歐陽竟無居士,以他的見解,作《楞嚴百偽說》,來反對《楞嚴》。還有香港某法師說《華嚴》、《圓覺》、《法華》等經和《起信論》,都是假的,這就是法末的現象。[2]

中國佛教協會開成立大會時,就有人提出:將《梵網經》、《四分律》、《百丈清規》等這些律制清規取消;將僧人穿的大領衣服改掉;把四月八日的浴佛節改為四月十五,佛曆變為耶曆等。[3]

虛雲和尚批評說這是壞佛教徒要改佛制,破滅佛法的不是異教徒,而是佛教徒自己。

如此的世間,使虛雲和尚感到所處的時代已是“五濁惡世”,“處五濁惡世,八苦交煎。”[4]“吾人共生五濁,苦多樂少,壽短業長。”[5]

現實的穢土與佛教所追求的清淨、安樂的國土之間的反差是巨大的,這勢必使人們更嚮往沒有五濁等穢惡的理想淨土。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論有一突出的特徵,即著重關注淨心與和平,在人間淨土論的實踐方面,虛雲和尚非常熱心關於和平的演講和參加護國息災法會。

(二)佛教本具人間淨土思想

大乘佛教的目標在於一切眾生共成佛道,使得佛教應具積極的入世精神,佛教的實踐必然有其入世修行的一面。釋迦牟尼佛捨棄王位出家,並不是消極地避世,而是抱著救世之心,修盡苦行,以救世間[6]。另外,南宗禪法本來具有人間淨土的理論基礎。首先,南宗禪法的修行並非離開這個世間去修行。“六祖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7]煩惱即是菩提,生命的實相並非離開雜染的生命本身。追求佛果,並非心外覓佛,而是在於對生命的實相——佛性的徹證,佛心即從當下現前之心去體悟,所謂“即心即佛”,“平常心是道”。“故永祖雲:‘行也禪,坐也禪,語默動靜體安然。’”[8]虛雲和尚說:

志公和尚《十二時頌》中辰時頌曰:“食時辰,無明本是釋迦身,坐臥不知元是道,只麼忙忙受苦辛。識聲色,覓疏親,只是他家染汙人,若擬將心求佛道,問取虛空始出塵。”既然坐臥都是道,開田自然也是道,世法外無佛法,佛法與世法無二無差別;佛法是體,世法是用。莊子也說:“道在屎尿”,所以屙屎放尿都是道。[9]

生活中的一切運為,包括“屙屎放尿”,均是佛性的體現,處處是道,佛法與世間法是無二無差別的,佛法是體,世間法是即體之用。禪宗的修行是不離於人世間的。

其次,人間淨土論的理論內核與禪宗的唯心淨土說有關。曾有學人向虛雲和尚請教西方淨土與唯心淨土是否有矛盾的問題,虛雲和尚回復如下:

來書雲:《壇經》說東方人造罪求生西方等語,與蓮宗有無衝突一節。……蓋當時,六祖為韋刺史說:“世尊在舍衛國城中,說西方引化經文,分明去此不遠;若論相說,數有十萬八千,即身中十惡八邪便是”等語,六祖言世尊在舍衛城西方引化經文,可知已明白淨土法門,斷無故違佛說。不過他隨緣說法,叫人了自性,識身中淨土,不可願東願西,向外馳求,應隨其心淨,即佛土淨。後再曰:“人有兩種,法無兩般。”即《法華經》所謂:“惟此一事實,餘二即非真”也。……《彌陀經》雲:若人念佛七日一心不亂,彌陀便來接引。一心不亂者,即是離念也。能做到離念功夫,何處不是淨土?故《壇經》雲:“悟人在處一般。”佛言:“隨所住處恒安樂”,此之謂也。今勸善知識先除十惡,即行十萬;後舍八邪,乃過八千;念念見性,常行平直,到如彈指,便覿彌陀。及夫見了彌陀,又不生歡喜之心,則無時不在淨土。若在淨土,又無人我眾生壽者四相,則是真實菩薩。到那時不管東西南北,無不自在矣![10]

此中說,西方淨土與唯心淨土是沒有矛盾的,唯心淨土不過是為了眾生了悟佛性隨緣而說。但念佛念到一心不亂,即是離念,亦與見性一般。佛法所宣說的究竟真理是一致的。若人悟後安處於本淨的心性中,所現之人間亦是清淨的,可以說,無時不刻不安住在淨土中。唯心淨土說為人間淨土思想提供了可能。

(三)順應政治環境

宗教的大力弘揚離不開國家政權的支持,如道安曾說:“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虛雲和尚亦意識到此,“佛法外護,必付之國王、宰官、長者;蓋不假大勢力人,行難忍佛事,欲佛法之普及不易也。”[11]而佛教對國家的法律、政治亦有輔助作用,“佛教徒所負的使命,是弘法為事業,利生為己任,實乃負有輔助國家法律、政治、教育、文化等等之重任。”[12]就佛教的理想而言,與當時時代的政治理念——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是相順應的。如:

現在我們政府提倡自由、平等、大同的主義,都是與佛宗旨相合,若能實行,便成為人間的極樂世界。[13]

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與佛教所追求的最終目的都是要達到大同的世界。佛教的理想與時代的政治理念相順應,佛教就有可能得到國家政權的認可和扶持,有更多的發展空間,為進一步佛化世間提供了可能。

(四)人間佛教思潮

近代,在社會急劇轉型下,佛教以新的面孔——人間佛教出現,人間佛教思想是近代佛學家的一個共同理念。康有為依據華嚴宗法界緣起思想提出“舍世界亦無法界”,主張將佛教的“極樂世界”現實化;宣揚“無我宗”新佛教論的楊度主張“眾生外無佛,世法外無佛法,現世界外無淨土”等均是一種人間佛教[14]。但“人間佛教”一詞最早由太虛大師提出,以1933101日太虛大師于漢口市商會作《怎樣建設人間佛教》的演講為嚆矢,而且太虛大師的人間佛教思想亦是最為系統,弘揚也最為廣泛。為了加強對人間佛教的宣傳,19341月《海潮音》月刊專門發行“人間佛教號”專輯,默如、法舫、大醒……等等均圍繞著人間佛教的論題展開論述。虛雲和尚與太虛大師之間相互來往,相互讚歎[15],還曾經商討如何共同將佛教弘揚開來[16]。在新的時代以人間淨土思想的方式弘揚佛法是契機的,為兩位大師所共識,在弘揚上亦是相互呼應的。

二、人間淨土論

(一)大同與人間的極樂世界

儒家的大同思想最早可見於《禮記·禮運》: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17]

近代,不乏提倡大同思想之人。康有為著有《大同書》,孫中山提倡的三民主義的最終目標是建設一個大同世界,而這一大同世界與孔子所希望的是相一致的,“人民對於國家不只是共產,一切事權都是要共的。這才是真正的民生主義,就是孔子所希望之大同世界”[18]。虛雲和尚認為孫中山所提倡的大同主義與佛教的宗旨是相一致的:

現在我們政府提倡自由、平等、大同的主義,都是與佛宗旨相合,若能實行,便成為人間的極樂世界。

孫總理提倡三民主義,其最終目的,即是要達到大同的世界,也即符合《金剛經》的“無我相,無人相”,沒有性別和地方的界限,而達到人類的真自由、真平等了。經雲:“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在義譯即為無上正等正覺,即無彼此你我之分,但這必須由自心做起,自心若果具足貪瞋癡,不能屏一切惡,修一切善,人相、我相如鐵圍山,何能達到極樂,進入大同?[19]

孫中山提倡三民主義,提倡自由、平等、大同主義,與佛教所追求的理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是一致的。《金剛經》雲:“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空卻“我相”、“人相”,即空卻實體的自我、生命主體的執著,才能與覺悟之心相應,離卻雜染。由此生起平等之心,自然沒有性別和地域的界限,沒有彼此你我之分,這才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平等,這即是人間的極樂世界。人間的極樂世界實即人間淨土的異名。

另外,“出家所以別國主、離親屬、舍家庭者,意在脫離情欲之羈絆,舍私情而發展佛力之同情,舍私愛而為偉大之博愛,以渡一切眾生為忠,以事一切眾生為孝,此大同之義也。”[20]出家之博愛,以濟度一切眾生為忠,以事奉一切眾生為孝,為大同之義。

太虛大師亦將孫中山的大同主義與自己的人間淨土思想結合起來,“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為古今中外人民不約而同的公共趨向,亦即三民主義之目的。全世界大同社會之組成,由於各人為單位積集而成的,故一人之行動若優若劣,均能影響全世界,正為佛學上所謂‘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隨拈一法皆為法界’的宇宙觀。”[21]孫中山的大同世界與佛教人間淨土思想相通為兩位大師所共識。

(二)觸處無非淨土

“觸處無非淨土”說是建立在唯心淨土的基礎上的。唯心淨土,非是求生于他方淨土,此人世間即是淨土。若人安住于清淨的佛性之中,所現的世間無不是清淨的,無時不刻不在淨土中。關於“觸處無非淨土”,虛雲和尚說:

“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妄緣非實,一切惟心。心境若空,一切妄緣從何而有?其迷妄也,妄見有生,妄見有死,於生死中,起諸惡業,造諸罪障。其離妄也,生如漚起,死如幻滅,於本無生死中,罪福俱幻,只在當人直下了當,觸處無非淨土。[22]

心識所觸之境無非是清淨佛性之體現、妙用,心識亦然。如虛雲和尚曾引四祖道信禪師語:“觸目遇緣,總是佛之妙用。”[23]可以說觸處即真,自然可以說“觸處無非淨土”,清淨佛性即是人人心中的淨土,心識所觸之境、心識等即是清淨佛性,即是淨土。東晉時期,僧肇的《不真空論》就有“觸事即真”之說,洪州宗亦說“觸類是道”。或者,心淨則國土淨,心識所觸之境即是清淨國土。

(三)方便為究竟

六祖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大眾努力!開此院是大慈大悲工作,實現我佛“方便為究竟”的真諦。[24]

“方便為究竟”,語出《大日經》,原文為:“菩提心為因,悲為根本,方便為究竟。”[25]“方”即方法,“便”為便利,“方便”意為隨順世間的方法達于利益眾生之便利。“方便”之所以為“究竟”,原因有二:

1、大乘佛教的根本精神在於慈悲利他,慈愛眾生,給與快樂;憐憫眾生,拔除其苦,願度盡一切有情達於佛果,慈悲為佛教的本懷。而隨順世間之方便則是為究竟利他的,契合佛教的本懷——慈悲,所以,可以說“方便為究竟”。虛雲和尚在演講中說:

人類的病,五欲為因,或屬宿業,無始亦由五欲,疾病發作,需他救治。目前無力求醫者,實非少數。各位善長髮心倡辦此院,贈醫贈藥,此心便是菩提心,正是我佛慈悲本懷。

善知識!菩提者,正覺也,正覺之心。[26]

2、“方便”契合佛教的究竟真理。佛、菩薩因證得與眾生相同的理體——空性,而發同體大悲,視眾生如己體以平等的慈悲心而作饒益。因慈悲而起“方便”,但方便不離空理,方便實為從空起用,為即空之妙用,“方便”深契佛教的究竟真理,即空理。虛雲和尚說:

眾生身有風寒暑濕之病,佛為演“醫方明”以治之。《淨名經》所謂:“眾生病故,菩薩病。”同體大悲,慈眼如是。善知識,世間賢聖亦同此心,亦同此理。[27]

佛、菩薩由於具有同體大悲的品質,慈悲眾生,若眾生生病,菩薩視同己病。眾生五蘊之身有“風寒暑濕”之病,佛為此開演方便——醫方明來救治眾生,慈濟眾生。世間賢聖之人亦如是,同此慈悲心,同證空理。如神農嘗百草即是為眾生而嘗,為菩薩應現醫王身而為眾生說法。

三、建設人間淨土 

(一)救世首要救心

1、世界和平以三皈為本 

虛雲和尚在雲門寺授皈戒時開示說:

皈者一心嚮往,依者頃刻不離,嚮往不離則我心即佛心,凡身即聖身,更何善不興,何惡不去?增善滅惡,自然災消福至。欲求世界和平,人人當以三皈為本也。[28]

通過皈依佛、法、僧,一心嚮往不離佛、法、僧,實則一心即具足佛、法、僧三寶,三寶唯是一心。“一體三寶者,即一心自體,法爾具足佛法僧三寶故。梵語佛陀,此雲覺者。當人一念靈明覺了之心,即自性一體佛寶。法者軌持義,這個心性,能軌持世出世間一切諸法,即自性一體法寶;梵語僧伽耶,此雲和合眾,即此覺心能持一切法。即心即法,法法唯是一心,即法即心,心法不二,事理和合,即自性一體僧寶。如是一心具足佛法僧三寶,三寶唯是一心,即是名一體三寶。眾生迷此,向外馳求,流轉生死,諸佛悟此,即證菩提。”[29]藉此一體三寶,與本覺心性相應,頓悟自己本來是佛,自己的心即是佛心,凡身也就是聖身了,自然修善去惡,災難消失,福業來臨。所以想求得世界和平,人人應當以三皈依為本。

2、十善為建立人間淨土之機樞

民國三十六年九月廿七日,虛雲和尚在廣州聯義社演講中說:

平實之法,莫如十善。十善者,戒貪、戒瞋、戒癡、戒殺、戒盜、戒淫、戒綺語、戒妄語、戒兩舌、戒惡口,如是十善,老僧常談,可是果能真實踐履,卻是成佛作祖的礎石,亦為世界太平、建立人間淨土之機樞。[30]

此中指出十善是成佛作祖的基礎,也為世界太平、建立人間淨土的樞紐。若將五戒、十善推行至全國,效果是可觀的:

我佛洪恩,初唱三歸,次申五戒,用斯方便,先拔眾生苦,其恩浩大,豈碎身之所能報其萬一哉!是故聞說此三歸五戒之義,當從解起行。若百家之鄉,十人持五戒,則十人淳謹;百人修十善,則百人和睦。傳此風教遍於宇內,則仁人百萬。夫能行一善則去一惡,則息一刑,一刑息於家,百刑息于國,其為國主者,則不治而坐致太平矣!所以受持五戒,不但欽遵佛制,報感樂果,抑且冥助國律,益補邦家,斯乃三歸五戒之名德行相也![31]

持五戒,使人淳樸、慎重;修十善,令人和睦。若從一鄉推行至全國,行一善可制止一惡,則可息減一條刑法。息減一條刑法則家庭安樂、和睦;息減百條刑法,則國家安定、太平。不再需要制定刑法,那麼家庭不是已經安樂,國家不是已經太平了嗎?將十善從一鄉推行至全國的方式由廬山慧遠提出,近代,太虛大師亦將此與他的人間淨土思想結合起來。如:

但世界上凡有思想的人,無論是宗教家,或各種學問家,都希望構成相親相善之安樂世界;只要能行十善業,則古今聖賢理想中的天國——若中國所謂的大同之世,和西洋人理想的黃金世界,皆不難實現;只要將十惡業改成十善的行為,即可轉五濁惡世成清淨的樂國。這實是今日世界人類刻不容緩的要求。廬山慧遠大師,謂十善業,若能從一家一鄉推行到一國,立可成為‘風和俗美,刑措政清’的清淨國家。這是一條定律:無論何時,若要想成安樂的世界,是必須由此坦途而進行的。佛說四大洲中的北俱盧洲人,自在福樂,即是行十善業的結果。又說轉輪聖王出世,四海清平,天下安樂,人人皆行十善,亦足證此理也。[32]

3、永久和平應發菩提心

虛雲和尚指出如果要永久和平,應發菩提之心。他有這樣一段話:

溯思過去中國戰爭,肇自黃帝大戰蚩尤,以後戰爭不止。一部二十四史,有人說是相斫書。如要永久和平,大家應當發大慈大悲的菩提心。菩提是梵語,意思是覺。覺者,心地光明也。諸佛與眾生之差,只是覺與不覺而已。覺悟世間一切諸法緣生如幻,當體定實法不為所染,謂之聖賢。不覺則無明,無明起則事理為之糊塗。

各人就自心的緣起,生十法界,十法界皆是一心所造。何為十法界?即四聖六凡是也。……十法界不出一心,覺與不覺之所由作也。

我佛大慈大悲,說法令大眾發菩提心,菩提心參差不同,大者成佛,中者成菩薩,小者成緣覺聲聞,諸天亦有發菩提心者,依其大小深淺,成就不同。我們是在人道,應大發菩提心,救渡眾生,代眾生受苦,願去苦超升。人人如此,人間自然無苦。[33]

發起大慈大悲的菩提心,即是發無上覺悟之心,十法界均由一心所造,佛與眾生之間的差別只在於覺悟已否。覺悟,不過是回復到本覺的心性中,了達一切法均是因緣所生,虛幻不實。若此,則不再被雜染之法所污染,不再造作惡業,世界不就沒有戰爭,永久和平了嗎?

而覺悟,成為真正的菩薩、成佛,使心清淨,修行方式上在於離卻妄念、返本還源,回復到本覺的心性中,而非出谷遷喬,進行大量的更新與變革。如:

本來靈明妙性,不分彼此,同歸一體的,因為無明不覺,昧了真源,則有四聖六凡十法界之分。如果要從迷到悟,返本還源,則各法界的覺悟程度,亦各不相同。[34]

虛雲和尚每每強調禪宗頓悟的方式,特別是參話頭的方法。有偈頌說:

佛說一切法,莫非表顯心。安得禪淨門,妄自別淺深?一稱南無佛,心光自發宣。了此話頭源,當下達本宗。識茲佛來去,參禪證無生。動靜是如如,淨土即此間。[35]

此中說,參禪與修學淨土這兩個法門是不二的,若參破“南無佛”這一話頭,“自性本覺”、“自性光明”自然顯現。

在使人心、世界還淨方面,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思想其理論基礎與實踐方式是獨特的,如自性本覺、真如緣起[36]、自心緣起、煩惱即菩提等思想和倡參話頭、定慧圓融、識心見性的頓悟、“自性自度”[37]、“無相為體,無住為本,無念為宗”[38]、返本還源……等等的實踐方式。可以說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思想是以此為其內核的,若沒有此南宗禪法為其理論和實踐方式作為支撐點,人心則不可能還複到清淨的本覺心性中,心不清淨則所現的國土亦不清淨,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思想是南宗禪法的一種表現形式。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思想與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印順法師的人間佛教相比有著明顯的區別和獨特的價值[39]。而且,在此三大師的人間佛教思想中,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思想以南宗禪法為其內核最為突出,筆者稱之為南禪型的人間淨土思想。

以上,在建設人間淨土方面,求世界和平以三皈為本,十善為建立人間淨土之機樞,要永久和平應發菩提心等,均是從治心、救心為出發點,通過淨化內心達到淨化世間的目的,從救心達到救世,所以救世的首要是救心。虛雲和尚說:

現在我們要改造世界,趨進大同,一切須憑我們這顆心做起。在學生方面,先要努力讀書,讀書不忘救世,救世首要救心,救心即是糾正自己思想的謬誤,要篤信因果律的道理,勿入歧途;更要“誠意”、“正心”、“修身”、“齊家”,以達到“治國”、“平天下”的實現。先總理揭櫫三民主義與提倡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與我佛所示的慈悲吻合,空四相修十善等涵義,都很相同。如果世界各國的人民,都能夠篤信因果,實踐八德和十戒,那麼,強淩弱,眾暴寡,及種種爭殺造業的禍事,便不會釀成,而真和平、真平等、真大同的極樂世界也可促其實現,而再沒有五濁惡世和一切苦惱的滋生了。[40]

此中,值得指出的是,除了以上論述的以三皈、十善、菩提心等來淨化內心,還提出了須重視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的因果律這一佛教理則。改造世界,實現大同,亦不廢儒家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修身治國理則。

(二)佛教為周旋國際、趨進大同之唯一大教

與佛教相比,其他宗教如基督教的唯神論,賞罰均由神來決定,而神的存在又不能給予充分地證明令唯物論者信服。唯神論難以令人深信,所以基督教不能維繫世界的和平。佛教相對於其他宗教、哲學等有其在本體論、認識論、人生價值論上的殊勝性,可堪為國教,為周旋國際、趨進大同的唯一大教。

1、佛教本體論、認識論、人生價值論的殊勝性

唯心論、唯物論、唯神論等對世界的認識在虛雲和尚看來無不是執著於偏見。哲學上的唯心論,執著心識為有,外物為無。在佛法看來,不過是以攀緣心執著生死妄想以為真實。唯物論者執著外物為有,心識為無,不過為誤認外物為自己。唯神論者劃分有物質實體、神靈實體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不過是由於迷于心住於色身之內,所以認一水泡,以為是全部的潮水。唯心論、唯物論、唯神論等的觀點均是心識的虛妄計度而來。佛教的真如緣起說認為宇宙間的萬事萬物,因妄立一念由世界的本體、理體——真如生起。真如具有二義,即不僅具“隨緣不變”義,亦具“不變隨緣”義。真如之體畢竟平等,非是虛妄,無有變異,永遠與其本性保持一致,為不變真如。隨緣變作生滅,生起差別之相,為隨緣真如。就不變真如而言,萬法即是真如,不是心不是物也不是神。就隨緣真如而言,真如即是萬法,即是心即是物亦是神。唯心論、唯物論、唯神論由於不明真如具此二義,衍生的見解不免偏頗。唯心論者,就隨緣真如,以為即是真心;唯物論者,以為即是物;唯神論者,以為即是物與神。其實就隨緣真如而言,真如即是萬法,即是心即是物亦是神。心、物與神理體同一,即真如。所以,唯心論者、唯物論者和唯神論者對世界的本體——真如的認識都是偏頗的。

在認識論方面,儒家學者、哲學家、科學家等均以攀緣心去思索宇宙萬物、探求真理,宇宙萬物亦是攀緣心所造成,能思慮的心與所思慮的宇宙萬物都同為攀緣心。佛教以為“三界唯心,萬法唯識”。“識所緣唯識所現。”所以,所思慮的宇宙萬物亦同為攀緣心。儒家學者、哲學家、科學家等所使用的能所存在的認識論必不能認識真理,如同結跏趺坐在椅子上,想要自己舉起椅子,定不可能。而佛陀則以遍智覺照一切,離語言、絕思慮,非能所的,自然可以契證真實——實相真如。如同從椅子上下來再舉椅子,所以能任運自如。由於佛具遍智,於一切法,無不了知,對於世界萬物及其真相可謂是先知先覺的,可以說,佛教括哲學、科學、宗教三者於一爐而共冶。[41]

關於佛教的人生價值論,虛雲和尚認為大菩薩之行願,非他聖賢可及。“觀音菩薩三十二應,應以何身得度,即現何身而為說法。”[42]如地藏菩薩曾發下大誓願,謂“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從此可略知佛教人生價值論的妙用無方與偉大之處。

2、堪為國教

日本近世的興盛,是因為以佛教為國教,它的維新得力於禪學不少。如果不是軍閥迷信武力,以殺戮為功德,以侵略為能事,與佛法之道全然乖違,就不會有今天侵略的失敗[43]。對於佛教是否堪為國教,虛雲和尚有這樣一段論述:

或疑佛教為消極、為迷信,不足以為國教,此特未明佛教者之言。實則佛法不壞世間相,豈是消極者!佛法步步引人背迷合覺,豈是迷信者!考佛梵名佛陀,義譯覺者,自覺覺他,覺行圓滿,謂之為佛。菩薩梵名菩提薩埵,義譯覺有情,有出家、在家二種,乃發大心為眾生求無上道,一面自修,一面化他者。其積極與正信,恐無有出其上。佛教依折、攝二義,立方便多門。何謂折?折者,折伏惡人。……何謂攝?攝者攝受善人。佛菩薩為利益眾生故,不避艱危,有四攝法:一、佈施攝——若有眾生樂財則施財,樂法則施法,使生親愛心而受道。二、愛語攝——隨眾生根性而善言慰喻,使生親愛心而受道。三、利行攝——起身口意善行,利益眾生,使生親愛心而受道。四、同事攝——以法眼見眾生根性,隨其所樂而分形示現,使同其所作沾利益,由是受道。佛菩薩之積極為何如![44]

佛教並非是消極的、迷信的。佛法不壞世間法,菩薩“法門無量誓願學”,世間法如科學、哲學等都是菩薩的學處,菩薩從五明中求[45],非是消極;佛法背棄迷惑與覺悟相應,非是迷信。佛陀自覺覺他,菩薩尋求大覺,積極化他。在化他中,佛教依據折伏惡人、攝受善人安立了許多方便。攝受善人中就有四攝法,即佈施、愛語、利行、同事。可以說,佛教是積極入世的,並與覺悟相應,應可堪為國教。最後,虛雲和尚說:

願行菩薩行、求無上道者,非必出家而後可行,在家亦無不可。不過出家所以別國主、離親屬、舍家庭者,意在脫離情欲之羈絆,舍私情而發展佛力之同情,舍私愛而為偉大之博愛,以渡一切眾生為忠,以事一切眾生為孝,此大同之義也。孫中山先生嘗曰:“佛教乃救世之仁,佛學是哲學之母。宗教是造成民族和維持民族一種最雄大之自然力。人民不可無宗教之思想。研究佛學,可補科學之偏。”今公亦以佛教之輸入中國,有裨益於中國之學術思想,故稱佛教為今日之周旋國際、趨進大同之唯一大教。[46]

佛教的理想與實踐與大同主義是相一致的。根據孫中山對佛教的定位,佛教確有裨益於中國的學術思想,為今天調和國際關係、維護世界和平、趨進大同的唯一大教。

四、虛雲和尚的個人願行

首先,祈望世界和平是虛雲和尚人間淨土思想的一個重要內容。虛雲和尚一生在演講、開示中,多次提及佛教徒要維護世界和平,他曾出席19521217日的上海佛教界祝願世界和平法會、杭州市佛教界祝願世界和平法會等,並發表呼籲和平的演講。19521228日,在對上海市佛教青年會少年部代表團講話時亦不忘勉勵佛教青年要保衛和平。在上海佛教界祝願世界和平法會中,虛雲和尚說:“佛教的慈悲教義就是和平的最具體的表現,保衛世界和平,這是我們(佛教徒)的責任。”[47]為什麼要保衛和平?有兩方面:一、因為厭惡戰爭需要和平。二、佛教徒的內心需要和平。僧伽即是“和合眾”的意思,六和合為僧團的標準。[48]

又虛雲和尚曾在重慶主持護國息災大悲法會,祈望和平。在主持大悲法會時,曾上書給民國政府主席林子超,並附呈懇請林主席在法會期間同時施行五件事情:“(一)大赦;(二)增廣賑濟難民;(三)禁止屠宰牲畜、茹素放生;(四)減輕賦稅;(五)保護寺院及免僧役”[49]。在日軍侵擾中國時,虛雲和尚曾帶領大家稱念觀世音菩薩的聖號,仰仗佛菩薩慈光加倍,祈國泰民安,干戈早息,使清平盛世早日實現。可見其對淨化人間所作的努力。

其次,虛雲和尚復興禪宗,重視唯心淨土、人間淨土思想。他一身肩挑五家法脈,重建古刹庵堂達80餘處,為復興禪宗作出了卓絕的貢獻。他常給學人開示或復信說參禪與念佛不二,“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宣揚唯心淨土、人間淨土思想,將禪宗的修行落實到當下。

最後,佛教在國家的政治、法律、經濟中應起到必要的輔助作用,虛雲和尚的體行如下。在回復蔣介石的來信中,極力說明佛教相對於其他宗教、哲學等有其在本體論、認識論、人生價值論的殊勝性,可堪為國教,為周旋國際、趨進大同的唯一大教。新中國成立後,虛雲和尚鼓勵佛教徒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毛主席這種英明的領導,我們為佛教徒的,應該踴躍起來,響應祖國的一切號召,並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50]在輔助國家經濟方面,1950年,百歲高齡的虛雲和尚在雲門大覺禪寺開辦“雲門山大覺農場”。因地制宜,在身處鬧市的大鑒寺創辦紡織工廠,宣導“工禪並重”的理念。1953年,在雲居山真如禪寺創辦“雲居山真如禪寺僧伽農場”,發揚百丈禪師“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禪風。他曾說:“你且先在常住發發心吧,參加一些生產勞動。如今新社會的僧人,更要本著百丈禪師的禪風,一日不作,一日不食。這樣很好,既能調潤色身,又能增長慧命。”[51]

五、結 語

近代,人間佛教是當時佛學家共同所提倡的一個新思想,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論作為當時人間佛教的一個組成部分,亦加快了佛教近代化、現代化的進程。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論以禪宗唯心淨土說為其理論內核,觸處無非淨土,救世首要是救心,以為佛教為周旋國際、趨進大同之唯一大教。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思想及其踐行提供了南禪型人間佛教的理論雛型和實踐典範,對今天以南宗禪法為內核的人間佛教的弘揚不無具有借鑒意義。即世間求解脫、求佛果的南禪型人間淨土論,對於今天一些將佛教俗化、矮化的人間佛教無疑是一種警示作用。南禪型的人間淨土思想有其獨特的學理(自性本覺、真如緣起、自心緣起等思想)與實踐(倡頓悟、返本還源、“無相為體,無住為本,無念為宗”等的實踐方式)價值,這與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印順法師的人間佛教相比有其不共的價值。國人好簡、好頓悟,南禪型的人間淨土思想在中國應是更具有生命力和適應性。南禪型的人間淨土論有其整套的修行體系,在今天已可直接運用。希望虛雲和尚的人間淨土思想能夠廣泛地弘揚開來。

參考文獻:

1、虛雲:《虛雲和尚全集》全十二冊,河北禪學研究所,200810月版。

2、太虛:《太虛大師全書》第一冊,善導佛經流通處,198011月第三版。

3、李明友:《太虛及其人間佛教》,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12月版。

【注 釋】

[1]懷西:《回憶師尊二三事——為紀念虛公老人上生兜率二周年而作》,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河北禪學研究所,200810月版,第362頁。

[2]虛雲:《末法僧徒之衰相》,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70171頁。某法師指的是遠參法師。

[3]同上,第171172頁。

[4]虛雲:《再告靈通侍者文》,載《虛雲和尚全集》第四冊,第119頁。

[5]虛雲:《因博奕有感寄勸念佛》,載《虛雲和尚全集》第四冊,第113頁。

[6]虛雲:《因果略談》,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07108頁。

[7]虛雲:《在廣州佛教志德醫院演講》,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43頁。 

[8]虛雲:《虛雲老人論禪書》,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403頁。 

[9]虛雲:《1955年雲居山方便開示》,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206頁。

[10]虛雲:《複陳殊賢居士》,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三冊,第33頁。

[11]張璞:《重建碧雞山華亭峰靖國雲棲禪寺碑記》,載《虛雲和尚全集》第十二冊,第33頁。

[12]虛雲和尚語,轉引自懷西:《回憶師尊二三事——為紀念虛公老人上生兜率二周年而作》,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386頁。

[13]虛雲:《因果略談》,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08頁。

[14]李明友:《太虛及其人間佛教》,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12月版,第49頁。

[15]虛雲和尚曾贊太虛大師為“當代住持佛教的龍象”,《祭太虛大師文》亦說為“末法津梁”,與太虛大師“屬法門同根同氣者”。太虛大師亦曾贊虛雲和尚“和六祖現身無異”。分別見於虛雲:《虛雲老和尚在漢藏教理院的開示》,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86頁。虛雲:《祭太虛大師文》,載《虛雲和尚全集》第四冊,第130頁。太虛:《讚揚六祖功德以祝南華之復興》,載《太虛大師全書》第十五冊,善導佛經流通處,198011月第三版,第2830頁。

[16]見《太虛大師年譜》:“十二月,南華寺虛雲以主持法會之便,來訪大師于縉雲山,大師殷殷以共舉佛教為望(海廿四、一‘一月佛教’;海廿四、五‘一月佛教’)。惜虛雲為左右播惑(顯明、張子廉),於淨虛空中橫生枝節。”印順:《太虛大師年譜》,載《妙雲集》第十三冊,正聞出版社,199010月版,第497頁。

[17]《禮記》,崔高維校點,遼寧教育出版社,19973月版,第63頁。

[18]孫中山:《孫中山全集》第九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394頁。

[19]虛雲:《因果略談》,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08頁。

[20]虛雲:《答蔣公問法書》,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85頁。

[21]太虛:《甚麼是佛學》,載《太虛大師全書》第一冊,第263頁。

[22]虛雲:《新戒比丘尼寬慧等請上堂》,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一冊,第113頁。 

[23]虛雲:《1955年雲居山方便開示》,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91頁。

[24]虛雲:《在廣州佛教志德醫院演講》,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43頁。 

[25]善無畏譯:《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卷第一,《大正藏》第十八冊,第1頁中—下。又印順法師認為:“《大日經》也大體相同說:‘大菩提為因,悲為根本,以方便而至究竟’(漢譯誤作方便為究竟)。……《大日經》兼存有相說,所以說以種種的方便而到達究竟。”印順:《成佛之道》,載《妙雲集》第十二冊,第264頁。

[26]虛雲:《在廣州佛教志德醫院演講》,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42頁。

[27]同上,第4243頁。

[28]虛雲:《在雲門授皈戒開示》,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05頁。

[29]虛雲:《民國三十六年丁亥八月初一日,在澳門平安戲院開示歸戒》,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31頁。

[30]虛雲:《民國三十六年九月廿七日,在廣州聯義社演說》,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39頁。

[31]虛雲:《民國三十六年丁亥八月初一日,在澳門平安戲院開示歸戒》,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38頁。 

[32]太虛:《佛說十善業道經講要》,載《太虛大師全書》第三冊,第56頁。

[33]虛雲:《民國三十五年八月十八日在廣州中山會館各界歡迎大會上開示詞》,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2223頁。

[34]虛雲:《1955年雲居山戒期開示》,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82頁。

[35]虛雲:《揚州鄧契一居士問念佛》,載《虛雲和尚全集》第四冊,第28頁。

[36]虛雲:《答蔣公問法書》,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8081頁。

[37]虛雲:《1955年雲居山方便開示》,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263頁。

[38]虛雲和尚說:“實相無相”、“無住真理”、“無念心相”等,分別引自虛雲:《1955年雲居山方便開示》、《一月十八日晚在重慶慈雲寺開示》、《參禪警語》,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291568頁。

[39]太虛大師將本覺釋為無漏種子、根本無分別智,對華嚴宗的法界還源觀(此亦是返本還源的觀點)亦有所批評,在解釋“本覺”思想上已有別虛雲和尚;關於真如緣起的“不變隨緣”在詮釋上是不定的,有說作為唯識實性的無為真如具不變、隨緣義,有說具隨緣義的是無漏的有為法,而不是無為真如。當然,太虛大師對禪宗煩惱即菩提、識心見性的頓悟的思想是認同的。印順法師認為禪宗屬真常唯心論,具有梵化色彩,亦不同于虛雲和尚將禪宗視為了義之教。

[40]虛雲:《因果略談》,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01頁。

[41]同上,第82頁。

[42]同上,第82頁。《禪宗與淨土》

[43]虛雲:《答蔣公問法書》,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82頁。

[44]同上,第8283頁。

[45]虛雲和尚說:“法門無量誓願學。菩薩為普利有情,一切世出世間,無量法門,均須習學,故菩薩應向五明中求。五明者,一聲明,明言語文字者;二工巧明,明一切工藝、技術、算曆等者;三醫方明,明醫術者;四因明,明考定正邪、詮考真偽之理法者,即所謂論理學。五內明,明佛法之宗旨者。故無論世出世法,科哲等學,均是菩薩所應學處。六祖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猶如求兔角。”故此不是閉起眼睛、盤起腿子才算修行,運水搬柴、鋤田種地,乃至穿衣食飯、屙屎放尿,都是修行佛法。出家人並非閉門造車,死守一法的。”虛雲:《1955年雲居山戒期開示》,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295頁。

[46]同上,第85頁。

[47]虛雲:《佛教徒應該團結起來保衛世界和平》,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14頁。

[48]同上,第113114頁。

[49]虛雲:《上林主席書》,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三冊,第2頁。

[50]虛雲:《在杭州市佛教界祝願世界和平法會上的講話》,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127頁。

[51]黃複彩:《仁德法師傳》,載《虛雲和尚全集》第二冊,第424頁。





觀世音菩薩
釋迦牟尼佛
相關文章:
虛雲和尚開示錄 虛雲和尚 緣氣:(665)
虛雲和尚法匯 詩歌偈贊 虛雲和尚 緣氣:(782)
虛雲和尚法匯—開示 虛雲和尚 緣氣:(682)
虛雲和尚法匯 規約 虛雲和尚 緣氣:(598)
虛雲和尚法匯 書問 虛雲和尚 緣氣:(538)
虛雲和尚法匯 法語 虛雲和尚 緣氣:(662)
虛雲和尚法匯 文記 虛雲和尚 緣氣:(663)

上一篇( 虛雲老和尚見聞事略) 回目錄 下一篇(菩提道次第略論(1-2))


延伸閱讀:


全球慈智部落格
藏密桑多巴利蓮師佛學會- Yahoo!奇摩部落格
創古仁波切新書介紹
水陸法會
藏文正字
神變月 佐欽 蓮師息增懷誅 2009/2/27~2009/3/6大法會

贊助網站
香光資訊網/圖書館服務/佛教入門網站/西藏佛教
指引型資源。
佛教世界
台北教育網
喇嘛-互動百科
慈濟大學圖書館網路資源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