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實修之道 分類:大師有約

袞卻格西

日期2008/10/07 24:12 NPO

袞卻格西不可思議的實修之道 文/巔簪梭巴法師

聞法之後立即閉關的作風

格西以前總是會說:「我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只要我接受灌頂,即使是加持灌頂,或參加一般教授如菩提道次第或修心之要,我都會馬上履行閉關。」當格西接受上師的教授之後,他會馬上請求上師給他一個房間閉關,當他所學習的內容在他心中仍然清晰的時候,讓他轉化所學成為實證。在回去自己的居處之前,格西總是會如此的實修,至少也會完成短期閉關(修習灌頂或教授的內容)。這成為格西的習慣或「風格」。在回到色拉寺前,他總是如實地完成他的誓言。

格西從不破誓言

格西總是如實完成承諾。格西總是如實完成每日的修法,完成上師供養的長軌及金剛瑜珈母自灌頂,並完成其他儀軌及真言的誓言。

在新加坡等待手術之前,格西說及「…從我接受金剛瑜珈母灌頂那天開始,我從未破過誓言,連一天也沒破。」因為是直接出於格西聖口所言,我可以確定,格西日修金剛瑜伽母自灌頂及上師供養,自從九歲或十歲的時候接受灌頂和教授以來,從未破過每天修行的誓言。此外,我可以證實格西每天都圓滿所有的日課。所以格西從接受誓言到圓寂為止,從未破過三昧耶誓言。

在新加坡的醫院

當格西在新加坡的醫院準備手術時,他每天最擔心的是,他是否能夠每日如實的完成每日必修的課頌及修法。他擔心在手術後,或釣倩曋|衰弱到無法修行;因此,他無時無刻不斷地詢問我和倫祝喇嘛、瓊儀格西、圖敦倫祝,甚至醫生及護士等等,試著要大家確保在手術結束後,次日早上他仍能保有足夠的精神及體力,讓他足以如實完成每日的修法。格西說,「…如果手術後,不能讓我完成每日的修法,那麼我接受手術並沒有意義,其實我存活下來也沒有意義。」他又說,「…我寧願能有體力存活兩三個月,甚至僅僅一個月,可以保持清醒並擁有體力來實現我的實修,而非存活多年,卻沒有力氣來修行。」

手術之後

在手術結束之後,格西是毫無體力的。科學的觸角消耗著他的身體:他的色身似乎成了一種抵押品──被迷宮般的管、線和監視器所佔據。麻醉藥退效之後,格西在加護病房醒過來,顫動著微弱的字語「紮噸」的聲音。格西不斷的想要重複他所想表達的話,想透過微弱的病身來傳達他的話語。當這個微弱的聲音,傳達到我們的耳朵,我們也奮力地設法了解格西的詞語。當我開始了解格西所想表達的話語時,激烈的情感襲上我心頭,眼異G滿我的眼睛,極大的鼓舞溫暖了我的心;這位偉大的格西──袞卻喇嘛,醒過來的時候最先講的字語是「日課」。剛開始格西並沒有多少的體力,甚而要從口中說出一個字都必須耗盡全身的體力。在這種不確定身體狀況的情境下,格西要求他的同修好友──倫祝喇嘛(柯槃寺的住持),在動手術的時刻留在他身邊。手術後的次日,格西請倫祝喇嘛替他持誦儀軌,在後續的幾天,只要格西無法完成修法,即由倫祝喇嘛或我來持誦,在他床邊大聲唸誦。雖然格西直覺地熟悉他的末牷A也可以用在心中默念的方式做他的末牷A但卻堅持要用自己的色身來累積資糧,以身、語、意來實修。

往生之日亦不忘完成誓言



格西於2001年10月15日往生。我在10月14日與格西談話時,格西在修他的日課;對格西而言,他每日的首要事務,即是完成他的末牷C所以,在格西往生的那一個傍晚,雖然格西的呼吸顯得很淺又很吃力,他仍不忘地要完成他每日的修法,並要求倫祝喇嘛協助他完成早上沒做完的末牷C因此,倫祝喇嘛來到格西房間修法。奇妙的是,衰弱的格西在意識上似乎知道修法完成與否。倫祝喇嘛於晚上8:49完成修法,袞卻格西於8:50分停止他的呼吸,完成他對上師、佛陀、及菩薩的誓言。格西終身堅持於他每日的修法,甚至於在生命的最後一日亦不忘失。

直入人心的親身教示

這是一個明顯且深入人心的示現教導。我們必須如實了解,完成我們的誓言是我們生命中最基本的層面。我們應該避免去受持我們無法完成的誓言。一旦我們立了誓言,就不應該讓誓言有任何的衰損或破誓,甚至要以我們的生命來護持與守護。因此,格西給了我們一個最完整的學習典範、強而有力的教導──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他都要努力完成他的末

閉關修行

關於格西實修的事蹟,主要來自格西的修行日誌或是樽區的一位資深行者仁千旺秋的證實。這位苦行的瑜珈士,在格西修行的第三個洞穴附近的洞穴實修,在樽區的村落上方不遠之處。他們有時會一起修法。根據仁千旺秋說,「格西持續地持八關齋戒。隱居山上時,格西沒有食物或幾乎沒有食物,就過了幾十年。」

格西實際圓滿的修法與數量

1.水供:六十萬次

這個數目包括格西在山上閉關時完成的水供,供杯是格西親自刻石而成供杯。格西把供杯刻到一個大石頭裡,再用刻出來的溝槽或溝渠,間隔出一個個供杯。藉由這些溝槽,格西可以調節,從臨近的小溪或瀑布注水到供杯中。

2.皈依發心文:八十萬次

3.大禮拜:一百五十萬次

格西做大禮拜,主要是在修金剛薩埵、廿一度母禮讚文、皈依發心文和三十五佛禮懺文以及其他修法時完成的。

4.金剛空行火供:一百萬次

格西在離開西藏色拉寺之前,完成了數十萬次念誦。

5.獻曼達:一百二十萬次

格西會交替地做七垛堆曼達和長曼達獻供。所以,格西通常是七垛堆曼達和長曼達結合起來做。因此,正確的數字不清楚,只是保守的估計。

6.金剛薩埵百字明咒念誦:一百二十萬次

格西謙稱他「竭盡所能地」以念誦百字明長咒(而不是短咒)來完成念誦。

7.禁飲食齋:圓滿完整的兩千次

根據巔簪梭巴法師的阿姨卻諄尼師表示,格西在遷往第三個修行山洞之前,已經圓滿兩千次禁飲食齋。卻諄尼師清晰地記得格西的親口敘述。當格西開始和樽區的村民來往時,格西會在每座香之間教導當地的出家和在家人。卻諄尼師記得她從格西那裡得到禁飲食齋的註解教授,在教授時,格西試著鼓勵大眾說,「你們應該多用央A我已經圓滿兩千次禁飲食齋。」不僅如此,格西還持續做禁飲食齋修持,每年帶領村裡的出家僧眾和在家人做禁飲食齋閉關。因此,格西累計禁飲食齋的次數,保守估計約兩千次,實際次數則超過兩千次。

8.宗喀巴上師相應法(九回):八十萬次

9.竹巴噶舉傳承上師相應法:四十萬次

在最後一個修行山洞後,格西修了竹巴噶舉傳承的上師相應法。格西是和樽區的另外一位行者仁千旺秋一起完成這個上師相應法的修持。

10.金剛經:十萬部

格西是在閉關中進行金剛經唸誦作為閉關的前行修法。格西在僻靜獨居之處完成閉關,且證實已經能背誦整部經文。

11.擦擦(小佛像):七十萬尊


格西親自獨力完成這項前行修法的每一個步驟:取得泥土、運送、將泥土打製塑成佛陀形像,做成擦擦(小佛像)。製作擦擦的修行,是格西在閉關的後期,在第三個修行山洞完成的。格西經常會在下座期間從山洞下來,或者會中斷閉關數日。格西會停留在一處名為砮魯地方的轉經輪大廳,在那裡,格西完成了七十萬尊擦擦。不僅如此,格西還建造七座佛塔來收藏這些擦擦,至今,這些佛塔依舊可見。

此外,格西還藉由劈打水的方式來做擦擦供養。格西手上拿著擦擦模型,以模型板來劈打水,創造出神聖的液體形象。格西在靠近第三個修行山洞附近,一處名為迦登貢巴的地方,總共完成一百二十萬尊水擦擦。

12.三十五佛禮懺文:十萬遍

格西是以前行修法來完成三十五佛禮懺文,以獨立分開的方式來唸誦懺悔文和做此修持。雖然格西完成了十萬遍三十五佛禮懺文,格西說「通常我會將唸誦和禮拜結合在一起。」

13.道次第結合六加行:

格西完成釵遍道次第結合六加行的思惟修行。在幾個場合,格西告訴我「現今這已非常罕見。人們很少做整個道次第的思惟。」。他說「我很緩慢地思惟整個道次第;從不催促時間或數量。」因此,格西明白地告訴我,在十年的時間裡,他完成道次第結合六加行的思惟,幾乎每一天都有修。

14.金剛瑜伽母:無法計數

除了前述多種的修持,格西的主要修法集中在金剛瑜伽母。格西在樽區山上二十五年獨居禪修期間,格西生活在直接實證金剛瑜伽母的境界,他的心從未離開這尊忿怒空行母。因此,格西的金剛瑜伽母修持是無法計數的,他完成了大量的唸誦,真的難以計數。

15.金剛瑜伽母自灌頂:無法計數

我不清楚格西做的是長軌或簡軌的自灌頂。然而,在前往新加坡開刀前,格西親自向我證實,他說「從我接受灌頂那天開始,一直到此刻為止,我從未破誓言,一天也不曾破過。」

16. 三昧耶金剛禪修並持誦咒語:七十萬次

格西完成此次數作為一項前行。

17.供養食子:一百二十萬次

格西也將此修行當作前行來修。

18.經藏和論藏完整唸誦三遍:

格西完成唸誦、思惟整部經藏以及論藏的前行。經藏是佛陀教法的總集,包括了每一部從梵文翻成藏文的經典。經藏總計103冊。論藏則是早期印度學者闡釋佛陀教法藏文譯本總集。論藏總計大約213冊,每一部長度大約在400至600頁之間。格西唸誦此數目龐大的法本三次作為前行。格西強調:「我並非很快的唸過去。」他的意思是說:「我是一邊唸一邊思惟其涵義。」格西嚐試愉悅地沉浸於此經驗中,了解其涵義並且慢慢的讀誦。

除此之外,當格西在柯槃寺時,他常會與上百位比丘、比丘尼一起朗誦經藏和論藏。雖然我們都是優秀的朗誦者,但是袞卻格西展現了驚人的速度。當我們唸完一頁時,格西已經唸完十頁了。他並不是以不停地搖頭假裝很投入此快速的念誦。格西習慣於如此快速地唸誦,儘管如此,他能唸得很清楚並且唸得很正確。格西念的速度並沒有影響到他的發音,這才是令人感到訝異的。

19.本尊的閉關──透過百尊總聚大灌頂:

格西完成所有的本尊的閉關是藉由百尊總聚大灌頂,它是本尊灌頂的總集。他曾在西藏獲得了百尊總聚大灌頂裡所有的灌頂,並在西藏圓滿所有的閉關。他逃離西藏後,格西反覆的閉所有本尊的關。雖然格西是一位格魯傳承的比丘,他也曾獲得寧瑪、噶舉和薩迦傳承本尊的灌頂並圓滿這些本尊的閉關。除此之外,格西也閉過釵h次菩提道次第以及修心的關。

20.上師供養(五句偈):數十萬次

格西唸誦上師供養作為前行。雖然他從未計算已唸過了多少次,但是我們可以確定他唸誦的次數早已超過數十萬次。這項修行是以閉關的形式來圓滿的,並結合觀想、禪修和六加行。實際的頌文為:

迭納 傑尊 喇嘛 突傑 簡

嘛究爾 卓威 滴吉 杜額阿 棍

嘛律 達大 達拉 寧巴 檔

達哥伊 德給也 謝拉 當哇 以

卓滾 迭擋 登巴爾 簡記 洛

翻譯成:

因此至尊具悲諸上師,

加持令母有情業障苦,

當下無餘成熟於我身,

並令我樂善果盡施他,

以使眾生皆具足安樂。

所以格西唸誦這些偈頌數十萬次作為前行並配合觀想、禪修以及六加行。

台中釋迦牟尼佛中心:Xuite日誌


進階搜尋

發表Blog文章

回利美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