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智慧

提婆菩薩
 


利美知識 (4) 新聞報導 (0) 相關網站 (2) 其他資訊
迴響 總覽   推到Twitter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Google+

喇嘛網 日期:2012/05/09   報導

作者聖天菩薩,梵名阿扎雅提婆,勝嘎拉國(今斯里蘭卡)的王太子。《布頓佛教史》及《西藏古代佛教史》中說,菩薩從楞伽島中的蓮花化生,為當地國王所收養;漢傳佛教中諸論師依《提婆傳》也秉持類似的觀點。然今依《印度佛教史》及月稱菩薩在本論注釋中的記載,為胎生之王太子較為可信。

聖天論師宿具不共悲心與智慧,自幼即精研諸明處學術,顯示出非凡的特質。稍長,棄王位出家,依班智達瑪哈德哇受具足戒,學習三藏。後為朝禮各聖境,遊歷至南天竺吉祥山,值遇龍樹大士,時大士已值晚年,歎其器量淵弘,堪為正法城塹,即攝受為近住弟子,此於玄奘大師之《大唐西域記》第十卷中有記載。聖天一心依止龍樹大士,盡得顯密佛法之教授,及一切明處學術,成為善巧精通者,遂於南印度助師廣弘正法。

其時於印度北方,出現了一名為難勝黑者的外道,(有的譯外道名為「未沸」,藏語名之曰「麻柯」)。他通達外道一切典籍,並修大自在天有所成就,常依辯論術及神通力與諸內道論師作辯論。時內道論師無一能與其諍勝,於是多處寺廟遭到摧壞,眾多有情被引入他的教法中。難勝黑者的母親,是一虔誠的佛弟子,她多次力勸也未能阻止兒子的罪行,便想聲震天竺的那爛陀寺一定有具德聖士,能降伏自己的兒子,故攜子至那爛陀寺。然而寺中諸班智達與難勝黑者累日論戰,竟無一人能勝。寺僧只好在大嘿日嘎神像前陳設廣大供養,竭誠祈禱嘿日嘎聖尊賜予回天之力。其時,石像胸口現出一隻烏鴉,寺僧便將辯論詳情俱書於紙,繫之鴉頸,祈神鴉送往南方有大力之勝士,以迎請前來折伏外道。神鴉徑直飛至千里之外的吉祥山,將信交給龍樹大士,大士父子據信中所言,對外道宗義進行了周密辨析,但是當時無法決定究竟由誰去那爛陀寺對付外道。於是龍樹大士提議以辯論作抉擇,初由聖天模擬外道,與龍樹大士爭辯,大士竟未能摧伏外道;後由大士扮作外道,聖天論師代表內教,二位尊者完全投入地進行了激烈論辯,舌戰至高峰時,聖天論師竟然認為對方是真實的外道,脫下鞋子就打在對方頭上。當時龍樹大士說:「好了,你去與外道辯論,必定獲勝。但是,你以鞋底擊打師頭,以此原因,北上途中必然會遭違緣。」

遵照師囑,聖天論師立刻啟程,趕赴那爛陀寺,途中果然遭受違緣。原來聖天生來容貌端嚴,尤其是雙眸,靈潤含精,神采飛揚,超逾天人,以此他的母親為其取名聖天。當時人們非常欽羨,父母若得相貌端嚴之子,都要說:我的兒子容貌似提婆一般!聖天論師行至中途,在一棵大樹下歇息飲水時,大樹女神戀慕其眸,乞求施予,菩薩遂自剜一睛,布施給女神。女神大為感動,因而將摧破外道之策告訴了菩薩。菩薩依計尋得一瘋狂者、一隻貓與一瓶清油,攜至外道難勝黑者處。

時正值難勝黑者的母親已死,他正在依外道儀軌作水施,聖天論師問:「你在做什麼?」外道回答說:「我的母親墮在孤獨地獄裡,以此水施,願濟慰之。 」聖天論師即尋一根吉祥草,沾水向南挑灑,外道見狀也問:「你在做什麼呢?」答曰:「大士龍樹與我,在南天竺擁有一塊田地,現在遭到了旱災,想以此沃灌那塊田。」外道笑言:「你真愚癡,相隔如此之遙,以此小小草梗沾些微水滴,如何能及呢?」聖天論師正顏回駁道:「你尚能以一小杯水,熄滅八萬由旬之地獄烈火,我又何嘗不可以此澆灌區區千里之外的田地呢?」外道聞言無以作答。片刻後,外道了知他是南天竺聖天論師,欲來與自己辯論,便立刻作了準備。難勝黑者在辯論時有三種取勝對方的助緣,其一是有一辯才無礙之女班智達為助手,其二為一巧舌如簧無人能敵的鸚鵡,其三於辯論急難之時,大自在天會親自現身提示(或說由銅鏡中顯示而為外道解難)。

辯論開始時,彼此規定論辯三場,外道依常規先讓女班智達出辯,聖天論師便將所攜之瘋狂者出示,那位瘋子作出裸體等種種無理行為,使女班智達羞愧難當,無法論辯。繼後外道的鸚鵡上場欲參辯,聖天論師也出示所帶之貓,鸚鵡見貓瞪目呲齒,驚懼而遁。外道見狀,也不怯弱,仗大自在天可隨時幫助自己,親自出場與聖天論師辯論。聖天論師在辯論場所灑下清油,並點火焚起濃煙,大自在天嫌惡煙氣,不能現身。至此難勝黑者助緣皆斷,只有憑自力參辯,時外道譏諷說:「你只有一隻眼,如何能與我爭辯呢?」聖天論師慨然答言:「三眼威猛神,不能見真實,帝釋具千眼,亦不見真諦,伽那提婆我一目,能見三界之真實!」隨後以正法義使外道的一切諍論全部失敗。外道見辯論全盤告輸,便以飛行術騰入空中準備逃走,聖天論師警告他:「不要再往高處飛了,否則頭頂上的寶劍風輪,會斬斷你的頭!」外道半信半疑,拔下一根頭髮往上一舉,果然立斷,不由心生大怖畏而墮落於地。如是聖天論師將他徹底降伏,並以方便引入佛教,攝受加持。難勝黑者轉入內教後,聖天論師為他取名為巴俄,譯成漢文即聖勇。後來,聖勇成為精通五明和內外宗派的大師,造了許多論典,如《菩薩本生正法犍槌音論》、《本生鬘》、《示善道論》、《六波羅蜜攝頌》、《別解脫經本釋》等,此等論典在藏文的論藏中皆有收集。並且,聖勇大師還在其他方面為佛教做過許多有益的事業。

如今,雪域諸多智者所編的《藏漢大辭典》及一些史書中說難勝黑者即馬鳴大士。但在《紅史》、《布頓佛教史》及漢傳佛教的史料記載中,馬鳴大士是龍樹菩薩前兩代的住持教法者;另外《釋摩訶衍論》中亦曾列舉出六位馬鳴。難勝黑者與馬鳴大士可能並非一人,故而,我希望有志於此者重作全面的研究。

據《如意寶史》所載,聖天論師前世曾為世尊座下的嘎拉巴模比丘。當年世尊為他及其他幾位比丘轉法輪時,空中飛過一隻烏鴉,所遺糞穢落於佛的金身。世尊即時授記:「以此緣起,此烏鴉將來會成為一具力外道,毀壞佛教。」嘎拉巴模比丘聞言,心中發願:「此烏鴉毀壞世尊教法時,我一定降伏他。」以此願力成熟,當烏鴉轉世為難勝黑者毀壞佛教時,嘎拉巴模比丘果然出世降伏了他。

聖天論師是南瞻部洲六大莊嚴之一(其餘五莊嚴為龍樹、無著、世親、陳那、法稱),其論著有《中觀四百論頌》、《中觀學中論》、《斷諍論》、《成就破妄如理因論》、《智慧心要集論》、《攝行明燈論》、《理智成就淨治心障論》等,在密宗方面也有多部著作。

關於聖天論師的果證功德,在《文殊根本續》中,世尊曾授記:「非聖名聖者,住於勝嘎拉,制止外道宗,遣除邪道咒。」很明確地說其為「非聖」,即尚未登地;然而在印度阿闍黎菩提賢所著的《智慧心要集論釋》中,說聖天乃八地菩薩;還有說聖天論師即生證得了佛位,因為在《攝行明燈論》中,聖天論師說自己已證得了無上瑜伽的「不共幻身」,如是按龍樹大士的觀點,得不共幻身者,即生可證得殊勝成就,聖天大士晚年也親口說過「去呀聖天去,光身赴淨剎」。這三種說法其實並不相違,聖天論師上半生為凡夫,然依龍樹大士之教授深入修持,得不共幻身成就,位住八地,最後證得佛位,這是可以成立的觀點。就像龍樹大士在經典中有多處授記:有的授記大士為一地聖者,有的授記為七地,有的授記於即生證入佛位,此亦無有矛盾,因各種授記,各自針對大士的早中晚年等不同時期。同樣,各種對聖天論師的授記評論也是如此,所以不會存有謬誤之處。

依其傳記,聖天論師著述《四百論》時,已近暮年,因而此論乃登地以上的聖者所著。諸後學者,對此應生猛厲信樂,專精習之。

敬錄自《中觀四百論廣釋─句義明鏡論》 聖天菩薩 造頌  法尊法師 譯頌  索達吉堪布 著疏

----------------------------------------

提婆菩薩者南天竺人。龍樹菩薩弟子婆
羅門種也。博識淵攬。才辯絕倫。擅名天竺
為諸國所推。賾探胸懷既無所愧。以為所不
盡者唯以人不信用其言為憂。其國中有大
天神。鑄黃金像之座身長二丈。號曰大自在
天。人有求願能令現世如意。提婆詣廟求入
拜見。主廟者言。天像至神人有見者既不敢
正視。又令人退後失守百日。汝但詣問求
願何須見耶。提婆言若神必能如汝所說乃
但令我見之。若不如是豈是吾之所欲見耶。
時人奇其志氣伏其明正。追入廟者數千萬
人。提婆既入於廟。天像搖動其眼怒目視
之。提婆問天神則神矣何其小也。當以威靈
感人智德伏物。而假黃金以自多。動頗梨以
熒惑非所望也。即便登梯鑿出其眼。時諸觀
者咸有疑意。大自在天何為一小婆羅門所
困。將無名過其實理屈其辭也。提婆曉眾
人言神明遠大。故以近事試我。我得其心故
登金聚出頗梨。令汝等知神不假質精不託
形。吾既不慢神亦不辱也。言已而出。即以
其夜求諸供備。明日清旦敬祠天神。提婆先
名既重加以智參神契。其所發言聲之所及
無不響應。一夜之中供具精饌有物必備。大
自在天貫一肉形高數四丈。左眼枯涸而來
在坐。遍觀供饌歎未曾有。嘉其德力能有
所致。而告之言汝得我心。人得我形汝以心
供人以質饋知。而敬我者汝畏而誣我者人
汝所供饌盡善盡美矣。唯無我之所須能以
見與者真上施也。提婆言神鑑我心唯命是
從。神言我所乏者左眼能施我者便可出之。
提婆言敬如天命即以左手出眼與之。天神
力故出而隨生。索之不已從旦終朝出眼數
萬。天神讚曰。善哉摩納真上施也。欲求何願
必如汝意。提婆言我稟明於心不假外也。唯
恨悠悠童矇。不知信受我言。神賜我願必
當令我言不虛設。唯此為請他無所須。神言
必如所願。於是而退詣龍樹菩薩。受出家
法剃頭法服周遊揚化。南天竺王總御諸
國信用邪道。沙門釋子一不得見。國人遠近
皆化其道。提婆念曰。樹不伐本則條不傾。
人主不化則道不行。其國政法王家出錢雇
人宿衛。提婆乃應募為其將。荷戟前驅。整
行伍勒部曲。威不嚴而令行。德不彰而物
樂隨。王甚喜之而問是何人。侍者答言此人
應募。既不食廩又不取錢。而其在事恭謹閑
習如此。不知其意何求何欲。王召而問之汝
是何人。答言我是一切智人。王大驚愕而
問之。言一切智人曠代一有。汝自言是何以
驗之。答言欲知智在說。王當見問。王即自
念我為智主大論議師。問之能屈猶不足名。
一旦不如此非小事。若其不問便是一屈。持
疑良久。不得已而問天今何為耶。提婆言天
今與阿修羅戰。王得此言譬如人噎既不得
吐又不得咽。欲非其言復無以證之。欲是其
事無事可明。未言之間。提婆復言。此非虛論
求勝之言。王小待須臾有驗。言訖空中便有
干戈來下。長戟短兵相係而落。王言干戈矛
戟雖是戰器。汝何必知是天與阿修羅戰。提
婆言構之虛言。不如校以實事。言已阿修羅
手足指及其耳鼻從空而下。王乃稽首伏其
法化。殿上有萬婆羅門。皆棄其束髮受成
就戒。是時提婆於王都中建.高座立三論。
言一切諸聖中佛聖最第一。一切諸法中佛法
正第一一切救世中佛僧為第一。八方諸論
士有能壞此語者。我當斬首以謝其屈。所
以者何。立理不明是為愚癡。愚癡之頭非
我所須。斬以謝屈甚不惜也。八方論士既
聞此言亦各來集。而立誓言。我等不如亦當
斬首。愚癡之頭亦所不惜。提婆言我所修法
仁活萬物。要不如者。當剃汝鬚髮以為弟
子。不須斬首也。立此要已各撰名理建無
方論。而與酬酢。智淺情短者一言便屈。智
深情長者遠至二日。則辭理俱匱。即皆下
髮。如是日日王家日送十車衣缽終竟。三
月度百餘萬人。有一邪道弟子凶頑無智。恥
其師屈形雖隨眾。心結怨忿囓刀自誓。汝以
口勝伏我。我當以刀勝伏汝。汝以空刀困
我。我以實刀困汝。作是誓已挾一利刀伺求
其便。諸方論士英傑都盡。提婆於是出就閑
林。造百論二十品。又造四百論以破邪見。其
諸弟子各各散諸樹下坐禪思惟。提婆從禪
覺經行。婆羅門弟子來到其邊執刀窮之曰。
汝以口破我師何如我以刀破汝腹。即以刀
決之五藏委地命未絕間。愍此愚賊而告之
曰。吾有三衣缽釪在吾坐處汝可取之。急上
山去慎勿下就平道。我諸弟子未得法忍者。
必當捉汝或當相得送汝於官。王便困汝
汝未得法利。惜身情重惜名次之。身之與名
患累出焉。眾釁生焉。身名者乃是大患之本
也。愚人無聞為妄見所侵。惜其所不惜。而不
惜所應惜。不亦哀哉。吾蒙佛之遺法不復爾
也。但念汝等為狂心所欺。忿毒所燒罪報未
已。號泣受之。受之者實自無主。為之者實
自無人。無人無主哀酷者。誰以實求之。實不
可得。未悟此者。為狂心所惑。顛倒所迴見得
心著。而有我有人有苦有樂。苦樂之來但依
觸著。解著則無依。無依則無苦。無苦則無
樂。苦樂既無則幾乎息矣。說此語已弟子先
來者失聲大喚。門人各各從林樹間集。未得
法忍者驚怖號咷拊丐扣地。冤哉酷哉誰取
我師乃如是者。或有狂突奔走追截要路。共
相分部號叫追之聲聒幽谷。提婆誨諸人言
諸法之實。誰冤誰酷誰割誰截。諸法之實實
無受者亦無害者。誰親誰怨誰賊誰害。汝為
癡毒所欺。妄生著見而大號咷種不善業。彼
人所害害諸業報非害我也。汝等思之慎無
以狂追狂以哀悲哀也。於是放身脫然無矜
遂蟬蛻而去初出眼與神故遂無一眼。時人
號曰迦那提婆也


 


回首頁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