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菩薩行論-智慧品 分類:大師





入菩薩行-寂天造-如石譯-第九品 智慧

此等一切支 佛為智慧說 故欲息苦者 當啟空性慧
世俗與勝義 許之為二諦 勝義非心境 說心是世俗
世間見二種 瑜伽及平凡 瑜伽世間破 平凡世間者
複因慧差別 層層更超勝 以二同許喻 為果不觀察
世人見世俗 分別為真實 而非如幻化 故諍瑜伽師
色等現量境 共稱非智量 彼等誠虛妄 如垢謂淨等
為導世間人 佛說無常法 真實非刹那 豈不違世俗
瑜伽量無過 待世謂見真 否則觀不淨 將違世間見
供幻化生德 如供實有佛 有情若如幻 死已雲何生
眾緣聚合已 雖幻亦當生 雲何因久住 有情成實有
幻人行殺施 無心無罪福 於有幻心者 則生幻罪福
咒等無功德 不生如幻心 種種因緣生 種種如幻物
一緣生一切 畢竟此非有 勝義若涅盤 世俗悉輪回
則佛亦輪回 菩提行何用 諸緣若未絕 縱幻亦不滅
諸緣若斷絕 俗中亦不生 亂識若亦無 以何緣幻境
若許無幻境 心識何所緣 所緣異實境 境相即心體
幻境若即心 何者見何者 世間主亦言 心不自見心
猶如刀劍鋒 不能自割自 若謂如燈火 如實明自身
燈火非自明 其無暗蔽故 如晶青依他 物青不依他
如是亦得見 識依不依他 非於非青性 而自成青性
若謂識了知 故說燈能明 自心本自明 由何識知耶
若識皆不見 則明或不明 猶如石女媚 說彼亦無義
若無自證分 心識怎憶念 心境相連故 能知如鼠毒
心通遠見他 近故心自明 然塗煉就藥 見瓶不見藥
見聞與覺知 於此不遮除 此處所遮者 苦因執諦實
幻境非心外 亦非全無異 若實怎非異 非異則非實
幻境非實有 能見心亦然 輪回依實法 否則如虛空
無實若依實 雲何有作用 汝心無助伴 應成獨一體
若心離所取 眾皆成如來 施設唯識義 究竟有何德
雖知法如幻 豈能除煩惱 如彼幻變師 亦貪所變女
幻師於所知 未斷煩惱習 空性習氣弱 故見猶生貪
若久修空性 必斷實有習 由修無所有 後亦斷空執
觀法無諦實 不得諦實法 無實離所依 彼豈依心前
若實無實法 悉不住心前 彼時無餘相 無緣最寂滅
摩尼如意樹 無心能滿願 因福與宿願 諸佛亦現身
如人修鵬塔 塔成彼人逝 雖逝經久遠 滅毒用猶存
隨修菩提行 圓成正覺塔 菩薩雖入滅 能成眾利益
供養無心物 雲何能得果 供奉今昔物 經說福等故
供以真俗心 經說皆獲福 如供實有佛 能得果報然
見諦則解脫 何需見空性 般若經中說 無慧無菩提
大乘若不成 汝教雲何成 二皆許此故 汝初亦不許
何緣信彼典 大乘亦複然 二許若成真 吠陀亦成真
小諍大乘故 外道于阿含 自他於他教 二諍悉應舍
若語入經藏 即許為佛語 三藏大乘教 雲何汝不許
若因一不攝 一切皆有過 則當以一同 一切成佛語
諸聖大迦葉 佛語未盡測 誰因汝不解 廢持大乘教
比丘為教本 彼亦難安立 心有所緣者 亦難住涅盤
斷惑若即脫 彼無間應爾 彼等雖無惑 猶見業功能
若謂無愛取 故定無後有 此非染汙愛 如癡雲何無
因受緣生愛 彼等仍有受 心識有所緣 彼仍住其中
若無空性心 滅已複當生 猶如無想定 故當修空性
為度愚苦眾 菩薩離貪懼 悲智住輪回 此即悟空果
空性能對治 煩惱所知障 欲速成佛者 何不修空性
不應妄破除 如上空性理 切莫心生疑 如理修空性
執實能生苦 于彼應生懼 悟空能息苦 雲何畏空性
實我若稍存 於物則有懼 既無少分我 誰複生畏懼
齒發甲非我 我非骨及血 非涎非鼻涕 非膿非膽汁
非脂亦非汗 非肺亦非肝 我非餘內臟 亦非屎與尿
肉與皮非我 脈氣熱非我 百竅亦複然 六識皆非我
聲識若是常 一切時應聞 若無所知聲 何理謂識聲
無識若能知 則樹亦應知 是故定應解 無境則無知
若謂彼知色 彼時何不聞 若謂聲不近 則知識亦無
聞聲自性者 雲何成眼識 一人成父子 假名非真實
憂喜暗三德 非子亦非父 彼無聞聲性 不見彼性故
如妓異狀見 是識即非常 謂異樣一體 彼一未曾有
異樣若非真 自性複為何 若謂即是識 眾生將成一
心無心亦一 同為常有故 差殊成妄時 何為共同依
無心亦非我 無心則如瓶 謂合有心故 知成無知滅
若我無變異 心于彼何用 無知複無用 虛空亦成我
若我非實有 業果系非理 已作我既滅 誰複受業報
作者受者異 報時作者亡 汝我若共許 諍此有何義
因時見有果 此見不可能 依一相續故 佛說作者受
過去未來心 俱無故非我 今心若是我 彼滅則我亡
猶如芭蕉樹 剝析無所有 如是以慧觀 覓我見非實
有情若非有 於誰起悲湣 立誓成佛者 因癡虛設有
無人誰得果 許由癡心得 為息眾生苦 不應除此癡
我慢痛苦因 惑我得增長 謂慢不能除 修無我最勝
身非足小腿 腿臀亦非身 腹背及胸肩 彼等複非身
側肋手非身 腋窩肩非身 內臟頭與頸 彼等皆非身
此中孰為身 諸身遍散住 一切諸支分 分複住自分
身應住何處 若謂吾一身 分住手等分 則盡手等數
應成等數身 內外若無身 雲何手有身 手等外無他
雲何有彼身 無身因愚迷 於手生身覺 如因石狀殊
誤彼為真人 眾緣聚合時 見石狀似人 如是於手等
亦見實有身 手複指聚故 理當成何物 能聚由聚成
聚者猶可分 分複析為塵 塵析為方分 方分離部分
如空無微塵 是故聰智者 誰貪如夢身 如是身若無
豈貪男女相 苦性若實有 何不損極樂 樂實則甘等
何不解憂苦 若謂苦強故 不覺彼樂受 既非領納性
雲何可謂受 若謂有微苦 豈非已除粗 謂彼即余樂
微苦豈非樂 倘因逆緣故 苦受不得生 此豈非成立
分別受是執 故應修空性 對治實有執 觀慧良田中
能長瑜伽食 根境若間隔 彼二怎會遇 無隔二成一
誰複遇於誰 塵塵不相入 無間等大故 不入則無合
無合則不遇 無分而能遇 雲何此有理 若見請示我
無分相遇塵 意識無色身 遇境不應理 聚亦無實故
如前應觀察 若觸非真有 則受從何生 何故逐塵勞
何苦傷何人 若見無受者 亦無實領受 見此實性已
雲何愛不滅 所見或所觸 性皆如夢幻 與心俱生故
受非心能見 後念唯能憶 非能受前心 不能自領納
亦非它能受 畢竟無受者 故受非真有 誰言此幻受
能害無我聚 意不住諸根 不住色與中 不住內或外
餘處亦不得 非身非異身 非合亦非離 無少實性故
有情性涅盤 離境先有識 緣何而生識 識境若同時
已生何待緣 識若後境起 緣何而得生 故應不能知
諸法實有生 若無世俗諦 雲何有二諦 世俗若因他
有情豈涅盤 此由他分別 彼非自世俗 後決定則有
非故無世俗 分別所分別 二者相依存 是故諸觀察
皆依世共稱 以析空性心 究彼空性時 若複究空智
應成無窮過 悟明所析空 理智無所依 無依故不生
說此即涅盤 心境實有宗 理極難安立 若境由識成
依何立識有 若識由境成 依何立所知 心境相待有
二者皆無實 無子則無父 無父誰生子 無子也無父
如是無心境 如芽從種生 因芽知有種 由境所生識
何不知有境 由彼異芽識 雖知有芽種 然心了境時
憑何知有識 世人亦能見 一切能生因 如蓮根莖等
差別前因生 誰作因差別 由昔諸異因 何故因生果
從昔因力故 自在天是因 何為自在天 若謂許大種
何必唯執名 無心大種眾 非常亦非天 不淨眾所踐
定非自在天 彼天非虛空 非我前已破 若謂非思議
說彼有何義 雲何此彼生 我及自在天 大種豈非常
識從所知生 苦樂無始業 何為彼所生 若謂因無始
彼果豈有始 彼既不依他 何故不常作 若皆彼所造
彼需觀待何 若依緣聚生 生因則非彼 緣聚則定生
不聚無生力 若非自在欲 緣生依他力 若因欲乃作
何名自在天 微塵萬法因 於前已破訖 常主眾生因
數論師所許 喜樂憂與暗 三德平衡狀 說彼為主體
失衡變眾生 一體有三性 非理故彼無 如是德非有
彼複各三故 若無此三德 杳然不聞聲 衣等無心故
亦無苦樂受 謂此即因性 豈非已究訖 汝因具三德
從彼不生布 若布生樂等 無布則無樂 故樂常等性
畢竟不可得 樂等若恒存 苦時怎無樂 若謂樂衰減
彼豈有強弱 舍粗而變細 彼樂應非常 如是何不許
一切法非常 粗既不異樂 顯然樂非常 因位須許有
無終不生故 顯果雖不許 隱果仍許存 因時若有果
食成啖不淨 複應以布值 購穿棉花種 謂愚不見此
然智所立言 世間亦應知 何故不見果 世見若非量
所見應失真 若量皆非量 量果豈非假 故汝修空性
亦應成錯謬 不依所察實 不取彼無實 所破實既假
無實定亦假 如人夢子死 夢中知無子 能遮有子想
彼遮也是假 如是究諸法 則知非無因 亦非住各別
合集諸因緣 亦非從他來 非住非趨行 愚癡所執諦
何異幻化物 幻物及眾因 所變諸事物 應詳審觀彼
何來何所之 緣合見諸物 無因則不見 虛偽如影像
彼中豈有真 若法已成有 其因何所需 若法本來無
雲何需彼因 縱以億萬因 無不變成有 無時怎成有
成有者為何 無時若無有 何時方成有 於有未生時
是猶未離無 倘若未離無 則無生有時 有亦不成無
應成二性故 自性不成滅 有法性亦無 是故諸眾生
畢竟不生滅 眾生如夢幻 究時同芭蕉 涅盤不涅盤
其性悉無別 故于諸空法 何有得與失 誰人恭敬我
誰複輕蔑我 苦樂由何生 何足憂與喜 若於性中覓
孰為愛所愛 細究此世人 誰將辭此世 孰生孰當生
誰為親與友 如我當受持 一切如虛空 世人欲求樂
然由諍鬥因 頻生煩亂喜 勤求生憂苦 互諍相殺戮
造罪艱困活 雖數至善趣 頻享眾歡樂 死已墮惡趣
久曆難忍苦 三有多險地 于此易迷真 迷悟複相違
生時盡迷真 將曆難忍苦 無邊如大海 苦海善力微
壽命亦短促 為活及無病 強忍饑疲苦 睡眠受他害
伴愚行無義 無義命速逝 觀慧極難得 此生有何法
除滅散亂習 此時魔亦勤 誘墮於惡趣 彼複邪道多
難卻正法疑 暇滿難再得 佛世難複值 惑流不易斷
嗚呼苦相續 輪回雖極苦 癡故不自覺 眾生溺苦流
嗚呼堪悲湣 如人數沐浴 或數入火中 如是雖極苦
猶自引為樂 如是諸眾生 度日若無死 今生遭弑殺
後世墮惡趣 自聚福德雲 何時方能降 利生安樂雨
為眾息苦火 何時心無緣 誠敬集福德 于執有眾生
開示空性理        

進階搜尋

發表Blog文章

回利美園地